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零三章 更加诡异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零三章 更加诡异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当天晚上,朱代东去了趟市里,没去沙常宾馆,直奔新任市长田野的家里,在来之前,朱代东已经跟田野通了电话,说好久没吃姑姑做的家常菜了,实在嘴馋,田市长如果没有时间的话,他一个人也是要去尝尝的。

    田野对于朱代东,不像一般领导对下属的感情,自从朱代东进入他的视野之后,他对朱代东已经怀有感激之情了。比如朱代东向他提供的那包中药,解决了他男人不难的问题,那个问题曾经因感他很长一段时间,自从服用了朱代东提供的中药后,现在他的业务爱好都发生了些变化。

    原本田野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叫上几人打几把牌,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玩牌的。

    还有他能入主市政府,朱代东也从中出力良多。先不说朱代东陪他去中组部,就说朱代东让高胜恒浮出水面,从而把原市委党委、常务副市长刘俊峰调离沙常市,这就等于给田野扫清了一个巨大的障碍物。

    这份情,可比那包中药还要大。中药只能调理他的身体,可是职务,却能调理他的精神。官职,有一定程序上,也有治疗的作用,特别是对于精气神,更是有着非常好的提升作用。

    现在朱代东说要到他家里拜访,只要是能推掉的应酬,田野绝对二话不说,连跟对方解释都懒得做,让翟连升去应付,自己一个人早早的就回到家里等着朱代东上门。

    “姑父在家?。”朱代东提着两瓶酒,这是他来田野家的习惯,如果送其他贵重的东西,一来朱代东没有这个习惯,二来田野也不会接受。

    “不是听说你要来马上就回来了,你这姑父对你可是很上心。…”朱越在厨房里亲自忙活着,听到开门声,就在厨房跟朱代东打了个招呼。

    “要不说还是亲戚好办事呢……”朱代东笑吟吟的说。

    “坐吧,县里的工作还好吧。…”田野知道朱代东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自己,到了朱代东这一步,已经有三分政客的意思了。

    “县里的各项工作都进行得井井有条多谢姑父的挂念。…”朱代东点点头,说。

    “你们县里的编制空了这么多,各项工作还能井井有条,看来你这个县委书记干的还是很得力嘛……”田野说。

    “我正要跟姑父说这事呢,是不是觉得我们芙蓉县好欺负?总共才三十二名军转干部我们芙蓉县就分配了二十五名,以后是不是所有的军转干部,由我们芙蓉县承包算了?。”朱代东愤愤不平的说。

    “这也是你们芙蓉县主动提出来的嘛要不然人事局会做这样的预分方案?不可能嘛……”田野说。

    “我们县里也是执行市领导的指示,向申局长说,可以多接收一些军转干部,减轻市里的压力,可没说过要承包嘛……”朱代东唉声叹气的说,二十五名军转干部肯定要占去二十五个编制至于他们的家属,可以用工人编制,倒也不算什么大事。甚至就是安排在县里的企业上班,也是可以的。

    “你是说任强打了招呼?。”田野诧异的说,这次军转干部的安置工作由市委组织部长负责,常务副市长配合,市人事局具体执行。既然是市委领导打招呼,说的肯定就是任强。

    军转干部的安置问题随着这几年经济的发展,已经越来越以安置,但要说沙常市连几十年军转干部都分配不了,也太说不过去了。唯一的可能就是任强故意要把任务强加到芙蓉县头上,换句话说就是扔给芙蓉县一双小鞋。

    “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任部长怎么会刻意针对芙蓉县。…”朱代东说,他一向跟上级领导的关系处得很好,比如市里的领导,无论是前任的市委书记蔡文敏、市长黄子良,还现任市委书记王大可和现在的田野。还有比如纪委书记谢田、宣传部长赵保国、常务副市长时友军、常委副市长郭临安等人。

    就算是任强,朱代东跟他的关系也自认处得还可以,之前也没有任何征兆,这才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他可以得罪人,但要知道原因。如果是因为坚守自己的原则,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可无缘无故的得罪人,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麻烦会接踵而来呢。

    “还有你这位神奇的县委书记不知道的事?。”田野望着朱代东,似笑非笑的说。

    “你是说我那样子得罪的他?。”朱代东诧异的说,自己不就是把基层干部的资料都记下了下来么,这会任强这个组织部长有什么关系?

    “你设身处地的想想,也许就会有答案。…”田野说,任强是市委组织部长,但是这次考察朱代东,省委组织部却直接撇开了市委组织部,这让他很没有面子。而且朱代东对基层干部的情况,掌握得这么准确,事先他也是不知道的。

    以至于一开始,省里有人向他打探朱代东在这方面的能力时,他当时没有看到中国青年报上的报道,对这样的事是矢口否认,认为这是谣传。可没过一天,省委组织部的检查组就在芙蓉县得到了准确的结果,这让他更加难堪。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对于基层干部的情况,了解得并不深入,比如县一级的干部,副科以上的干部,他并不能认全,正科以上的干部,他并不能全部叫得出名字。虽然这样,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可是跟朱代东一比,就显得非常的刺眼。

    虽然为了吃顿饭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子,但朱代东觉得这顿饭吃的值,对于任强,以后如何相处,朱代东也颇为头疼。王大可上任之后,对任强这个组织部长没有做任何调整,就能看得出来,两个人已经配合得很默契。

    从这段时间市委作出的人事调整也能看得出来,王大可与任强一唱一和,把握着市委常委会上的节奏。虽然任强并没有完全倒向王大可,但至少可以看的出来,他已经跟市委书记有了统一作战的基础。因此,让这次事件升级扩大,并不是朱代东愿意见到的结果。

    作为一名合格的领导干部,要会处理矛盾,更要会调和矛盾。领导干部之间的相处,在某此方面跟国家与国家的交流有些相似,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两个人有共同的利益,敌人可以转化为朋友。

    但令朱代东郁闷的是,他几次向任强发出友善的信号,任强却置若周闻,非但没有回应,反而几次在组织工作会上,对芙蓉县的组织工作,提出了批评。丰勇君几次代表芙蓉县去市里开会,都会成为任强点名批评的对象。

    几次之后,朱代东也觉得任强做得有点过分了,作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任强可以说是高级领导干部了,心胸怎么能如此狭隘?有些问题,明明都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比如开会随便走动,闭目养神一会,都是正常现象。但现在,其他县市的人可能没事,芙蓉县若是这样做,只会换来一顿狠狠的批评。

    但朱代东暂时还是没有做任何反应,他很难相信任强这样做的背后没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像他这样的做法,不要说市委组织部长,哪怕就是县委组织部长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你可以对别人有意见,但嘴上不能说出来,脸上更加不能表露出来。要不然就落下乘了,也对不起他市委常委的身份。

    “朱书记,县里是不是请任部长下来视察一下工作,这个结得解开,要不然以后部里的同志都不愿意去市里开会了。”丰勇君在会上挨过几次批评之后,忍不住找到朱代东。

    “任部长对你们的批评,要虚心接受,如果你们的工作都做到位了,怎么还会挨批评?不要把上级领导对你们严格要求看到是苛贵,要化批评为动力,把组织工作做到位,做扎实。让任部长无话可说,这才是你们该做的事。你把任部长请来,只能让他发现更多的问题,换来更加深刻的批评。”朱代东说,他其实已经约了任强这个周末去钓鱼,任强有这个爱好。

    “是,朱书记批评的对。”丰勇君老老实实的说。

    “我们县里有没有好的钓鱼场所刁”朱代东问,任强来芙蓉县,要看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如果是市委组织部长的身份,那丰勇君就要来作陪。如果只有私人身份,就由朱代东陪同即可。

    “哼,书记什么时候有这个爱好了?”丰勇君眼睛一亮,说。朱书记的爱好实在太少了,不抽烟不打牌,喜欢喝点酒吧,县里好像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多少人想要跟他亲近,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我哪会钓鱼,陪个朋友。”朱代东淡淡的说。

    “要不我给朱书记安排吧,保证让你们满意。”丰勇君跃跃欲试的说,只能不能参与朱书记的娱乐活动,给他做点准备工作也是好的。

    朱代东点了点头,其实在哪里钓鱼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跟谁去钓鱼。而且钓鱼也不是目的,过程才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