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零八章 群众中的威信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零八章 群众中的威信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零八章群众中的威信

    跟朱代东的朋友、同僚一起喝酒,黄彬只对一个人的最为感兴趣,原来朱的专职秘书,现任雨花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李墨轩。两人都有相同的经历,而且也都是秘书出身,在没遇到朱之前,两人的遭遇也很相似。

    黄彬对李墨轩感兴趣,李墨轩何尝不对黄彬感兴趣,见到黄彬,李墨轩就回想起给朱县长当秘书的日子,回首往事,仿佛就在昨日。自从朱县长走了之后,李墨轩好长一段时间都感觉空荡荡的,而且没有朱县长坐阵,他对开发区的工作,还放不开手脚。

    幸好开发区的工委何小耀也是朱县长的人,两人原来的关系就非常不错,现在又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何小耀对他的帮助甚大。朱代东上次来雨花县的时候见过李墨轩,对他的评价是:变化很大,有领导的样子了,继续努力。

    现在黄彬见到李墨轩,对他的感觉也跟朱代东当时差不多,李墨轩现在已经有了管委会主任的气势,坐在那里,内敛、含蓄,但并不沉闷。也许是当秘书的时间有些长,李墨轩的话不多,对于其他人的话题,不太插口。但只要他说话,一般都能说到点子上。

    朱代东没来,这次酒宴上,呼风唤雨的当属赵金海和徐军,他们两人的酒量都能用海量来形容。知道其他人的酒量跟他们差得太远,也没有强求,有个同等级的对手,他们已经喝得很愉快。

    除了徐军之外,今天来这里的人,可以说都是官场中人,但酒桌上的气氛却很融洽。虽然也有敬酒、猜拳,但却不过分。比如黄彬坦承的告诉大家,他已经到量了,就没有人再劝他的酒。不能喝酒,用茶代表,或者喝饮料也行,这让黄彬有个错觉,这些人都是多年的老朋友,在一起,完全没有上下级的概念。

    “黄彬,是不是觉得有些意外?”李墨轩就坐在黄彬的身边,他们两个的酒量都只是一般,基本上喝外循环之外,就到量了。

    “确实是这样,感觉你们好像都是朋友,而且是那种真正的朋友。”黄彬说,在官场之中,很少能见到这样的情况,只要有领导上桌,那就一定会有某种规矩。今天来这里的,赵金海最大,他是县委常委,还是雨花县的政法委,第二就是陈树立,副县长。可是其他人跟他们说话,完全没有一点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不管你会不会高兴。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原本还有点上下级的概念,但代东县长来过几次后,这种概念就越来越淡薄,到现在,我甚至都感觉不出来了。”李墨轩感慨万端的说,这也许就是朱代东的魅力所在吧。

    “真是羡慕你们。”李墨轩说。

    “你以后也可以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就像我跟代东县长一样。你在代东县长身边工作也有半年多了,应该知道他是一个什么人啊。”李墨轩笑笑,说。

    “在芙蓉县,朱好像很少有这种放松的状态。”黄彬说,朱代东是芙蓉县的一把手,很多场合,他都要一本正经,满脸严肃,这跟他的身份有关。而这里的人,跟朱长的相处了六年多,短的也有二三年,感情已经培养出来了。

    “他现在是一把手,很多场合都不能放开,但如果他来了雨花,跟我们没有半点架子。怎么样,代东县长,噢,现在应该是代东了,黄彬,你这个秘书干的还轻松么?”李墨轩说。

    “还好吧,朱精力充沛,工作能力非常强,跟着他工作,能学到很多东西。”黄彬说。

    “但也会很辛苦,这一点我有体会。以前觉得日子难熬,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彻底休息几天就好,后来代东离开雨花县之后才发觉,原来那才是自己最舒服的日子。黄彬,不要看我现在开发区当主任,但实际上,我最想干的,还是跟在代东的身边,你还说羡慕我们,其实我很羡慕你。”李墨轩感叹的说,跟在朱代东的身边,虽然每天的工作非常紧张,除了睡觉,好像也没有什么休息时间,但后来才知道,那叫充实。人这一辈子,有多少时间能过得这么充实呢?没有,至少李墨轩现在没有感觉到。

    “我会努力的。”黄彬重重的点了点头。

    在回去的路上,黄彬还一直在仔细回味着李墨轩所说的话,能在朱身边工作,是一次机会,同时也是一次机遇。看看雨花县的那些人,有相当一部分是朱的部下。在黄彬的想法中,下级跟领导相处,一般都是要走茶凉。毕竟他们不止朱代东这一个领导,如果朱代东走了,这杯茶还不凉,后面的新茶可能就热不起来,对他们自己也有莫大的影响。

    但这样的情况在他们身上,黄彬并没有看到,也没有感觉到。朱这杯茶,在他走了半年多以后,还是热的,甚至还是滚烫的。还有今天在芙蓉县发购买款的时候,雨花县的群众那种对朱发自内心的尊重,让了非常感动。

    而且今天黄彬也听说了陈树立去跟拆迁户谈判的事,朱离开雨花县都这么久了,可他在当地群众中,威信依然这么高。仅仅凭着陈树立说了句,这些建材朱代东想要,他们马上就不再跟县政府僵着,当天就全部签订了合同,这样高的效率,让黄彬听到之后,都有些不敢相信。

    回到县委的时候,黄彬突然给自己订下了个目标,要做像朱这样的领导干部。离开雨花县这么久人,却还能在当地群众有如此高的威信,如果他说对芙蓉县的人听,未必会有人相信。可他知道,这都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事。在整个芙蓉县中,黄彬跟朱代东走的最近,两个人的工作时间,基本上都在一起。

    因此,朱代东是个什么样的人,最清楚的应该是黄彬。也只有他才最有资格说,朱到底怎么样。也正是因为如此,黄彬才更加钦佩朱代东,他的要求也不高,自己以后如果为官一任,也能做到像朱这样在人民群众中,有这么高的威望就行。不,哪怕只有一半,黄彬也心满意足。

    “怎么,是不是很累?”朱代东看到黄彬一脸的疲乏,关心的问。

    “还好,朱,这次一共分发了三百二十四万人民币,二十套模型也全部送了出去,收到模型的人都说非常精美,每个人都很喜欢。”黄彬说,这三百二十四万人民币并不是从财政走的帐,虽然财政局派了人去帮忙,但实际上钱是从无名配方的分红中支付的,算是县里借的,另外这次地下排水系统所需的三千一百万,也是采用这种方式,无名配方这次也分到了七千五百万的红利,一直放在县财政的账上,但这笔钱,只是由财政局监管,实际的支配权在朱手中。

    “这就好,虽然我们占了很大的便宜,但我相信,这些群众应该还是很高兴的。”朱代东点了点头,说,那些古建材,虽然很值钱,但也要看在谁的手上,如果是一些古玩商人,或许能给个几十上百,他们也会很满意。朱代东给的这个价格,是与牛怀远商量过的,因为并不知道那些古建材到底能不能用,甚至牛怀远还觉得朱代东给的价格高了,因为这样的价格,就意味着芙蓉县要冒风险。

    但事实证明朱代东的运气非常好,那些建材运到芙蓉县之后,就送到了指定的仓库,由牛怀远全权负责。经过初步的估算,牛怀远认为,这次芙蓉县的古建筑修复所需要的古建材,基本上已经足够了。也就是说,这批古建材的价值,若是全部到市场上换成钱的话,将以亿来计算。

    “朱在他们当中的威信那是没得说,不要说有钱,哪怕就是一分钱没有,我觉得他们也真心实意想给你的工作造成方面。”黄彬钦佩的说,如果能做到朱这一步,让人民群众心甘情愿为自己放弃眼前的利益,他死而无憾了。

    “你只有真心为人民群众办实事,人民群众才会真心拥护你。做群众工作,没有什么捷径可言,脚踏实地的做一些有益于他们的事,以后群众就会发自内心的感谢你。我其实在雨花县的工作,很多还没有做到位,比如旧城改造,现在想起来,总感觉有些对不住他们。”朱代东说,他在雨花县的那几年,一心想的都是怎么发展经济,只有雨花县的经济发展上去了,才有可能谈其他的。

    “朱,我记下来了,这以后也将成为我的行事准则。”黄彬拿到记事本,马上把刚才朱代东所说的那段话记录了下来,他发现自己找到了一个关键点,正发朱所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才是在人民群众中建立威信的最好办法。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