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二十七章 要做就要做扎实!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二十七章 要做就要做扎实!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上个星期,这个星期,下个星期,本书都没有推荐,一直是在靠兄弟们的支持,才能停在都市分类月票榜上,但现在还差几十张票才能上榜。既没推荐,又没上榜的话,会很惨啊,大家能不能伸伸手,投几张月票?

    朱代东去开发区,会同有关人员,去了马达厂,事情的原因,何小耀、朱建刚他们一起在调查,朱代东到了之后,很快便得出结论,这次之所以会出现罢工,除了因为〖肢〗体冲突这一直接导火索之外,最关键的还是待遇问题。

    从前年开始,国内的物价开始小幅度上涨,到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但是马达的工资却没有相应的增长,甚至从珠海搬来之后,基本工资还降了下来。这让大部分工人不满,这是引起罢工的最根本原因。

    第二,劳动条件差,加班时间过长,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马达厂每天的工作时间至少是十二个小时,最多的时候,从早上七点,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一点多,足足十八个多小时。厂方还不提供夜餐,工人疲劳不堪,因此,一听到有人说要罢工,响应云集,不是真的要跟厂里作对,只想趁机休息一下而已。朱代东到马达厂的时候,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在宿舍睡觉。

    第三,工人生活条件差,这一点在相比珠海还要好一些了。至少厂里有配套的宿舍,虽然是十六个人一间,但比起珠海要从外面租房来说,每个月能省好几十块钱。而这,却成了厂方降低工资标准的一条理由。

    第四,食堂的伙食太差,很多人营养不良,吃不饱”也吃不好,精神状态当然就要差一些。这次被中村行二打的那名工人,就已经因为身体不舒服,而二天没吃饭,厂方数不让请假,也不提供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疗服务,虽然雨huā县第五人民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已经对外开放,但他们却因为请不到假,而无法前去就诊。而且一般的工人,也不敢请假,你一请假”全勤奖马上就没了,舍不得啊。

    第五,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疗教育问题,原本工人们想搬来雨huā县,甚至还不惜摆出停工的威胁”最终让厂方让步,但到了雨huā县之后,他们才知道,雨huā县的福利,对他们来说,只是水中月镜中huā。家人真的要来,住在哪里?开发区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房子可租”而要住到县城,每天的huā销就太大了。还有孩子的教育问题,这样的上班时间,这样的住宿条件,有可能把孩子带到身边吗?

    就算孩子可以吃住全在学校里,但星期六、星期天总得回家吧?住哪里?如果在外面租房”厂里原来在珠海的时候,都只补贴百分之三四十,何况到了雨huā县,厂区是有宿舍的,因此”就更加不要奢望会有任何补贴。

    在开发区的时候,朱代东还接到了常务副市长刘俊峰的电话,刘市长显然已经知道了马达厂的事”既然市领导主要问起,朱代东就把马达厂的事”包括调查出来的原因,都向刘俊峰作了汇报。

    “代东同志,马达厂的事要慎重,涉及到外国商人,一定要慎之又慎。””刘俊峰沉声说。

    “是。””朱代东说。

    回到县里的时候,朱代东向王力军汇报了马达厂的事,马上笑吟吟的说:“代东,任何事情不能只听片面之词嘛,事情要一分为二的看,马达厂可能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工人们也有自身的原因嘛。”,朱代东沉默了,自己只是陈述事实,还没有说如何解决了,王力军就急不可耐的站在中村行二这一边,早早的表明态度,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书〗记,中村行二跟其他工人的伤势如何?”,朱代东问,这个问题的决议权显然王力军想要,毕竟他现在还兼着县长,还是县委〖书〗记,自己不管从哪方面前,都好像没有太大的发言权。也就是一个分管副县长,能够参与就是给了面子。

    马达厂的事,朱代东还真不想管,一开始他就不同意这家企业来开发区,但中村行二显然将〖中〗国的国情分析得透彻无比,期间的套路,比朱代东甚至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他〖日〗本人的身份,让中村行二有足够的资本来干扰政府行事。

    “都是些皮外伤,除了一位工人的骨头断了之外。这件事中村行二向县委县政府提出严重抗议,说我们县的治安环境恶劣,人身安全没有保障。”,王力军说。

    朱代东气笑了,到底是雨huā县的治安环境恶劣,还是他的马达厂治安不行?先出手打人的可是中村行二,他身为一名商人,相信也受过高等教育吧?在〖日〗本难道就能这么蛮横无理?这可不是解放前啊!

    中村行二要是知道,原本朱代东并不想过问这件事了,但因为这番话,朱代东却改变了主意,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吐血?

    “中村行二的骨头没有断把?”朱代东嘴角不察觉的一扬,那是一种冷漠和不屑。

    “他倒没有,但身上的淤血挺多,得在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里躺一阵子,开发区归你分管,你应该去看看他。””王力军笑着说。

    “〖书〗记,我可是听说中村行二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走过几天再去看他吧。”,朱代东笑着说,他一向不打无准备之仗,既然要干涉这件事,就要做事情做扎实,做到位。

    朱代东虽然没去看望中村行二,但是开发区〖派〗出所的所长侯勇,却带了人去“看望”,他,哪怕中村行二是〖日〗本人,但朱代东有指示,马达厂的事情〖派〗出所要插手,而且还要把证据做扎实,要让所有人都说不出来。

    中村行二的行为,既可作为民事案子,也能作为刑事案立案,侯勇去看望中村行二,除了看望,还有就是录口供。一开始看到侯勇来看望自己,中村行二还是很高兴的,但是听说是录口供,中村行二就不配合了,他闭着嘴不说话,侯勇也只能干着急。原本中村行二倒是能说一点汉语,但现在,他嘴口叽里咕噜,他的翻译也不肯履行职责,侯勇是一点辄也没有。

    “侯勇,你只需要把自己该做的事做好,哪怕就算是中村行二一句不说,你能不能正式拘留他?”,朱代东说。

    “打架斗殴,而且动静还闹得这么大,判刑都够。”,侯勇说。

    “好,你把工作做仔细,中村行二只说他的鸟语是吧?我会想办法的。”,朱代东沉声说,〖日〗本语没什么难度,只要朱代东用点心思,一天学会可能太过神奇,但三天之内掌握,没什么大碍。

    第二天,朱代责就去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看望中村行二,张口就说了句〖日〗本语:“中村君,身体好些了吗?”

    把中村行二当场就愣得嘴巴合不拢,虽然朱代东的发音有点怪,可每一个片假名的发音都让他听得清清楚楚。

    既然朱代东是用日语说话,中村行二当然不能再跟他说汉语,很高兴的表示,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让朱代东费心了。

    朱代东提出,要向中村行二学习日语,能让一个政府官员主动向自己学习日语,中村行二不知道有多激动。朱代东能向他学习日语,这说明什么?大〖日〗本帝国已经深入〖中〗国官员的心中啊,这是对他中村行二最大的褒奖,也是对〖日〗本国最大的肯定。虽然〖日〗本人在外面,一个人趾高气扬,可实际上,他们非常自卑,这种自卑已经深入骨糙。〖中〗国的经济现在还不如〖日〗本,但〖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日〗本。这让中村行二这些〖日〗本商人既自卑又恐惧,他们永远都不希望,〖中〗国有一天会超过〖日〗本。

    现在一名〖中〗国人主动学习日语,而且还是一名政府官员,这当然让中村行二有一种自豪感。朱代东这是不走向他表明态度呢?

    当天,朱代东跟中村行二聊了很久,日语的词汇并不太多,慢慢的,中村行二就发现了朱代东的变化。这种变化之显著,让中村行二非常惊讶。中村行二本是东京人,有一口地道的东京腔,就跟我们现在说普通话,带点北京口音一样,很好听。

    而朱代东一开始说话的时候还是频频走调,但现在中村行二发现,朱代东说的日语,竟然也带上了东京口音。这让中村行二钦佩的同时,还很羡慕,当然,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忌妒,也是不可或缺的。这是自卑者的必然心理,他可以同情弱者,但却不愿意佩服能者,特别是这样的能者,一开始并不被他看好的情况下。

    到第三天的时候,光从口音上,已经无法再分辨朱代东跟中村行二,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日〗本人了。除了跟中村行二练习口语,朱代东还让人去市里的新华书店买了几本日文小说,看小说才能深刻理解语言魅力。

    到了这个时候,朱代东才开始跟中村行二正式谈及马达厂的事宜,在开发区的劝说下,马达厂的工人现在已经复工,但开发区同时也承兑,将为他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对不起,朱君,我跟你很谈得来,但在工人们这件事上,我不会让步,同时保留追究他们责任的权利。””中村行二用日语说。

    “这恐怕不行,中村君,等你的伤一好,我们的公安机关将正式拘捕你,因为你动手打人,并且还是最远动手。这两人我跟你交流,发现你是一个很有修养、教养的人,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来呢?”,朱代东满脸遗憾的问。

    “我……”,中村行二总不能承认自己是牟没有修养和教养的混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