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不相信!(求八张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三百八十三章 我不相信!(求八张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三百八十三章我不相信!(求八张月票)

    还差八张就有三千票了!

    上午八点十分,朱代东在办公室的小会议室召开办公会,因为涉及人事调整,组织部长丰勇君列席。在会上,朱代东通报了今天凌晨在太阳雨发生的恶性绑架案件。

    机关无秘密,朱代东今天在上班之前就紧急召见了纪委孟莘田,组织部长丰勇君,这件事实际上已经在机关里传开。但现在由朱代东亲口说出来,他们更能直观的感受到朱代东的怒火。

    朱代东提出两点意见:第一,当时太阳雨与周湖、石明华发生冲突的时候,是报了警的。但当时去处理的干警却严重失职,不但没有控制住事态发展,反而更加激化了矛盾,朱代东建议县局对当事民警进行严肃处理。第二,芙蓉县发生这样的事,身为局长的张书军难辞其咎,朱代东建议,上午十一点半召开常委会,讨安局人事问题!

    县委要召开常委会,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不能拒绝,但朱代东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则还要看他对常委的掌控力度如何。局,属于政府管理机构,作为行政主官,代理县长曾斌杰的态度也很重要。

    但朱代东相信,在这件事上,曾斌杰的意见会与自己一致,这是自己第一次插手县里的人事问题,必须达到按照自己的意愿。否则就是个威信问题,朱代东不能,也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如果到时有人反对,后果会很严重。

    朱代东当着曾斌杰的面给李广生打了个电话,说芙蓉县的县长曾斌杰要去拜访他,这既是给曾斌杰以压力,也是给他动力。

    昨天朱代东已经跟翟连升约好,去市里见田野,不管县里发生什么样的事,与田野沟通是当务之急。他让张锁亮去找高杰,随时跟进案件的进展。把黄彬也留在县委,协调各方面的情况,黄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各位常委,十一点召开常委会。而朱代东则单独驾着车去了市里。

    张书军听到县委上午十一点要召开常委会,并讨安局的人事问题时,脚下一滑,差点没有站稳。这是朱代东给他下的最后通牒!到现在为止,已经只有三个小时多一点了,张书军马上召开局党委会,高杰作为刑警队长,特别列席这次党委会。

    从走进会场开始,高杰的眉头就一直紧紧蹙着,现在破案的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张书军不抓紧时间破案,还开什么会,难道他不知道朱对这件事的看重。

    但坐下不久,高杰就知道这次自己的想法错了,会议的时间非常破,基本上都是张书军作简短的发言,并且让党组成员举手表决同意,整个会议十五分钟就开完,创造了芙蓉县局党委会的新记录。

    党委会作出两点决议,第一,鉴于胡子桐在太阳雨事件中,处置不当,玩忽职守,造成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其恶劣影响,免去胡子桐治安大队二中队副队长职务,调离治安大队,工作单位待定;第二,全局除看守所、拘留所、内勤科、办公室和相关值班员之外,包括张书军之内,全部进入绑架专案组。由张书军任组长,高杰任副组长,其他党组成员无论职务高低,都要听从专案组的调遣。

    “这次的案子涉及香港客商,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可能有人已经知道了,朱只给了我四个小时的时候,四个小时之内,两名香港同胞没有解救出来,我就地免职。但在我免职之前,我要把所有相关责任人全部免职!”张书军杀气腾腾的说,也不等其他人再发言,硬邦邦的说了句:散会,便背着手离开了会议室。

    而张书军这个专案组组长实际上也只是挂个名,局的所有警力,包括下面乡镇派出、林业派出所,所有的警员以及联防队员,全部由高杰调配。张书军的要求只有一个,三个小时之内找到并且解救出两名香港人质,如遇反抗,可以直接击毙!

    这两点决议都让高杰很满意,会议一结束,在局党委的决议向全局传达之后,他马上重新部署工作,现在的目标有两个:光头朱拉风以及治安大队二中队“被盗”的那辆警车。

    全局所有人员高度配合,唯有一个人除外,作为主管刑侦、经侦的副局长周武,他不但不有主管调查这件事案子,而且还要听到原来被自己领导的刑警队长高杰的命令,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其他党组成员都能想得通,这件案子已经惊动了县委,特别是听说朱代东非常震怒,只给了张书军四个小时,如果四个小时之内人质不能解救出来,县委的话可不是玩笑。

    但就算是这样,张书军也不能顾及自己的脸面吧?自己虽然是从治安大队长的位子上升上来的,但对刑侦工作也不陌生,哪怕你让高杰指挥,但也要让自己成为专案组的副组长啊,只设一个副组长,这怎么行?

    周武找到张书军,把自己的想法向他作了汇报,“你还想当副组长?如果破不了案,组长、副组长肯定要被免职,你想过这个后果没有?”张书军冷笑道,也不顾及周武的脸面了,自己是被朱代东点了名的,出了问题第一个跑不掉,但是周武不同,自己这是对他的保护,可他不但不领情,还跑过来叽叽喳喳的,真是猪脑子!

    “张局,我没有理解你的一片苦心,真是对不起。”周武尴尬的说,是啊,自己只顾着脸面,却没想到,这脸面也是有很大风险的,正如张书军所言,人质没有救回来,专案组的组长、副组长难辞其咎,免职还算轻的,这个后果他还真是承担不起。

    “周武,如果人质真的没有救回来,以后局就全靠你啦。”张书军叹了口气,当初他是副局长的时候,分管治安大队,而周武那时是治安大队的大队长,紧跟自己。对周武,张书军觉得是个好用的人,却不是个有用的人。论能力,周武很一般,论关系,在县里没什么人关照,也就是对自己言听计从,自己才把他拉扯到副局长的位子,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位副局长,主管刑侦、经侦的业务副局长,一般来说,都是很有可能成为局长的。

    “张局,可不能说这样的话,全局上下一心,朱拉风就算三头六臂,也能一一铲除。”周武心中一阵狂喜,媚笑道。

    高杰手中有了足够的人手,首先就是把太阳雨给封了,所有人员,包括早上被张书军强行命令放走的娄丽平,也全部给带了回来问话。像朱拉风这样的人,早就已经是局的重点“关照”对象,对他的调查一直都有,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才没有动手。现在高杰趁着大权独揽的机会,把朱拉风在县城内的势力,一举全部清除,有如犁庭扫穴般,全部清除。

    所有抓进来的人,只要与朱拉风有关,全部一律送看守所,根本就不通过拘留所这一步,刑警队的审讯也直接在看守所在进行,这让太阳雨的人都感觉到了压力。

    而那些跟在朱拉风身边的小喽啰,他们的家属、朋友,也全部被带进局问话,简单的问话之外,除了一二个人之外,其他人全部送进拘留所。这下朱拉风的那些手下腰间的传呼机就热闹了,每隔一分钟,就能收到一个传呼。到后面,见没有人回电话,传呼的频率越来越高,几乎就没有停过。

    “风哥,能不能回个电话?”

    朱拉风的手机已经关机,他刚刚把周湖和石明华手脚全部绑成一个‘大’字,准备好好享受一番,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感觉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事,要不然这些人的传呼不会响的这么快,有心不想让他们回电话,但看到一个个期盼的眼神,朱拉风知道,这个电话要是不回,恐怕下面的事没法干了。

    其实只回了一个电话,所有的事情就全部弄清楚了,太阳雨被封,所有人员全部被送进了看守所,局没有这么大的地方,直接借用看守所,甚至听说法院也准备在看守所内搞临时法庭,所有人直接在临时法庭判刑,直接关押。至于他们的亲人家属,除了一二个之外,其他人也全部进了拘留所。

    “风哥,这次的事情很大啊。”

    “屁大的事,有什么好担心的,等我打个电话,你们的家人就都没事啦。”朱拉风一挥手,轻轻笑道,其实他这是强自镇定,心想这回的娄子恐怕捅大了。

    朱拉风跟胡子桐的关系最好,现在他躲在这里,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本就不知道。电话很快接通,但那边却不是胡子桐的声音,而高杰。

    “朱拉风,我正告你,马上把人质送回来,现在回来,算你投案自首。”高杰沉声说道。

    “高队长,我还是那句话,什么也不知道,你可不能冤枉好人。”朱拉风轻笑着说。

    “冤枉好人?凌晨四点四十发生在太阳雨的事,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你们原本是有理的一方,见到警察来了,竟然还要采取不正当手段,现在好了,有理变没理了。现在全县的警察,都在找你,嘿嘿,我相信,很快就能见到你。”高杰冷笑道。

    “我要跟胡子桐说话。”朱拉风不太相信高杰的话。

    “他已经被免职,到时是脱警服还是做检讨,就看你朱拉风的了。”高杰说。

    “我不相信!”朱拉风吼叫道,局的办事效率什么时候这么快了,高杰这是在诈自己,一定是这样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