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六十三章 坚持自己的原则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六十三章 坚持自己的原则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雨huā县现在的局势,朱代东并不是很清楚,而且就算让李墨轩介绍,以他这样的级别,也不可能真正说出个子卯寅丑来。如果不能准确的把握全盘局势,那很容易会越帮越忙。一条错误的信息,就会导致一个灾难的结局。

    “这种事是没有通用办法的,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是我的话,只会做一件事,一心扑在工作上,谁有理听谁的,坚持自己的原则。”朱代东轻轻摇了摇头说,这也是他当初在雨huā县的做法,到现在,朱代东也坚持着这样的做法。

    这是以静制动最好的办法,这不是做墙头草,而是制身度外。但这样做的后果,也是很明显的,很难得到上面的大力提携,如果你没有干出卓越成绩的话。

    “最近县里让我兼了招商局长。”李墨轩又说,他现在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又兼着招商局长,整个雨huā县甚至整个沙常市,好像都没有这样人事任命。〖中〗国什么是世界上无可争议的第一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不多得是?多少人为了一个职务,而争得头破血流,他李墨轩何德何能,竟然一人身兼两职?

    当然,朱代东当初还身兼过三职,他以副县长的身份,兼着开发区工委〖书〗记和管委会主任,可那时是有特殊背景的。当时的雨huā县开发区什么都没有,账上的资金总共才一百多块钱,吃顿饭都不够。那时去开发区,可以说是变相的发配。

    “这件事我听陈树立说过。”朱代东点点头,这对李墨轩来说,可算不上什么好事,他太年轻,在资历方面就容易让人说事,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到开发区之后,只是曹随萧规,并没有开创出新的局面,这容易让人对他的职位产生凯觎想法。

    李墨轩没有说话”他知道肯定还有下文,在老领导面前,安静的当一个倾听者,比什么都重要。朱代东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绝不是偶然。他当刚才工作的时候,人脉比自己还不如。可是他抓住了几乎每一次机会,快速而紧密的与各方面建立了牢固而友好的关系。

    “据我所知”市里的很多领导,对雨huā县开发区还是比较关心的。”朱代东突然说道。

    李墨轩听得眼前一亮,这句话换作别人,也井会听得莫明其妙,但李墨轩马上就醒悟过来。现在朱代东在芙蓉县”他如果刻意与朱代东密切联系,恐怕会惹得王力军和盛枫瑾都不高兴。可是跟市里的领导搞好关系就不一样了,到时王力军和盛枫瑾,谁都不会再为难自己。

    朱代东以前在而huā县的时候,不但跟市里的领导了,甚至就连省里的领导,也是保持着非常友好的关系。李墨轩倒不奢望能跟朱代东一样”也跟省里的重要领导建立这样的关系,但至少可以跟市里的领导处好关系。

    其实这种事,李墨轩也q就想过,可他仅凭自己的关系,就算有这个心,也不一定有这个力。就算有这个力,也没有这个时间。

    “我想回去后,就请市里的领导视察开发区的工作。”李墨轩说,雨huā县开发区的经济发展和GDP增长速度,现在都是全市前列。这样的成绩,无论哪个领导下来视察工作”都会很满意的。何况而huā县开发区还给市里解决了一万三千多名下岗工人的安置工作问题,这一万三千多名下岗工人,带到开发区的”可就是一万三千多个家庭,这给市里减轻了多大的负担?

    “有好的经验”应该主动向上级领导汇报,也能让其他地方借筌嘛。”朱代东说。

    “其实这些好的经验,也是朱〖书〗记当时留下来的,我只是继承和发扬而已。”李墨轩说,要说朱〖书〗记的水平就是井自己高,自己说的很直白,想请上级领导多来视察工作,而他却给说成是介绍经验。

    “你是不是跟湘罗市井同志在一个牟厢?”朱代东又问。

    “是啊,我们而huā县、芙蓉县、沙常县、湘罗市还有市区的同志都在一个卒厢。”李墨轩说,除了朱代东、利敏和市里几名正处级以上干部是软卧卒厢外,他们都是硬卧。

    “嗯,你先回去吧,碰到湘罗市的同志,替我为他们曹市长带个好。”朱代东说。

    “好的。”李墨轩突然满脸充红,他现在才明白朱代东的意思,他站起来,对着朱代东微微欠了欠身,才轻轻走了出去。

    走在过道上,李墨轩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自己好歹也跟着朱代东有二年多时间,但他的很多工作方法,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学会。跟在朱代东身边的两年多时间,学到的东西,绝对不亚于上了四年的大学。

    刚才朱代东第一次跟自己说,是不是跟湘罗市的同志在一个牟厢,当时自己就应该醒悟过来。像朱代东这样身份的人,会无缘无故跟你说这样的句莫明其妙的话吗?用脚后跟想,也不可能啊。可笑自己还傻傻的回答,说什么几个县市区的人都在一个牟厢。

    直到后来朱代东再提醒自己,要自己找湘罗市的同志,替他向曹长宽带个好,这才明白朱代东的用心良苦。自己请湘罗市的同志给曹长宽带个好,湘罗市的人,肯定也会顺势让他,替原来在湘罗市担任副市长的盛枫瑾带个好。只要这个话题带了出来,就肯定能说到一些盛枫瑾在湘罗市的奇闻起事,对盛枫瑾的情况,李墨轩现在还不是完全了解。

    火卒的晚点就像感冒一样,太平常了。原本是早上八点二十到站的,结果快十点的时候,才抵达深圳火卒站。知道沙常市这次的招商引资团有三十余人,沙常市驻深圳办事处特意租了一台大巴车。

    “田市长,香港昌隆达投资在限公司的李广生,也到了火卒站迎接我们。”,朱代东下车之后,走到田野身边说,从天亮之后,他就一直与李广生保持着联系。原本沙常市招商团来深圳这样的事,是无需李广生这样的投资者亲自来迎接的。毕竟对沙常市来说,李广生就是财神爷,是应该被奉为上宾的人物。

    “我说代东〖书〗记,这个李总跟你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啊。”,旁边的市政府办公厅主任叶一风笑着说,谁见过这样的招商团?人还没有下卒,投资商就来接车。

    现在的投资商可是越来越神气,特别是内地政府想要招商引资,就差没把这些人供起来了。

    “这还是因为田丰长和叶主任你们两位亲自来了?要是换成我来,恐怕就这个待逼罗。”朱代东谦逊的说。

    一句话把田野和叶一风说得哈哈大笑,虽然话是假的,但听起来舒服。这也是很多领导喜欢朱代东的原因,他很会摆正自己的位置,永远都注意一点,在领导面前,绝不出风头。

    一行人刚走到出站口,沙常市驻深办主任胡睿和昌隆达的李广生就一前一后迎了上来,胡睿好像很刻意的保持着与李广生一步之遥,把李广生突出来。

    驻深办来接站的时候,举着一个大大的牌子,胡睿与李广生两人刚才已经结识。得知李广生的身份之后,胡睿对这次市里的招商融资立刻充满了信心。同时也对田野这位上任的市长充满了敬畏,内地的正厅级干部来深圳,实在很平常,除了自己的人外,深圳之边可不会给你搞什么欢迎活动。无论是市长还是市委〖书〗记,到了这里,都要放下架子。

    但是田野这次的架子实在有些大,要知道李广生被誉为香港新生的超级富豪,他这次来深圳,保镖就带了十几个,而且还有两名贴身保镖随时保证他的安全。而且胡睿还猛然想起,今天的特区日报上,他看到了一条关于李广生的新闻:《市领导会见香港昌隆达投资公司一行人》。

    “田市长,叶主任,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香港昌隆达投资公司的李广生董事长。”朱代东没有等李广生先说话,马上就抢先一步说道,在说话的时候,还给李广生眨了眨眼。

    “田市长你好,叶主任你好,欢迎你们来深圳,我虽然是香港人,但离深圳近,也算半个深圳人了。”李广生看懂了朱代东的意思,并没有先跟他打招呼,而是很恭敬的向田野和叶一风问好。

    “李董事长你好,感谢你在百忙之中能来参加我们的招商会。”田野上前一步,紧紧握着李广生的手,爽朗的笑着,说。

    “这是应该的,我们昌隆达在沙常市的投资,比在沿海地区的回报更高,这也得益你们政府的支持。”李广生笑着说。

    “胡主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芙蓉县的县委〖书〗记朱代东同志。”,叶一风也在一旁,把朱代东介绍给了胡睿。

    “朱〖书〗记,你好,我是胡睿,忝为市驻深办主任,没什么大的本事,但跑跑腿还是可以的。”胡睿淡淡的说,他是驻深办主任,又不是芙蓉县人,跟朱代东还真的还发生不了什么关系。握手的时候,也只是轻轻的跟他碰了一下,然后像触电似的,一下子就迅速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