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一十九章 半个上帝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一十九章 半个上帝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一十九章半个上帝

    朱代东接到克里斯蒂安的电话之后,过了二十分钟才到达长安俱乐部,亚当在长安俱乐部订了一间小型商务会议室,只能容纳十人左右,很适合他们使用。为了不让外人打扰,所有人都会安排陪同人员去另外的地方休息,朱代东也让张锁亮在书吧等自己,那里环境幽雅,看看国内外的报纸杂志,如果累了,可以去做个保健按摩,顺便在按摩间睡一觉,也是可以的。

    朱代东其实在进了长安俱乐部之后,心里犹豫不决,因为他听到克里斯蒂安正在跟自己的认识的一个人在聊天,朱代东记得前不久,接到省里的通知,说副省长高胜恒同志在中央党校学习,没想到却在这里能碰到他。而且很有可能,晚上还要跟他在牌桌上相遇。

    在朱代东迟疑的时候,被艾伦发现,他热情的领着朱代东过去,高胜恒对朱代东没什么印象,但既然朱代东已经把他认了出来,就不得不跟他打招呼:“高省长,你好。”

    “你是?”高胜恒惊讶的说,虽然他贵为一省的副省长,可在长安俱乐部,能认出他的人并不多,作为一个内陆经济欠发达的,并没进常委的副省长,在这里能被人认出来,他觉得很荣幸。

    “我是芙蓉县的书记朱代东。”朱代东微微一鞠躬说,在古南省的长安俱乐部里,朱代东听到了高胜恒跟中村行二的对话,说心里话,朱代东对这位高省长,很不感冒,要不是艾伦看到了他,恐怕他会找个理由马上离开。

    “你好,无名公司好像就是你们县里搞起来的吧?”高胜恒有些意外,能在这里碰到体制内的同僚不奇怪,但朱代东只是一名县级干部,能出现在这里,却令他意外。

    “是的,高省长。”朱代东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来了,就不要太拘谨,你也认识克里斯蒂安?”高胜恒问。

    “是的,晚上他约我吃饭,有点事耽搁了,如果知道高省长也在,我爬也要爬来。”朱代东微笑着说。

    “以后有机会的,晚上不就要一起打个牌?”高胜恒矜持的笑了笑,对朱代东,他实际上很不满意,自己跟沙常市打过几次招呼,要他们在无名康乐的日本代理问题上,给予中村行二一定的照顾,可是无名公司倒好,非但没有照顾,反而把中村行二的代理资格都取消了,这是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fǔ应该做的事么?

    “高省长是高手,等会还要请高省长手下留情。”朱代东谦逊的说。

    “牌桌上无父子,不存在留不留情的问题。”高胜恒淡淡一笑,说,他喜欢玩牌,跟身边的人,赢多输少,跟外面的人玩,输多赢少,但他一直认为,只是自己的运气问题。他前天还去了香港,后来还登上了澳的“东方公主号”去公海玩,二天时间,输了六百多万,昨天他听说省委书记来了京城,这才赶紧回来。

    身为在中央党校学习的副省长,省委书记进京,总得去拜访一下吧,这不但是礼节,也是规矩。在官场,你可以不顾礼节,但绝对不能破坏规矩。否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下场会很悲惨。

    下午他去见过应泽贵之后,就来了长安俱乐部,很快就认识了克里斯蒂安。听说他是古南省的副省长,克里斯蒂安对他也很热情,在长安俱乐部,如果双方有语言上面的沟通困难,俱乐部会免费提供翻译的。但在后面的餐桌上,这名翻译就没有了价值,艾伦和亚当都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当个翻译绰绰有余。

    在国内的时候,高胜恒喜欢打麻将,但到了外地,他是什么牌都玩,德州扑克他在几年前就接触过,作为一名体制内的高级领导,泰山崩而面不改-是必备的条件,做不到这一点的人,早就被淘汰。

    今天是预约的牌局,每个人都做了充足的准备,而高胜恒算是半职业玩家,他只需要一个电话,秘书就会把现金准备好。高省长玩牌,最喜欢的现金,看到满桌子都是钞票,他就会莫名的兴奋起来。

    为了不影响玩家的心情,今天由高胜恒的秘书邹昆来发牌,对于这样的安排,所有人都没有异议。不是专业人员,想在发牌的时候做什么手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代东同志,年轻人不能太谨慎了,机会瞬间即逝,错过了想让它再回来,可没那么容易罗。”高胜恒见朱代东一开始的时候,非常谨慎,瞄了他一眼,淡淡的说。

    刚开始这几手牌,高胜恒手气都不错,可惜,所有人都很谨慎,特别是朱代东,最多只跟一注一次就盖了牌,这让高胜恒很是恼火。就像高手之间过招,你准备充分,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可却没有任何东西让他去砍。满身力气击在空气,这种感觉很不爽。

    “在高省长面前我哪敢放肆。”朱代东微笑着说,高胜恒的气势很足,邹昆提了一个很沉的袋子,打开一看,里面全部钱,足有好几百万。朱代东当时眼睛一缩,高胜恒还真是无所顾忌,当着下属的面,就这么把钱拿了出来,他就不担心自己回去举报他?

    高胜恒还真不担心,何况他看到朱代东身前也摆了十万美金,想来跟自己也是“同道中人”。而且他要是连这点胆子都没有,怎么会去“东方公主号”?高胜恒的三百多万和朱代东的十万美元,以及其他人至少十万美元以上,都换成了长安俱乐部的筹码,以美元结算。

    “在牌桌上你要总这么客气的话,就会放不开,来这里就是为了高兴嘛,不要总想着我的职务,叫我老高就行。”高胜恒笑了笑说。

    几轮之后,高胜恒就笑不出来了,朱代东的牌风凌厉无比,轮到他下注的时候,最少都是一个五千的筹码。身为领导,高胜恒岂能落了下乘,但每次高胜恒自认为赢面很高的牌,碰到朱代东,就会遭遇滑铁卢。

    “朱,今天是你的幸运日吗?”亚当对朱代东的手气也是惊叹不已,现在只要朱代东抬高赌注,其他几人都是盖牌了事。

    “我现在才赢了十万美元而已,如果真是我幸运日的话,诸位身前的筹码应该全部在我面前。”朱代东笑着说。

    “你这是贪心不足。”高胜恒哼道,朱代东赢的十万美元,其中有近八万是他的。

    “老高,你这是忌妒。”朱代东笑道。

    高胜恒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朱代东,刚才的风度已经然无存,他输了钱无所谓,但是输给一名下属,却不是那么痛快。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牌桌上,朱代东是主宰牌局的上帝,他想什么时候赢,想赢多少,一切由他来决定。高胜恒带来的三百多万人民币,换了四十一万的筹码,但还没有十二点,就只剩下十万。高胜恒人什么都不怎么样,但牌品不错,虽然恼羞成怒,可该付的钱绝对不欠,输出去的钱,也很干脆,看也不看一眼。

    玩德州扑克,并不一定就非得比谁的牌大,技巧很重要,但如果明明自己的牌是最大的,最后却成为输家,被人一诈,就盖了牌,这让他很是没有面子。可要硬来吧,每次又都碰在铁板上,真是奇了怪了。

    亚当也是暗暗焦急,他是来赢钱的,可现在,一不小心,二十万的筹码也到了朱代东手上,还有艾伦,也是赢少输多,倒是克里斯蒂安,反而也赢了一些。五个人玩牌,三输二赢,很正常。

    “高先生,要不要来点酒?”亚当提议道,昨天晚上朱代东的手气也是旺得不行,但后来在喝了酒之后,马上输得要跟自己借款,他希望历史在今天晚上重演。

    “亚当,来两瓶茅台吧,老高应该也好这一口。”朱代东淡淡一笑,说。

    “我就不喝酒了,来杯咖啡吧,提提神。”高胜恒说,他可不像朱代东,越喝酒越有jīng神,而且他也到了这样的年纪,晚上再喝酒,到时把裤子输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喝了酒的朱代东,果然手气变了,但并不是朝着亚当所希望的那样,而是变得更加的旺。亚当跟朱代东拿了一手冤家牌,他是同花,可朱代东是同花顺,而今天又是无限注玩牌,在最后五张公牌都出来之后,亚当觉得朱代东不可能再有比他牌再大的了,因此主动加注,他想趁着朱代东手气转衰之后,多赢点回来。

    “亚当,你这是一把就要把我所有清空啊。”朱代东看到亚当一下子推出五枚一万的筹码,叹了口气,说。

    “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你的手气太旺了,碰到副好牌,得煞煞你才行。”亚当微笑着说。

    “亚当,如果我晚上输光了,你还会像昨天晚上那样借我钱吧?”朱代东笑呵呵的问。

    “那是当然,我们是朋友嘛。”亚当得意的笑笑,朱代东越是这样,他就越有信心。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