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二百九十八章总参情报二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二百九十八章总参情报二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二百九十八章总参情报二部

    感谢书友:“叶一风”投的第第881、第第884张月票;“书友第第第887张月票。

    都市分类月票榜上的差距越来越大,我有一种无力感和沮丧感,热切盼望大家的月票能像雨点般砸来

    “怎么不多玩会?”直到走出赌场,侯勇才完全清醒过来,刚才在赌场内,他一直昏昏沉沉的,是朱代东会变戏法,还是自己眼huā?抑或是自己根本就在做梦?

    “这应该是你最真实的想法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赌博哪能次次都赢?”朱代东笑着说,这钱对侯勇来说,来得太容易,太简单,太快,他甚至都没有回过神来,两次下注已经结束。但也正是这样,jī发了侯勇内的贪婪,这么容易就能赢到的钱,怎么能不多赢点?老天都会遗憾啊。

    而且侯勇也没有朱代东的听力,他们下注第一把赢了那三万二之后,就已经引起了赌场的关注,原本朱代东想起过,大赢小输,慢慢跟赌场玩,可他时间不等人,马上就要被蔡冰莹带到北京,只能速战速决。

    侯勇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样的话他跟很多人说过,可没想到,今天朱代东却把这样的话说给自己听,他脸上一红。

    “我下午要去北京,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回去之后跟金海局长单独汇报一下详细过程。至于这些钱,你自己处理好,就当是大家的补助吧。”朱代东说。

    “张锁亮呢?”侯勇问。

    “也跟你们一起回去吧,我这次去北京,是跟总参的人一起走,他就算跟着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朱代东想了想说。

    张锁亮这次在广州并没有直接出力,但朱代东对他还是很满意的。他就像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只要朱代东一声令下,就能随时给对方致命一击。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中央军委领导下的负责组织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建设和组织指挥全国武装力量军事行动的军事领导机关,并履行陆军司令部职责。总参的设立,让国防部有些尴尬,国防部属于政府管理,而总参则属于中央军委。而且国防部的各项工作,基本上都由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处理,因此,总参谋部才是我国真正的最高军事指挥机关。

    总参设有办公厅和作战、情报、通信、训练、军务、动员、兵种、电子对抗、政治、陆航、外事、管理等部门。总参谋部的主要权是提出军事建设和军事斗争重大问题的建议,组织实施战略指挥,拟制全军军事工作规划和法规,组织领导战备工作、军事训练、军事指挥、作战指挥和动员工作等。对陆军负全责,也就是说总参谋长实际兼任着陆军总司令。

    总参谋部非常牛,但在总参谋部里还有两个比较牛的部队,最牛逼的当然是作战部,也称总参一部。总参一部就是“总参作战部”,是总参序列中的“老大”。一部是总参最最要害的一个部门,全军所有的军事命令都是通过一部下达。他是全军作战时的总指挥部,在战争爆发时,他就代表中央军委指挥全国的军事行动,它同时也作为国家最高军事指挥部,在总参的层次结构中起首位作用。

    总参一部是总参最大的一个部门,下辖八个正师级的局级单位,包括作战计划局、战争环境局、联合作战局、作战组织运筹局、特种作战局、战略目标局、战备局、演习管理局。下辖的二级的单位那就多了去了,这个部的将军有几十人,曾经有个笑话,随便在总参一部扔个大石头,就可以砸死几个将军。

    一部在职能上相当于五角大楼JointStaff的J-3。假设解放军正在拟定一份正式的作战计划,或者突发事件的应变计划,那么这就是一部干的活。我国马上就要举行的军事演习,也是总参一部做的计划和部署。而军事演习的底线,也最先在一部传达,如果张志鹏的情报真的来自上层,则一部出内鬼情况非常高。这也是为什么中央首长会特别重视这件案子的原因

    总参一部属于24小时值班的部门,指挥所位于北京颐和园西北的玉泉山附近,俗称“西山指挥所”,指挥所深处于上百米的地下,通过电梯进出,可以抵御核打击;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二炮的作战神经中枢,类似于五角大楼的国家军事指挥中心。

    其拥有通信中心、情报中心、作战指控中心等职能。在战时可以起到“国家战争指挥中心”的作用。与西山指挥所类似的国家战备指挥中心,全国还有多处。如果真的发生核战争,中国的军队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能调动、部署,以迎接任何外来势力的入侵。

    蔡冰莹所属的总参情报部就是总参二部了,她所处的第六局也属于正师级单位。但这个正师级的级别比一般的正师级要高一些,六局的局长是位少将,而蔡冰莹这位副局长是大校。

    当蔡冰莹换上大校的军服出现在朱代东面前前,要说他心里一点都不怵,那是假的。想到自己好像还戏弄过她,朱代东不由忐忑。

    到了北京才知道自己的官小,到了总参才知道自己的权小。现在朱代东已经体会到了这“两小”的感觉,很无奈。

    “把你请到这里来,主要是想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蔡冰莹见朱代东强自镇定的样子,嘴角不由浮现一丝微笑,但很快又褪去,她的心情有些沉重。

    张志鹏的意志要比郭旭明坚定得多,他的神经也比郭旭明要强大得多,在对张志鹏用药物之前,她请示过局长,局长请示过副总长,而副总长又向总长汇报过。最后总长拍板,决定用药。但用药的效果很不理想,张志鹏受过非常严酷的训练,这些药物对他的作用不大,不得已,只能加大剂量,而加大剂量的后果,最终导致张志鹏的神经和脑组织被摧毁,并且没有修复的希望。在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学上,张志鹏已经成为一名活着的死人。

    “张志鹏没招?”朱代东默运龟息**,让自己慢慢平静下来,蔡冰莹肩膀上的那四枚星星很刺眼,而且她穿着军服,英姿飒爽,也很养眼。后者,是朱代东冷静下来的原因之一。

    “他的事你不用管,你只要把跟张志鹏在雨huā县的情况再回忆一次,特别是跟他吃饭时,他接电话的那一次。”蔡冰莹淡淡的说。

    朱代东的记忆力不是靠吹牛得来的,他的复述一字不差,让蔡冰莹很是无奈。

    “你还有不有要补充和说明的?或者说说你的分析也可以。”蔡冰莹其实回到北京之后,一直没有休息,精神疲惫。张志鹏出了意外,她只能寄予朱代东更大的希望。

    “我想想看,对了,当时包厢里很安静,我偶尔听到对方最后说的几句,好像是‘用最省的钱,玩出最多的huā样,才算是本事’,因为对方的声音有点大,我才听清的。”朱代东说,其实他已经可以肯定,张志鹏这辈子再也不会醒来了,蔡冰莹把他带到总参二部,朱代东都有些心惊胆战,这里有多少机密啊,可是自己却能尽收耳底,有的时候,知道得太多,未必就是好事。

    “你怎么以前不说?”蔡冰莹厉声问。

    “我以为这几句话没什么用嘛。”朱代东解释道,当时他哪敢说听到张志鹏电话里的声音?如果张志鹏招供,自己无法自圆其说啊,就算是现在的说辞,他都是忐忑不安,不好跟张志鹏当面对质啊。

    “用最省的钱,玩出最多的huā样,才算是本事。”蔡冰莹不停的喃喃念着这几句话,她马上去找情报分析部门,结果令人沮丧,这句话毫无实际意义。因为出现在最后,应该是为了防止引人别人注意,才故意说的,没有特别用意。

    “你分析这个跟张志鹏打电话的人会是什么身份?”既然那边毫无头绪,蔡冰莹就把朱代东当成一支牙膏,有空的时候就来挤挤他,希望又能挤出点内容。

    “你们应该有怀疑对象吧?”朱代东问。

    “当然有,这件事的传播范围很小,在张志鹏得到情报之前,知情的人不超过三百人。”蔡冰莹说。

    “三百人范围还少?”朱代东问。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们的工作内容,而且这三百人,个个有名有姓,这已经是非常小的范围了。”蔡冰莹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出个主意……”朱代东望着蔡冰莹笑吟吟的说。

    “什么办法?”蔡冰莹连忙问。

    朱代东笑而不语。

    “说吧,什么条件?”蔡冰莹有些恼怒的问,她很不喜欢朱代东这样,什么都要讲条件,什么都要讲利益,就不讲讲奉献精神?就不知道讲讲国家利益?

    “广州的赌场影响很坏。”朱代东说。

    “今天晚上就端了它,保证连根拨起,还有什么事一起说?”蔡冰莹急忙说,这点事对总参来说,根本就不是事,不管那赌场有什么后台有什么关系,只要它是非法的,就一定能连根拨掉,永绝后患。

    “中央能不能给我们县拨几个亿的资金?”朱代东见蔡冰莹这么爽快,赶忙说。

    “你以为我们是财政部是吧?还几个亿?我们部里一年的经费都没有几个亿。”蔡冰莹冷哼道。

    见她满腔怒火就要暴发,朱代东连忙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蔡冰莹一听,眉头立马舒展开来,这个办法的可行xìng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