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二十七章 龙卷风来袭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二十七章 龙卷风来袭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二十七章龙卷风来袭

    朱代东岳父是交通厅长,这事在官场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因此,吴双单独跟他碰一杯,也在情理之中。刚才在主席上,吴双已经走了一圈,别人敬他一杯,他再回敬一杯,这一圈下来,就是一斤多,如果次席上再来这么一圈,他就得躺着回去了。

    但朱代东这杯酒,吴双还是喝了,但随后,他给自己倒满一杯酒,说:“各位,我再敬大家一杯,千言万语,都在酒里,我先干为敬。”

    桌上的人都一齐站起来,开玩笑,吴双不但是监察厅长,还是省纪委的第,正经的省领导,在座的无论是谁,级别都比他低,职务也没他重要,他走过来敬酒,资格也没有谁比他老,不站起来说不过去。

    “余部长,你的酒量可是闻名已久,不会也像吴书记这样吧?”王力军站起来笑着说。

    “我是有样学样,吴书记负责纪律,大家不想让我犯错误吧?”余卓远笑呵呵的说,以他的酒量跟每个人碰一杯完全没有问题,但如果这样做了,就会让吴双下不得来台,这样的事他又怎么会做呢。

    “余部长,刚才吴书记可是喝了两杯,要不我们先一起敬你一杯,然后等着余部长回敬?”朱代东见王力军有些尴尬,连忙站起来说。

    “那是当然,跟着吴书记绝对不会出错。”余卓远赞赏的看了朱代东一眼,反应速度很快。

    众人很快醒悟过来,如果吴双不在这里,倒是可以跟余部长好好增进一下感情,对官员来说,组织部长比纪委书记要重要得多。但他们却考虑得没有那么仔细,吴双是比余卓远一起来的,如果是同坐一桌,那又无妨,能者多劳。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吴双的排名比余卓远要高,当然,是相对而言。

    吴双是监察厅长,理所当然的纪委第一副书记,而余卓远是组织常务副部长,但组织部第一副部长是人事厅长。真要说起组织部的工作,常务副部长比第一副部长要分管理多,权力也大一些,但排名就是排名,就像市长在市委的排名也是第一副书记,但对于市委的工作,并没有常务副负责负责得多一样。

    中午一点半,朱代东接到余卓远的电话,约他去沙常宾馆他的房间见个面,组织部长约见,朱代东没有理由拒绝,他让张锁亮去拿两瓶北京二锅头,提着就到了余卓远的房间。

    “余部长,我可是听说你的酒量深不见底,特来领教。”朱代东把手中酒举起,笑着说。

    “你这个小朱同志,我可是听沙常市的同志说起过,你号称千杯不醉,是不是有这个外号?”余卓远把朱代东请进来。

    见余卓远要拿桌上的烟,朱代东连忙先一步拿到手,给他敬了一支,顺手点上之后,再拿了一支给自己。

    “这酒还是留到晚上再喝吧,下午还有个会。”余卓远见朱代东要开酒,连忙说。他在组织部,关于干部的任职,消息比一般人都要灵通得多,朱代东的岳父严鹏飞,这次机缘巧合,很有可能到省政fǔ工作,对于朱代东这个年轻得有点过分的干部,余卓远在听沙常市的任强介绍过后,也很好奇。

    向组织汇报工作和思想,是每位党员干部经常xìng要做的工作,朱代东算了算时间,现在距离下午开会,还有一个半小时,但这一个半小时都不会留给自己,他把汇报限定在二十分钟。虽然朱代东的组织关系在市委,但如果自己要再进一步,就是省委组织部负责考察,朱代东对待这次的汇报,甚至比对应泽贵还要认真。

    关于自己的一些成绩,朱代东只是一笔带过,他重点汇报自己在芙蓉县之后的工作情况,特别是目前芙蓉县的工作和对以后的工作的规划。虽然只是临时汇报,但芙蓉县的所有的工作,都装在朱代东的脑子里,余卓远在找朱代东之前,也从侧面了解过朱代东的一些情况。

    “朱代东同志,芙蓉县把保密局单独列出来,并且由一名县委党委、副书记兼任局长,说明你们对保密工作很重视。但这样的做法有欠妥的地方,保密局只是下科级干部,由副处级干部临时兼任一下可以,但要长期兼任,却是不合适的。”余卓远缓缓的说道。

    “是的,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回去之后一定按照余部长的指示,重新调整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保密局的工作走向正规化。余部长,什么时候有时间,也去我们芙蓉县视察组织工作,我们芙蓉县的所有干部,可都是翘首以盼。”朱代东说。

    “最近可能没有时间,以后有时间一定去。”余卓远点了点头,朱代东对于芙蓉县的规划,跟其他地方有些不一样,别的地方喜欢搞旧城改造,而芙蓉县对旧城只是加以修建和保护,绝对不会大动,现在的交通修建,也要把高标准的公路修到新城区,同时新城区的下水道工程,也很快要提上日程。

    别的地方注重的是地表以上,有多少高杰,有几个广场,有多少绿化带,而朱代东重点关注的是水泥路面的厚度、下水道的大小以及旧城的修建。

    “余部长,我们准备把芙蓉县老城区打造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到时请你一定要去指导工作,领导的眼光高瞻远瞩,给我们很多启迪啊。”朱代东有些遗憾的说,对于芙蓉县来说,如果天天有领导来视察工作,县里的工作就没办法开展了,都围着领导转。但如果没有领导下来视察工作,县里对工作的热情就会大大降低,做了事,做好了事,当然希望能得到领导的赞誉。

    朱代东作为县委书记、一把手,有一项不成文的工作,每年都要尽量邀请一些重要的领导下来视察工作,要不然他这个县委书记就是做得不合格。如果他能把中央级的领导请下来,市里都会高看他。只是全国这么多地方,中央领导才多少?天天在外视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轮到芙蓉县。

    “你这是不是说我到处考察,到处旅游,见的风景区太多了?”余卓远揄揶道。

    “我可不敢这样说……”朱代东连忙道,突然,他听到了阵狂风大作,奇怪,自己在房间里,怎么能听到这么大的刮风呢?

    “怎么,我说的不对?”余卓远轻笑了一声,说。

    “当然不对了,余部长为了工作竭尽脑汁,就算到了风景区,也是为了工作。”朱代东呐呐的说,他感觉很不对劲。

    突然,两人的电话几乎同时响起,朱代东的是静音,见余卓远要接电话,就微微一躬身,就退了出来,一出房间,马上拿起电话接听。电话是刘敏打来的,他告诉朱代东,芙蓉县的田公镇、田甘乡发生了龙卷风。

    “这件事向市里汇报了没有?”朱代东一惊,他马上肯定,刚才听到的风声,绝对就是龙卷风的声音,好几十公里之外,自己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得有多大?

    “我已经向黄市长作了汇报。”刘敏说,他原来是黄子良的秘书,一听到消息,马上第一个就给黄子良打了电话。

    “我马上回来,直接去田甘镇,你马上带领相关部门的人,特别是卫生、防疫、林业、农业等部门,要派出紧急工作组。”朱代东沉声说,想了一下,又问:“损失情况如何,有人员伤亡吗?”

    “暂时还不太清楚,这次龙卷风的风力非常大,据气象局汇报,达到了十一级,情况恐怕不容乐观。”刘敏忧心忡忡的说。

    “先这样吧,碰面之后再说。”朱代东说,房间里的余卓远也是接到了市委办的通知,恐怕等会就要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

    果然,刚把电话挂上,市委办的人又打来了电话,让他立刻去沙常宾馆大会议室,市委要召开紧急会议!

    “余部长,不好意思,我县有几个乡镇遭受十一级龙卷风的袭击,现在市里通知我马上去开会,只好下次再向你汇报了。”朱代东歉意的说。

    “没关系,工作重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更加重要。”余卓远沉声说,虽然芙蓉县出了这么大的事,但朱代东眼中却无慌乱之sè,这让他看得暗暗点头。

    朱代东是跑步到的会议室,发生了这样的事,蔡文敏和黄子良已经提前到了会议室,一见到朱代东,蔡文敏就说:“代东同志,情况都已经清楚了吧?”

    “是的,蔡书记、黄市长,我想马上赶回去。”朱代东说,现在坐在会议室开会,只是盲人摸象,朱代东原来也只在电视中见过龙卷风的威力,没想到现在芙蓉县却遇到这样的危害。

    “子良市长,你的意见呢?”蔡文敏问。

    “我同意朱代东同志的意见,同时请沙常县的同志也立刻赶回去,同时市武警支队、消防支队的官兵,也随后赶去增援。”黄子良说。

    “代东同志,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无论发生多大的灾害,市委、市政fǔ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蔡文敏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