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八十八章 经济发展要两条腿走路(求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八十八章 经济发展要两条腿走路(求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省城跑项目,虽然是在交通厅,但因为严慈灵在省城住,朱代东再去住宾馆就有些不合适了。也正是因为严鹏飞的原因,朱代东连应酬都很少,特别是晚上,就算他提出要请交通厅的人吃饭,但交通厅的人都心有灵犀似的,坚决拒绝。不是他们不想赴朱代东的约,而是不能赴朱代东的约。

    朱代东刚到省城的第一天。就请顾祥瑞、云天成、许立峰一起请去吃了顿饭,第二天,顾祥瑞受到了严鹏飞的严厉批评。

    这在顾祥瑞成为严厅长的秘书之后的第二年起,已经绝迹了。顾祥瑞的领悟能力不是一般的高。后来他明白了,严厅长不是真的对他发火。而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他替严厅长接到了夫人的一个电话。甘士梅请顾祥瑞转告。晚上让严鹏飞通知朱代东,一定要回家吃饭。

    这个,“一定要”就是今天无端挨骂的原因,顾祥瑞想通之后,思想负担马上消失无形,厅长女婿好不容易来了趟省城,晚上不回家陪老婆吃饭,严厅长回家后。当然要被“领导……批评,今天只是把怨气转嫁到自己头上而已。

    顾祥瑞马上给厅里的相关人员打招呼,中午可以赴芙蓉县朱代东的约,可到了晚上,朱代东同志是有重伤在肩的,任何人都不能占据他。当然,严厅长也很自律。晚上很准时的回家吃饭。

    “爸,芙蓉县的项目批下来了吗?”严蕊灵很体贴朱代东,知道这样的问题他不好问,但自己问起就一点问题也没有了。

    ,“批了,七千八百万,这比前几年沙常市全年的交通专项资金还要多一千二百万。”严鹏飞看了朱代东一眼”说,问题虽然是女儿问的但〖答〗案却是女婿想知道的。

    ,“这么快?”朱代东算了一下,这是百分之六十五的比例,这个老丈人很给面子嘛,去年黄子良来省城跑交通资金的时候朱代东还替他喝过酒,当时自己好像在狮子山担任党委〖书〗记吧。

    ,“杜省长亲自过问了这个事。我这个交通厅长敢不快吗?……严鹏飞酸溜溜的说。

    ,“爸,你这态度可有问题哦,就算杜省长不过问,难道就不能快点么?”严蕊灵不依的说。嗯到杜省长。她又惊呼“杜省长怎么会过问芙蓉县的交通项目?”

    ,“这我可不知道,得问朱〖书〗记才清楚……,严鹏飞瓮声瓮气的说。他确实有点郁闷,芙蓉县来跑项目,他能照顾的地方必然会照顾的。比如审批的时间问题,拨款的比例问题。但却不会做得这么明显。一个贫困县,一下子就要走了七千八百万的交通资金,这让其他地方喝西北风去?

    但昨天下午,杜邦俊亲自找他谈话,说起了芙蓉县的交通问题。这让他很诧异杜邦俊应该是知道自己跟朱代东是什么关系的,可他却还是特意指出,芙蓉县是省级贫困县,那里的群众实在太渴望致富了。要想富。先修路,交通问题是制约芙蓉县经济发展的最重要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芙蓉县的经济发展无从谈起。

    杜邦俊还给严鹏飞拿出了一份另外的芙蓉县交通发展规划,严鹏飞没才细看,但他看到最前面的费用总额时,吃了一惊。二点四亿元这可比芙蓉县递上来的项目费用多出了足足一倍。虽然这包括芙蓉县境内的十二座公路桥粱的改建。可这样高的费用,也实在太过惊人些了吧?

    杜邦俊提醒他朱代东的要求是赶超雨huā县,说到这里的时候严鹏飞沉默了。如果芙蓉县也像雨huā县那样的修路法,二黑四亿还真不多。当时雨huā县的公路改造升级,就是朱代东一手主持的。现在他到了芙蓉县,而且还是一把手。难道会让芙蓉县的公路将来比雨huā县差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严鹏飞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以加急的方式。快速落实芙蓉县的问题。今天上午,厅里召开党组会议,专门讨论芙蓉县的交通项目问题。严鹏飞在了杜邦俊省长的指示,杜邦俊的要求非常明确,这次必须要给芙蓉县以特别的支持,要一口就让芙蓉县吃成胖子,要修就要修最好的路。

    严鹏飞传达杜邦俊省长的指示,并且杜邦俊还特意批了条子,要求交通厅在对待芙蓉县的交通项目问题上,不能像对待其他县市那样。要大力扶持。芙蓉县的一次性投资虽然大,但以后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几十年都不会让交通厅再拨款,从长远来看,芙蓉县的做法反而是经济的。

    很少看到杜邦俊省长对一个县的交通项目这么关注,指示再加批示,交通厅以一种异常的高效率,完成了对芙蓉县所有交通项目的审批。如果不是交通厅对芙蓉县的铁路项目没有审批权。甚至会连芙蓉县的铁路支线项目也一并批了。

    ,“代东,这是怎么回事?。”严蕊灵轻轻吐了吐舌头,能让严厅长都忌妒。可是很少见的啊。以前她也听说朱代东跟杜邦俊有什么特别的交情,难道就是上次朱代东在沙常市火车站的卓越表现?这好像也说不过去嘛,杜邦俊的原则立场很强,如果他支持芙蓉县的交通项目,就一定有他特别的理由。

    ,“也许是杜省长看到我们芙蓉县实在是太穷了吧,爸,你有时间真的该去我们县看看,整个芙蓉县,除了一通贯通全县的340国道之外。就再也找不到一条像样的公路。而且就是340国道,也是破烂不堪……朱代东叹了口气说,其实他还真知道那么一点内幕,只是那个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

    杜邦俊今年五十八岁,这样的年龄在现在他的位置,是黄金年龄,他这一届政府马上就要到任。再干一届也不过六十三岁,到时条件成熟的话,他很可能再升半格,那样的话。他的年龄优势就大大发挥出来了。〖中〗央对官员的年龄有着严格的规定,除非是特殊原因,否则是不能越线的。

    杜邦俊芙蓉县视察工作回去的第三天。他委托秘书陈波波给朱代东打来了电话,陈波波向朱代东转达了杜省长的感谢,说他欠朱代东一个人情。而这次。朱代东来省眉跑项目的时候,就向陈波波打了招呼,当时朱代东开玩笑的时候,不能给领导增加负担,省长欠芙蓉县的人情,要早点讨回来,要不然省长总记挂着这件事,影响到工作”可就是芙蓉县的罪过了。

    杜邦俊能让陈波波打来电话,只能说明一点,他对朱代东送的金装无名很满意,或者说金装无名对他的效果很好,好到超出了杜邦俊的预料、好到杜邦俊不是不欠朱代东一个人情、好到杜邦俊为了还这个人情,可以插手交通厅的具体工作。

    如果把这个人情转化为经济价值的话,至少值三千万以上。

    怪不得下午朱代东接到陈波波的电话,说他的金装无名不是一般的贵,人家香港富豪开口十万一瓶,根本就对不起金装无名的价值嘛,难怪李广生会拒绝。金装无名至少值六百万,至少在这次芙蓉县的交通项目中,每一瓶金装无名转化成的经济的价值,已经超过了六百万。

    ,“既然芙蓉县这么穷,你又要huā几个亿来搞基础建设?这些钱如果用来投资办企业,会增加多少收益?”,严鹏飞哼一句,对朱代东的回答很是满。

    ,“基础建设也是为经济发展服务嘛,经济发展,就如建房子,基础越好,房子以后就建得越高越牢……朱代东微笑着说。

    ,“你这是还没学会走,就先要跑,有你摔跟头的时候!……严鹏飞严厉的话。

    ,“哪你这样说自己女婿的?……甘士梅不乐意了,朱代东除了陪女儿的时间少了些外,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令她很满意,而且严蕊灵住在芙蓉县的时候,朱代东不管多晚,都会回来睡觉。只要有可能,就会争取回来吃饭。作为一个县的一把手,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

    ,“怎么我成众矢之的?。,严鹏飞一瞪眼。不高兴的说。

    ,“爸,你不是众矢之的,而是众怒难犯二……严蕊灵笑嘻嘻的说。

    朱代东赶紧埋头吃饭,他可不想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来。

    ,“听说你还准备修铁路?……严鹏飞哼了一句,又问。朱代东到芙蓉县之后,一直没有太大的动作,但他的动作不动则已,一动就是惊天动地。一个无名公司,现在令多少人眼红?如果不是无名公司有港资,而且相关法律手续非常健全,可以说没有任何漏洞可钻,恐怕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双手要伸到里面去分一杯羹了。

    ,“这是前段时间铁道部的张晓辉部长亲口答应的,我们县只有一个公路运输,显然是不够的,为了加快小城镇建设,也为了加快经济建设,铁路运输势在必行……朱代东点头说道。既然张晓辉答应了”不管他当时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要去试一试,芙蓉县只有几条小河,谈不上什么水路运输,经济发展有几条腿一起走路,公路运输之外,还需要铁路运输这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