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人的赌性 (哭泣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人的赌性 (哭泣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感谢书友:“lei第832、第834张月票;“书友09第835张月票;“u”投的第8第83第839、8第第842、843张月票;“iny第第845张月票;“书友09第第847张月票;“第848、第850张月票;“书友08第第852张月票i说必去##

    月票的差距越来越大了,昨天晚上才二十几票的差距,后面的也差我二十来票,但今天,反而被后面的反超五十票!我不甘心口阿!大家手里的月票都投出来吧,这个月只有几天时间了,一定要再追上去,实现反超!

    ***蔡冰莹来到的时候,朱代东已经离开,他还得赶在十二点前回去,而且还不能回去得太早。晚上出来玩的人,就自己还没结婚,也最年轻,如果第一个回去,算什么事嘛?真要按实际战力,朱代东应该是能战斗到最后的,十二点前回去,时间恐怕都不够。

    朱代东看了看时间,至少也得十一点半才回去,自己还有一个i时。他回到酒店的时候,两nv正在看电视,倒是洗了个澡,披着浴巾,yu体横卧在uáng上,如果朱代东想要战斗,马上就能发生“ru搏战”。

    “老板,什么时候回去?”uā名叫i红的nv子见到朱代东回来,娇滴滴的问。相比其他人,这个老板最年轻,而且斯斯文文的,如果能与之ji合,倒也不算吃亏,何况人家年少多金,实乃黄金客户。

    “朱老板,你是不是姓朱,叫宪章?”另外一名叫兰兰的nv子笑嘻嘻的问。

    “出来玩,叫什么不重要,既然你们这么想知道我的情况,咱们来玩个游戏如何?”朱代东笑眯眯的拿出几百块钱,在空中扬了扬,

    “我最喜欢玩游戏了。”两nv见到又有钱可拿,jing神大振,哪算朱代东是叫朱宪章还是朱县长?

    “好,这个游戏叫记忆游戏,考验你们的记忆力,有报纸没有?”朱代东问。

    “酒店的客房怎么会提供报纸呢?”i红娇笑着说。

    “那就用你们的身份证吧,你们把各自的身份证ji给对方,我数到五,你们必须把对方的身份证号码说出来,错一个字,扣一百元,错三个字,没钱可拿。”朱代东数了一下,手里拿的正好是六百元。

    “这个游戏好玩!老板,你可得慢慢数哦,做这样的事,太快了可不好玩。”兰兰不停的给朱代东抛着媚眼,一语双关的说。

    “我会数的很慢,但你们也要记住才行。”朱代东微笑着说。

    两nv连忙从包里把各自的身份证拿出来,朱代东还没数,就各自ji给了对方,争取时间,身份证号码只有十五号数,快速记住不成问题。

    朱代东也不管她们作弊,反正他要不是这些钱,而是她们身份证上的信息。张志鹏事发之后,这次来广州的人都会接受调查,别看平时有些领导人模狗样,一本正经,但真要见了真章,说话就像竹筒倒豆子,什么都会说出来。

    晚上所有人都各自离开,到时谁都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而除了自己之外,就只有夜总会的nv子能说得清。虽然朱代东已经把i红、兰兰的相貌、声音都记住了,甚至就连其他人身边的nv子,也没逃过他的双耳。但到时办案的人不知道口阿,别人的事,自己管不了。但自己的清白,还得这两名nv子来证明。

    “五……四……三……二……一,时间到,把你们的身份证ji给我。”朱代东说。

    两nv又嘻嘻哈哈的看了一阵,才把各自手中的身份证ji给朱代东,五六分钟时间,如果还不能记住这十五位数字,两个人也只能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节搜索:何况还有三百块钱的刺jī,为了钱,她们能**都能出卖,何况还这十五个数字?生吞活剥也要吃进肚子里口阿。

    两人都拿到了钱,就算没有,朱代东也不会跟她们计较,他的目的只是记住她们身份证上的信息,钱不钱的,本就不在乎。

    晚上十一点半赶回那家夜总会,让朱代东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还不是最后一个,张志鹏已经早在那里等着。张志鹏的行踪无需朱代东再去关注,在离开蓝星大酒店之前,他就给蔡冰莹发过信息,朱代东的任务本来就只需要提供一些最基本的情况,张志鹏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自然有人去查。

    过了约半个i时,其他人才陆续回来,张志鹏提议再去洗个澡,正规按摩一下,把满身的疲乏去掉,夜总会的顶楼还有个棋牌中心,可以去放松一下。

    男人没有几个不好赌的,就算不打牌,但也有赌ìng。赌ìng不一定就要在赌场才放e出来,对不确定事情的发展、对自己的前途和将来,都可以赌。人生就像一场赌局,人人都是赌徒。

    刚才张志鹏每人发了个五千元的信封,正好可以拿来当赌本,既然是出来玩,总不能什么钱都uā张志鹏的吧?既然连“ru钱”都给付了,这赌本再让人家提供,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ru钱有价,赌本无底。

    “i赌怡情,三点前回去。”田宇豪见众人把目光投向自己,笑呵呵的说。

    既然来了,就得共同进退,在下面,朱代东只听到最顶楼的声音很嘈杂,等走进去才发现,这里很大,人也很多,足有三四百人。张志鹏很够意思,给每人兑换了一万元的筹码,让大家分开玩。朱代东听到,张志鹏把田宇豪单独叫开,带着他去了最里面的贵宾房,而给田宇豪的筹码,也是其他人的五倍。

    对于赌博,朱代东的兴趣并不大,因为没有挑战ìng。不管什么赌具,所发生出来的声音都是唯一的,在朱代东的神耳之下,他能听出每一张牌或是第一粒骰子的点数,这样的赌博还有何意义?没有赌ìng的赌博,少了那种刺jīìng和兴奋感,味同嚼蜡。

    再说了,今天晚上本来就是一次危险之旅,朱代东要考虑的,不是现在,而是将来如何应付纪委的调查。这个赌场本就是非法的,在非法的赌场再玩非法的赌博,以后不好ji代口阿。

    朱代东不玩,不代表其他人不玩。何况还有县委书记起到了领头示范的作用,谁都没有顾忌。前一个i时,都有输有赢,赢了的还想多赢一点,输了的,想要扳本。可要想在赌场赢钱,又岂是那么容易的?朱代东一行人明显都是外地人,不会经常光顾这里,不存在放线长钓大鱼。

    因此,两个i时之后,除了朱代东的一万筹码原封未动之外,其他人的都输得差不多了。特别是孟忠明,一开始他赢了近二万,但赌场是没有常胜将军的,没多久,不但二万元又输了出去,就连一开始的一万筹码赌本也输光。

    先赢后输,这样的结果,他如何能接受得了?又去换了几千的筹码。但半个i时还没到,筹码又回到了赌场的怀抱。此时他身上已经没什么钱了,看到朱代东手里的一万筹码还没动,孟忠明提出来要借朱代东的筹码玩。

    “孟大哥,手气不好就别玩了,我们是来玩的,不是来赌的。”朱代东微微笑着,提醒孟忠明。

    “代东,你反正也不玩,就把筹码借给我嘛,等会赢了马上还给你。”孟忠明哀求道,现在他已经不再是县武装部长,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赌徒。

    朱代东只是笑笑,不再说话。孟忠明见状,只得悻悻离开。望着孟忠明的背影,朱代东轻轻叹了口气,他有心提醒孟忠明,可是对方却不领情,心里恐怕还会怨恨自己。唉,好人一向就是这么难做。

    赌场从来就不乏放印子钱的,张志鹏暂时联系不上,孟忠明在里面转了一圈,贵宾房不是他这种普通赌徒能进得去的。无奈之下,孟忠明只好向赌场借了一万元,实给九千,明天归还的话,就只要还一万元。如果过个三五天,利滚利,马上就会翻番。

    当朱代东听到孟忠明开口向赌场借钱的时候,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孟,这钱你可不能借!”朱代东连忙走过去,制止孟忠明要拿自己的身份证和工作证当抵押品。

    “代东,这是我的事,请你不要干涉。”孟忠明轻蔑的看了朱代东一眼,嘲lng的笑道,不要以为全天下就你朱代东有钱。

    “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张志鹏的钱不是这么好拿,你到时用什么去还?!”朱代东沉声说。

    “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一万块钱不多,我凑凑还是可以还上的。”孟忠明不悦的说,朱代东这是看死自己这九千筹码肯定又会输光,这是很忌讳的事。

    朱代东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孟忠明继续执mí不悟,他也没办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干我何事?只是朱代东在想,下一个人武部的部长会由谁来担任。

    但想了想去,朱代东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人,自己的人脉毕竟还很狭窄,能把政fu内的人际关系疏通就已经很不错了。但这却是个很好的消息,如果利用的好,至少以后在常委会上,自己的支持者可能会增加一票。

    赌场之内是不能带手机的,有手机也必须关机,自己进来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蔡冰莹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传来。朱代东仔细的听了听,田宇豪跟张志鹏在贵宾房里玩的很开心,因为只是听,并不清楚田宇豪的输赢。但光是听他的声音,感觉很愉悦,既然玩得这么尽兴,恐怕三点前离开不太可能。

    朱代东找到赌场,想用自己的一万筹码把孟忠明的身份证和工作证换回来,毕竟之前自己跟孟忠明也没有什么ji恶的情况,能帮他一把就帮他一把吧。

    “对不起,孟先生已经借了五万元。”赌场的人拒绝了朱代东,一万元的筹码,当然还不清五万无的债!

    这才多长时间?朱代东马上找到孟忠明,自己一不留神,孟忠明就输红了眼,而赌场看了他的工作证后,也是一次又一次的借钱给他。这更加刺jī了孟忠明,反正输了钱,再找赌场借便是,却没想到,这些钱都是必须要还的,而且还得连本带利!

    未完待续)

    意犹未尽,那就看看最热门的其他了哪些章节吧!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