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一十六章 朱书记的信号(拜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一十六章 朱书记的信号(拜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拉风还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快出来,他在看守可是听到了风声,不关足半年,自己绝对出不去。可这现在两个月的时间都没到,竟然被通知可以出去了。当房间的门被打开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望着看守,不敢迈步。

    “你出不出来?不出来我关门啦!。,看守大喝道,把朱拉风吓得一哆嗦,他哪怕原先再能呼风唤雨,到了这里,也只是条虫。而且因为孙保国也被判了死缓,他的待遇也是一落千丈,要不是有一股子狠劲,在看守所里重新树立了他光头的威风,恐怕这日子他是一天也熬不过来。

    朱拉风疾步走了出来,崽才想待在那里面呢。边走朱拉风边向看守打听自己的情况”可这事发生的太快,看守所里知道的人也不多。走到看守所外面,朱拉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迎着暖烘烘的阳光。朱拉风感觉,原来生活是这么的美好,〖自〗由是如此的可贵。

    “嘀嘀…”

    朱拉风顺着汽车喇叭的声音望去,一辆政府牌照的桑塔纳滑到了他身边,旁边的车窗玻璃放下,朱拉风一看,熟人,是孙建功的司机老黄。老黄大名黄国栋”太阳雨的事,孙建功不清楚,但黄国栋却熟知。孙保国很多时候不好出面的一些事,也会交给黄国栋去帮他办。作为孙建功的司机。黄国栋很多时候代表的就是孙建功。当然”朱拉风在管理太阳雨的时候,也会给黄国栋作特殊安排,对黄国栋的喜欢和“口味…”很清楚。

    “老黄,这怎么好意思……,朱拉风嘴上说不好意思,手上却是一点也没客气,拉开前车门,人就钻了进去。

    “孙老要见你。”黄国栋把车子掉头,说。

    “孙老要见我?老黄。出什么事了?…。朱拉风诧异的问,他可以算得上是孙保国的得力助手。但原来太阳雨的事,孙建功是不知情的。更不知道自己。现在竟然要见自己”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孙保国帮自己说了话。

    “国少在一监狱被人拿了大顶。…”黄国栋淡淡的说。

    “什么?。”朱拉风兹的一下,惊叫道。“这他娘是谁干的?老子弄死他!…”

    “孙老这次让你出来,就是为了查这件事,听说是常三虎干的……黄国栋说。

    “常三虎?老黄。你去告诉孙老,这个仇我一定会替国少报!”朱拉风恶狠狠的说。孙保国对他有知遇之恩。不管常三虎有多大的实力,他都会跟他拼命。

    “什么叫我去告诉孙老,今天孙老找你谈话,说的就是这件事。朱拉风。太阳雨要重新开业很难了,如果你能把这件事办好,不但可以报国少的恩,更能为自己谋一个前程……,黄国栋神秘的一笑。

    “黄哥,有什么好事可一定要关照一下兄弟,你放心,有了好处绝对不会忘记你。”朱拉风眼珠一转。笑嘻嘻的说。

    “再说吧。”黄国栋淡淡的说。朱拉风如果能把常三虎这件事办好,哪怕孙保国不出面,孙建功也会给他谋个出身,朱拉风要想洗白脱身。这可是个绝佳的机会。

    朱拉风虽然自诩是芙蓉县的一号人物。但见到孙建功,那种上位者的威仪,还是让他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虽然孙建功看上去就像一个糟老头子,脸上的老年斑也陆续“上岗…”,可是他却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统治着芙蓉县。就算是现在,也是芙蓉县的大佬级人物。如果国少没有这样的一个爹,他能在县里快活逍遥吗?

    朱拉风在县城也待了十几年”可是当面跟孙建功对话,这还是第一次”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农民突然见到一个皇帝一样。

    “孙老,您好……朱拉风走过去,鞠了个躬。谦卑的说。

    “你就是朱拉风?。”孙建功瞧了一眼朱拉风,头上新长出一截短发。一脸的谦,不像外界说的什么“拉风哥…。啊,倒像个青涩的领家青年。

    看到朱拉风,孙建功忽然想起了朱代东,两人的年纪差不多。可是身份拖位却才着天壤之别。也许以这样的年纪”朱拉风的表现才算正常。而朱代东的表现,实在有些妖孽。

    “孙〖主〗席,您好。…”朱拉风站到孙建功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小心翼翼的说,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就一小混混,县城的流氓,孙”建功怎么就会见自己。

    “嗯,朱拉风,原本这件事不应该由我来跟你说的,但谁让保国现在还没出来呢……孙建功抬起头来,温和的说。

    “孙老,现在国少怎么样了?。,朱拉风紧张的问,他觉得嘴巴很干。茶几上倒有杯水,但他伸了伸手,最终还是没有拿起来。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让洪蓝乡的常三虎派人揍了一顿,这次我可是亲自去向代东〖书〗记求情,你才能这么快出来,之所以让你出来,目的只有一个,摸清常三虎的老底,把他一切罪证全部搜集起来……孙建功神情沿俊,一股无形的威势从身上喷薄而出。

    “谢谢孙老。只要您一句话”刀山火海,在所不辞。”朱拉风崇敬的说,孙建功身上的那种威势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令他这个闯荡江湖多年的流氓身子不由的往后缩了缩。

    “洪蓝乡的〖书〗记何迎炀同志会配合你。你自己也是洪蓝乡的人,这次保国推荐了你,我相信你不会令他失望,也不会令我失望。…”孙建功说。

    “孙。老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朱拉风站起来,信誓旦旦的说。

    朱代东没才急着回洪蓝乡,他得先找几个朋友打听一下事情的原委。要去调查常三虎,得找个理由,得合情合理的回去,要不然自己原来是混县城的,现在突然要在洪蓝乡待着,常三虎能相信?常三虎那小子手黑着呢,搞不好自己今天走着去洪蓝乡,明天就被人抬着出来。

    他在县城认识的人很多。三教九流,就没有他不认识的。刚刚从看守所出来,嘴里就淡得跟鸟一样,去了孙建功那里一趟,嘴巴更干得就像酷暑下的水泥马路,干得以喝下一桶水。在县城要吃好喝好,最好的拖方当然是去芙蓉宾馆。

    朱拉风虽说现在落难了,身上也是身无分文,但要去笑蓉宾馆吃顿好的,再在那里休息一晚,还是不用自己掏钱的。

    果然,朱拉风刚走到芙蓉宾馆的餐厅,眼光一扫,很快就遇到了个熟人,常委副县长王洛新的侄子王祥云。这个王祥云原来也是太阳雨的常客,因为他叔叔的关系,朱拉风让他在太阳雨可以任意签单,两人的关系也一向不错。

    “风哥,什么时候出来的?也不通知我一声,给你接风啊。”。王祥云也发现了朱拉风,连忙站起来笑嘻嘻的说。

    “今天刚出来,难为你有这份心了。祥子,怎么不介绍一下这位朋友?”朱拉风坐下了,斜睨了旁边那位年轻男子,问。

    “风哥,他是外地人,叫牛增福,是咱们县制药公司的技术员,江西人。”。王祥云连忙笑着说道,他本在县城也算一号人物,亲叔叔是副县长,而且还是常委嘛。但他这号人物,跟朱拉风相比,又不在一个级别上。

    王祥云介绍完”又用普通话把朱拉风介绍给了牛增福,听说是王祥云的“兄弟。”牛增福连忙站起来,向朱拉风郑重介绍了自己。听说对方是大学生”朱拉风的面上稍稍缓和了一些,不管怎么样”一个大学生的身份并不辱没自己。

    朱拉风来了,王祥云当然不能让他吃自己的残茶剩饭,马上把服务员叫来,眯了个包厢,重新上了桌好菜。

    “风哥,你的能耐就是大,朱代东的关系都能走得通。…”王祥云一脸钦佩的说,他可早就听说过,县委朱〖书〗记发了话,朱拉风必须关足半年,可没想到”两个月都没有,他竟然生龙活虎的走了出来。

    “这算什么,在芙蓉县。能关得住我朱拉风的地方还没有造出来。…”朱拉风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在看守所嘴里淡得跟鸟一样,何曾见过什么荤腥?

    “那是,风哥”现在有什么打算?。,王祥云问,这确实是件新鲜事,朱拉风能出来,想必是请动了哪尊大神,这尊大神他想来想去,只才孙家那位才有可能。他虽然不是体制内的干部,但对于县里的形势也很清楚,像袁庆民、肖冠这些人“原来还有些能量,可自从朱代东一来,他们畏之如虎,根本不可能为了一个朱拉风而去找朱〖书〗记说情。

    “我想去县制药公司,要不你给我介绍介绍?…”朱拉风喝子。茶,刚才吃得才点撑了,把饱隔给压下去。

    “风哥说笑了,县制药公司的唐太小。哪能装下你这尊佛?…”王祥云笑道。

    “我现在落难听,什么佛不佛的,有口饭吃就不错了。你要是不收留我,只好回洪蓝。…”朱代东拿了根牙签,剔着牙说。

    “风哥要回洪蓝?…”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的牛增福突然插口问道,他这几天跟王祥云每天都在一起,让他教自己说芙蓉县的方言,朱拉风与王祥云的对话他还不能完全听明白,但百分之五十的内容还是听懂了。

    “怎么,你有想法?…”朱拉风瞥了牛增福一眼,问。

    “一直想去洪蓝乡玩玩,可总找不着牛增福谦逊的笑道。

    “没关系,找我啊,你是祥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哪天跟我一起回去,保管你吃好喝好玩好。”朱拉风大包大揽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