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三十七章 见面(最后十小时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三十七章 见面(最后十小时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四百三十七章见面(最后十xiǎo时求月票!)

    “你发癫了是不?”周xiǎo曼从昨天晚上就觉得朱拉风不正常,睁开眼睛睡觉,连鬼都吓的死!特别是早上那顿狂吠,把自己生生的吓得摔到chuáng底下,到现在腰还隐隐作痛,这还没跟他算账呢,刚才躺在chuáng上接了个电话,竟然趴在chuáng上狂笑,她已经有要给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打电话的想法。

    “老婆,你知道吗,朱代东要见我,朱代东要见我,朱代东要见我!!!”朱拉风一下子从chuáng上跳下来,抱着周xiǎo曼接连转了两圈,大笑着说。

    “朱代东是谁?他是你爹还是你妈?用得着这么jī动吗?”周xiǎo曼狠狠一掐朱拉风的手臂,怒冲冲的说。

    周xiǎo曼的动作娴熟无比,力量大,位置准,疼得朱拉风龇牙咧嘴,忍着痛,连忙把老婆轻轻放了下来。朱拉风在外面敢打敢杀,但在家里,特别是在周xiǎo曼面前,乖得就像一只xiǎo猫。周洪鸣是他的初恋,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上了她,周xiǎo曼人长得漂亮、甜美,学习成绩也好,朱拉风为了她也拼命努力学习,周洪鸣进了县一中,朱拉风也追到了县一中。

    朱拉风在县一中跟人打架斗殴的次数,其中有百分之八十是为了周xiǎo曼,朱拉风被学校开除后,为了周xiǎo曼,就来县城打工。以他的xìng格,很快就上了“道”,但不管他在外面做什么事,对周xiǎo曼那是疼爱无比。周xiǎo曼喜欢吃县城中的馄饨,朱拉风每天就像接到命令似的,每天学校一放学,他就溜了进来,把热气腾腾的馄饨摆在周xiǎo曼的课桌上。

    周xiǎo曼没有考上大学,朱拉风趁机就把她给“办”了,但结婚后,朱拉风还是像原来那样,对周xiǎo曼千依百顺。在外面,只有朱拉风欺负别人的份,但到了家里,却只有周xiǎo曼欺负他的份。今天一大早,周xiǎo曼就被他吓得差点神经错luàn,还没跟他算账呢,现在又是狂笑不止,没让他面壁思过已经很不错了。

    “朱代东不是我爹,也不是我妈,他是咱俩的同学,我班上的,记得不?”朱拉风róu搓着被掐的部位,讨好的笑道,他在高中的时候,跟周xiǎo曼并不是同一个班,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跟周xiǎo曼班上的男生冲突非常jī烈,谁让漂亮的周xiǎo曼是公认的班huā呢。

    “朱代东?男的nv的?”周xiǎo曼问。

    “当然是男的啦。”朱拉风笑道。

    “男的?当时你连我多看男生几眼就恨不得冲上去教训别人一顿,连我班上的男生都没认全,何况是你班上的?”周xiǎo曼哂道。

    “嘿嘿,当时是当时嘛,现在你都成了我老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朱拉风笑道。

    “他现在是什么人?难道比常三虎还能牛?比孙保国还要强?”周xiǎo曼随口问道,何况就是常三虎跟孙保国,现在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一个在县里关着,一个在市里关着,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出来呢。

    “常三虎、孙保国哪能跟他相比?亲爱的老婆,拜托你每天不要总盯着电视剧看好不好,也应该看点新闻,关心一下咱们芙蓉县的发展嘛。他现在是县里的一把手,一把手,知道吗?就是县委书记!”朱拉风不屑一顾的说。

    “真的?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周xiǎo曼惊讶的问。

    “你天天不是购物就是美容,要看电视也是看言情的,哪会关心这样的问题。要是不相信的话,今天晚上看看新闻,就明白啦。马上给我找套像样的衣服,等会还得去见见这位老同学呢。”朱拉风趁机“发号施令”。

    “人家是县委书记,还记得你这个老同学?”周xiǎo曼不屑的说,如果朱拉风是机关干部那也罢了,哪怕就是普通老百姓也好啊,可偏偏是县里有名的xiǎohúnhún,人家县委书记能见你?。

    “只要我能记起他不就成了么?再说了,不管他是县委书记还是市委书记,我们是同学,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朱拉风接过衣服,乐滋滋的说。

    “我记得你在学校的时候,最喜欢欺负同学,你在学校的时候没欺负过他吧?现在他是县委书记了,xiǎo心还记恨着你。”周xiǎo曼一盆冷水就泼了过去。

    “我在学校可是乐于助人,哪会欺负他?而且就算我……我欺负过他,都这么久了,他还会记得?”朱拉风心虚的讪笑着,他还真记得曾经欺负过朱代东。

    刚进县一中的时候,朱拉风的学习成绩很好,而他到了县城之后,读的是寄宿,老师也没有初中管得那么严,学习压力骤降,压力降了下来,成绩也相应降了下来。

    而且他还得时刻注意周xiǎo曼班上的动静,谁敢给她写纸条,谁敢对她动心思,都是他潜在的对手,哪有那么多时间huā在学习上?而朱代东成绩好,抄抄他的作业,实在没时间的时候,让他帮忙做点作业,那也是有的。

    严格说起来,这不算什么事,这是“团结互助”的友谊表现嘛。但谁知道朱代东会怎么想?这样的行为,在十几年前,是很令人不耻的。朱拉风还真怕朱代东会记得原来的事,如果朱代东把以前的一切都忘了,那该多好啊。可朱拉风一想也不对,如果朱代东把学校的事全忘了,不也忘了自己这个老同学么?一直到县政fǔ,朱拉风还在忐忑不安。

    在黄彬的秘书室,朱拉风静静的等候着,今天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发型也重新去修剪了一下,嘴chún上的胡须刮得很干净,如果不是认识他的人,还以为他是个成功人士,甚至是政fǔ部mén的工作人员。

    看书~就黄彬原来也听说过朱拉风,但两人没见过面,只是听人说太阳雨的光头拉风哥是个很厉害的角sè,管理太阳雨有一手,手下养着一帮痞子,跟县里很多领导也都认识,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但今天看到朱拉风,黄彬感觉传闻失实,或者是因为朱书记给他带来的潜在压力,让他看起来有些拘谨。

    按照朱书记的吩咐,让朱拉风等了半个xiǎo时后,黄彬才走到朱拉风身边,对他说:“朱拉风,你可以进去了。”

    朱拉风愣了一下,轻轻道了声谢谢,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慢站起来,打开里面的大mén。里面的办公室非常大,走进去,远远的就看到朱代东坐在那张巨大的办公室后面,正在看着一份文件,看的很认真,脸上挂着思索的表情,朱拉风进来后,头也没有抬一下。

    朱拉风生怕打扰到朱代东,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轻轻的站到办公桌前,见朱代东看的很认真,也不敢开口说话,身子微微往前倾着站在那里。如果不知道朱代东的身份,恐怕朱拉风早就跟他远远的打了招呼,但是现在,一个随手就能制常三虎于死地,一个出手就把让孙保国进监狱的县委书记就站在自己身前,他还能敢随便张口说话吗?

    经历过孙保国和常三虎的事件后,朱拉风对hún社会已经不感兴趣,这是一种心里产生巨大畏惧感才产生的退缩。孙保国在县里的关系还不够硬吗?原来号称芙蓉县第一公子,大名鼎鼎的国少。但因为太阳雨惹到了朱代东,杀了人逍遥法外三年的孙保国从海南被抓了回来。孙建功的关系哪怕再好,也不能阻止这件事,孙保国被判死缓,这对芙蓉县一些道上的人物打击是非常大的。连孙保国都敢下手,何况其他人乎?

    还有常三虎,在芙蓉县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啊,杀人没有偿命,把人打得住院,还要人家出跑路费,在洪蓝乡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在县里的关系虽然有些不如孙保国,可人家在洪蓝乡可是号称“常书记”。但现在他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像条死狗一样被关在牢房里?自己面前坐着的这位老同学,别人斯斯文文的,可做起事来,连他这个道上hún了多年的人,都是胆战心惊。

    站了足足近半个xiǎo时,朱拉风的脚都有些麻了,而且他为了对朱代东保持尊敬,身子一直微微往前倾着,这让他更加辛苦。一直到朱拉风都忍不住要张嘴的时候,朱代东终于看完了手中的文件。

    “来啦。”朱代东放下手中的材料,淡淡的说。

    “朱书记你好,我是朱拉风。”朱拉风谦卑的说,他原本想喊朱代东的全名,但话到嘴边,硬是又给咽了回去。

    “坐吧。”朱代东指了指办公桌前面的椅子,说。

    “谢谢朱书记。”朱拉风这才敢坐下来,但心中也是局促不安,跟县委书记面对面谈话,让他血管里的血液流动的速度急剧加快,他的嗓子也变得干巴巴的。

    “孙主席应该告诉你了吧?”朱代东望着朱拉风,问。看得出来,为了今天的见面,朱拉风煞费苦心,跟昨天相比,完全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是的。”朱拉风恭敬的说,朱代东的语气很平淡,这让他很不安,心情也更加紧张起来。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而且这种压力无处不在,当他走进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但是现在,他觉得这股压力越来越大,快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最后十个xiǎo时求月票,还有月票的朋友请最后支持一把,离前面的书还相差一百二十票,实际上只有六十张月票的差距,最后关心,大家拉大可一把,好吗?我不想留下遗憾,不想每个月都成为垫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