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不得已而为之(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不得已而为之(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六十九章不得已而为之(求月票)

    今天仅有一张,大可泪奔……,今天准备四更,求十张不过分吧?

    朱代东想要安排郭俊立和李广生,倒不是一定要把他们拉到芙蓉县去投资,主要是为了保护他们。如果他们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不但深圳警方会头大,沙常市也会过意不去。提前知道了信息的朱代东,就会更加过意不去。如果真的让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了什么意外,朱代东会内疚一辈子。

    朱代东在来见李广生之前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是打给高杰,让他迅速组织一支精干的队伍来深圳,朱代东要求,十个小时之内赶到深圳香格里拉大酒店。而高杰提出来,十个小时赶到深圳,恐怕够呛。芙蓉县到深圳,有八百五十公里,现在的公路,一个小时跑六十公里,算是比较正常的。而朱代东要求,高杰十个小时赶到深圳,还要抵达香格里拉,这就要求,在路上,至少要跑到九十公里以上。

    在国道上小车跑九十公里,不算太难,但连续跑十个小时,路上不堵车的话,则不是那么容易做到。如果再遇上车辆抛锚,那就更加不能保证了。高杰是搞刑侦出身,碰到问题,考虑问题会很严谨,他马上提出来,要保证十个小时之内抵达深圳,局的车子恐怕经不起这么长时间的奔波。

    朱代东当即指示,把自己和刘县长的专车开过来,县里的小车保养得都不错,这么点距离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同时还可以再让胡振海从县委办调一辆车子,局再出一辆警车开道,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要保证至少有两辆车子、八名以上警察抵达深圳。

    车子的问题解决了,高杰也向朱代东保证,哪怕就是爬,局也要保证至少有八个人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赶到深圳的香格里拉,向朱报到。为了稳妥起见,四起辆子一共载了十六名警察,除了朱代东专车之外,都没有专职司机。因此,来的警察,不但要业务能力过硬,开车技术也一流。

    至于张锁亮,他是接到朱代东的直接指示,让他配着枪也一起过去,朱代东不会干预警察如何做事,但他身边也必须要留有机动人员。对于这一点,高杰也是很认同的。既然朱让局里迅速派人过去,显然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重大的事。虽然朱嘴上没说,但高杰能感觉出来。十二点之前赶到深圳,是原则问题,没有条件可讲。

    “代东,不是早就说好了吗?这次由我来安排。”李广生艴然不悦的说。

    “李哥,不是我不想由你安排,而是情况发生了变化,不得已而为之。”朱代东解释道,如果自己没有听到有人竟然要明目张胆的对付李广生,他肯定会按部就班的听从李广生的安排,可现在情况很危机,最重要的是自己无法向李广生解释。如果现在自己告诉他,有个叫“欢哥”的人,带着着五名手下,想绑架你或是郭俊立,李广生会相信吗?即使他相信,自己怎么向他解释这一切?

    “代东,能不能解释一下,怎么个不得已而为之?”郭俊立也是皱皱眉头,问。

    “上午的时候,李哥特意让周湖来提醒我,要注意安全。这让我很感动,同时也提醒了我,没有考虑到目前香港的情况。虽然深圳离香港近,但终归深圳属于大陆,所以说,我更应该是地主。我已经让我们县局派了一支精干的队伍,来承担这次沙常市招商引资洽谈会的保卫工作。”朱代东缓缓的说。

    “代东,安全保卫工作确实很重要,但是也不用这么夸张吧?”李广生惊愕的说,刚才还有些生气,但这一刻却被朱代东感动了。深圳离芙蓉县有八百多公里,近一千七百里,自己原本是要提醒朱代东注意安全,可是他马上想到的却是要保卫自己等人的安全。

    “是啊,代东,你虽然是政府官员,但也不能随便滥用职权吧?真要让警察出面的话,可以找深圳这边的警察啊。”郭俊立眉头蹙得更紧,说。他很不喜欢这种官僚主义的作风,好像政府就是为他一个人服务。他原来对朱代东的那份好感,一下子降低了很多。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次是我们的准备工作没有做到位,如果我提前知道这个情况,可能就会直接把洽谈会放到香港去办。郭生,深圳的警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们的安全,而我们可以做到。”朱代东诚恳的说。

    “我跟郭先生都是有保镖的,我们都不担心,你倒比我们更加草木皆兵。”李广生笑着说,这样的事,其实他是不反对的,他的保镖身手确实都不错,但到了深圳后,却不能配枪。你身手再好,也快不过子弹的速度。如果有警察参与警卫,对犯罪分子也是一种震慑。

    “李哥,我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你们都是应我们沙常市的邀请,才来深圳的。因此,我们有义务、有责任也有能力保障你们的人身安全。我不认为这是滥用职权,这只是我们对待投资商的一种态度而已。为了你们的安全,我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朱代东诚挚的说。

    “好吧,代东,在保卫方面的工作,我可以听你的安排。但是晚上的活动,你还是得听我的。”李广生的眉头舒展开来,笑着说。

    “好吧,李哥,在深圳,你的安全问题交给我,也请你向周湖他们打个招呼,我得指挥才行。另外晚上睡觉之前,能给我个电话吗?”朱代东说,他不知道叶欢如何确定李广生或是郭俊立住的房间,但是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临时给他们换个房间,绝对不会有坏处。

    “当然可以。”李广生想也没想,就说。

    “朱先生,我觉得你神经太过敏了,简直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郭俊立说,他刚开始时,对朱代东的印象很不错,但是见朱代东为了保卫他们的安全,竟然从芙蓉县派警察来,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朱代东太官僚,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虽然李广生跟朱代东的合作,产生了很好的经济效益,虽然昌隆达在芙蓉县无名公司的投资上,堪称经典,但他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如果芙蓉县都是这样的官员,他又怎么敢把自己的钱放到那里去投资呢?

    “郭先生,这次招商引资洽谈会是我们沙常市举办的,我们必须保证它的安全。这是特殊时期,就必然要用到特殊手段。”朱代东何尝不觉得郭俊立不可理喻,这可是一心为他们着想,好心却没换来好报。

    “我的安全自己可以保证,而且就算我的保镖没有履行职责,还有本地的警察,没道理让一千多里之外的芙蓉县警察来帮忙,这对他们来说不公平。”郭俊立坚定的摇了摇头说,他不接受朱代东这样的解释,如果这事放在香港的话,恐怕朱代东马上就要被罢免。

    “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是所有警察的职责,不管是芙蓉县的警察,还是深圳的警察,从本质上讲,他们是一家的。而你们是沙常市的客人,我们更加有责任保护你们”朱代东说。

    但郭俊立最终还是没有接受朱代东的好意,他可以参加明天沙常市的招商引资洽谈会,但却不接受,但坚决不接受朱代东所谓的安全措施。同时,他带来的十来名保镖,也都没有介绍给朱代东,指挥权就更加不可能给他。郭俊立相信,自己这次带来的保镖,足够应付任何突发问题。

    “代东,不好意思,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实际上创不想占用芙蓉县的公共资源。”李广生看到郭俊立坚定的离开,一脸歉意的说。

    

    “我能理解,可能是郭先生对我们内地政府还有一些误解。其实这不能算占用公共资源,这应该算是我们提供的一项安全服务而已。”朱代东叹了口气,郭俊立恐怕还不知道,他在香港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盯着了,想到那个“欢哥”、“阿黑”、“强哥”,朱代然想到,自己对这些的底细一点都不清楚,但根据他的判断,这伙人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有可能就是在香港恶贯满盈的绑匪。“李哥,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去年发生的那起绑架案?”

    “这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伙人在香港,近六七年来,接连做了好几起大案。曾经在启德机场连续做了两起大案,一次一九九零年时发生的,抢了四十箱劳力士手表,共计二千五百块,价值三千万港币。九一年的时候,又抢一次解款车,港币三千五百万,美金一千一百万,合计共一亿七千万港币。还有一次发生在去年,绑架勒索李家,一共拿得赎金十亿零三千八百万。”李广生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想不明白,这些人光是这三起案子,每个人都足以成为亿万富翁,可他们还是不懂得收手,要知道,在九零年的时候,他的身家都还没有三千万,如果他们能拿着那些钱去投资,现在还用得着再四处抢钱吗?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