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四十章 按照程序办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四十章 按照程序办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四十章按照程序办

    古建轩的办公室与刘敏不在同一层,这是古建轩刚搬进县政fǔ时,特意说明的,他原来在财政局,当惯了一把手,习惯于拍板做决定,现在到了县政fǔ,只能当老三,心态的调整需要时间。如果把以前的工作作风带进县政fǔ,一旦出了问题,再要想改变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可就难了。

    他从朱代东的办公室里出来后,就一直在琢磨,该怎么样去办让无名公司为县水泥担保这件事。一名合格的干部,是绝对不会让自己被逼到墙角,无论是说话和做事,都会留有余地。比如帮别人办事,在事情没有办成之前,是绝对不会用肯定的语气,最多也就是说,我会尽最大的能力。潜台词就是说能否成功,不敢保证,哪怕明明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也是如此。这个世没有绝对的事,今天晚睡在床,谁也不敢保证,明天你就一定能起得来,而且每个人似乎都有起不来的那么一天。

    当然,向级表决心的时候是例外,但那个时候,无论是级还是自己,都不会把你的话当真,谁要是当了真,他也就不是一名合格的领导干部了。

    而现在古建轩现,自己已经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刘敏把无名公司为县水泥厂担保贷款的任务交给他,如果办好了,会让朱记不满意。刚刚去他办公室的时候,朱记脸色阴沉,一句:这是在开玩笑!让古建轩到现在还胆战心惊。

    朱记的威信不是说出来的,也不是别人给他的,而他实实在在通过一系列的行为,赢得的。尤其是芙蓉县的干部,更是深有感触。谁让朱记不高兴,朱记有能力让你一辈子不高兴。

    但如果不能劝说无名公司给县水泥厂做担保,又会得罪刘县长。这是在常务会议,刘敏亲自交待的任务,无名公司是自己的联系单位,而且芙蓉县在无名公司还有六分之一的股份,如果加芙蓉县的八十万股东,比昌隆达的股权还重。不让无名公司直接借钱给水泥厂就不错了,连个担任都做不到,那就要置疑古建轩的能力了。

    不怕县官就怕现管,你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这个常委副县长也好意思天天在县政fǔ开会?到时刘敏以这件事为借口,调整他的分工,古建轩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作为县政fǔ领导班子成员之古建轩的分工很大部分是由刘敏一言而决的。虽然朱代东也可以干预,但如果刘敏坚持,有些问题也不会马得到改变。

    调整班子成员的分工,这个东东可谓大有学问。虽说干的都是革命工作,只是分工不同,不分高下。但是这个是在台面的,也是很多时候领导的安慰之言,当然,一般如果朱代东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耳朵都被刺痛。

    运用调整分工来掌控权力,是一把手经常采用的手段,而且最是正大光明,让被调整的人没得话可说。芙蓉县以前也有个常委副县长,原来管的是城建、财税、政法,吃香喝辣,何其风光。但在会跟县长顶牛,在县政fǔ,县长就是真正的老大,后来很快就被老大以调整分工为由,权力差不多剥夺得一干二净。

    调整后,这个常委副县长分管的工作是少数民族、老龄、残联等工作,气得他天天拿豆腐砖自砸头部,多次自杀未果,后来看破红尘,日与大爷大妈打牌为生,赌资也锐减为一元人民币一炮,大炮三块。呜呼!调整分工之为用大矣哉!这件事是古建轩亲身经历,那位常委副县长的工作被调整后,县里的干部纷纷对他退避三舍,后来他气得在常委会拍桌子,最后被拿掉常委资格,调到政协养老等死。

    当然,这样的情况古建轩倒不太担心,他就算真跟刘敏顶牛,那也是因为紧跟着朱记的步伐。刘敏是县政fǔ的老大,可朱记是县委的老大,党领导一切,政fǔ的老大更牛,也只是同级党委的副职,关键时刻还得听记的。

    古建轩坐在办公定在,冥思苦想,一直拿不定主意,他不想左右为难,要的是左右逢源,哪怕刘敏知道他是朱记的人,也只能对他信任有正在沉思的时候,办公桌的电话机响起,把他吓了一跳,是内线电话,他连忙抓了起来,是黄彬打来了:“古县长,下午三点召开常委会,研究县应急委的演练问题。”

    “黄,怎么突然要研究这个问题?”古建轩亲切的说,自从黄彬担任朱记的秘以来,他就一直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展与黄彬的融洽关系。以前黄彬对他很客气,但自从进入班子之后,黄彬的态度生了些变化,因为从隶属关系讲,黄彬跟古建轩,都属于朱记的兵。

    “接市委通知,今天午7点半,湘罗市普降暴雨,阵风级,并夹杂冰雹,听说有鸽子蛋大,人脑袋能砸出大包,该市白水、天山、井川等7个乡镇,9个自然村,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据统计,共倒塌房屋在2间以,其中全倒达到了726间,75人受伤,其中重伤23人。灾区电线、通讯设备破坏严重,导致12个乡镇企业被迫停产。朱记认为,我们要引以为鉴,并且县应急委也要派出求援队去支援。”黄彬介绍道。

    “好,我马准备,黄,晚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么?”古建轩问。

    “晚恐怕没有时间,朱记可能要亲自去湘罗市。古县长不会是因为无名公司的事?”黄彬微笑说,朱代东已经让他准备,而且常委会之后,古建轩就能知道,提前告诉他这样的事,也不算出格。如果换成其他常委,恐怕就不会享受这样的待遇。

    “是啊,正在为这件事愁呢。”古建轩叹了口气,机关无秘密,特别是在开过会之后的事更是如此,黄彬身为朱记的秘,也有义务随时打听县政fǔ的动态,并且在第一时间转告朱记。

    “其实没什么难的。”黄彬随口说道。

    “哦,黄,朱记是不是又有什么指示?”古建轩精神一振,黄彬跟朱记最贴近,如果他能说出这样的事,可见事情一定有了解决之道。

    “按照正常程序去办就行。”黄彬淡淡的说,他也只能说到这地步,再说下去,就违反规定了。

    古建轩听得一头雾水,按照正常程序去办?但他再问,黄彬就顾左右而言他,不肯再透露半句。虽然黄彬跟他现在的关系不错,但涉及到原则问题,他一向很注意保密。这是一名合格秘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挂电话之后,古建轩望着桌的电话机,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先跟邱良打个电话,等会常委会,又会跟刘县长碰面,如果他在常委会问起这件事,而自己却没有一点进展,甚至到现在还没跟邱良联系,这就有些过分了。

    电话打到无名公司,是邱良的助理接的电话,这是一位马来西亚人,男xìng,会说标准的普通话,是职业经理人。

    “我找一下邱总。”古建轩说。

    “你好,古县长,邱总不在,有什么事我可以转告。”助理很敬业,一听到古建轩的声音,很快就知道是谁。

    “不在?去哪了?”古建轩讶然的问。

    “去了香港。”

    “香港?那得什么时候才回来?”古建轩好像有些明白了,问。

    “可能要两个月,邱总说,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公民了。”

    “两个月?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不行,他什么时候走的?”古建轩问。

    “今天走的。”

    今天走的?古建轩马全部明白了,他甚至敢肯定,邱良就在一个时之内走的,怪不得黄彬让自己按程序办,看来这件事就是他经的手。如果现在去追,不一定能追不,而且古建轩也没打算追。邱良去香港,肯定得从楚都转机,他不可能一到楚都马就飞机?

    但古建轩没打算去追,就算要追,也要等邱良坐的飞机走了之后,才去追。他看了看时间,如果在召开常委会的时候,刘敏问自己,就已经能告诉他这件事了。

    果然,刘敏在县委办公室里,问起了这件事,古建轩淡淡的说,邱良不在公司,让无名公司担保这件事,邱良不到场,肯定是不能办的。刘敏听到这样的结果,也不好再说什么。等到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古建轩告诉他,邱良回了香港,可能还要去欧美走一趟,没有二三个月,是不可能回来的。

    古建轩见刘敏不再相问,看了黄彬一眼,正好黄彬也向他望来,两人对视一眼,均露出会心的微笑,古建轩朝他感激的点了点头,等看到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的朱记时,眼中的敬佩之色更加浓厚了。

    中午才起床,下午三点半开始码字的,今天三更肯定能做到,能不能多,不敢保证,我不想让大家认为我说话如放屁,尽量多更,争取饼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