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八十一章 四个小时!(认真的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八十一章 四个小时!(认真的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高杰集太阳雨查案的时候,朱代东也没有再睡下了,他给县纪委书记孟莘田打了个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把孟莘田吵醒,听到是朱代东的电话,孟莘田一下子变得清醒了。这个时候县委〖书〗记打来电话,肯定是有大事发生。朱代东让孟莘田去办公室见个面,孟莘田心中一惊,非正常时间接到的电话,意味着有非正常的事件发生啊。

    孟莘田到的时候,朱代东已经在办公室了,黄彬也被紧急叫起来,给两位〖书〗记泡好茶之后,黄彬就退了出去。刚才他接到朱〖书〗记的电话时,以百米冲刺般的速度赶到了办公室,幸好〖书〗记办公室里有台饮水机,晚上也没有关,要不然,两位〖书〗记可是喝不上热茶。

    县里肯定是发生了大事,但是黄彬暂时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该自己知道的,朱〖书〗记一定会告诉他,不该自己知道的,就不能去乱打听。

    但从朱〖书〗记召见纪委〖书〗记来看,这肯定是有党员干部有了严重的违纪行为,至于是哪位领导干部,想必级别不会太低。

    “莘田〖书〗记,对县公安局长张书军同志,你有什么看法?”,朱代东等黄彬带好门后,把茶几上的烟推到孟莘田跟前,他平常原本就不怎么抽烟,特别是晚上和清晨,更是不能吸烟。

    孟莘田心中一惊,张书军犯事了?自己怎么没听到消息?借着拿烟的功夫,他心念疾转,关于张书军,纪委确实收到过举报信,而且还不少。他也派人做过调查,但阻力很大,调查也就不了了之。现在朱代东问张书军的情况,虽然他没有说出自己的态度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谈这件事,实际上朱代东的态度已经很清楚。

    “朱〖书〗记,张书军同志在担任公安局长一职期间,纪委确实收到过不少检举信对其中一部分信件,纪委也派人调查过,但是查无实据。应该说,从他目前的表现来说,还是一名合格、尽职、尽责的同志。”孟莘田字斟句酌的说。

    “是哗”,朱代东淡淡的说。

    “是的,作为纪委的〖书〗记,我可能有没有尽到职责的地方在这里,要向县委检讨。”孟莘田心中一凛,朱代东虽然只说了两个字,但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显然朱代东已经掌握到了什么情况,而这个情况,可能又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检讨倒没有必要,只要把工作做扎实就行。”朱代东轻轻颌首。

    “〖书〗记,其实你应该也知道,纪委跟政法委虽然不是一个系统,实际上也算半个同行有些事情,我们也很为难啊。”孟莘田心中更是凛然,朱代东这是要求自己再去查张书军,但是张书军有袁庆民护着,两人同是县委常委,想要查张书军很是为难。

    “我能理解,孟〖书〗记,这件事就这么着吧。”,朱代东点了点头,就要结束这次谈话。

    孟莘田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虽然朱代东的资格不如他但是毕竟人家是县委一把手,可是自己这个纪委〖书〗记却不听招呼,这让朱代东以后会怎么想?可是一时之间孟莘田又拿不出什么真凭实据,等到他想说话的时候朱代东已经坐回到了办公椅上,与他隔着很远的距离,有如鸿沟。

    孟莘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马上把纪委的党组成员全部提前叫来,也不管他们在做什么,在七点钟的时候,必须要全部到齐,他要举行临时紧急党委会。孟莘田在会上强绷旨出,最近有不少人反应县公安局长张书军有违法乱纪行为,作为纪律检查委员会,既要给张书军同志证明清白,也要给县委一个交待。特别是新来的朱代东〖书〗记,对县里的情况还不是特别了解,纪委有必要向县委保证党员干部的纯洁性。

    “孟〖书〗记,张书军同志的事情不是已经有了结论吗?”,纪委纪检科的科长宋匹鹏在会上问。

    “以前没有问题,不代表现在没有问题。纪委的调查,并不是要针对谁,而是要维护党纪国法,对同志们负责,对领导负责。”,孟莘田说,其实在会上,他的意思就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

    但是孟莘田的动作显然有些慢,他连纪委内部的思想都还没有统一,朱代东在那边已经采取了实际行动。县组织部长丰勇君也被紧急召见,朱代东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刚刚起床,匆匆用湿毛巾擦了把脸,也没刷牙,小跑着就到了朱代东的办公室。

    “勇君部长,关于县公安局的张书军同志,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朱代东同样在会客区跟丰勇君谈。

    “朱〖书〗记,张书军同志在担任县公安局长以来,一直尽职尽责,最近几年,我县的治安情况大为改善、发案率急剧下降、破案率超过百分之八十,公安局功不可没。”丰勇君想了想,在没有弄清朱代东的意思之前,先把正面的情况介绍总是没错的,在他这句之前,还有个转折。

    “现在芙蓉县的治安情况已经大为改善了?真不知道以前乱成什么样子!”朱代东冷笑说。

    “〖书〗记,这都是历史遗留问题,当然,公安局的工作虽然可圈可点,但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也曾经有群众抱怨,说公安局的出警速度太慢,态度生硬,对一些黑社会行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些人还起到了保护伞的作用。”丰勇君连忙把“转折”之后的话说了出来。其实公安局的情况,只要在县里待过一段时间,就会知道,张书军嚣张跋扈,处理专横,公安局由他一个人说了算,谁要是敢挑战他的权威,随时会被打击报复。当初冯献平原本是公安局长最有力的竞争者,后来却被一纸调令进了保密局,要不是朱代东一来就这么重视保密工作,恐怕现在都没几个人知道冯献平其人了。

    在朱代东上任以来,除了自己主动向县委〖书〗记汇报过几次工作之后,这还是朱代东第一次主动召见自己,而且还是在非上班时间,召见的地点又是在他的办公室。可见这件事已经让朱代东很恼火,而自己作为组织部长,在一些主要的人事问题上,必须与县委〖书〗记保持一致,要不然这个组织部长接下来的会发生什么事,很难预料。

    “既然公安局有这么多问题,张书军怎么就不知道整改?”朱代东问。

    “这就要问袁〖书〗记了,公安局属于政法系统,就算是主管副县长,也是插不上手的。”丰勇君说。

    “看来张书军的能力确实有些问题,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县里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朱代东问。

    “我还没听到这方面的消息。”丰勇君心里一惊,怪不得朱〖书〗记对张书军不满,原来问题走出在这里。

    “昨天晚上,来我县投资制药公司的香港客商李广生的两名保镖被人绑架,据说作案者很可能是县里一家娱乐场所的保安。真不知道芙蓉县的治安怎么会乱到这个地步!”朱代东冷哼道。

    丰勇君走出朱代东办公室的时候,脸色冷峻,但是心情却很舒畅,朱代东能把他的想法告诉自己,这说明他至少认可了自己这位组织部长。作为组织部长,最担心的就是不能与县委〖书〗记步调一致。而现在,朱代东能开诚布公的向他表明态度,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

    朱代东等丰勇君走后,看了看时间,才给李广生去了个电话,现在已经快到上班时间,相信李广生应该也醒来了。果然,李广生很快就接听了电话,“李哥,昨天晚上你的人是不是有两位失踪了?”

    “失踪?”李广生一愣,他确实听到手下人报告,周湖和石明华昨天晚上一夜未归,怎么天刚亮,朱代东就打电话来说是失踪了呢?

    “是的,很有可能被人绑架,李哥,这次真是不好意思。”朱代东歉意的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广生说。

    “我也是听下面的人汇报才知道的,李哥,你放心,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们找到,并且安全的送到你身边。”朱代东说。

    “好,如果对方有什么条件,可以告诉我,钱不是问题。”李广生说。

    “李哥,这就算你正式向我报案吧,就不要去公安局了。”朱代东说。

    “好,我今天哪里也不去,就在宾馆等你的消息。”李广生沉声说。

    朱代东又亲自给县政法委〖书〗记袁庆民打去电话:“袁庆民同志,来我县投资的香港昌隆达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广生向我报案,说他的两名保镖被人绑架,这件事你知道吗?芙蓉县的治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乱蓬蓬的了?!”

    “朱〖书〗记,这件事我暂时还不知道,我马上向公安尼询问。”袁庆民后背一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四个小时,我只给你四个小时,从现在开始记时间,早点七点二十分,如果上午十一点二十分,那两个人还没有找到,公安局的张书军就地免职!”朱代东怒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