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五十章 齐聚雨花县(求几张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五十章 齐聚雨花县(求几张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正位县长,他的常务副县长自然也空了出来,但令人意外的是,市里和县里都没有在这次人在会上提出候选人,人代会上,陈树立、谭志鸿都很活跃,他们的目的很清晰,盯着常务副县长,或者常委副县长。

    但是这次他们恐怕都要失望了,市里已经有领导跟朱代东打过招呼,雨huā县的这名县委常委将从外面调来,这几年,雨huā县的人事变动,基本上都是在雨huā县内解决。包括朱代东在内,已经有三名副县长是从雨huā县提拔,雨huā县成什么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这样的情况,王力军、朱代东不愿意看到,也不想看到,也不能做到。

    因此,这次市里在征求雨huā县意见的时候,王力军跟朱代东异口同声的宣布,支持市里的决议。

    “树立县长,晚上有时间吗?好久没跟你一起喝酒了。”朱代东在人大会开到第三天的时候,还是给陈树立打了电话,这两天,陈树立跟谭志鸿明争暗斗,整个人大会的气氛都被他们搞得有些紧张,再这样下去,会影响很大。

    李墨轩在旁边听到朱代东打的电话,暗暗咤舌,晚上朱代东已经至少喝了五斤酒以上,到了这个时候还喝?真不知道朱县长到底能喝多少酒!

    “县长,是不是有什么消息?”陈树立知道朱代东不会无缘无故找自己喝酒,喝酒意味就要谈话,谈话才是重点。

    “本来早就想跟你谈一次,但最近一直都忙,坐吧。”,朱代东掏出烟,给陈树立递了一支,晚上他跟陈树立都喝了不少酒,这点酒对朱代东不算什么,但陈树立恐怕已经到量”再喝的话,可就什么事都谈不了。

    陈树立接过烟,连忙先给朱代东点上,再把自己的点着。朱代东已经正式成为雨huā县县长”对自己而言是件好事。但谭志鸿有王力军的支持,在雨huā县内的人脉,朱代东比王力军还是要差少许。但这次自己跟谭志鸿竞争县委常委,也不是仅仅靠在县里的关系就行,县委常委,是需要市委的认可才能决定的。

    “时间过得真快,屈棒一算”我到县城已经快三年了。”朱代东吸烟有个特点,烟不进肺部,只在口腔里转了圈就吐出来。

    “是啊,我还记得你刚来树木岭的时候,那时发生的事”就像在昨天啊。”,陈树立感慨万端,朱代东来雨huā县才六年时间,可是这六年来,他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次跨越。自己是乡党委〖书〗记的时候,他还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自己是他需要仰视的存在,但现在”六年时间,仅仅六年时间,他就成了自己需要仰视的存在。人生无常,可见一斑。

    “是的,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快六年了。”朱代东感叹的说,顿了顿,朱代东又说道:“树立县长,你对最近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呗,县长”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了?”,陈树立笑呵呵的说。

    “这次县里会增加一名常委,市里的意见是暂时不从县里产生。”,朱代东淡淡的说。

    树立失望的叹了口气,“县长放心”不管谁来接称的班,我都会全力以赴的支持他的工作。”,幸好”谭志鸿也没能再进一步,这让陈树立找到子一点平衡,不管市里派谁下来,只要不是谭志鸿,他的感觉就好多了。

    同样的话,王力军也跟谭志鸿谈过,但谭志鸿的失望要比陈树立再大。在全县的公路建设时,朱代东让陈树立进了指挥部,但公路建设改造升级的影响,可远远比不了全县免费教育的影响。九月的时候,雨huā县这三个字,可以说传遍了全国。谭志鸿作为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功不可没。

    可是现在到论功行赏的时候,却没有了他的份,要说谭志鸿没有情绪,那是不可能的。王力军跟他耐心解释,要相信组织,你做的任何事,组织都看到了。事已至此,谭志鸿还能有什么办法?雨huā县今年可是做了好几件大事,但到了真正的大事:人事调整的时候,却把雨huā县给忘了,谭志鸿有种新人进洞房,媒人甩过墙的感觉。

    人大会过后,已经进入腊月,今年雨huā县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巨大成就,要数据有数据,有指标有指标。在人大会后手第十天,雨huā县所有县乡公路全部实现通车,也就是说,雨huā县的公路建设改造升级项目全部完成。

    经过省交通厅公路质量监督站的检验,雨huā县的公路超过了国家一级公路标准,虽然钱huā的多,但是质量绝对是顶呱呱的。雨huā县在元月二十七日,举行了盛大的通车仪式。省里的钱飞虎副省长、交通厅厅长严鹏飞、省路桥公司董事长严凡、常务副市长刘俊峰、市政公司的张玉、科、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的李召明都参加了通车仪式。但是这次,按照朱代东的意思,除了钱飞虎省长带来的记者外,雨huā县并没有主动邀请其他媒体,雨huā县自己多huā一倍的钱,把国家标准提高两倍,并不值得大肆宣扬。毕竟朱代东也不想让雨huā县给别人留下这么一个印象:雨huā县不相信国家的标准?

    作为省报的记者,严蕊灵争取了这次机会来雨huā县报道,而甘士梅这次也想就此机会来雨huā县看看,顺便看看朱代东的工作成绩。至于市里,市电视台和市报肯定是要来的。而且这次市报的记者还是朱代东的老熟人:白丁!朱代东还在树木岭担任副乡长的时候,白丁就帮了他不少的忙,对当时乡里的宣传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通车仪式简单而隆重,事后,钱飞虎、严鹏飞、刘俊峰等省市领导听取了雨huā县的专题汇报,钱飞虎听说这次雨huā县huā了九千万,对资金的来源很感兴趣。朱代东汇报说,二千七百万来自于交通厅,剩下的六千三百万,由雨huā县自筹。

    而这六千三百万,县财政只出了二干三百万,开发区、树木岭、狮子山各出五百万,其他乡镇分摊其他的二千五百万。

    这几年在雨huā县的经济发展中,树木岭、狮子山、开发区已经成了带动整个雨huā县经济的子驾马车。虽然今年树木岭、狮子山、开发区对自身建设投入都不少,可拿出五百万,并不影响他们的自身。

    特别是开发区,虽然今年以来,开发区内的各项建设项目接连不断,但是开发区的各项收益也是连续不断的增长。特别是自从九月份以来,开发区内的企业进驻再次进入一个高峰期,而昌隆达摩托车快速抢占全国市场,利润也是水涨船高。开发区光是从昌隆达摩托车分到的红利,就超过了一千万。要是再加上昌隆达肉制品公司的分利,开发区甚至还可以再增加投入。

    雨huā县开发区已经成为全县财政收入最高的一个区域,开发区从一片荒僻之地,变成现在的车水马龙,仅仅用了二年多时间。朱代东分管开发区的时候,开发区的账上资金只剩下一百多块钱,是一百多块,不是一百多万,连吃顿饭都不够。但现在呢?开发区已经成为整个雨huā县的火车头,带领着雨huā县经济调整向前发展。

    整个白天的时间,都走进行得很公式化,直到晚上的时候,朱代东才有时间去雨huā宾馆拜访钱飞虎省长和严鹏飞夫妇。

    “代东,恭喜。”许立峰见到朱代东的时候,笑眯眯的说。姜秀兰已经请了产假,百过三个月就到了预产期,现在许立峰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作为一名快要为人父亲的男人,他真正感激着朱代东。

    “许哥,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吧?”朱代东笑道。

    “你进去就知道了,严厅长一家人都在里面。”许立峰神秘的笑道。

    严家都在里面,朱代东还在宾馆外面就已经知道,但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喜从何来?因为有女眷在,朱代东进去之后,并没有感受到严肃的气氛,相反,温馨的气氛浓厚。

    “代东,刚才我跟灵灵他爸,还有钱省长都商量了一下,你跟灵灵也应该早点成婚了,你现在已经是雨huā县的县长,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会让人产生误会的。”甘士梅见朱代东进来,就说道。

    “结婚?”朱代东讶然道,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结婚的日期不会友长,可却没想到,甘士梅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这就意味着,这场婚事也许年前就要举行。

    “怎么,你不愿意?”严蕊灵嗔怪的看了朱代东一眼,恼怒道。

    “我怎么会不愿意,求之不得。”朱代东知道他们肯定已经商量好了,连许立峰都知道了这件事,自己也只有听命的份。

    “代东,你爸、你妈上个月的时候专门来了一趟省城,跟我们商议结婚的事,我跟灵灵她妈也觉得,年前井婚很不错,你跟灵灵也谈了这么久,而且结婚,也是政治上成熟的一种表现。”严鹏飞说。

    你们都商议好了,还问我干什么?朱代东心里想。但他仔细一想,也同意严鹏飞的看法,自己到现在还没结婚,确实会给人一种不成熟稳重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