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不太相信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不太相信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五百八十四章不太相信

    来福州的时候,朱代东很迫切,从楚都直飞的福州,他太想马上就见到牛怀远,并且立刻把他带回去。在福州他用诚意打动了牛怀远,虽然牛怀远目前只知道他是芙蓉县委的工作人员,但对朱代东在古建筑方面的学识,牛怀远还是比较欣赏的。作为一名县委机关的工作人员,朱代东在古建筑方面的知识,在一个县城来说,绝对是很高的水平了。

    而且最让牛怀远感到惊讶的是,朱代东的学习能力特别强,他一开始跟自己,只是纯粹的学习,但很快就可以结合一些实例向自己提出一些实际的问题。而到了晚上在福州大酒店吃饭的时候,朱代东已经可以跟自己讨论一些关于古建筑的保护方法。

    看的出来,朱代东原来应该看过大量关于古建筑保护方面的资料,但一直没有得到名师指点,这次他向自己提的很多问题,都很关键。可以说,那些问题把他原来死记硬背的知识点全部串联了起来。

    这个情况很少有人能察觉,要不是牛怀远学识渊博,恐怕也不会发现,比如丁倍卫,就觉得朱代东对古建筑的研究,一直就有这么高的水平,而不是到了福州之后才突飞猛进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牛怀远决定去芙蓉县,他不但对芙蓉县的古建筑有兴趣,对朱代东这个人,同样也很有兴趣。

    去芙蓉县的时候,牛怀远提出要坐火车,芙蓉县的诚意他已经看到了,但他不想给芙蓉县的财政增加困难,同是也想在火车上,顺便给学生们讲讲课。到福州也有二个多月的时间,明清古建筑的研究,也算告一段落,如果到了芙蓉县,又要开始新的课题,在三坊七巷的总结,就只能留到几个月之后。

    这样的情况是牛怀远绝对不允许的,他宁愿晚一点到芙蓉县,也要在此之前,把相关知识点做一个总结和归纳。这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学校的学生很难想像,他们现在能跟在牛怀远身边,是一个多么幸福的事。如果以后他们走向社会,很多时候为了得到专家教授的一句话,需要历尽千辛万苦。

    但是朱代东在一旁观察,发现牛怀远的学生,并不是所有人都听得很认真,他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好的机会啊,如果有可能,他还真想跟着牛怀远好好学学古文物的保养,每一件古文物里,都有一个故事、有一段历史。

    一直到离沙常市只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时,牛怀远终于完成了他的授课。从他搬到福州大酒店的当天晚上开始,一直到现在,终于把该传授的知识点全部说了出来。对牛怀远这种敬业的态度,朱代东很钦佩,同时也对芙蓉县的旧城改造,有了更大的信心。芙蓉县有了这样敬业的古建筑保护专家,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朱代东才有时间跟牛怀远聊一些关于芙蓉县民清建筑的问题。朱代东带到福州的那五百多张照片,现在已经到了牛怀远手中,他在有闲暇的时候,会用放大镜仔细的看着。看牛怀远瞧得这么专注,朱代东都不忍心去打扰他。

    “朱代东,你既然是政府人员,为什么其他几个人都叫你老板?”丁倍卫知道朱代东是芙蓉县委的人,但对于其他几人跟朱代东的称呼,有些好奇。

    “我们那里有个规矩,谁大谁就当老板,我来自县委,他们就认为我最大。”朱代东微笑着说,丁倍卫可以说是牛怀远的得意门生,除了性格上有孤傲之外,在学识上,应该算是牛怀远目前所有的学生中的“大弟子”。

    “你的年纪应该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吧?怎么还是尹主任的领导?”丁倍卫诧异的问,尹坚石四十多岁了,而朱代东不过三十出头,按他的逻辑,在机关里,年纪越大的,职务应该越高才对。而且他们称尹坚石一口一个尹主任尹主任的,以为尹坚石应该是朱代东的领导才对。

    “我可不敢当老板的领导啊。”尹坚石对古建筑不怎么感兴趣,他一直陪着黄彬、张锁亮聊天,但朱对古建筑很想研究,他们就在旁边不敢打扰,直到牛怀远的课上完,他们才把注意力转到寰宇来。

    “代东,你在县委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牛怀远一直都没有在意这个问题,现在快到芙蓉县了,好像确实该问问朱代东的工作情况,既是好奇,也是对朱代东的尊重。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当个。”朱代东淡淡的说。

    “?县委有什么是适合你的?”丁倍卫傻傻的问。

    “当然是县委了?但我很好奇,代东,你不会真是一把手吧?”牛怀远并不觉得意外,他现在只怀疑一件事,朱代东会不会是芙蓉县的一把手。要知道普通的县委副和县委,相差是很悬殊的。

    “牛教授,各位,我向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芙蓉县的县委朱代东同志。”尹坚石站到他们身边,介绍说。

    “你是县委?”丁倍卫诧异的张大着嘴巴。

    “怎么,不像?”朱代东笑笑。

    “确实有不怎么像,如果说你是县委的秘书,我相信。”丁倍卫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

    “你好,我是朱的秘书黄彬。”黄彬走过去介绍说。

    “你好怀远正式跟朱代东见了礼,原来他一直把朱代东当成子侄晚辈看待,但现在,他已经正式把朱代东当成一个朋友。

    “牛教授,你这可是太见外了,叫我代东就可以,造成别朱朱的,叫得我脸红。”朱代东谦逊的说。

    “好吧,代东,你可是瞒得我好苦,如果不是丁倍卫问起,你打算什么时候才会告诉我?”牛怀远嗔怪的说。

    “一到芙蓉县我自然会告诉各位,我请您来芙蓉县,并不是因为我的身份,而是我的诚意,以及芙蓉县的诚意。牛教授,我代表八十万芙蓉人民欢迎你。”朱代东伸出手,大声说。

    “看样子我任重而道远。”牛怀远呵呵笑道。

    “牛教授,到了芙蓉县,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尽避提出来,只要是能办得成的,就一定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完成。”朱代东说。

    牛怀远一行人抵达芙蓉县后,朱代东在芙蓉宾馆为他们接风洗尘,县委副、县长刘敏也同时参加了欢迎仪式。这次,牛怀远同样没有喝什么酒,只跟朱代东、刘敏一起相互敬了一杯之后,就坚决不再喝酒。作为一名古建筑研究专家,需要保证随时有清醒的头脑。

    下午,在朱代东、刘敏、苏林、尹坚石等人的陪同下,一起参加了芙蓉县的旧城区。对于芙蓉县的旧城区,牛怀远已经在照片上看过多次,不但是他,他的学生们对芙蓉县的旧城区,也有一定的了解。

    “刘敏同志,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牛教授一旦看到了明清建筑,就像看到美女似的,再也拔不出来了。”朱代东陪着牛怀远看了几套比较典型的房子后,说。他在三坊七巷的时候就已经摸透了牛怀远的性格,看着那些古建筑,就像看到自己儿女似的,全情投入,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也好,再在这里,恐怕就要打扰牛教授的工作咯。”刘敏也笑道。

    除了文化局和县文化馆除了几名业务相关的工作人员之外,其他的人暂时都各忙各的了。朱代东也不例外,他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刘敏也同时到达。朱代东在去福州的这几天,县政府已经敲定了芙蓉县地下排水系统的施工方:沙常市泰山建筑工程公司,公司的老板正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史霄灼。

    “这家公司的规模如何?质量有保证吗?以前做过类似的工程吗?”朱代东问。

    “这家公司在全市的私营企业里来说,规模算是比较大的。公司各种资质听说还是比较齐全的,在市里也做过地下管道方面的工程。”刘敏说,如果史霄灼真是一无是处,他也不敢把地下排水系统交给他,朱代东对于质量的要求,太过苛刻。他宁可价格贵一些,也必须要保证质量。

    “县政府那边已经确认就是这家公司吗?”朱代东问,地下排水系统的招标工作,是由县政府负责的,对于这些具体事务,朱代东也一向不插手。但他不插手有一个前提,工程的质量要得到保证,哪怕价格稍稍贵点,他也不会说什么。但质量哪怕有一丁点儿问题,也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我们同时选了两家公司,另外一家是市政公司,但市政公司的报价太高,县里根本承受不起。”刘敏说。

    “好吧,先见见这家公司的负责人,明天上午应该有时间,就让他过来吧。”朱代东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