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零五章 不可思议(继续求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零五章 不可思议(继续求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零五章不可思议(继续求票!)

    兵者,国之大事也,这是孙子兵法,其实早在八十年代初期,总设计师有一次在会见美籍华人科学家时,谈到了香港问题,他再次强调:“香港不收回,我们这些管事的人,历史上将怎样写我们?说得lù骨点儿是卖国贼,含蓄点儿是清朝皇帝!”

    当时在中英最关键的一次会谈时,总设计师说,那次会议是一次定调子会议,定了什么调子呢?就是:第一,中国决心按照“一国两制”的设想,于1997年收回整个香港地区,主权问题不容谈判;第二,希望中英合作实现平稳过渡;第三,如谈不成,中方将单独采取行动;第四,如出现动luàn,就将采取非和平方式提前收回香港!

    正是根据这个调子,总参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制定作战方案,作为总参负责情报和监听的二部、三部,当然也要全力配合。而今年以来,更是进入倒计时,中国已经很久没有出现战争,为了顺利收回香港,这次不惜发动战争,可见中央的决心非常大。

    陈志文这两天玩得很开心,跟北京的一些老同学、老朋友聚会、聊天,简直是乐不思蜀,在今天下午的时候,他听到一个消息,芙蓉县铁路专线的项目已经通过铁道部发展计划司的审批,铁路项目走到这一步,立项只是时间问题。

    他这两天既没有接到朱代东的电话,也没有跟黄彬联系,项目的事既然是在国家计委上班的同学口中得知,这让他很汗颜。他不敢给朱代东打电话询问详情,只好向黄彬打听。但黄彬对这件事也不甚了解,只告诉他,朱书记让写一份以货代客的计划,陈志文一听,马上赶回了沙常市驻京办。

    “xiǎo黄,朱书记呢?”陈志文找到黄彬,问。

    “在招待某位领导。”黄彬说,想了一下,又问,“陈主任,你会打网球吗?”刚才朱代东跟他打了个电话,就问了一句,“xiǎo黄,会不会打网球?”黄彬会打羽máo球、会打乒乓球,唯独不会玩网球。

    “还可以,昨天就跟几个朋友打了一场。”陈志文说。

    “太好了,我马上给朱书记打电话。”黄彬高兴的说。

    朱代东跟田林用过餐后,田林提议去十楼打场网球,朱代东是主随客便,他上去玩了一场,凭着超强的听觉和灵敏的反应,勉强才跟田林打成平手,但付出的体力,则是田林的好几倍。只打了两局,他就只好把球拍jiāo给蔡冰莹,给黄彬打了个电话。

    接到黄彬的电话,得知陈志文会打网球之后,朱代东马上让陈志文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长安俱乐部,他在跟铁道部发展计划司的田林司长打网球,急需支援。

    “陈主任,知道长安俱乐部在哪么?朱书记让你马上赶过去。”黄彬说。

    “长安俱乐部?听说那是北京最顶级的俱乐部之一,朱书记让我去那里?”陈志文惊喜的说,他还真听说过,从同学口中得知,那是北京最顶级最富丽的sī家会所,当时同学向他吹嘘在里面的一次经历,把他羡慕得直流口水,没想到这次跟着朱书记来北京,也有机会去那里见识一下。

    “朱书记在陪铁道部发展计划司的田林司长,晚饭应该也在那里吃的,朱代东不太会玩网球,你可得给咱们芙蓉县争口气哟。”黄彬笑着说。

    “一定不会给朱书记丢脸,xiǎo黄,要不你也一起去见识一下,那可是北京最顶级的俱乐部,网球场是室内的,能看到紫禁城,这样的机会可不多。”陈志文笑道。

    “我就算了吧,陈主任还是快点去吧,别让朱书记等着急了。”黄彬说。

    陈志文在出来的时候,碰到忙得满头大汗的吴茂聪,别看只有三十来人吃饭,但个个都是爷,也许是为了发泄被安排到这里吃饭的不满,个个都是众多要求,把吴荣载支使得团团转,好不容易把这些人送走,他觉得自己连走路都要扶着墙走。

    “吴主任,你这是身体不舒服?”陈志文放慢了脚步,关切的问。

    “没有,累的,陈主任,你这是要去哪?”吴茂聪随口问。

    “长安俱乐部,吴主任,问你这个,这长安俱乐部到底在哪?”陈志文问。

    “就在长安街上,北京饭店对面,怎么你要去那?”吴茂聪一愣,问。

    “是,朱书记让我去那里陪铁道部的田司长打场网球,昊主任,你先忙,我得尽快赶过去。”陈志文说。

    

    田司长?吴茂聪马上知道说的是谁,心里一惊,立刻又生出浓浓的悔意,敢情朱代东晚上是要请田林吃饭。这个田司长可不是一般的人,虽然只是司厅级干部,但关键是人家的位置非同一般。北京城早就有传言,只要能请到田林吃饭,关于铁路方面的项目,就是十拿九稳的事。

    记得邻省有个地市驻京办向他吹嘘过,他们有位领导请田林吃过一次饭,结果市里的铁路项目很快就被立项。如果田林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吃饭,那以后自己在圈里的地位,不得立马向上升一大截?

    事到如今,吴茂聪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这帮孙子这么难伺候,老子凭什么接他们过来啊。只要把朱代东跟田林的宴会搞好了,比什么都强。

    “陈主任,你慢走,这会打车很难,我给你派个车,别耽误了朱书记的事。”吴茂聪一个jī灵,马上抓住了这最后一丝快要消失的机会。

    “这多不好意思,我还是打车吧。”陈志文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走走,我亲自送你去。”吴茂聪突然像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似的,整个人一下子充满了力量。现在就算让他跑步到长安俱乐部,说二十分钟到,绝对不会在二十一分钟出现。

    吴茂聪马上安排司机把车开出来,陪着陈志文到了全}文字w整理]长安俱乐部,下车的时候,陈志文客气的说,“吴主任,要不你也进去玩玩?”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吴茂聪可是不停的向陈志文自荐,自己的网球打的是多么的好,作为驻京办主任,什么高尔夫、网球、台球,都得会一点,这也是工作需要。

    “行啊。”吴茂聪一点都没客气,等的就是陈志文这句话呢,要不然自己亲自送他来干什么,一路上向他拼命介绍自己的球技,为的不就是找个理由进去么?

    对于生人,只要刚走进大mén,马上就会有服务员过来礼貌的接待,如果不是嘉宾,马上就会拒绝。吴茂聪毕竟上午刚来过一次,知道这些规矩,跟那服务员说,是朱代东让他来的。

    “哦,你们是朱先生的朋友吧?他在十楼的,请随我来。”服务员把他们带到了专用电梯间。

    吴茂聪听到“朱先生”这三个字,更是骇然,他以前也来这时消费过几次,知道像服务员对一个人这么称呼的话,只有一个可能,朱代东已经是这里的会员。但这次吴茂聪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对服务员说:“请问朱代东先生,现在是你们的会员了吗?”

    “是的,朱代东先生已经是我们的终身会员。”

    终身会员?!!!吴茂聪听到这句的时候,震惊得差点一**坐到地上,忙luàn之中,他一把拉住陈志文的手臂,才避免了出现如此不雅的行为。他上午来帮朱代东申请的只是十年特殊会员,然而长安俱乐部方面的回答是拒绝。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人家不承认一个县委书记在京城的任何权势,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才过了仅仅几个xiǎo时的时间,结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朱代东竟然成为了这里的会员!

    吴茂聪突然想起朱代东下午在电话里说的话,当时朱代东根本就不是安慰自己,人家早就取得了这里的终身会员资格。

    吴茂聪对朱代东是越来越看不透了,田野亲自陪他来北京跑项目,回去的时候田书记就jiāo待他,要认真接待朱代东同志。可是自己呢,朱代东jiāo待办的事,自己没有一件能办成的,哪怕就是在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也没有兑现承诺。

    当走电梯的时候,吴茂聪心里忐忑不安,要不是已经进了长安俱乐部,他甚至有一种想要逃的想法。但他现在想的最多的还是另外一件事,后悔莫及!曾经有好几次机会摆在他面前,但他没有珍惜,朱代东去租车,他是知道的,当时如果自己提出来,把驻京办的xiǎo车借给朱代东使用,现在是什么情形?

    长安俱乐部的会员,不是什么随便人就能办下来的,这一点吴茂聪也知道,但朱代东要求的地方特sè宴会呢?被自己生生的给推了出去,如果当时一心为朱代东着想,也许他会把田林请到驻京办去开餐也未可知。

    “吴主任、陈主任来啦,先休息一会,田司长球技高超,我只好搬救兵了。”朱代东见到他们,走过来亲切的说,他现在很平静,惊讶早在吴茂聪刚刚到达长安俱乐部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对他来说,那已经是过去式。

    “朱书记,我是来向你陪礼道歉的,以后你有什么事要办,只管吩咐,如果打了折扣,我自动辞职!”吴茂聪羞惭的说。

    现在还有时间,尽力码下一章,月票请大家投出来吧,不管是在十二点前还是后,晚上还会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