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五十一章 全市最大的抢劫案!(求动力求支持!)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五十一章 全市最大的抢劫案!(求动力求支持!)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四百五十一章全市最大的抢劫案!(求动力求支持!)

    很累,右手的几根手指头也很疼,今天休息一下,就三更吧。

    朱代东没有再提芙蓉县的协调问题,蔡文敏也没有再提芙蓉县的人事问题,更没有提欧阳平。在朱代东走后,蔡文敏找欧阳平谈了话。

    “欧阳,我觉得芙蓉县并不适合你现在去工作,那里的情况太复杂,你在机关待久了,我很担心你。”蔡文敏平常喜欢称欧阳平为欧阳,这是一种亲切的称呼,但欧阳平今天的表现,令他有些失望。太过急功近利,很容易让他以后为了走捷径而栽跟头。

    而且现在的形势,蔡文敏也不愿意让欧阳再去芙蓉县。看上芙蓉县的并不止欧阳平一个人,黄子良的秘书刘敏,应该也很想去芙蓉县。让自己的秘书在黄子良的秘书领导下工作,蔡文敏并不想看到这种情况。

    “我一切听书记的安排。”欧阳平有些遗憾,朱代东的话中之意他也听出来了,黄子良对芙蓉县的县长很重视,如果他能接替蔡文敏当这个市委书记的话,那就没什么。可如果他要走呢?那刘敏要不要安排?

    刘敏现在可是副处级干部,资历比自己深得多,自己去芙蓉县担任常委副县长,已经算是越级提拔,刘敏如果再去芙蓉县的话,总不能也让他当个副县长吧?以刘敏现在这个老资格的副处级干部,他如果去芙蓉县,显然也是会进步的,如果领导都是连这一点都不做不到,以后谁还愿意给领导当秘书?哪怕就让秘书平调,一般也是因为资格不足的问题,但那样的情况,一般也会安排在要害部mén。

    原来市里的意思,芙蓉县的书记和县长,从外面调过去一名,再从本县提拔一名。也正是因为这样,曾斌杰才担任了代县长,这只是过渡,要是一切顺利的话,翻了年,曾斌杰就能以候选人的身份,顺利当选芙蓉县人民政fǔ新的县长。

    但天有不测风云,在曾斌杰想来,无名公司发展得越好,自己当这个县长的机会就越大。按照常理,也应该是这样。但现在无名公司发展得太好了,好得出乎别人的想像,无名公司将来的成绩成了别人觊觎的对象。无名公司这样的发展,将会让芙蓉县的财政收入增加多少?会让芙蓉县的平均收入增加多少?会让芙蓉县的经济增长幅度多多少?

    按照现在无名公司的销售额,一个月差不多就有三个亿,那一年有多少?找遍整个沙常市,能有几家一年的销售额超过三十六亿的?没有,一家都没有!

    芙蓉县有这样一家企业在,今年的经济指标就会像坐火箭一般,噌噌的往上窜,能去芙蓉县,意味着就能坐这趟顺风车。这些欧阳平都是能看到的,但他清楚,蔡文敏已经不会让自己再去芙蓉县。原因很简单,黄市长的秘书刘敏肯定会去芙蓉县,而他去芙蓉县,绝对不会是做个副县长、副书记这么简单,至少是县长。

    现在欧阳平是市委书记的秘书,是整个沙常市的“第一秘书”,哪怕刘敏的级别比自己高,这个称号他还是拿不走。可如果自己现在去了芙蓉县,很有可能将在刘敏的直接领导下工作,这是欧阳平不想看到的,更是蔡文敏不愿意看到的。

    晚上朱代东原本是答应了时友军,要去赴那个市制yào厂厂长熊益龙的约,但当他从蔡文敏办公室出来后,接到了县里的紧急电话,芙蓉县发生了建县以后,最大的一起抢劫案,有名来芙蓉县进货的yào品经销商被抢了一百万元的现金!

    一百万!这个数字振得朱代东发懵,这样的抢劫案,不要说芙蓉县,哪怕就是沙常市,恐怕都很罕见。芙蓉县出了这样的事,朱代东必须马上回去。但出了这样的事,他也不能向市委隐瞒,他马上又折返回蔡文敏的办公室,向蔡书记简单的汇报了案件。其实具体的经过,朱代东现在也不太清楚,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汇报。因为他的汇报过程还是一个做检讨的过程,但蔡文敏告诉他,现在不是做检讨的时候。

    蔡文敏指示,一定要全力侦破此案,芙蓉县刚刚经过历时两个月的治安整顿联合行动,就取得了这样的效果?当朱代东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滚烫滚烫的,这简直是对他和芙蓉县莫大的讥讽!蔡文敏要求,三天之内必须破案!

    蔡文敏口气非常严厉,说完的时候,脸sè铁青,也许是不久前朱代东拒绝了欧阳平,也许是想到黄子良的秘书刘敏将去芙蓉县,也许是心中有股无名的怒火,反正借着这次机会,都发泄到了朱代东身上。

    三天破案,这是硬xìng规定,虽然蔡文敏没有明说,但如果三天内没有破案,朱代东必然要受处分!受处分朱代东倒不怕,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由此引发的后果,在这样的时候,芙蓉县发生一起这样的事件,无论是对芙蓉县还是对无名公司,如果不能及时破案的话,都会造成恶劣影响。

    再次离开的市委大楼后,拿出手机,朱代东又给黄子良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刘敏接的,朱代东告诉他,芙蓉县发生了一起非常严重的抢劫案。刘敏马上向黄子良汇报了这件事,电话也转到了黄子良手中,黄子良听了也很震惊,他严肃的告诉朱代东,这件案子必须破,但你们芙蓉县也不能麻痹大意,对于以后防范这种事的再次发生,要拿出一个切实可行xìng的意见出来。

    无论是蔡文敏还是黄子良,都没有批评朱代东,但一种无形的压力还是将朱代东压得透不过气来。特别是在蔡文敏那里,蔡文敏的讥讽让他有种被鞭挞的感觉,但此时,他不能把这种压力转移到下面的人身上,否则对案情不利,反而会让破案工作产生心理负担。

    朱代东马上给高杰拨了电话:“高杰,情况怎么样了?”

    “报告朱书记,我现在正在赶往案发地点,已经对全县通往外地的所有通道设卡阻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案犯一定还在芙蓉县,他们带着这么一大笔钱,肯定跑不掉!”高杰说道,他一接到报案,第一件就是在全县各个地段设置了路障关卡,案件已经发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

    “受害人情况如何?”朱代东其实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如果抢劫还杀了人,问题就真的严重了。

    “受害者只是被打昏,我已经让人去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录口供,据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方面传回来的消息,没有生命危险。”高杰连忙说。

    “这就好,我马上赶回来。”朱代东稍微松了口气,只要没有生命危险,案件的xìng质又降了一个等级。

    他让张锁亮马上把车开来,同时又给时友军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无需隐瞒,也隐瞒不了多久,这件事马上就会市里传开。抢劫一百万,这是个能让多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啊。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忌妒,多少人想看芙蓉县的笑话呢。

    出了这样的事,时友军显然也不好再拉着朱代东去赴宴,就算朱代东的人去了,他的心也不会留在那里。时友军叮嘱他,一定要尽快破案,破案的时间越短,造成的影响就越xiǎo。

    破案,破案,还是破案!所有的市领导要求都是惊人的一致,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朱代东虽然不是公安局长,但破案的任务市委只会jiāo给他,而不会去找县公安局。回来的路上,朱代东又接到了田野的电话,“代东,不要太焦急,xiǎo心忙不出错。”田野的语气平缓,像一个长者一样安慰朱代东。

    “谢谢田书记,本来想来你那里,可……”朱代东说。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嘛,刚才已经接到通知,晚上市委要开临时常委会,专mén讨论芙蓉县的问题。”田野淡淡的说。

    这句话差点没把朱代东震得跳起来,专mén讨论芙蓉县的问题?芙蓉县的问题有这么严重了么?在这个时候被上维领导重视,对芙蓉县和对朱代东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见朱代东沉默不语,田野又说道:“你也不用太急,出了这样的事,未必就是坏事,至少你们县的人事问题,今天肯定能有个结果。”

    芙蓉县刚刚经历治安整顿行动,取得的成绩斐然,虽不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全县人民的安全感大大提高。在芙蓉县,敢抢劫的人,可以说现在要么在看守所里,要么在监狱里,这次的抢劫案,朱代东虽然没有跟高杰沟通,但他敢判断,一定是外地人所人。

    回到县里后,朱代东首先去的不是县委,而是人民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院,看望被抢的无名公司经销商曾幸。他的名字里虽然有个幸字,但这次却一点也不幸运,下午刚到的芙蓉县,还没三个xiǎo时就被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