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听说过你(求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听说过你(求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二十六章听说过你(求票)

    虽然朱代东对这样的会议很是诟病,他甚至觉得,这样的会议,完全可以把材料和讲话稿发下去,能听得进去的,也看得进去。听不进去的,给他看材料也一样,这样一来大家都节约时间。

    当然,这只是他心里的想法,甚至就连在芙蓉县,他也不会这样做,这样太“大逆不道”,甚至他连这样的想法,都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既然进了官场,有些规则不能去破坏,最多就是想想,真要是这么做了,朱代东知道结局只有一个,一撸到底,马上走人。朱代东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少开会,合并开会,他自己以身作则,在芙蓉县的会议,发言尽量简短。可开可不开的会议,尽量不开,一定要开的会议,尽量一会多事研究,特别是全会、大会,要把那么多人集合在一起,不说各种开支,耽误手头上的工作也不好。

    但对于市一级的会议,朱代东就只能随波逐流,他现在是芙蓉县的县委,在芙蓉县这一亩三分地上,他能适当的做一些改变和一些有益的尝试,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对于市里召开的会议,只要是他该参加的会议,一个都不落下,该发的言,一句话都不能省。身为领导干部,不就是专门开会的么。真要是什么会议都不让你参加,那就真该急了。比如像刘俊峰这样,现在他是多么希望以后天天参加会议,哪怕不发言,只听听,也是好的。

    下午既然有会,中午就全部在沙常宾馆聚餐,反正下午的会议也还是在沙常宾馆兴行。对于聚餐,朱代东并没有任何反感,聚餐就像聚会,特别是在上级部门,可以跟一些平常难得见面的人好好聊聊。比如雨花县的县委王力军,比如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余卓远。

    “力军,前段时间我们县里的同志去雨花县学习取经,回来后很受启发,感谢你对我们芙蓉县工作的大力支持啊。我从北京带了几瓶二锅头,中午得好好跟你喝一杯。”朱代东笑呵呵的说。

    “喝一杯可以,但多了可不行。”王力军面对别人,可能还会挑衅几句,但他太清楚朱代东的底了,雨花县能喝酒的人不少,但能喝得过朱代东的,他到现在还没有听说过。

    “力军,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什么强劝过别人喝酒,何况你又是我的老上级、老领导,我哪敢找你拼酒。点到为止,尽兴就好。”朱代东摆摆手,笑着说。

    “这我倒是相信,代东,听说余部长酒量惊人,你倒是可以跟他好好尽兴的喝一场。”王力军突然放低声音,神秘的说。

    “余部长来沙常市,不管酒量再大,也能尽兴。”朱代东也笑了笑,沙常市上百名干部在,就算是自己,想要尽兴也很容易,每个人敬自己一轮,酒量再大也得倒。像余卓远这样的人,下午还要参加工作,他会在中午喝尽兴吗?就算是换自己,也绝对不会的。

    在沙常宾馆的大包厢里,摆了两桌上等宴席,;四套班子的主要领导和市委的常委,在第一桌陪着吴双和余卓远,而朱代东他们这些县市一把手和市里的非常委领导在一桌。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都想陪着上级领导,但一张桌子不够,就只能安排两张桌子,但在一个大包厢里,也算近水楼台。

    吴双和余卓远被安排在首席,由市委的主要领导领导陪同,先由市里的领导敬酒。在朱代东这一桌,朱代东与王力军陪着郭临安,在主席没有敬完酒之后,还轮不到他们。

    “郭,好久没跟你一起喝酒了,当然,这主要是因为郭难得来我们芙蓉县检查指导工作,今天机会难得,一定要好好敬你几杯。”朱代东给郭临安倒上酒,举起自己的酒杯,笑嘻嘻的说。

    上午开完工作会议之后,刘俊峰就正式被停职检查,对一个官员来说,最大的处罚不是坐牢,也不是杀头,罢了他的官,削了他的职,有的时候比杀了他还难受。很多人觉得官员犯法处罚较轻,但对于他们来说,把官丢了,整个人的灵魂也就没了。再一坐牢,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处罚一个人,不是一定要杀了他,有很多办法比直接杀了他还能让他更加难受,比如刘俊峰,现在他宁愿去死,也不想接受停职检查。如果是生活问题,他哪怕是停职,也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可一旦涉及到经济问题,特别是高胜恒的案子,听说中央有位领导拍了桌子,自己也就跟着罪加一等。哪怕就以后安排了工作,也不可能再担任主要职务,会让他在某个不起眼的职务上,干到退休。

    这还是他必须交待清楚所有问题的前提,刘俊峰确实有贪污受贿的行为,但他自己对那些贪污受贿的钱,并没有直接使用。大部分上贡给了高胜恒,少部分花在其他领导身上。这就要看刘俊峰如何向纪委交代问题了。

    在会议之后,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余卓远找郭临安谈了话,虽然他们是在单独的房间里,但再怎么单独,只要朱代东在沙常宾馆,就没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的。也正是那样,朱代东知道郭临安很有可能进班子,当然,余卓远并不只找了他一个人谈话,还有另外二位非常委副市长和一些一类局的一把手。

    但朱代东认为,郭临安的机会最大,他担任副市长已经快两年,在雨花县的工作就不用说了,看看现在雨花县的发展,这可是他当年打下的基础。或者说是他大胆启用和重用朱代东,才会出现雨花县喜人的局面。而他担任副市长以后,分管的工作成绩斐然,有目共睹。

    “代东,你这话可就有失偏颇,我每次去芙蓉县,你都不在县里,我看啊,你这是故意躲着我,你先自罚三杯再说。”郭临安佯作不悦的说。

    “三杯没有问题,但有一条,以后得常来我们芙蓉县视察工作。”朱代东笑着说,他喝三杯酒比喝三杯水还容易,如果是喝水,还要时常上厕所,但喝了酒后,却没有这样的问题。

    “你没有问题,我当然就更加没有问题了。”郭临安轻轻的笑道,朱代东喝一杯,他也跟着喝一杯,虽说朱代东是自罚了三杯,实际上却是两人互敬了三杯。

    “郭市长,你跟代东喝了三杯,可不能厚此薄彼,我也敬你三杯。”坐在右边的王力军也抓起酒瓶向郭临安敬酒,他跟郭临安搭班子好几年,虽然在雨花县的时候,自己跟他有些貌合神离,但现在,他毕竟是市领导,哪怕不是主要领导,可毕竟还是自己的上级。

    “力军,雨花县的工作形势喜人啊。”郭临安笑着说。

    “主要是代东在雨花县的基础打的好,我现在吃现成的。”王力军笑道。

    “我可不敢居功,要不是郭、力军你们两位慧眼识珠,我现在说不定还在树木岭呢。雨花县之所以有今天的发展,你们二位居功至伟。”朱代东笑着说。

    “谁居功至伟大啊?”吴双和余卓远联袂来敬酒,这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两个人一起过来,只要敬一杯,既给了别人面子,自己也能少喝点酒。如果让沙常市的同志轮着来敬,余卓远倒能抵挡,吴双就不行了。

    “吴、余部长给大家带来的关怀,沙常市的干部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郭临安连忙站起来,笑呵呵的说。

    吴双虽是监督厅长,但他同时还兼任省纪委第一副,这跟省人事厅的厅长也要兼任省组织部第一部长一样,哪怕是市长、县长,也要兼任同级党组织的第一副,这是惯例,党领导一切的组织原则。

    “我最年轻,我来打头阵。吴、余部长,我是芙蓉县的朱代东。欢迎你们来沙常市检查指导工作,我代表八十万芙蓉县的群众,殷切期望你们能去芙蓉县视察工作。”朱代东端起酒杯,恭敬的说。

    “这位是芙蓉县的朱代东同志。”郭临安介绍道。

    “你就是朱代东?”吴双没想到朱代东这么年轻,他作为监察厅长,他对高胜恒一案比其他人知道得多一些,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高胜恒案发,跟这个朱代东好像也有一定的关系。

    但具体是什么关系,吴双却并不知情,案卷上也只是模糊的说了一句,高胜恒在北京某会所豪赌,其中好像就有朱代东的名字。但最后在审核情况的时候,包括朱代东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惊动,只审问了高胜恒。

    “吴认识我?”朱代东惊讶的说。

    “我认识你岳父,听他提起过你。”吴双掩饰道。

    朱代东的耳中一阵轰鸣,吴双的身份是监督厅长,又是纪委的人,这次下来又是为了高胜恒的案子,朱代东敢肯定,他绝对不是从严鹏飞那里才听说过自己的。

    :只有一百五十张不到,就能累积五千张了,请大家再支持一把。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