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二十四章 计划周祥(拜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二十四章 计划周祥(拜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二十四章计划周祥(拜求月票)

    刘敏和肖冠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呢?事先没有一点征兆,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从袁庆民去市里,一直到现在,差不多五个多小时了。虽然市里与芙蓉县相隔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电磁波的传播速度快啊,只要一个电话,什么事情不能马上知道?

    可令人难以置信的也正在这里,甚至让刘敏和肖冠、楚朝辉都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五个多小时过去了,市里竟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因为关注朱代东与常怀庆同时去的市里,他们两人也都向市里打听过朱代东、常怀庆的行踪,得到的答复是,两人各有要事,之所以同时去,完全就是巧合。

    因此,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解释:人为控制。双规一名县政法委,这可是最容易被津津乐道的事,特别是对于机关里的人来说,这可是一个太值得一说的话题。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每天在机关里都是无聊的发慌,如果听说了这样的事,哪能不大肆宣扬?

    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却没有发生,五个多小时过去了,袁庆民被双规的消息,被得严严实实,这也证明了一件事,计划周祥,滴水不漏。如果是市委的主要领导,做出这样的事,他们都不会感到惊讶。毕竟领导的经验丰富,深谋远虑,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出奇。

    可是如今,连傻子也知道,这件事是朱代东一手操纵的。这就让他们很震惊,朱代东能做到这一点,跟市委领导的紧密配合是分不开的。想到这一点,肖冠深深地看了刘敏一眼,身为市委组织部长的任强,怎么在这件事上,没有提前跟他通个气?

    双规一名县委党委,市委常委会一般都会讨论,最不济,也会召开办公会,而组织部长是有资格参加办公会的。哪怕当时没有参加,事后也会通知他。既然任强一定会知道,为何却没有及时通知刘敏呢?任强不可能不知道袁庆民对刘敏的重要性,就算袁庆民不是刘敏的人,能把这样的消息提前通知一下,对刘敏也是有莫大的帮助。领导的支持和信任,不就是体现在这些方面么?

    原本下午的常委会就有几个议题要讨论,比如宣传部制订的军欢会的具体事宜,楚朝辉也打算在常委会上提一下,还有刘敏对于下半年的政府工作,也准备跟常委会沟通一下,但现在所有人都没有心思了。

    听到朱代东说,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大家还有什么要讨论的?所有人马上一哄而散,这件事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投入到平静的湖面,引起了轩然,他们都要找个地方,好好消化一下这个惊人的消息。袁庆民被双规,必须引起芙蓉县官场震动。

    楚朝辉听到袁庆民被双规的消息后,面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无比,刚才还在为袁庆民不能回来参加常委会而遗憾,可突然,袁庆民竟然被双规。而且袁庆民接到去市里开会的电话时,自己当时就坐在他身边。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总想着让朱代东难堪,人家把你调到市里双规,你还被蒙在鼓里,还在幻想着,怎么样能朱代东一个难堪,殊不知,人家随便一个动作,就能让你们的一切计划,全部流产!

    楚朝辉回去的时候走的很慢,双腿像灌了铅似的,原本想要回家的,可不知不觉就走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斜躺在沙上,看到茶几上有烟,顺势拿了一根,深深地吸了口,在肺里转一圈后,重重的吐了出来。他突然之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件事自己必须有个态度,而且这个态度必须越决定越好。

    楚朝辉原来一直在刘敏与朱代东之间犹豫、徘徊,但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夹在他们之中的。如果两边都不想得罪,最后两边都有可能得罪。墙头草,在官场是没有生存土壤的,特别是你他这种进了班子的人,那就更加不可能。

    想通了这件事,他马上精神一振,只要知道自己的目标,就知道如何去做,怎么去做,他翻身坐起,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电话,快速拨出一个电话:“朱,您有时间吗?我有事情想向您汇报。”

    楚朝辉的年龄比朱代东要大十多岁,可现在他在跟朱代东说话的时候,却用了尊称:您。而且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尊敬,当然,其中还带着浓厚的敬畏。

    肖冠在会后,径直就去了刘敏的办公室,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这件事刘敏不能说清楚,以后他们的合作,将会进入冷冻期。

    “这件事我确实也是刚刚得到消息,你先坐,我给任部长打个电话。”刘敏看到肖冠跟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有些歉意的说,不管如何,现在他跟肖冠也是一种同盟的关系,袁庆民也能算是他的一个盟友,对于这样突然得有点莫明其妙的双规,内在都是有政治原因的。

    肖冠点了点头,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刘敏给任强打电话。他现在非常担忧,芙蓉县的干部,可能除了朱代东例外,其他的干部,只要认真的去查,不管是谁,总能查出一堆屎。何况袁庆民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身为政法委,在朱代东没来之前,他干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原本在朱代东原来处理局和太阳雨的事件时,袁庆民就足够接受严格的处分,甚至是判刑都有可能。但当时朱代东并没有那样做,毕竟他这个县委也不能当光杆司令,总得有人帮他做事才行吧?

    让袁庆民很占着政法委这个位子,朱代东要动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而袁庆民恐怕一直没有这个觉悟,还以为是朱代东不敢动他。现在肖冠要考虑的是,袁庆民走了之后,谁会来坐政法委这个位子,结果他猛然惊出一身冷汗,朱代东早就安排好了人手。现在的局长高杰,早就已经兼了政法委的副,如果袁庆民被免职,由高杰接任政法委,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任部长,你好,我是刘敏啊,明天能准时来咱们芙蓉县检查指导工作吧?”刘敏笑吟吟的说。

    “明天的事情要到了明天才能知道,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明天如果没问题的话,应该会来。”任强的声音起来有些疲惫不堪,淡淡的说。他今天没有上班,感觉头很晕,躺在家里,又睡不着,可是闭上眼睛,又感觉眼皮好像有种力量要强行撑开,他的脾气就上来了,直接服了一片安眠药,结果从上午九点,睡到半个小时之产前。

    “今天我县的政法委袁庆民被双规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吧?”刘敏问,任强的身体这段时间经常出问题,他是知道的。自从那次在田甘乡之别后,任强每个星期都会去趟省城,主要是做心理方面的治疗,平常在家用药物治疗。但经过这么些人的治疗,他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太明显的改善。

    现在的任强,时常会感到头晕目眩,眼睛如果睁大些,就会头疼欲裂。这些情况,已经开始影响到他的工作。还有他的工作能力,也因为这件事,下降不少。这段时间的任强,给人的感觉,就是不近人情,易怒,怕惊。跟他说话谈事,都是小心谨慎,如果一旦声音过大,都会被他训斥一顿。

    “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市里对这件事得很严密,市纪委双规袁庆民,并没有开常委会,只跟田野和夏落兴两同志商议了一下。”任强略显不满的说,他是组织部长,市里的第三号实权人物,这样重大的事,怎么能不跟他商量一下呢?

    其实市委一开始还是想跟他商量的,在上午朱代东向谢田反映了芙蓉县的情况之后,市委办公厅的人就找过他,可他服了安眠药,谁还能叫得醒?

    “不就是一个政法委双规么,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刘敏淡淡的笑着说。

    “谁知道呢,你们芙蓉县的朱代东可是鬼得很,你跟他一起工作,可得打起精神来,随时准备着。”任强说,他现在跟刘敏说话已经随意了许多,按说刘敏在机关工作多年,对于这样的事,应该轻车熟路才对,然刘敏之前连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可见斗争经验之欠缺。

    肖冠跟刘敏的联盟,原本好像已经开始形成了战斗力,甚至还在想在今天的常委会实战检验一下,没想到还没摆开阵势呢,倾刻间,就被袁庆民的突然落马搞得土崩瓦解。

    “刚才你也听到了,市里的保密工作这次确实是做到家了,如果仅以这次的事件来说,比我们县里的保密工作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刘敏自嘲的笑笑,说。袁庆民事件,不管最后的处理结果如何,对他的打击都是非常沉重的。

    袁庆民算是他们这边的急先锋,但现在袁庆民出师未捷身先死,自己这边的势力,一下子损失惨重。不用说,原本着徘徊犹豫的楚朝辉,这下又要把他的乌龟脑袋紧紧的缩回去了。而且这件事之后,楚朝辉的胆子恐怕都被吓破,他这个宣传部长,如果有把握在朱代东手中,要拿下他,也就是半天的时间。

    刘敏突然觉得,身为县委,朱代东有太多的便利,虽然两的级别都一样,可他的许多天然优势,是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拥有的。

    :最后几天了,有的朋友不要浪费啊,都投出来吧。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