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零二章 不得已而为之的交易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零二章 不得已而为之的交易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零二章不得已而为之的jiā易

    距离进入前五十还差七张月票,从当初的二百多张,到现在的七张,咱们已经拉近了许多,触手可及,能在月票榜的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首页显示,也算一种成就。这个月的推荐都用完了,要想l-把脸,得尽力往各个榜上挤,挤一挤,咱的成绩就上去了,请求月票支持。

    总部首长的级别高,这胃口也大,朱代东一开始不在想,是不是总长也需要金装无名?这有何难,咱车上就有两个疗程的金装无名,大不了送一个疗程的金装无名给总长就是嘛。对于金装无名的运用,朱代东不管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总会坚持一个原则,不直接进行金钱jiā易。

    不管对方会出什么钱,哪怕是一百万,一千万,他也不会卖。别人要想从他这里拿到金装无名,只有一个办法,让朱代东送出去。但这次朱代东想错了,根本就是一厢情愿。总长怎么会为了一个疗程的金装无名,而巴巴把他叫到办公室呢?

    总长问:“小朱同志,你手里还有多少金装无名呀?”

    朱代东听到这话,就像一口气吃了十个冰jī凌一样,凉透了。这是要把自己的存货一扫而光、一网打尽啊。

    “还有三十五瓶,计七个疗程。”朱代东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老实,也许这就是气场的问题,面对总长注视的目光,他根本不敢有其他任何想法。但话一出口,他又觉得自己好像太实诚了,怎么着也得留一二个疗程吧。

    “有没有想过,要怎么处理这些金装无名?”总长轻轻的笑着问。

    “听首长指示。”朱代东倒是想说,给自己留几瓶以备不时之需,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这几个字,实在没办法,身在官场,理智必须战胜情感。就算要留几瓶,那也轮不到自己开口,真要提出这个要求,结果也许还是一样,而自己就会大大失分,倒不如以退为进,做出高姿态,也许还能为自己争取一些利益。

    这些念头在朱代东的脑海中,有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但正是这样,让总长听得很舒服,朱代东回答的速度越快,越说明这是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这是你的ī人物品,我怎么能指示你?”部长佯装不喜,望着朱代东一瞪眼,说。

    “身为一名共产党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组织的,包括生命。金装无名只是身外之物,如果能在组织手里,发挥更大的作用,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朱代东“诚挚”的说。

    “代东同志,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原本要等你回去后,组织上才会找你谈话,但事情有了些变化,希望你能理解。”总长欣慰的说。

    一般上级机关找下面的基层单位,都会通过层层传达,如果总参要找朱代东,首先会先找古南省政fǔ或者大军区,再由省政fǔ或大军区通知下一级,最后由市里代表组织找朱代东谈话。如果基层单位突然接到中央大机关的电话,一般不是骗子的话,就是打着国家机关的名义,向你推荐什么目录、书籍之类,需要你付钱的事情。真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也会由上级部提前通知,比如市委先会通知朱代东,中央某机关可能会直接跟你联系,请注意这段时间随时保证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并且都在信号区范围内。

    但今天的情况确实有些不一样,一切都源于蔡冰莹今天在单位里的显著变化。上午,刚走进六局的蔡冰莹,让人眼前一亮,整个人容光焕发,就像一朵快要枯黄的鲜uā,突然得到大量水分和养分的滋润,总参的人岂能是眼里能沙子之辈?对蔡冰莹的情况,六局的人都知道一些,平常只是心照不宣而已。可今天蔡冰莹一来上班,给人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些,以至于三部的领导都知道了。

    作为蔡冰莹这样级别的干部,对组织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她的一言一行,都要记录在案,像这样的“重大”,领导过问之后,更是要详细汇报。这是她这个特殊工作所必须采取的手段,甚至田林昨天的变化和表现,在汇报完之后,还要写一份详细的材料备案。

    这个情况最终反映到了总部,在今天上午部长去y-泉山召开的军委会议时,总长无意中把这件事提了一句,结果让军委的一位老领导听到后,很感兴趣。他倒不是奢望让自己恢复到年轻时的战斗力,只要把一些老年男疑难问题解决一下,就心满意足了。

    要知道无名康乐,对老年人的悄频急不尽分叉,都有很好的疗效,而这些问题正是困扰很多老年人的问题。特别是他们这些经常需要开会老同志,总不好在开会的时候,每隔十几分钟就离席一次吧?这样是对工作的不负责,也会成为让他们离开政治权力中心的最恰当理由。老同志原本就没有多少乐趣可言,能每天开会,每天有工作可做,就是他们最大的乐趣。

    在我国,什么事情办起来速度最快?效率最高?领导的重视!级别越高的领导重视,速度不越快,效率相应也会越高。现在中央级的领导开了口,才会这么快把朱代东如来“献宝”。这些事情,朱代东能想,但不能说,更不能问。就算是别人问起、说起,也要做到不听、不信、不传,这才是一名合格的领导干部与必须具备的素质。

    无论是哪个“场子”,比如官场、职场,都像一个大染缸,它会慢慢转化你的格,如果你不能顺应流、与时俱进,唯一的结果只有一个,被排除在中心之外。很多人感叹人生不得意,恐怕跟他们的格没有转化有很大的关系。这里的规则很多,规矩很严,不合群的人,必将是异类,能改变规则的人,得是伟人级别的。朱代东自问现在距离伟人,还有地球与木星般的距离。

    朱代东这次来北京带了三套金装无名,除了已经送给田林一个疗程的金装无名之外,剩下的两套,他用最快的时间送到了总长办公室。剩下的二十瓶金装无名,他已经让张锁亮到自己办公室拿上,以最快的速度送来,朱代东要求,明天这个时候,必须看到。

    看到十瓶金装无名,总长的脸上才算l-出轻松的神情,他其实也有压力的,老同志、老领导真要闹起情绪来,哪怕他这个总长,也只能当受气包,这其中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的。

    “小朱,这次来北京,铁路专线项目跑得怎么样了?”总长把金装无名慎之又慎的收进ōu屉里,这才笑着问。作为总参谋长,他要打听朱代东的情况,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在他的ōu屉里,现在正摆着一份关于朱代东的材料,包括他这次来的目的,以及跟田林取得的最新进展情况,甚至还包括他在长安俱乐部申请会员的情况,以及他写的那张给安德里亚斯的纸条传真件。

    您老人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朱代东心想,自己把金装无名拿来之后,才问候了这么一句,这个时候朱代东如果再说实话,那就是真傻了。现在是提要求的时候,这次如果也算一次jiā易的话,只能算是不得已而为之的jiā易,幸好在来之前,他就跟田野沟通过,问起市里有最近有什么项目。

    朱代东让田野把项目资料传给黄彬,说也许他在北京能帮市里跑跑,田野当时压根儿就不相信,你小子连铁路专线项目都那么费劲,还有心思管市里的事?但见朱代东催促得紧,这才半信半疑的让翟连升去办这件事。朱代东已经指示黄彬,收到资料后,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总参口,他急等着要用。

    “八字还没有一撇,如果铁道部也像总参这样,能一天见二次一号首长的话,恐怕现在都开始在勘探设计了。”朱代东叹了口气,满脸“忧愁”的说。

    “你送了一个疗程的金装无名给田林,就不会给晓辉部长也送个疗程?”总长心情甚佳,难得的开了句玩笑。

    “送给张部长,哪有送给您的效果好?”朱代东笑嘻嘻的说,领导心情好,马上就要打蛇随棍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全中国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机会,跟总长在这么轻松的气氛下聊天?

    七个疗程的金装无名一次全部送了出去,能有这样的机会,朱代东这才觉得,自己好像也不算吃亏。反正金装无名的原料,县里正在加紧准备,年底之前就能生产出真正的金装无名,现在每过一天,自己这次金装无名就在贬值,就像坐飞机一样,离起时间越近,机票的价值都就低,到起飞的时候,空座的价值为零。

    现在能把金装无名卖个好价值,也算是抓住了机会,而且他知道,除了自己这次的来京跑的铁路专线项目已经九拿十稳之外,还可以多捞点实惠。而且这实惠,还不能仅仅只给芙蓉县捞,还得给市里搞点好处,否则以后回去,市领导不得批评自己?

    现在市里的领导还搞不清情况,但纸永远是包不住火的,自己不向市委领导汇报,是工作的需要,但给市里争取利益,也是目的之一。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