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事商量着来(最后六个半小时了……)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有事商量着来(最后六个半小时了……)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四百三十八章有事商量着来(最后六个半xiǎo时了……)

    刚才被老婆刺jī了,我一直在关注月票榜,她平常不怎么关心这样的事,刚才走过来问我成绩如何,我说就是个垫底的命,她说我不是垫底,而是垫背!兄弟们,男人不能这样被打击啊,拉我一把吧,男人不能说不行的!我要像喝了十瓶金装无名一样tǐng起来,硬邦邦的chā到前面去,强势chā入!!!

    向大家求一百张月票冲去!

    朱拉风的这种局促不安是朱代东愿意见到的,朱拉风原来的工作可以说是不务正业,而这次孙建功为他说话,以后朱拉风将与以前彻底决裂。一开始让他在外面等上半个xiǎo时,刚才又让他站了半个xiǎo时,只是一种手段,让他产生敬畏的手段。但**āng和胡萝卜一向是相互存在、相互促进的。

    朱代东站起身来,走到会客区,朱拉风也连忙起身,朱书记都站着了,他还敢坐着?

    “过来坐吧。”朱代东在会客区坐下来,一指对面的沙发,说。

    朱拉风连忙走过去,恭敬的在朱代东对面坐了下来,不敢像朱代东那背,靠着沙发的背,正襟危坐的坐着,甚至就连**,也还有一xiǎo半悬空。

    “朱拉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不是在县一中读过书?”朱代东突然呵呵的笑着说。

    “是的,我是83级的。”朱拉风心中一喜,这样看来,朱代东已经知道了自己跟他的关系啊。

    “哦,真的是你,昨天晚上在孙书记那里,我还以为看错了呢。我也是83级,八十四班的。”朱代东微笑着说。

    “我也是八十四班的,朱……朱书记,我们是同班同学!”朱拉风惊喜的说,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敢喊声出朱代东的大名,虽然他在芙蓉县算是一号人物,可在朱代东面前,什么都不是,甚至就是他的老板孙保国和临时老板常三虎也是一样。

    “既然是同学,就更好说话,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你自己想去哪个单位工作?”朱代东笑着说,拿起桌上的烟,chōu出一支递给朱拉风。

    朱拉风连忙双手接过,正要从口袋里mō火机,看到茶几上有,连忙拿起,又恭敬的给朱代东敬了一支,帮他点了火后,才给自己点上。一烟在手,朱拉风习惯xìng的要往后躺,右tuǐ也准备搭在左膝盖上,但看到朱代东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心中一凛,连忙再次正襟危坐的坐着。

    “县里的单位能随我挑么?”朱拉风微微一笑,有些放肆的说,跟朱代东已经明确了同学了关系,他已没有刚才那么紧张,随之而来的是jī动和兴奋,xiōng膛里就像有一团火似的,不停的烘烤着全身。

    “只要符合规定,我会尽可能的帮你,但孙主席也是个原则xìng非常强的老领导,违反规定的事,无论是我还是他,都不会干,希望你能理解。”朱代东说,他这是告诉朱拉风,不要提无理要求,不管是同学还是功臣,都不能得寸进尺。

    “这么说公检法是不能进了?”朱拉风满脸遗憾的说,朱代东的话再明白无误不过,同学归同学,工作归工作,这是两码事,不能hún淆而谈。

    “怎么,你想进公检法?”朱代东惊讶的说,朱拉风过去属于公检法专政的对象,他现在竟然要进公检法,这怎么可能?特别是现在这样的非常时期,搞不好又不会nòng出个什么事件出来,县里这次很多干部必然会调整,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

    这次常三虎的事件,涉及的领导干部非常多,一次xìng全部处理和调整是可能的,哪怕就算朱代东是县委书记,他也可能做到,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这是政治上不成熟、不明智的表现,因而他对于朱拉风的工作安排也是慎之又慎。单位太好,影响会坏,单位太差,对不往孙建功,也会让朱拉风不满,同时朱代东心里也会过意不去,毕竟这是第一次正式相认的老同学。

    朱代东的高中是在芙蓉县一中读的,当时班上有六十多名同学,来自全县二十个乡镇和县城。其中有十几个第一次参加高考,就考上的大学,后来的同学经过复读、复读再复读之后,陆续又有三十多名同学跳出了县城,真正留下县里的,不到十人。就算是这十个人,大部分也是大学毕业后,再次分配回芙蓉县的。像朱拉风这样的,一般都很少留在县城。如果他不在因为在县城“创业”,恐怕也会像其他同学那样,要么回老家,要么去外地打工。

    “如果能穿制服,那多威风啊。”朱拉风嘻嘻笑道,chōu着烟,心中的紧张和jī动渐渐平复下来,跟朱代东说话也变得随意起来,他尽量想着朱代东是自己的同学,而不是县委书记。

    “这个你暂时就不用想了,哪怕就是当临时工都不行,何况孙主席的意思,是要一份正式的工作。”朱代东摇了摇头,坚定的说。

    “要不老同学你给我安排一个合适的?”朱拉风以退为进的说,他心中一喜,朱拉风并没有任何背景,能在县城hún得风生水起,察颜观sè也必要掌握的技能。他觉得朱代东并没有把话说死,“暂时不用想了”,这不是说以后可以?自己这个老同学,看来跟自己还是有情分的。

    “老书记的意思原本让你去无名公司,你觉得怎么样?”朱代东问。

    “我不想去。”朱拉风回答的很干脆,既然朱代东跟自己有情分,自己如果不趁机往上爬,不但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朱代东这个县委书记的名头嘛。

    “那去芙蓉宾馆?”朱代东缓缓的说,为了安排好朱拉风,他确实是煞费苦心,朱拉风进机关团体是不可能的,唯有进事业单位。以朱拉风的xìng格,最快并不是所有事业单位都适合他的,朱代东想来想去,芙蓉宾馆倒是很适合他。

    芙蓉宾馆由原县第一招待所扩建而成,是县委、县政fǔ的指定接待单位。应该说,芙蓉宾馆比县里其他的sī人宾馆或是集体酒店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可是据朱代东所知,芙蓉宾馆的赢利却不容乐观。

    把朱拉风放在芙蓉宾馆,也可以看看他的能力,如果他不能胜任,到时进退自如,再给安排其他地方便是。

    “芙蓉宾馆?”朱拉风一愣,随即又喜形于sè,这是朱代东亲自给他安排的地方,不说芙蓉宾馆待遇如此,光是这份心意,恐怕芙蓉县能享受的人就不多。

    “对,你以前管理过太阳雨,对宾馆应该也不会陌生,但去了芙蓉宾馆,可不能再做太阳雨的事了,要不然到时谁也帮不了你。”朱代东严正的说。

    “你放心,不管去哪里,我都会认真工作的,我可以写保证书,以后一定跟从前断绝关系,重新做人。”朱代东笑眯眯的说,想了一下,又问:“副经理,那大xiǎo也算是个干部了吧?”

    但在心里,朱拉风却认为,芙蓉宾馆无论是环境、装修、服务还是价格都跟太阳雨无法比,太阳雨的那一套,比如sè情服务,是肯定不能出现在芙蓉宾馆的。但有些方面,芙蓉宾馆倒是可以借鉴的,他山之石可以攻yù,芙蓉宾馆确实有很多地方是不如太阳雨的。

    “你的保证书我记得在学校的时候就写过不少,如果整理一下,都快能编一本书了,我只看你的行动。”朱代东斜睨了他一眼,戏谑道。又说,“你这是事业编制,还不能算是干部。”

    朱拉风尴尬的笑了笑,他以前在一中的时候,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写份保证书或是检讨,一年下来,足有三四十份,如果整理一下,倒真是可以汇编成书。

    芙蓉宾馆,即原芙蓉县第一招待所,是县委、县政fǔ指定接待单位。位于县城中心,人民路20号。始建于1959年,占地30000平方米。干部职工140人,专业技术人员占百分之六十以上。宾馆拥有大中xiǎo型会议室10个。餐厅30间,可供300人住宿,同时能容纳1000人就餐。

    宾馆现任经理丁一,是干部编制,芙蓉宾馆属于县委办管理,丁一也在县委办后勤科兼任副科长,在后勤科就分管芙蓉宾馆。

    朱拉风跟丁一原来也认识,也算是朋友,原来芙蓉宾馆有许多顾客需要专业服务,而芙蓉宾馆又不能提供,因此,丁一都会介绍给太阳雨。没想到现在太阳雨关mén了,朱拉风却成了自己的搭档。

    “丁经理,今天我就算正式向你报到了,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办到的,尽避开口。呵呵,说错了,以后有什么事,尽避吩咐,一定保证完成任务。”朱拉风闯进丁一的办公室,笑嘻嘻的说道。

    “欢迎拉风哥,有什么事咱们哥俩商量着来,千万别跟我客气。”丁一对朱拉风不请而入毫不在意,也不敢在意,朱拉风的原老板孙保国虽然倒了,可是他跟县委书记是同学,这件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县城,他哪还敢随便吩咐朱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