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二十七章 摆正自己的位置(求票啊!)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二十七章 摆正自己的位置(求票啊!)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二十七章摆正自己的位置(求票啊!)

    提起田甘乡的事,刘敏也是深有同感,自己被歹徒挟持,真要找原因的话,其实间接也是朱代东和高杰造成的。他们不大张声势的搜山,那两名歹徒能跑下山来?他们不跑下来,自己跟任强能遇上歹徒?自己跟任强不遇上歹徒,能落下现在这毛病?

    这段时间刘敏特别喜欢安静,非常不喜欢被别人打扰,胡新星这段时间就被他经常训斥。数次之后,胡新星也终于悟出一个道理,没事千万不能打扰刘县长。有事的时候,也不能轻易打扰刘县长。

    原来每天等着等刘县长的人,都在他的办公室外面排起了长龙,可这段时间,所有的来客,都被胡新星挡驾。需要汇报的事,全部换成文字材料,先交给他,由他再转呈刘县长。哪怕是再紧急的事,也不能随意去打扰刘县长。这样几次之后,胡新星终于没再平白无故的受到训斥。

    “任部长,对于高杰担任县委常委,你是什么意见?”刘敏对高杰没有好感,但他相信,任强对高杰更加没有好感。县委常委的任命,决定权在市委手中,而任强作为市委组织部长,更具有考察和推荐权。如果他坚决反对,高杰想进班子,几乎不可能。

    “我的意见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和田市长,都很看好这个高杰。”任强叹了口气,今天早上的常委会之前,王大可召开了办公会,芙蓉县的事也在讨论之列。主要是两方面,市纪委谢田介绍袁庆民的案情,现在袁庆民还是芙蓉县的县委常委、政法委,在会上,讨论了什么时候撤销袁庆民的领导职务。同时还就芙蓉县新的政法委人选,进行了讨论。

    在会上,任强就提出,鉴于芙蓉县的情况,应该派一名老成持重的政法干部去坐阵。他提议,由市里派一名政法干部去芙蓉县工作。但是王大可在会上讲成了朱代东的建议,他希望这个政法委从芙蓉县产生,而且他也有了人选。

    对于人事问题,特别是下面县市的人事问题,代理市长田野一向很少发表意见,介是这次他很罕见的表明态度,支持朱代东。田野说,他对朱代东这位干部很了解,虽然年轻,可是能力已经得到了所有认识他的人的认可。至于他所使用的干部,在芙蓉县还不能完全体现出来,但从雨花县的表现来说,他原来用过的干部,能力强作风硬、群众中威信高,现在已经成为雨花县领导干部中的中坚力量。

    “王和田市长都很看好他?”刘敏诧异的问,田野跟朱代东的关系很好,他知道。田野的老婆朱越就是芙蓉县人,据说老家就在大沙村。但王大可是新调来不久的市委啊,原来跟朱代东应该没有任何关系才对,

    “这就是朱代东的厉害之处,这边袁庆民还没撤职,他早就准备好替补了。你们这个朱,老谋深算啊。”任强说,他可以给高杰的上任造成一些阻碍,但并不能完全阻止高杰的上任。

    要阻止高杰上任,唯一的可能就是高杰在这段时间出现重大失职,但这可能么?如果上次那两名歹徒在芙蓉县没有被抓捕,或者是刘敏、任强随便哪个出点什么事,那高杰也将不可能在这次出任政法委。

    “以前黄市长也提醒过来,让我多向朱代东学习。”刘敏不好意思的说,但他好像并没有重视朱代东。至少在他心里,他并没有重视,或者说他,不想重视。在他看来,朱代东应该还像原来那样尊重自己,奉承自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领导自己,不时的向自己作着指示。

    但现在任强又用这样的语气向他说起朱代东,这让刘敏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原来黄市长说的很有道理,他早就看到了事情的本质,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任强突然看到刘敏很落寞,这是一种无奈的表情,还带着自卑。他很能理解刘敏现在的心情,如果仅仅是从对权力中心的影响来说,他原来当市长秘书时,比现在这个县长对权力的影响要大得多。如果他还是市长秘书,对芙蓉县的人事任命的影响,比现在当的这个县长还要大。

    “刘敏,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其实只要你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很多事情就都能想得通了。”任强笑笑说,作为县长,要知道自己是二把手,如果想在常委会上跟一把手分庭抗礼,就必须要有非常好的基础。

    比如像肖冠,他是芙蓉县本地人,而且还一直在芙蓉县工作,在党员干部中,有一定威信。如果不是因为朱代东刚来的时候,就与原来的老孙建功搞好了关系,恐怕与朱代东分庭抗礼的,将不会是刘敏。

    “任部长说的很有道理,刘敏受教了。”刘敏诚恳的说,在官场之中,一般谁会跟你说得这么透彻?原来黄子良这样跟他讲,他没有在意,以为是老生常谈而已,谁不知道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只有真正进入了角色,才会知道,这其中是有很多学问的。摆正自己的位置,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但这一次,刘敏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不智之举。识时务者为俊杰,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刘敏刚刚走出二号院没多久,就接到了肖冠的电话,他一直在二号院的不远处等着,刘敏一出来,他马上就发现了。肖冠在芙蓉宾馆是有长期定点房间的,芙蓉宾馆是县委、县政府的指定接待单位,每年县委有许多会议都会安排在这里。肖冠作为常务副,他至少有一半的时间,会在芙蓉宾馆度过,在这里有个长期的包房,实属平常。

    “袁庆民有希望不移交吗?”肖冠焦急问,他与袁庆民其实也相交多年,现在袁庆民出事,让他生出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袁庆民死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要轮到自己?朱代东别看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可真要动起手想,比谁都狠啊。

    他刚到芙蓉县没多久,就拿局开刀,把张书军给进了监狱。其实从那个时候,自己就应该对他提高警惕。朱代东也凭着那一手,树立了他在芙蓉县的威信。后来的纪委孟莘田被调离,使得县委几个常委纷纷倒戈换帜,让朱代东轻松掌控了常委会。以的事情就变得不再可控。要不然凭着孟、丰勇君、袁庆民、楚朝辉、曾斌杰等人,再加上自己,朱代东想要从稳县委这个位子,是很难的。

    现在看到朱代东腾出手来,一个个的收拾着自己这边的人,他是后悔莫及,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袁庆民栽进去是必然的,但现在能不能只受党纪处分,就成为了袁庆民最好的结局。

    “恐怕很难啊,那份举报材料太过翔实,据说比交代材料还详细,你说他有可能平安出来么?”刘敏点了根烟,说。刚才在任强那里,他一直忍着没吸烟,可是把他憋坏了。

    “比交代材料还详细?难不成是那些行贿人员联合起来举报他的?”肖冠说,袁庆民的口碑好像没这么差吧,只要收了钱,就会办事。如果事情没办成,他还会退钱。不像有些领导干部,收了钱,不管事情有没有办成,都是会退钱的。按说这样守规则的人,怎么会被人举报呢?而且还是联合举报,没道理嘛。

    “这事透着诡异,因为是匿名举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据我分析,恐怕不是联合举报的问题,而是他与人谈话时,被人听到了。”刘敏又向肖冠说着自己的判断。

    “我的办公室,也要请他们仔细查查。”肖冠听刘敏说窃听器的问题,虽然很怀疑,那玩意不是只出现在电视电影中么,竟然有人会利用来窃听自己?他不太相信。

    可不信归不信,他也担心,谁要真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放上这么一个东西,那该是件多么恐怖的事啊。

    邓志新的办事效率很高,他接到刘敏电话的时候,马上就给技术科打了电话,带上反窃听设备,让他们迅速来芙蓉县一趟,到了芙蓉县之后,不要私自与芙蓉县局联系,一切听从刘敏同志的指示。

    七月份,在中午的县政府是很安静的,大部分人都会趁机休息一下,睡个午觉。整个机关大院里,就没几个人。而这也很有利于检测,刘敏趁着任强要休息的时机,亲自跑回县政府接待他们。

    邓志新派来的是两个人,提着一个四四方方用铝合金制作的箱子,到了刘敏的办公室一打开,才发现里面是一部精密的机器。这部机器的灵敏度很高,可以无需进入线一个房间,只要在走廊里走一趟,就能把上中下三层的窃听器全部检测出来。

    刘敏满怀信心的让他们在县政府大楼里检测,没过半个小时,结果就出来了,很令他失望,在这里并没有找到任何窃听器。

    :本来想发单章的,想想时间这么“早”了,就放弃。但大可的心还是很迫切的,最后的三天,关键的三天,求大家的和推荐票!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