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四十九章 市委一秘的出路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四十九章 市委一秘的出路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四百四十九章市委一秘的出路

    朱代东能在四个月内,就把全市排名倒数第一的贫困县闹出动静,并不容易。比如他刚到任不久,市委就调整了芙蓉县原纪委书记孟莘田的工作,这件事实际上跟朱代东没有任何关系,在调查之前他都不清楚有这么回事。但除了一开始就知道内情的几位市领导之外,其他人,就算是告诉他们真相,也不会相信。

    后来又在朱代东的坚持下,把芙蓉县保密局单独从县委办分离出来,并且让一名县委县委、副县委兼任保密局长,再到后来撤换县公安局长的职务,等等这些,都算是动静,应该说,朱代东去芙蓉县四个月,nòng出来的动静还是不少的。

    能让上级领导注意到的事件,都算是动静。朱代东在前面三个月的所作所为,让市委对他的工作表示了认可。朱代东担任芙蓉县县委书记,他以实际行动表明,朱代东的工作能力,不输于任何人。特别是跟他的前任相比,朱代东这位年轻得有点过分的一把手,是足以胜任的。但仅仅这样是不够的,特别是对身家清白的朱代东来说,更是如此。

    因为无名公司,让市里的主要领导对朱代东真正产生兴趣。从无名公司成立之日的前一天开始,就闹出了天大的动静。领导干部都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而无名公司在中央电视台的广告,正好就在新闻联播前后,想不看到都难。而且从那一天开始,无论哪家电视台,都会播放无名康乐的广告,不管无名公司最后怎么样,至少现在,“芙蓉无名”已经是家喻户晓。

    而最近无名康乐的火爆销售情况,市委的领导更是耳熟能详,如今谁能拿到无名康乐,意味着谁就能马上赚钱。也有不少人拐弯抹角的过过时友军,目的只有一个,能不能让无名公司开个后mén,让他们早点拿到货,多拿到货。至于价格,绝对不要求比别人便宜。

    时友军一开始不相信,这就是一款保健yào品么,有这么神奇么?后来他悄悄地服用了一个疗程的jīng装无名,这才知道,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为什么无名康乐的销售会这么火爆。没办法啊,无名康乐的广告做的好,效果更是一流。一个疗程之后,他感觉自己在某些方向,年轻了十岁。

    虽然无名公司成立之后,他还没去芙蓉县,但时友军已经听说了芙蓉县的盛况,全国各地的yào品经销商,云集芙蓉县,带着现金,自备货车,只要无名公司有货,马上付钱。一般去厂家提货,有钱的就是大爷,但在无名公司,有钱当不了大爷,只要付款付的快,能让无名公司顺利收下,才是他们高兴的事。

    正是因为市里看到了无名公司的巨大潜力,才决定要把市制yào厂卖给无名公司,当然,最理想的结果是让无名公司注资。如果无名公司收购制yào厂,这里将会变成无名公司的一家生产基地,如果是注资,则可能让市制yào厂重新焕发新的活力。

    不管是收购还是注资,无名公司甚至包括朱代东,都只从经济层面上考虑,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在做任何决定之前,都要考虑到政治因素。再过几个月,将召开党的十五大,在十五大前后,是干部调整的密集时期。市里现在最需要的是稳定,而现在市制yào厂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今年沙常市的班子变化会很大,已经有传闻,书记和市长都要动,而新的书记和市长,很可能会有一位将于从沙常市提拔,这个消息虽然未经证实,但可靠xìng很高。因此,这段时间,所有人对自己分管的工作,都是格外xiǎo心翼翼,这个时候出问题,后果非常严重。

    “代东,你也不要跟我诉苦,制yào厂的事必须要尽快解决,你考虑的是经济问题,市里考虑的是政治问题,经济也要为政治服务嘛。”时友军点了一句。

    朱代东心里一凛,他马上明白时友军的意思了,市里的人事要调整,他也听到传闻。蔡书记和黄市长,可能都要动的消息,因此,黄子良虽然重视,但不是很急。他毕竟很快就离开沙常市了,如果能在任期内解决市制yào厂的问题,当然乐意。如果不能解决问题,留给下任,也是没有办法的嘛。但时友军则不然,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制yào厂的问题解决,至少也要消除隐患。因此在自己说明原因之后,他让自己来找时友军,恐怕也是知道时友军是不会让自己轻松过关的。

    “时市长,我在这里表个态,一定全力督促无名公司尽快收购制yào厂,同时对于现在制yào厂的下岗工人、内退职工,可以优先安排到无名公司去上班。”朱代东说,制yào厂原来就是市里的一个烫手山芋,市里对于这样一个烂摊子,也很是头疼。

    虽然香港、新加坡也有公司对制yào厂有兴趣,但提出来的态度太过苛刻,制yào厂跟白送的一样。这样的条件,市里绝对不会答应,也不敢答应。一家二千多人的企业,几家公司的收购价格都没有超过五百万,这不跟白捡一样么?虽然都打着旗号,说购买只是第一步,以后将要投入新的技术和资金,重新让新的制yào厂焕发活力,可是市里也不是傻子,谁敢承担这样的后果?不管是时友军还是黄子良,都不能承担这样责任。

    因此,把市制yào厂jiāo给无名公司是最好的选择,一来无名公司也是合资企业,而且无名公司的规模很大,特别是现在的效益,让人光是听着这些新闻,就眼热。不管无名公司是收购还是注资,都能让市制yào厂起死回生。哪怕是市制yào厂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就足能让他们那颗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代东,很感谢你对市里工作的支持啊。”时友军很高兴,朱代东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基本上就表明,制yào厂的问题不再是问题。而制yào厂的问题也将不现进令自己头疼的问题,

    “为领导排忧解难,是我们的职责嘛。”朱代东谦逊的笑道,无名公司这次可能不会占太多的便宜,但从长远利益来看,收购制yào厂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市制yào厂的厂长熊益龙晚上安排了个地方吃饭,你也一起去吧,由你亲口告诉他,也免得他晚上再来堵我的家mé友军的问题解决了,心情很不错。

    朱代东迟疑了一下,他还真不太愿意跟这个什么熊益龙吃饭,可时友军既然已经答应了下来,自己不去,不合适。连忙笑着说,“谁敢堵时市长的家mén,这个熊厂长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我可是好久没跟时市长喝酒了,晚上一定要好好喝两杯。”

    “这个熊益龙的胆子就很大,而且也很能喝,你晚上可要xiǎo心着点。”时友军提醒道,他其实已经被熊益龙缠了好久,市里让制yào厂拿改革方案,可每次熊益龙拿出来的方案,要么市里不同意,要么制yào厂的职工不允许,后来熊益龙干脆把希望全部寄托到市里。而市里又让时友军分管这件事,前段时间时友军都有些怕见熊益龙了。

    “谢谢时市长提醒。”朱代东笑道,喝酒他还真没怕过谁,就算有人能喝到他这的量,恐怕也早就酒jīng中毒,因此,单挑的话,朱代东无需畏惧任何人。他真正发愁的是,这次自己可以算是干预了无名公司的经营,先在这里被bī着表了态,回去后还得想办法说服邱良超。

    但朱代东的担忧却让时友军误会了,他知道朱代东能喝酒,因此,不会为晚上的饭局而担心。时友军会意的笑了笑,问,“是不是担心你们县里的人事?”

    “时市长,市里迟迟不能任命,县政fǔ的工作确实不好开展啊。这件事,斌杰县长不好跟市里提,但我知道,他恐怕也很急。”朱代东微微一愣,马上接上口。

    “这件事上次常委会的时候提过一句,原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友军叹了口气,原来确实是件很简单的事,但由于无名公司的异军突起,让瞎子都能看到无名公司公司的前途,这就让原本水到渠成的事,节外生枝。

    这件事朱代东知道,翟连升给他打过电话,原来芙蓉县那个地方,狗不拉屎的,谁来就是受罪,何况那些有关系、有后台的,他们能来芙蓉县遭这份罪?而且这次芙蓉县还有自己的推荐人选,就更加没有人竞争。一般市里都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违逆县里的意思,朱代东已经跟好几位市领导打过招呼,市里也没有不同意见嘛。

    一般来说,这事基本上就算定了,如果市里要通气,就会提前跟朱代东沟通,否则到了关键时刻又要换人,就算是强势派来芙蓉县,工作能不能干好?没有朱代东的配合,谁敢说能把工作做好?现在的朱代东可不是四个月的刚到芙蓉县的朱代东,不是谁想拿捏就能拿捏的,只要是芙蓉县的干部,他想拿捏谁不可以拿捏谁。不管你是找谁的关系,有多大的后台。

    但这次不同了,芙蓉县的无名公司一炮打响,惊天动地,举国皆知。芙蓉县一下子就从臭豆腐变成香饽饽,但凡有点关系,觉得有资格去担任芙蓉县这个常委副县长的人,都想争取一下。不说其他的,能从无名公司多要点无名康乐出来,就是大把的钱啊。而且这钱拿得放心、舒心。这还仅仅是经济利益,还是政治上的考虑呢,经济发展了,意味着成绩出来了,躺在chuáng上就能出成绩的事,谁不想要啊。

    朱代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哭笑不得,芙蓉县排名在全市倒数,没人愿意来,现在无名公司一飞冲天,都想剥尖脑袋挤进来,这样的人,朱代东敢放他们来芙蓉县吗?

    上次的常委会之所以没有过,是因为市委组织部长任强拟的人选,除了芙蓉县的财政局长古建轩之外,还有市委办综合一处的副处长欧阳平。所谓综合一处,就是专为市委书记服务的,而欧阳平就是市委一秘。综合一处的处长是由市委会主任兼用,他这个副处,也是正科级干部。

    欧阳平被列入候选人,这在常委会上引起了分歧,原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就真的变的复杂了。任强原来只是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但原组织部长调离之后,出乎很多的人意料之外,很突兀的坐上了组织部长的宝座。之前,甚至都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消息传出来。

    朱代东与任强的关系一般,他还送自己上过任,而任强与田野的关系也很普通,普通得像白开水。这才是上次常委会没有通过的真正原因!

    “时市长,我们县里的工作不等人,原来跟无名公司协调的工作就是王洛新在负责,现在他走了,没有人能负起责来啊。”朱代东说。

    “这件事得找大老板。”时友军微微一叹,朱代东的意思他也听明白了,要想无名公司早点收购制yào厂,县里就得多去协调。可是协调是常委副县长的事,而芙蓉县现在的常委副县长又空在那里,看来朱代东还是看好他推荐的候选人。但古建轩能跟欧阳平比么?让朱代东去一趟也好,能让他彻底改变主意。

    县委书记向市委书记汇报工作,天经地义。在市里的主要领导里面,朱代东跟大部分人相处得都很好,但有两个人除外,一是市委书记蔡文敏,另外一个是市委组织部长任强。朱代东与蔡文敏之间倒没有什么芥蒂,也许以前干的都是政fǔ工作,跟市委书记相距太远,以至现在朱代东担任芙蓉县县委书记之后,跟黄子良还走得近一些,每每与蔡文敏在一起,也许是对方市委书记的身份,总没有在其他市委领导面前那样的放松。

    朱代东原本来市里,就是向市委领导汇报无名公司的情况,上午他来的时候,蔡文敏临时接到省里通知,没见着,朱代东这才先找的黄子良。原本最后才向蔡文敏汇报,有些不合程序,但当时朱代东先跟蔡文敏在电话里汇报了,蔡文敏指示他,这件事先向黄汇报。

    说起无名公司,朱代东当然会说到县里跟无名公司的协调,这样才能引出常委副县长的话题。但蔡文敏只是在听完无名公司的汇报之后,就打断了朱代东的汇报,反而跟他说起了自己的秘书欧阳平。

    朱代东心里一凛,蔡文敏在任上换过一次秘书,这位欧阳平秘书还只跟了他四年,去年提的正科,难道蔡书记真的想让欧阳平去芙蓉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