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九十三章 意外连连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四百九十三章 意外连连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随手拿起茶杯,放在嘴唇边上,轻轻去抿,发现茶杯已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嗯去摸手机,发现不是,拉开房门。让黄彬把自己的电话送来。朱代东打电话。不习惯翻电话簿,喜欢直接按键,只要他跟有过联系,或者朱代东认为可能会哼哼联系的人。他都会把电话号码牢牢的记住。

    右手拇指快速的在手机键盘上按着,当一组电话号码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时候,朱代东才发现,这并不是铁道部长张晓辉秘书黄亦文的电话,而是蔡冰莹的电话。

    朱代东恍然,怪不得到京后一直就心神不宁,原来是还没有跟蔡冰莹联系。嗯到蔡冰莹,朱代东又记起了周健、林诗琪,像他们这些人,名义上工作单位在北京,实际上一年到头,能有两个月在北京就相当不错了。蔡冰莹可能还好些,现在她毕竟是属于高级干部,没有重要的事情,是不会轻易离京的。

    轻轻的在拨出键上一按,隔着千山万水的两个人,在几秒内就能建立联系,电话响了几秒之后。对方才接听。

    “蔡局好。”朱代东笑眯眯的说。

    自从张志鹏的案子之后,朱代东就与蔡冰莹建立了某种若即若离的联系,说两个人关系好吧,从那以后,两人就没见过面,甚至电话也很少通。上次还是朱代东想要用人,才给她打了个电话。虽然如此,但只要一说话,朱代东自然而然的就觉得自己应该跟蔡冰莹很亲近才对,这种亲近,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而是一种介于友情与亲情之间的感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对于朱代东的调侃蔡冰莹只是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随即嗔怪的说:“跟我打电话,是不是又要帮你办什么事?”

    “那是当然滴,蔡局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有事找组织还不如找你。”朱代东笑嘻嘻的说。

    “你就贫吧,什么事说吧。我等会还有个会。”蔡冰莹说,以她现在的级别,还真的很少有人敢这样跟他讲话,无论是谁,在知道她的身份之后都会唯唯诺诺,只有这个朱代东例外,在他眼里,自己好像不是总参的高级军官,而是他的大姐一样对,这是一种对关系较好之人的口吻。而且从朱代东嘴里说出来,一点也不觉得做作,很自然,很亲切。

    “晚上我订了一桌菜,可一个人实在吃不完,请你务必帮个忙一起吃点。”朱代东一本正经的说。

    蔡冰莹鼻于被朱代东的打趣笑出了声,“你到了北京?”

    “没办法,总觉得北京某个人在牵挂着我似的,整天心神恍惚。这一来北京,马上就平静下来了蔡局,你说奇怪不奇怪?”朱代东笑眯眯的说。

    “是吗?记得国安有个叫林诗琪的丫头。你是不是想让我出面。帮你做媒?”蔡冰莹笑靥如huā的说,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说不定她就会脸色一沉,继而严厉的回击对方,声音能冷得穿过电话顺着别人的耳道。刺进他们的大脑。

    “想当我媒人?那可有些晚了结婚的时候没有通知你,实在抱歉,晚上就当是补偿吧。”朱代东说,他结婚的时候,原本还真想通知蔡冰莹的,但想到她工作的特殊性,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结婚了?”蔡冰莹诧异的说,说完又释然,以朱代东的年龄,还有他的身段。再不结婚,就太不像话了。按官场的说法”独身的人。对政治前途有很大的影响。

    “对,而且再过半年就要做爸爸了,蔡姐,晚上我请你去吃新疆菜如何?”朱代东现在回味中午的新疆菜”还是回味无穷。

    “知道节俭?结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但晚上确实没有空。明天看有没有时间吧,你来了北京,我应当尽地主之谊。”蔡冰莹抿嘴一笑,说。

    “我就知道到了北京找蔡姐,肯定是错不了的。”朱代东笑嘻嘻的说。

    “你来北京是开会还是跑项目?”蔡冰莹说,像朱代东这样的地方官员。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来北京的。

    “蔡姐真是神机妙算,我到铁道部跑个项目。”朱代东微微叹了口气。说。

    “铁道部?什么项目?”蔡冰莹稍一迟疑,问。

    “我们县想搞个铁路专线。蔡姐,你在铁道部有熟人?”朱代东惊喜的问。

    “你这脑子转得也太快了吧。”蔡冰莹惊讶的说,自己只是随口问了一句,朱代东马上就猜到了结果,这份敏锐,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转慢了不行啊,都说京中有人好办事,蔡姐,我这事是不是拜托你就行了?“朱代东笑眯眯的说。

    “这我可不能打包票,晚上回去跟你哥说一声吧,你们是什么项目?”蔡冰莹浅浅一笑,说,如果她这表情被六局的人看到,会以为看见了鬼。蔡冰莹在总参情报部,历来是以冷若冰霜著称,笑靥如huā的蔡局,实在太难得一见了。

    “我哥在铁道部?我现在古南省沙常市芙蓉县工作,这次申报的是芙蓉县铁路专线项目。”朱代东愣了一下,才想起这“哥”到底是谁,对蔡冰莹的家庭情况,他一点也不知道,以前在广州的时候。倒是问起过,但蔡冰莹当时板起脸,说这是国家机密,把朱代东噎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芙蓉县铁路专线项目?你原来不是在雨huā县么?什么时候到芙蓉县的?铁路专线并不难立项,也不难通过,只是需要的时间比较长而已。但你可不要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我身上,该跑的还是要去跑,该见的人,也一定要见。”蔡冰莹谆谆教诲的说道。

    “今年刚调过去的,以后芙蓉县的工作,还要请蔡姐和哥多来指导工作。”朱代东说。

    跟蔡冰莹通个电话。没想到竟然有意外之喜,这一点就连朱代东自己也没有料到。原本他就在犹豫,要不要给丁雨洁打电话,现在的意见更加偏向暂时不打这个电话。如果她是男的,朱代东不介绍多认识个朋友,而女的,则很可能以后给自己带来个麻烦,做官的准则之一就是要亲朋友而远麻烦。

    当然。如果真的遇到了麻烦,也不要怕麻烦,要用尽手段解决麻烦。可如果能提前预防麻烦、避免麻烦,当然乐意见到。

    既然走到铁道部跑项目,最重要的当然是找真正的铁老大,铁道部长张晓辉。当时这个项目是张晓辉亲口答应的,也许他事后会后悔。但现在芙蓉县已经把公用铁路改成了专线铁路,不用国家和铁道部投资一分钱。只需要跟国铁接轨,只需要铁路部门提供设计、勘探、规则、审批等,这样的要求不过分吧?

    朱代东又给铁道部长张晓辉的秘书黄亦文打子个电话,他给蔡冰莹打了电话。收获了意外之喜,在黄亦文这里,朱代东也希望能有收获。但是黄亦文告诉他,部长现在不在京中,估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黄亦文告诉朱代东,可以先去找发展计划司的田司长,出京的时候,张部长特意交待过。

    虽然张晓辉不在北京,但这件事是属于发展计划司管,而且张晓辉也对发计司做过指示,芙蓉县的铁路专线项目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下午朱代东亲自去了铁道部,得知他们的来意后,铁道部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去了发展计划,司基建计划,处,在计划,处的业务三科。一问起芙蓉县的项目。工作人员还有印象,但他礼貌而客气的拒绝了朱代东,申请书他们已经收到,请回家等待消息。

    朱代东问他,芙蓉县的铁路专线项目报上去了么?对方冷淡而客气的告诉他,一切都要按照程序来,请不要干涉他们的工作。

    朱代东不死心,提出能不能见见田司长。见朱代东一副跟田司长很熟的样子,对方的客气里才多了分热情。但就算是这样,也只是告诉了他田司长的办公室位置,让他们自己去便是。

    有了目标就有了方向,但在田林的办公室外面,他遭到了田林秘书的阻拦。“请问你们找谁?”语气客气而冷淡,虽然说不上冷若冰霜,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我想找一下田司长,请问他在吗?”朱代东微笑着说。

    “请问你们是哪个单位的?”秘书问。

    “我们是古南省的。”朱代东说。

    “你们是来跑什么项目的?”秘书淡淡的问,他的眼光就不是计划,处那帮人所能比拟的,一眼就能看出朱代东跟田林不可能有什么关系,而且也没才提前预约,他既没有接到电话,也没有听田司长有何指示,挡驾是必然的。

    “有个铁路专线的项目,想请田司长……”

    “铁路专线项目,要先找计划处的业务科,由科里实审,过了之后再送处里,你们应诿也是机关里的人,想必都知道凡事都要有个规矩吧?”秘书淡淡的说。

    都说〖中〗央的干部是亲人,朱代东到铁道部这里一转,发现传言不可信,完全就是误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