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五十六章 麻烦来了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五十六章 麻烦来了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国内的外贸界,张天睿确实有一定的名气,但也仅仅是一定的”而已,相比其他的真正大亨,比如说周朝辉,他还只能算是初哥级。虽然他的身家已经过了千万,可北京长安俱乐部对新入会的商界会员,最低要求是五千万以上的身家。仅凭这一点,张天睿还不够资格。但作为北京俱乐部之首的长安俱乐部,张天睿当然得去拿一张会员,否则不就太没面子了?只不过他的那张会员卡,并不是凭借自己的实力,而是通过关系拿到的而已。

    毕竟他的祖父已经不再是国家经贸委的副主任,就算是,他也只能拿到子卡。一张会员卡是可以全家一起用的,主卡就是办卡人,子卡或副卡就是家属使用。

    这两年张天睿想要拿到大的订单,越来越难了,做外贸进出口,除了要有广阔的人脉,还得有硬扎的关系,特别是跟海英。海关其实跟铁道部一样,也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小王国,只不过因为跟普通老百姓打交道的机会不多,并不像铁道部那样受关注而已。

    〖中〗国海关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实行集中统一的垂直领导管理体制。这一体制的特点,决定了这是一个比较封闭,外界很难插手。中国海关的最高领导机关是海关总署,统一管理全国海关,海关总署最高行政领导是署长:国家在对外开放口岸和海关监管业务集中的地点设立海关,海关的隶属关系不受行政区划的限制:各地海关依法独立行使职权,向海关总署负责,不受地方政府及其他机关干预。除广东分署、天津、上海特派办(副部级)和海关院校外,全国共没有引个正厅级的直属海关。

    楚都海关的关长陈格延,张天睿跟他还是有一定交情的,但是周朝辉跟他的关系更好。甚至张天睿能认识陈柏延,都是因为周朝辉的介绍。

    张天睿之所以会搞外贸”其实也是源于周朝辉,他在大学的时候,就听说周朝辉赚钱比印钱还快。周朝辉的外贸公司,对于干万以下的订单”是不屑一顾的。张天睿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跟在周朝辉后面捡漏。

    做外贸很赚钱,特别是有关系有背景的人做外贸,张天睿入行之后才知道,自己随便做一单,恐怕老爷子一辈子都赚不到。而且这样的钱赚得心安理得,跟贪污腐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他们从来不做走私,只做低买高卖的贸易。当然,他们从中赚取的差价,恐怕就算比走私、贩毒,也不遑多让。

    而且相比一般的外贸公司,他们从来不用担心业务,你要让他们这样的有官方背景的公司主动去拉订单,除非是利润高的让人留口水的单子,否则都是坐在家里,主动让别人求上门。

    他们在很多要害部门有非常好的关系,国内的政府或企业,想要进口设备”自己去操作的话,根本想都不用想。而只有通过他们,项目和资金才会很快批下来。因此,很多企业明明知道通过外贸公司进口设备,比国际上的标准价要贵好几倍,但还是只能忍气吞声。无他”自己去办的话,项目批不下来,资金没有,相比找他们,用的反正的是国家的钱”也不心疼。

    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才是国内真正的外贸人物,在外人眼中,张天睿也算牟太子党,但在张天睿眼中”这样的人才能算真正的太子党。何谓太子党?得有超级能量老头子罩着的才算。

    张天睿家的老头子已经退休,何况凭一个国家经贸委副主任,在北京实在也算不了什么高官,你在街上随便碰到个人,也许他就能跟哪位政治局委员扯上关系。何况想当年,张天睿的爷爷,还曾经是人家爷爷的老部下,差距很大的那种。

    现在张天睿的爷爷,退体后就钓钓鱼、散散步,除了能给经贸委相关部门打打招呼外,已经算全退了。可人家的老爷子则不然,退休后进了中顾委,对国家政策有相当大的影响力。最重要的,现任海关总署署长林桂乾,跟周家有很深的关系。周朝辉的外贸进出口生意,很少是自己主动去联系,不像张天睿的外贸公司,只能接一些别人不愿意接的小单。

    看到神思恍惚的张天睿走了进来,已经知道电话内容的朱代东并没有多问,刚才张天睿在电话里很受伤,听得出来,对方很强势,随便两名句就把张天睿拿捏得死死的。张天睿有没有受伤,朱代东不管,他也没有能力和精力去管,但如果会让无名公司,甚至芙蓉县也会很受伤的话,他就不能不管。

    这就是能听到别人隐私的好处,什么事对自己有利,甚至别人的心迹,在没人的时候,才会表露无遗。打电话给张天睿的,叫“辉哥”,只是很随意的问了问张天睿在哪发财,就让张天睿唯唯诺诺的。

    现在还是张天睿的麻烦,可用不了多久,这就会是芙蓉县的麻烦,无名公司的麻烦,也将是朱代东的麻烦。朱代东心中微微叹了。气,无名公司树大招风,让很多人开始眼红了啊。

    “朱〖书〗记,我有点乏了,回房间休息一下,就不打扰你的时间了。”张天睿现在可没有心思搞什么推拿了,周朝辉的这个电话,让他很紧张。

    “我们这里的气候跟北方可能有些不一样,有些水土不服是很正常的。”朱代东没有说破,微笑着说。

    “拉风,帮我去开间房,我也想井息一下。”朱代东见张天睿走后,说。

    像芙蓉宾馆这样的定点招待单位,原本都会给县委〖书〗记和县长长期留下包房,但这个惯例被朱代东取消了,相比睡在芙蓉宾馆,他更乐意在办公室里过夜。但今天情况不一样,如果只是张天睿的私事,朱代东恐怕早就走了,他的听力是很强,但还没有无聊到去关注别人私事的程度。但现在关系到无名公司,甚至关系到芙蓉县,就算张天睿要离开,他也会悄悄追上去,听个明白。

    张天睿一到房间,马上在外面挂上“请勿打扰”的小牌子,转身就给王大可打了个电话,“大可,在哪呢?”

    “我到子省城,估计你也要打电话给我了。”王大可轻轻笑道,他也接到了周朝辉的电话,他的身世跟张天睿不一样,而且周朝辉也知道张天睿跟他的关系,周朝辉想要来分一杯羹,当然得提前跟他打声招呼。

    但也仅仅是打声招呼而已,作为一名商人,周朝辉并不会因为自己的财富多得几辈子都huā不完,就对赚钱没有了兴趣。相反,财富越多的人,对赚钱的兴趣比一般人更大。

    “你知道了?”张天睿惊讶的问,随即又释然,这样的事,如果周朝辉不先跟王大可通气,他想要插手无名公司的出口贸易,并不会太容易。

    “周朝辉刚刚给我打来了电话,你的事情可能有些麻烦。”王大可微微叹了口气,说。这个周朝辉可不是一般的人,如果他要从政的话,现在的地位不会低于王大可,他家的老爷子跟自家老爷子一样,想当初也是开国元勋之一。最重要的周家第二代,都位居要职,国务院就有一位姓周的副〖总〗理,正是他大伯,而海关总署的署长林桂乾,更是他大伯一手提拔上来的。

    “是啊,这件事很棘手。”张天睿叹了。了,周朝辉虽然没有明说具体要多少,甚至都没有说起要插手的事,但他话里的意思实在太明显。

    最让张天睿愤然的是,周朝辉这样的做法,是不适合规矩的,既然自己跟芙蓉县接触在先,他就不能插手这件事。可现在周朝辉却把电话打到了自己手机上,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

    “需要我做什么?”王大可问,若是别人,他绝对不会主动说出这样的话,但张天睿不是外人,在他看来,张天睿跟自己就是兄弟,只要是不违反原则的事,他会尽可能的去帮他。

    “我想知道周朝辉的底线,无名公司毕竟是合资企业,真要把对方逼急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张天睿说。

    “周朝辉透过口风,他说无名公司的产品应该是要卖向全世界的,你的恒天外贸公司,不足以让人家的产品快速出口,最好由他的公司为操作,你配合。应该是〖六〗四开,甚至是七三。”王大可说道。

    张天睿沉默了,他没想到周朝辉的胃口这么大,什么自己的公司不行,不要说无名康乐要销往全世界,哪怕就是全宇宙,也不是问题。

    朱代东躺在床上,也很无奈,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他们就想着怎么分红了,难道说无名公司就真的不能自己去跑单么?有了这个叫周朝辉的插手,事情肯定会变得复杂。但对于周朝辉其人,朱代东没有任何认知,他只好再给沙常市驻京办的吴茂聪打电话,问起周朝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