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的不想去(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的不想去(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六十三章真的不想去(求月票)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日,艳阳光照,朱代东率领县委副肖冠、纪委常怀庆视察县城到洪蓝乡路段的路基。一条公路的质量的好坏,只有三分之一是因为水泥厚度的原因,百分之七十的问题出在路基上。

    朱代东对于路基的重视程度,甚至还超过了路面。虽然芙蓉县也像雨花县一样,聘请了上千位临时监督员,但只要有时间,朱代东就会率领县委、县政府的有关同志,去一线视察路基的施工情况。对于路基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朱代东也非常清楚。

    比如说水,它是形成路基病害的主要因素之一,路基强度和稳定性同水有密切关系。地基浸水降低承载力,填土料过湿,含水量过高时,压实困难。

    还有地表的各种草根、草皮、有机杂质等,时间长容易腐烂,引起路基沉陷,所以对填方段和利用挖方段的原地面要清除表土。芙蓉县的要求是,路基范围内的树根要全部挖掉,坑穴填平夯实,在清理地表后要整平压实。这是按照国家一级公路和高速公路的要求,如果杂质过多,就要换土。

    这只是最低层,还有路基填料的选择,也是有严格要求的,易风化、水解的软岩或强风化的软岩;石质填料中夹杂百分之五以上粘土或其它有机类土时;填料岩性或强度相差较大,难以使不同填料分离后分层或分段填筑的都不能用做石方填筑。

    另外在压实的时候,要在最佳含水时碾压,一般都要借助机械压实,时间省,力量也足。如果水分过高,还要翻晒,五月份的几次大雨,就曾经让芙蓉县的公路路基工程造成很大的损失。水分过底的话,则要洒水,这比较好办,但如果过湿的话,就要掺灰。

    对芙蓉县的路基建筑,朱代东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他每次来检查,都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妥之处。从别人的嘴里,也没有听到过任何有关质量问题的。芙蓉县对于工程建设,花足了本钱,而且也省了这些工程建筑公司的隐性投资。

    这次芙蓉县的公路改建,省路桥公司再次中标,而且中了百分之六十的工程。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省路桥公司举许还会搞一搞潜规矩,但在芙蓉县,他们不敢。不是因为芙蓉县这个地方邪,而是因为芙蓉县有朱代东。

    在朱代东还在狮子山担任党委的时候,就让省路桥公司吃过一次大大的鳖,一名副总去他办公室,现场送三十万,结果被朱代东把当时的纪委叫来,抓了个现行。从那以后,朱代东就被路桥公司列入黑名单。

    去年的时候,省路桥公司人事大调整,包括省交通厅的一些领导也被牵涉其中,路桥公司大动荡。这更让朱代东在路桥公司的名声大震,在路桥公司更是赢得了“毒药”的美称。

    这个问题直到交通厅原副厅长李凡调任路桥公司担任董事长,也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朱代东的名声,已经深入到了路桥公司的人心中。但这次芙蓉县的公路改建,又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最重要的一点是,芙蓉县的招标非常正规,付款又非常及时。只要你中了标,无需上下打点,就能顺利的拿到款项。

    也正是因为如此,路桥公司最终还是来芙蓉县进行了投标,而且中了标,成为芙蓉县公路改建中,承担筑路任务艰巨,地质最复杂的地段。而且现在的路桥公司,在芙蓉县做起事来,绝对是勤勤恳恳,保质保量。

    路桥公司的老总李凡,是因为严鹏飞,才得以升迁。对芙蓉县的工程,李凡也做过指示,千万不能再在朱代东面前丢路桥公司的脸。这句话比下什么文件都管用,路桥公司中标的路段,是朱代东最不担心的。

    在视察的时候,朱代然接到蔡冰莹从北京打来的电话,朱代东心想,蔡冰莹怎么可能有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来电话?

    “蔡姐,这个时候能接到你的电话,实属难得。”朱代东按下接听键后,笑着说。上次去北京跑铁路专线项目的时候,就听她说过,在香港回归之前,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也让田林不要轻易联系她。现在她竟然主动给自己打来电话,这让朱代东很诧异。

    “代东,想去香港么?”蔡冰莹淡淡的说。

    “蔡姐,你这话很奇怪,我倒是想去,但也得有时间才行啊。”朱代东笑着说,香港回归,举世瞩目,芙蓉县也会在七月一日举行大型庆祝活动,各机关、团体、学校、企业,都要组织文艺表演,作为县委,他当天要参加的各种表演活动上十次,幸好讲话稿大同小异。

    而且朱代东也很疑惑,自己跟蔡冰莹的私人关系确实不错,但好像也没有好到这样的地步吧?如果现在进入了七月份,也许还能理解。可今天才六月二十日,还有十天香港才算正式回到祖国的怀抱呢。

    “你可以去的,而且还能全程见证香港回归的过程,这样的历史时刻,能去是不是很激动?”蔡冰莹微笑着说,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安排朱代东去香港,确实有事需要朱代东去做。但这件事却不能提前告诉他,要不然就会失去自然感。

    “不,我一点也不激动,我很紧张。”朱代东摇了摇头,说,他的激动停留在脑海中的时间没有超过一秒,自己不过小小的县委而已,香港回归多大的事?轮得到自己去参加?何况蔡冰莹又不是自己的上级领导,她可是总参人员,能无缘无故的请自己去香港见证这样的历史时刻?

    “你确实很聪明,但这次聪明得过头了,我们二部为感谢你作出的贡献,特意邀请你去参加仪式的,这次没有任何其他目的。”蔡冰莹正色的说。

    “谢谢总部首长的关心,我只能说声遗憾了。”朱代东耳中有些刺痛,恐怕蔡冰莹也想不到,他竟然能分辨出别人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谎言。

    “你不想去?”蔡冰莹惊讶的说,朱代东不动心,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去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参加香港回归仪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特别是身为政府官员,能见到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怎么可能不动心?

    “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去。这段时间县里的工作太多,我们在县里全程收看电视转播也是一样的。”朱代东遗憾的说,若是市里的领导通知他去香港,朱代东恨不得能马上生出一对翅膀,飞到香港去。

    “好吧,我再安排别人去就是。”蔡冰莹微微有些失落的说。

    蔡冰莹挂断电话后,一脸的苦笑,这个朱代东真是精得跟鬼似的,请他去香港参加回归仪式,竟然会不去?要知道国内能有这样殊荣的,可不多。别人如果得知有这样的机会,哪会削尖脑袋,也要挤过去。

    蔡冰莹拿着一份材料,向梁恩军副部长汇报了这个情况,梁恩军听了也很诧异,香港回归,这样重大的历史时刻,竟然有人不想去见证?

    “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梁恩军诧异的看了蔡冰莹一眼,如果不是知道朱代东是一名坚定的员,他恐怕都会怀疑朱代东的立场问题了。

    “可能是他听到了什么消息,觉察出什么,按照正常情况,朱代东是不可能拒绝的。”蔡冰莹说。

    “你们有备用方案没有?”梁恩军问,这次要让朱代东去香港,当然不仅仅是参加香港回归的仪式,而是要再主动传递一份情报给英方,让他们彻底断绝动武的任何想法。

    “有两个,一是让原来与亚当和艾伦接触过的李峰去趟香港。二是请邹昆去,他是原来古南省氨省长高胜恒的秘书,现在的时间比较自由。”蔡冰莹说,作为一名优秀安全人员,不管做什么事,都会有两套以上的方案。

    蔡冰莹所谓的时间比较自由,是指这段时间并没有给邹昆安排工作。邹昆在高胜恒一案中,牵涉并不深,因为他担任高胜恒秘书的时间并不长,一年不到。高胜恒原来的秘书已经撤职查办,已经依法逮捕。

    “你的意见呢?”梁恩军问。

    “我的意见还是倾向于朱代东。”蔡冰莹郑重的说,这样的事原本是不用来打扰梁恩军的,要不是关系到地方的领导干部,她下面的一些处长、科长就能自行决定。

    每次与朱代东合作,都会给蔡冰莹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超强的记忆力,敏捷的分析能力和政治觉悟,再加上自身的修养和精通英、德、日三门外语,这次去香港“偶遇”亚当,实在是一件很恰当的事。而且最重要的是,朱代东上次赢了他一百多万美元,亚当就不想再拿回来?

    :这个月一票难求啊,兄弟姐妹们,这样的成绩真的很打击人的。大可不是在发牢骚,但事实上,大可最近这段时间的精神很差,导致码字的速度大降。原来一章一个半小时,最慢也就二个小时就能出来,现在需要三个小时,而且很多地方还不能令自己满意,改了又改,很烦。希望能再多点,至少也要冲进前五十吧?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