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八十二章 十个亿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八十二章 十个亿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八十二章十个亿

    跟着牛怀远,朱代东还真是学到了不少关于古建筑方面的知识,牛怀远知识渊博,不管看到哪些古建筑,对于相关的知识,都能信手拈来。而且结合实例,深入浅出,哪怕你对古建筑并不太了解,也能听得懂。

    教授并不一定非得传授非常深奥难懂的知识,朱代东跟着他几个小时,对古文物的保护、维修都学到了很多。

    中国文物保护方面的技艺历史悠久,在唐代就有用木楔拨正歪闪古建筑梁架的记载,另据黄休复的《益州名画录》载,成都曾迁移三堵墙的壁画,经过200多年仍完好如初。字画保护的揭裱技术,到唐代已相当成熟,“漆粘石头,鳔粘木”更是流传很久的修复石质文物和木质文物的传统技艺。以后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高分子材料、物理检测技术也会逐渐引进到文物保护工作中来。

    欧洲一些国家在18世纪左右,曾使用以牛奶、石灰水混合的可赛因修复壁画的传统技艺,一直流传到现在。而我国唐宋时代壁画地仗泥层一般为3至4层,泥层种类增多,除麦草泥层外,还有麻刀、棉花、蒲绒等泥层。在施彩作画之前,会先在地仗表面涂刷一层很薄的白粉。这种白粉画层受潮后会产生开裂起皮并呈鳞状小片剥落,一般称为龟裂起甲性病变。潮湿严重时,连同地仗泥层一起酥松,称为酥粉性病变。

    有一些壁画地仗泥层过厚或后代在前代壁画上增修的重层壁画,因受潮湿、地震、岩体裂隙等影响,部分地仗与岩壁脱离,形成裂隙和空鼓,壁画随时有大面积脱落的危险。

    朱代东还学到了好几种壁画修复方法,还有如何提取壁画、安装壁画,这让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朱代东心里一动。连壁画都可以移动,如果是整栋建筑呢?这个想法一旦在朱代东的脑海里萌芽,马上就发根,并且茁壮成长。

    七月份的福州,天气还是很热的,朱代东让张锁亮去买了几次饮料,这个举动赢得了包括牛怀远和他的学生们的好感。这位跟在他们身旁的年轻人,话不多,如果牛怀远在跟学生交谈的时候,朱代东是绝对不会开口说话的,朱代东的记忆力特别好,只要是牛怀远说过的话,他就能记住,只有在牛怀远确实有空闲的时候,才跟他谈起这方面的知识。

    在来福州之前,朱代东让黄彬给他找过一次关于古建筑方面的资料,现在跟牛怀远一起聊天,并不会因为古建筑方面的知识贫乏而让两个人没有话题。

    “牛教授,如果说要把一栋古建筑搬到很远的地方,可以做到吗?”朱代东问,在三坊七巷看了这么久,他觉得芙蓉县还缺少一栋标志性的建筑。

    “当然可以,59年的时候,山西的永乐宫就曾经搬迁过,在搬迁的过程中,结合修复和保护,现在你再去看看永乐宫,就知道搬迁是否可行。但搬迁需要很长的时间,费用也需要非常高。”牛怀远微微叹了口气,说。在三坊七巷,保护都没有完全做到,要搬迁,那就更加不可能。随着城市的不停发展,很多古建筑在一夜之间就被无情的推倒,甚至那些古文物直接就被送到了垃圾场,每每看到这样的事,牛怀远就像自己的孩子被人一样,心里很痛。

    牛怀远一直认为,经济的发展,无需把传统和民族文化抛之脑后,但让他痛惜的是,很多人都无视这一点。他之所以一直待在三坊七巷,也是担心,不知道哪一天,这里就会被改得面目全非,到时就算他想研究,也没地方可以研究了。

    “一般搬迁一座规模比较大的庄园,需要多长时间?比如从福州把一套大宅子整体搬迁到古南。”朱代东说,他看得出来,牛怀远在自己说到永乐宫的搬迁之后,很激动,也很高兴。但说完之后,那种惋惜和痛楚,他看的很清楚。

    1959年,黄河三门峡水库开始兴建,由于永乐宫处于工程淹没区,为了保护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根据周恩来总理要不惜代价把它保存好的指示,国务院决定投资200万元整体搬迁永乐宫。同年3月,山西省召开了搬迁会议,成立了迁建委员会,确定了永乐宫新址,决定了施工方案。当年底,工程技术人员和500多名民工投入搬迁工程。前后历时5年多,到1964年,搬迁工程基本完毕。

    “至少也得两年吧,当然,这得看费用,在这方面,时间可以有价,比如说搬一套房子,需要一千万,要二年时间,但你花二千万,也许一年时间也行。”牛怀远说,听到朱代东说起古南省,他微笑着说:“小伙子,你是古南人?”

    “是的,我是古南省芙蓉县人,上次我们的同事应该跟你联系过,想请你去我们芙蓉县看看那里的民清建筑。”朱代东诚恳的说。

    “你们芙蓉县的古建筑跟这里相比如何?”牛怀远问。

    “论规模有些不如,论年代,好像也要近一些,但我们芙蓉县的诚意比这里的有关部门要足得多。我们决定对整个县城的古建筑进行全面的保护和维修,并且把县城打造成为一个旅游景点。”朱代东笑着说,跟了牛怀远几个小时,他看得出来,牛怀远对于现在的福州文化部门还是有些不满的,对这些古建筑,一直进听之任之,既没有保护,也没有维修,甚至就连有些地方要建商业区,也愿意把一些古建筑给拆了。

    “古建筑的保护和维修,可不是一笔小的开支,你们芙蓉县恐怕一年的财政收入都不够,县里有这么大的魄力吗?”牛怀远似笑非笑的说。

    “魄力当然有,要不然也不敢请牛教授去,这是我们拍的一些照片,请您看看,如果要恢复原貌,花费多吗?”朱代东拿出一沓照片,这是来之前他让人拍的,有整个县城的全景,以及每一栋房子的外观以及里面的照片,一共有五百多张。

    “破坏的还不算严重。”牛怀远仔细的看着一张张的照片,说。

    “正因为这样,我们县里才希望能把这些民族的瑰宝加以保护,并且让世人都能看到当时的原貌。”朱代东说。

    “小伙子,你能告诉我,你在芙蓉县什么单位上班吗?”牛怀远慢慢的看着照片,头也不抬的问。

    “我在县委工作。”朱代东谦虚的说。

    “在县委工作?”牛怀远抬起头来,诧异的说,在他的印象中,朱代东对于古建筑有一定的研究,至少跟自己说起古建筑来,头头是道,像这样的人,应该会在文联或是文化局之类的单位工作,怎么会去县委呢。

    “你在县委工作实在有些可惜了。”牛怀远对朱代东不再有兴趣,把目光又移到了手中的照片中。

    牛怀远看照片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一沓照片看完后,朱代东又从包里拿出一沓,牛怀远不管做什么事一向都很严谨,而且芙蓉县的古建筑也开始引起了他的兴趣。虽然芙蓉县的古建筑跟三坊七巷相比,在规模上还有一定的差距,可当地政府能够这么重视,这让他感到很欣慰。

    “在三坊七巷这个课题完成之后,我一定去芙蓉县看看。”牛怀远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天黑了,晚上没有很好的照明设备的话,是无法研究的。而且每天晚上,他都会给同学们上课,每次一个半小时。如果碰到雨天,他也会在酒店上课。

    “牛教授,不能先去我们芙蓉县看看么?我们县里有一个详细的计划,今年准备投入巨资,把整个老的县城所有的古建筑进行保护和维修,明年就准备正式对外开放。”朱代东诚恳的说,对牛怀远这样的人,是绝对不能用强的,只有说服了他,才有可能让他改变主意。

    “巨资?不知道你所说的巨资是多少?”牛怀远把照片还给朱代东,问。

    “不知道要把我们全县的古建筑都恢复原貌,大约需要多少资金?”朱代东问。

    “十亿左右吧。”牛怀远淡淡的说,这还只是保守估计,芙蓉县的古建筑论规模虽然不如三坊七巷,但数量却比三坊七巷要多,芙蓉县要想打造成一个旅游景点,就必然还要增加一些现代化的设备,整个投资十亿,绝对不夸张。这也是他不想急着去芙蓉县的原因,一个县,要拿出十个亿,恐怕走遍全中国,能拿得出来的恐怕也是寥寥无几,何况芙蓉县还是处于内陆省份的县,就更加不可能了。

    “十个亿?”这个数字确实出乎朱代东的意料之外,现在芙蓉县的公路改建和铁路专线以及地下排水系统,这三个比较大的项目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十个亿,而一个老县城保护和维修,就要十亿之多,如果芙蓉县有这笔钱,可以新建好几个这样的县城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