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三十章 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三十章 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三十章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求月票)

    许玉萍一听是朱代东亲自打来的电话,马上来了精神,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虽然她的听力没有朱代东这么恐怖,但靠近高杰的话,还是能听到一点。朱代东让高杰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都没有正式工作了,反而是谈工作的最好时间。

    “朱,我马上赶过来。”高杰恭敬的说,朱已经到了办公室,他哪能让领导久等,挂上电话后,换了套衣服就出了门。

    “早点回来,不,晚点回来没关系的。”许玉萍原本习惯性的在后面追了一句,但一想不对,这是去见朱,哪怕今天晚上不回来,又有何妨?

    “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高杰走到门口的时候,低头说了一句。

    可是许玉萍哪里又睡得着?相反,她内心涌现出一种亢奋,她在家里完全睡不着,坐在沙视,平常看着那些电视剧,看着看着就能睡着。但今天完全不行,她看着电视,脑海里想的是高杰跟朱代东说的是什么。

    最后她没办法,只好拿着拖把和抹布,大晚上的在家里搞卫生,把家里的每个角落,搞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朱代东把高杰叫过去,确实是跟他谈起县政法委窑的事,下午他回到县里之后,接到了市委的电话,通知他去参加市委工作会议。这次市委会议是关于芙蓉县的事项,就在今天,袁庆民在大量证据确凿之下,心理防线完全崩溃,已经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所有的违纪行为全部交代的清清楚楚。

    而市委今天的会议,就是讨论对袁庆民的处分。朱代东是芙蓉县的县委,袁庆民是他的部下,这件案子芙蓉县纪委也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参与破案,因此,朱代东有参与会议的权力,并且王大可还告诉他,有可能在会上要让他发言。

    会议先由纪委谢田介绍了袁庆民一案的情况,对于袁庆民的情况,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受贿数目巨大,生活作风靡乱。他不但养有情人,而且还跟一些女性下属有染,至于在外面花钱买欢,就像在外面吃饭一样,实在太正常不过。

    都说楚朝辉很好色,但跟袁庆民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至于他受贿的金额,也在百万之让。他长期掌握着芙蓉县的政法系统,因此,也造成了一些冤假错案。至于帮人减轻罪行,找人做点假证之类的,也是时有发生。他是政法干部,对法律比较熟悉,给人提供法律咨询,钻法律的空子,更是数不胜数。

    他的这种行为,比贪污受贿还要严重,一件案件如果在判决的时候,出现了偏差,甚至出现相反的结果,就会造成社会事件,甚至严重的时候,影响面会非常大。

    也正是因为如此,朱代东在会上提出,对于像袁庆民这样的情况,必须要严厉惩治,不但如此,由袁庆民造成的司法不公,也要尽可能的挽回。党和政府的威信是如何建立的?党群关系为什么会越来越紧张?司法不公、政府失信,都在其中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这样的事情,只要发生了一起,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因为这样的事件,几乎是不可能再消亡,时效性太长了。

    正是因为朱代东的这番话,市委决定,撤销袁庆民的一切职务,开除党籍,移交起诉。这样的处分,已经算是非常重的了。哪怕就算袁庆民能退回全部全部赃款,他恐怕也得在监狱里住蚌十年八载才会出来了。

    对于如何处理袁庆民造成的善后工作,朱代东也提出具体的建议,他希望芙蓉县出的事,还是由芙蓉县来解决。既然是芙蓉县自己解决,这个新的政法委,也必须要由芙蓉县的干部来处理。而处理这些善后事情,最佳的人选莫过于高杰了。

    “朱,这么晚了叫我过来,是不是市委有什么重要指示?”高杰来的时候,办公宏观世界就朱代东一个人,明天黄彬还要早起,朱代东就让他先回去了。

    “是的,明天纪委的谢将亲自来芙蓉县,代表市委和市纪委宣布对袁庆民的处分。”朱代东说,由谢田亲自来芙蓉县宣布处分,这个级别可是非常高的。

    “袁是什么处分?”高杰问。

    “双开,移交。”朱代东说,所谓双开,就是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只不过开除公职还要会走个程序,但这个程序,也会在明天谢田宣布市委的处分之后,立刻举行。

    “怎么会这么严重?”高杰有些诧异的问,党纪处分中,最严重的一项,就是开除党籍,而行政处分最严重的一项,就是开除,这个双开,让袁庆民一下子从县委领导,变成为一个再也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而且还要移交,对于这种被一掳到底的情况,哪怕他原来是政法委,想要在官场中再得到任何帮忙,都很难。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你看看他的案卷,其中有几件案子,是必须要马上重新调查。”朱代东拿过一份材料交给他说。

    “这几件案子我都听说过,可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内幕,这真是我们执法人员的耻辱。”袁庆民快速的翻了翻材料,义愤填膺的说。这些案子都是属于冤假错案,被法院判刑,投进监狱的,竟然都是无辜的。而真正的罪犯,到现在还逍遥法外。

    “这几件案子,原本市里的意思,是要由市局来重新调查,但我据理力争,决定让你来重新调查,有信心吗?”朱代东问。

    “袁庆民都已经交待清楚了,我有信心在半个月之内,把这几件案子查个水落石出。”高杰说,这些案子的来龙去脉,袁庆民已经说的很清楚,局一接手,只需要按图索骥就行。如果连这样的事,还要让市局来调查,芙蓉县局以后岂还有脸面?

    “好,这些案子既然是重新调查,就一定要把证据做扎实,要经得起考验和推敲,时间倒不是很急。”朱代东提醒道,既然要翻案,就一定要办成铁案,要不然还不如不翻。

    “是,局里会派出精干力量,把这些案子做扎实。”袁庆民点了点头,慎重的说。

    “这就好,明天谢来了,你们局必须要有一个态度。这件事不但要让市委满意,同时也要让芙群众满意、当事人满意、当事人的家属也满意。除了查案,县政府那边也会拿出一个方案,善后工作与要同时进行。”朱代东说,这件事明天他还要跟刘敏讨论,有几人平白无故的被关了这么好几年,难道说就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

    “请朱放心,我们局一定尽到自己的职责。”高杰说。

    “你除了是局长,还是政法委副,在其他方面,也应该负起责来。”朱代东说,看到高杰脸上露出欣喜之情,他清楚,高杰肯定是听到了关于他的传言,“我已经正式向市委推荐,由你来担任芙蓉县的政法委。”

    “朱,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高杰连忙站起来,朝着朱代东鞠躬,说。

    “这件事最后成不成还两说呢,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都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朱代东说。

    “这是知道,不管怎么样,都感谢朱对我的培养和教育。自从你来了芙蓉县之后,我们这里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社会治安,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我现在,工作起来也是每天都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样。这一切,都是拜朱也赐,以后只要朱指到哪,我就打到哪。”高杰谦逊的说,虽然朱代东并不保证这个政法委就一定是自己,但既然朱代东说出了口,就表示成功的几率会相当高。

    “我这个人其实并不复杂,只要你能把工作做好,能干出成绩,就行。”朱代东轻轻笑了笑说。

    高杰拿着案卷回到家之后,已经是十二点多,但他还在楼下就看到,自己家的灯还亮着,到家门口时,刚想掏出钥匙,房门马上打开了,许玉萍一脸急切的望着高杰问:“怎么样?怎么样?”

    “你是不是没问清这件事,就睡不着?”高杰笑着说。

    “要是换成你,能睡得着?快点告诉我说了吧,我好回去睡觉。”许玉萍一脸希冀的说。

    “跟你想像得差不多,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朱已经向市委推荐了由我来担任县政法委。”高杰说。

    “真的?高杰,朱对你那是没得说,以后还要继续坚持,以后只要继续保持着跟朱的这种关系,你在芙蓉县就不用为其他事烦恼。”许玉萍叮嘱道。

    “这种事还要你提醒?现在谁都知道我是朱的人,就算我不想跟着朱走,也不会有人相信。”高杰笑道,“你现在可以去睡觉了吧?我还要看看案卷,这几件案子必须要破,要不然朱可发话了,政法委就没了我的份。”

    “那我不打扰你了,你就要客厅看,但也不要太晚,明天还要上班呢,没有好的精神,也办不好朱交待的事。”许玉萍说。

    :最后二天时间了,大家是不是把都投出来算了?每一张,大可都很珍惜,每一张,大可都很重视,拜托各位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