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二百九十四章 侯勇惊呆了 (拼命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二百九十四章 侯勇惊呆了 (拼命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你,你……”郭旭明瞪着朱代东,满脸惊骇,他才跟接头人分开多久?可是对方却找上了门,而且对方连自己的谈话内容都清楚。蓝星大酒店的房间,是郭旭明以别人的名义开的”他敢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暴露。而房间里的对话,他也相信,不可能被人窃听到,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自己的接头人反水。

    可就算是这样,来抓自己的人也应该是国安或是情报部门的人啊,什么时候轮到地方政府的县长跟〖派〗出所的几名小〖警〗察了?这是对他的污辱!难道堂堂“台湾国防部军情情报局”,精心培训出来的特务人员,竟然只配让几个小〖警〗察来抓?〖中〗国大陆好像还没有牛到这个程度吧?

    “什么你,你,你的,老实交待问题!”侯勇呵道”一开始他真为朱代东担心,但现在,这种担心已经被一种巨大的激奋所取代,虽然侯勇当了十几年的〖警〗察,但间谍,他也只是在电视里看过。现在亲自亲手抓到一名间谍”这种心情,不是当事人”是很难理解的。

    监听、测试朱代东有独一无二的本事,十个侯勇也不如他。

    但审讯,侯勇比他强了一倍不止。朱代东也主动出去”让侯勇安心审讯。

    可是审讯间谍却不像审讯犯罪分子那么简单,他们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有着非常丰富的反侦察、反审问能力。而最有效的一招”就是装哑巴。不管侯勇如何严厉呵斥、说理教育,但郭旭明就像死猪一样”根本就不怕开水烫。

    对付这种人,只有一个办法”跟他耗!不让他睡觉,不让他吃饭,在那种又饿又困又累又乏的情况下,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侯勇的提议,朱代东没有异议,对于审讯,自己是外行,就不要去领导侯勇这个内行。朱代东只关心一个问题,郭旭明什么时候会开口,如果他开了。”又如何保证他说出来的内容〖真〗实可靠?对于后面的问题”朱代东突然想起自己的耳鸣,到时只要自己亲自来问,郭旭明根本不可能说假话。

    “一般人最多坚持三天,他是职业特工”我想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侯勇说。

    朱代东的眉目紧紧的蹙了起来,就算是三天时间,他也认为时间太长,可是这样的事”最好明天早上他一醒来”就有结果。但同时朱代东也清楚,要想得到〖真〗实有效的供词,必须付出足够多的时间。

    “代东县长,是不是有问题?”偻勇小心翼翼的问。

    “是啊,时间太长对我们不利,看来只能把他交给总参的人了。”朱代东微微叹了口气。

    “总参?”侯勇倒吸了口气冷气,别人不清楚总参是何物,他可是太清楚了。侯勇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微微发抖,脸上也是一片潮红,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能跟总参发生某种关系。

    “你可别高兴得太早,麻烦大着呢。先把郭旭明的嘴巴、耳朵都给塞住,人也要捆结实了,要走到时出了差错,你我都难辞其咎。”朱代东说,其实他要求把耳朵塞住有些多虑”他跟侯勇在另外一间房里低声说话,郭旭明哪里能听得到?世界上像朱代东这样有超强听力的,有一个已经不错了”哪里还会到处都是?

    侯勇对朱代东的指示深以为然,按照朱代东的建议,用绳索把郭旭明像捆棕子似的绑在椅子上,同时嘴巴和耳朵都塞了东面,另外也把他的双眼蒙住,可以说,郭姐明的状况,除了,留下鼻孔供他呼吸外,其他部位都无法再正常发挥功能。除非他有与朱代东一样的能力”否则就算在他耳边说话,都不一定能听到。

    等这一切做完后,侯勇、裴富平、贾光明就眼巴巴的望着朱代东,希望他能解释一下,这件事怎么跟总参发生了关系。

    “其实事情很简单,县里的台湾商人张志鹏你们都知道吧?”,朱代东微笑着说。

    三人连忙点了点头,县委〖书〗记亲自引进的第一个项目,而且市里、县里都异常重视,他们怎么能不知道?开发区〖派〗出所也早接到了上面的指示,要全力以赴的保障玩具厂的安全生产,绝对不能让玩具厂有任何事件发生。

    “张志鹏其实是台湾派来的间谍,我国马上就要在台湾海峡举行一次大型的军事演习,而演习定下的底线为:实弹射击、越过海峡中线、动员潜艇、伺机攻占外岛”整个演习的预算编列了400亿人民币。你们可以想像一下,这次演习对我国将是多么重要,可是这样的绝密情报,却被张志鹏获得,而且他还成功的把情报传给了郭旭明。如果让郭旭明离开内地,后果不堪设想!”朱代东说。

    侯勇三人面面相觑,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被县里以正部级官员规格接待的台湾商人张志鹏竟然会是间谍,这真是莫大的讽刺。侯勇突然想到”当时传言,朱代东曾经强烈反对张志鹏来县里投资,难道那个时候”朱代东就知道了真相?

    “知道这件事的,全县也就二个人而已”除了我,就是你们的局长赵金海同志。其他人,包括田〖书〗记跟王县长都不清楚。而现在,知道这件事的,就多了你们三人。”,朱代东缓缓的说”赵金海参与张志鹏间谍案”并没有告诉朱代东。虽然朱代东跟他的关系很好,也时常与张志鹏发生交往,但是赵金海在党性原则不是一般的强,市局局长邓志新向他下了死命令”这件事除了他自己外,任何人都不能告诉。赵金海严格的执行了上级的命令!

    但赵金海并不知道,朱代东早就从他与蔡冰莹的通话中得知了详情,他们在永阳乡的指挥部,只要跟还住在朱代东机关宿舍家里的蔡冰莹汇报,就逃不过朱代东的双耳。恐怕赵金海做梦也没有想到”朱代东不但知道他在协助查张志鹏”而且还亲自参与了。甚至还把公安局的几个人带到了广州,直接参与这件案子。

    “代东县长称放心”只要这件案子一天没破,这件事我们就一天都不会说出去。”,侯勇沉声说。

    “好”大家的政治觉悟我是很放心的”这件案子已经惊动了〖中〗央首长!省厅派了不少于一百五十人的精兵强将下来,就驻扎在永阳乡”为的就是找到隐藏在我们中间的内鬼。”朱代东说。

    “我说怎么最近局里的老往永阳乡跑,原来如此!”裴富平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的说。公安局的去永阳乡倒没有刻意的保守秘密,因为整个公安局,除了赵金海之外”都以为是在查另外一件跨省杀人案”根本就没有往间谍案上想。

    “你们也别高兴得太早,先把眼前的事说清楚吧,郭旭明的事”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不但立不了功”还要受处分,而我也一样。但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大家开动脑筋,群策群力。”朱代东见他们一个个〖兴〗奋不比,连忙给泼了泼冷水。

    朱代东的话,有如当头一桶冷水淋下,让他们全身从头凉到脚。这件事如果处理得好,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如果处理不好呢?一辈子也就至此为止了。

    最后还是侯勇出了个主意”他提了几个建议,朱代东觉得都很合适。虽然有些细节不能仔细推敲”可是蔡冰莹就算再冷静,碰到这样的事,她的大脑也会比平常动得慢一些。何况这只是些粗枝细未的事,就算她看出什么,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这样的事,最好的解释就只能是巧合和偶遇,只要坚持这一点,蔡冰莹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不管怎么样”人已经帮她抓住。如果朱代东没有估计错的话,蔡冰莹正陷入困境”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了”但是张志鹏却沉浸于游玩,这怎么可能?

    当蔡冰莹接到朱代东的电话时,她确实也正在分析案情,这么久张志鹏都没有动作,也许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的动作已经做完,可是自己的人却没有发现。这让蔡冰莹暗暗焦急,如果真的让张志鹏把情报传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抓到跟张志鹏接头的人了?”,蔡冰莹一向有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气魄。可是当她接到朱代东的电话时,还是骇然不止。

    到现在自己连一点头绪都没有,可是那个被自己只当成是卧底一般的事副县长打电话来,告诉他”不但找到了从张志鹏接头的人,还误打误撞把他给抓获归案。直到现在”蔡冰莹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蔡冰莹确信一点,朱代东虽然有些喜欢说大话、说空话,但是在这样的事上,他是绝对不会随便乱说话的。

    蔡冰莹马上命人跟随自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