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三十四章 杀一儆百(求双倍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三十四章 杀一儆百(求双倍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四百三十四章杀一儆百(求双倍月票)

    因为常三虎的被抓,因为常三虎的“杳无音信”,县里的机关被一种沉重的气氛所掩住,做事心不在焉,说话言不由衷,人心浮动,谁也不知道这件事会牵扯出多少人,谁也不知道最后县里会如何处置。

    这种情况让朱代东很担忧,一个流氓头子被抓,竟然影响到了政fǔ部mén的工作,这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可现在这样的事,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自己亲耳听到,不由得他不相信。

    谢田来芙蓉县,不仅仅是为朱代东壮声势,更重要的是要查处一批干部。在谢田来之前,市委书记蔡文敏给朱代东打来了电话,询问有关于常三虎案件了情况。一个流氓头子能让市委书记亲自过问,可见常三虎的影响有多大。

    谢田在县里的调查瞒不过朱代东,高杰把账本jiāo上来之后,朱代东也很快把账本转jiāo给了谢田。谢田听取了朱代东的汇报后,只说了一句话:触目惊心!

    当高杰把那名名字和符号一一翻译过来后,确实是触目惊心,县里的主要领导,除了朱代东和常怀庆、冯献平等人之外,其余都收过常三虎的“意思”。有没有替常三虎还不清楚,但如果朱代东和高杰那天的行动不高度保密的话,常三虎一定抓不住!

    别看常三虎在洪蓝乡当着土霸王,可他从来就没有放松过警惕,随时都给自己留有“安全通道”和“隐蔽住所”。据常三虎的手下jiāo代,在洪蓝乡的山上,至少有两处以上的藏匿地点,随时可以供十个人躲藏半个月以上,如果能从山里找到吃的,甚至能长期坚持下去。而这,还仅仅是他们所知道的,据说,常三虎至少还有一处最隐蔽的地方,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吴广林知道。

    说起常三虎就不得不提起吴广林,他不但是常三虎的儿时好友,更是他的高参和智囊。常三虎很多事都会听取吴广林的意见,这次要不是常三虎擅自作主,想要拉拢朱代东,并且拿下太阳雨,恐怕他也不会这么快浮出水面。

    经过近几年的苦心经营,常三虎已经渐渐洗白,乡人大代表,三元村村主任,这可都是通过合法程序谋取到的。因为拥有大量资金,使得他与县里很多干部的关系都非常好,通过这些关系,他又能为自己谋取包大的利益。如果再过几年,按照吴广林给他的规划,让常三虎全家移民国外,遥控指挥自己的手下,恐怕朱代东想要再查常三虎,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谢书记,这次我要向你检讨,下次去市里,我会带上我的书面检讨,让常三虎为害乡里这么多年,是我的失职。”朱代东诚挚的说。

    “代东同志,这跟你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常三虎咎由自取。你来芙蓉县才多长时间?能这么快就把常三虎集团打掉,功不可没。代东,你不会是变相的让我表扬你吧?”谢田微笑着说,他对朱代东的印象,是朱代东担任雨huā县副县长的时候,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副县长年轻得有点过分,甚至他还特意打听过朱代东的背景,结果表明,朱代东没有任何背景。

    真正认识朱代东是市纪委出面,查朱代东的经济问题时,当时雨huā县的副县长王圣利、江军等人都是一查一个准。在接到举报时,谢田当时相当气愤,一名这么年轻的干部,就要毁在经济问题上了。可是查出来的结果让谢田很意外,朱代东的经济没有问题,甚至永远都不可能出问题。

    人家当时的财产就超过了一千五百万,至于现在已经变为多少,谢田不敢去猜,也不想去猜,他怕受打击。同样是当官,朱代东身家千万,自己却死拿着工资紧巴巴的过着日子,这让谢田很受伤。去年朱代东结婚的时候,朱代东的表现让谢田真正刮目相看,几百万的彩礼,说捐就捐了,而且还是纪委派干部帮他收的钱,朱代东甚至都没经手,这让谢田看到,朱代东确实是视金钱如粪土。

    年初芙蓉县出事之后,对于朱代东的任命,谢田是坚决支持他担任县委书记的。一名有能力有魄力的干部,特别是他的经济上不太可能存在问题时,让他担任一把手,芙蓉县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朱代东来芙蓉县两个多月的时候,市纪委只派过一次调查组来芙蓉县,而且就连那一次,也是ròu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身为调查组的组长常怀庆,在调查完原纪委书记孟莘田的问题之后,就被朱代东惦记上了。常怀庆的工作能力和个人品质,都让谢田很满意,可当时朱代东拿话挤兑他,请纪委支持他这位“年轻”、“工作经验欠缺”、“个人作风需要监督”的县委书记的工作,不得已,谢田只要让朱代东自己去说服常怀庆。

    谢田当时觉得,常怀庆不太可能接受朱代东的邀请,毕竟他才去市里工作半个月,突然就又回基层,不说对不起组织,恐怕对不住自己吧?可没想到,也不知道朱代东给他灌了什么mí魂yào,常怀庆竟然愿意来芙蓉县。接到常怀庆的报告,让谢田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我还年轻,工作上存在漏dòng是必然的,还要请谢书记不吝指点啊。”朱代东谦逊的说。

    “停,打住,你别又是看上纪委的什么人了吧?”谢田连忙说道,朱代东年轻不假,但工作经验绝对丰富,工作能力更是突出,这些他都承认,现在他最怕的就是朱代东谦虚,口口声声自称末学后进,要请谢田提携指点,到时再给出个难题,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瞧谢书记说的,我又不是组织部长,哪能总往纪委要人啊。这次县里出了这样的事,谢书记是我的老领导、老上级,你可得给我出个主意才行,这件事到底要如何处理才妥当。”朱代东诚心诚意的说。

    “这件事确实很麻烦,你应该……,不对,ωαpO代东,可别给我打马虎眼,先说说你的想法。”谢田正要说话,看到朱代东清澈而明亮的眸子闪闪发光,马上醒悟过来,这xiǎo子现在很不老实,他是县委书记,怎么处理,纪委会咨询他的意思,怎么能先把底牌告诉他呢。

    “谢书记,这次你真是高看我了,我现在脑子一团浆糊,哪有什么想法。但我觉得,年初的时候,县里的屈有岑同志、汪启明同志才刚刚离职,如果现在再有大的人事调整,会不会影响到县里的正常工作?我们处理干部,也是抱着惩前毖后的原则嘛,犯了错误不要紧,只要能改正错误、改过自新,就还应该给他一次机会,谢书记你说呢?”朱代东诚恳的说。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我也替芙蓉县的其他同志高兴,他们有一位好的书记,好的班长啊。”谢田感慨万端的说,这次他还真xiǎo看的朱代东,这个年纪的朱代东,应该是血气方刚、刚愎自用的年纪,县里出了这么多问题干部,应该一查到底,一抓到底,一审到底,杀一批、关一批、调整一批干部才对。

    可是朱代东却能站在芙蓉县的大局上考虑问题,这让谢田很意外,正如朱代东所言,芙蓉县在年初的时候,县委书记屈有岑死在xiǎo姐的肚皮上,县长犯了重大错误,已经被降职使用。朱代东来的时候,又把原纪委书记孟莘田查处,如果这次处理的干部太多,难道说芙蓉县就真的没有好人?

    这不是朱代东愿意看到的,也不是市委愿意看到的。原来谢田也还想给朱代东做做工作,对待这样的问题,党纪处分再加上杀一儆百是最好的办法。这样做,是最有利于芙蓉县的稳定和发展。可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朱代东就提出了这样的顾虑,开始为县里的干部求情,这大大出乎意料。

    “我的经验不足,还要请谢书记指点m代东微笑着说。

    “以后你再在我面前说这种自谦的话,别怪我不客气啦。”谢田佯装恼怒道。

    “谢书记放心,有成绩时,我一定不会客气。”朱代东说道。

    “这件事怎么处理,最终要看市委的意思,但我相信,蔡书记和黄市长也都会考虑到你所说的情况。要完全不处理,或者处理得太轻,并不具有惩戒的作用,我今天找你来,也是要正式通知你市委的决定。”谢田突然变得一本正经的说。

    “请谢书记指示。”朱代东赶紧说。

    “市委决定,对芙蓉县县委常委、县政fǔ副县长王洛新同志进行双规。”谢田说。

    “芙蓉县县委坚决拥护市委的指示,一定全力以赴的配合纪委同志的工作。”朱代东说。

    双规王洛新在他的意料之中,洪蓝乡的党委书记何迎炀,虽然是孙建功提拔上来的,但这几年跟王洛新的关系很好,一直紧跟着他。而常三虎对王洛新更是特别重视,在他的账本上,王洛新的受贿数目是最大的,而且王洛新的子nv都被常三虎安排出国,两人表面上,并不怎么来往,可是实际上,常三虎很多事情,都是王洛新帮他打招呼才办妥的。

    有月票的朋友请再支持一下,人多力量大,也许你的一票,就能让本书获得更好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