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八十章 半件事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八十章 半件事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八十章半件事

    接到冯献平的电话,高杰不敢怠慢,他拿起电话,马上就要给刑警队长唐照太打电话。但刚要拨号码,又停顿了一下,他想,这件事还是自己亲自去为好。去芙蓉宾馆调查那个外地的情况,不能说完全是公事,但也不能说完全是私事。

    朱到芙蓉县这么长时间了,自己可以说什么忙也没有帮上。曾经多少次,他都在想,自己能不能帮朱做点什么事,哪怕就是帮他开回车都成。可这么长时间,硬是没有找这次,也算是给朱办了半件事吧。

    可是朱对自己的照顾呢,按许玉萍的说法,那是恩比天高。想想去年以前,自己还只是个郁郁不得志的刑警队长,每天累得跟狗一样,不管什么案件,张书军都是压到自己头上,可案子破了之后,后面的事情跟自己好像就没什么关系。做了事,有了成绩,不被人承认,甚至还会被人冒领功劳,这才是他最郁闷的地方。以前如果不是张书军硬卡着不放,他恐怕也早就调到其他地方任职去了。

    高杰亲自带了治安大队一中队与刑警队几名民警去了芙蓉宾馆,治安大队的任务就是进行治安检查,这也是对高杰的行动进行掩护,高杰则带着刑警队的几名同志,直奔芙蓉宾馆二栋三零八号房间。

    “我们是局的,例行检查,请出示你的身份证。”高杰敲开三零八的房门,亮明自己的工作证后,威严的说。他锐利的目光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特别是房间里站着的那个人人。高杰来芙蓉宾馆之前,特意把警衔换了,要不然,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他的身份。

    房间里的这个人年约三十,不胖不瘦,全身都很匀称,目光平静,可是在与高杰的偶尔对视中,他的眼光却很迷散,像一个深不探底的汪潭。而且他站的位置很巧妙,就在屋中间靠墙的位置,侧面对着门口,距离高杰与窗户的距离几乎是一样的。这个人很不简单,这是高杰对此人的第一印象。虽然他不是特别的强壮,可是高杰感觉,他就像一只随时都准备进攻的猎豹。只要一有动静,他马上就能做出反应。

    在高杰审视的目光下,此人把身份证缓缓的拿了出来。杨舟察,男,汉族,三十二岁,西北某省人。高杰没有刻意去记,但他一扫之下,身份证上最关键的信息就全部记在了脑海中,包括姓名、家庭地址和身份证号码。这是他作为一名优秀的刑警,必须具备的素质。

    “你是做什么的?”高杰望着杨舟察,缓缓的问。

    “想进点无名康乐回去卖。”杨舟察平静的说,他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一些方言,让人听起来,好像是西北那边的口音。

    “哦,跟无名公司取得联系了吗?”高杰把身份证递了过去,随口问道。

    “暂时还没有,准备先考察一下芙蓉县的情况,但你们这里好像不太欢迎外地人。”杨舟察见高杰把身份证还了回来,暗中松了口气。脸上也难得的笑了笑,对他来说,笑,只有在特定场合才能做到。这是他的一种工具,而非本能。

    “有些地方能去,有些地方不能去。有些事情能干,有些事情绝对不能干,祝你在芙蓉县玩的愉快。”高杰借着还他身份证的时候,看到了他的手掌和手指,这个人应该是个玩枪的,手掌和食指上有厚厚的老茧。这些细节,平常人一般不太会注意,可是今天高杰是特意为此而来,每一个细微之处,他都不会放过。

    “谢谢,我会去能去的地方,干我能干的事。”杨舟察淡淡的说。

    离开三零八房间后,高杰马上拿出纸笔,把刚才杨舟察的信息全部记了下来。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他可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高杰让治安大队的人继续在芙蓉宾馆盘查,他带着人先行回了局。一到局里,高杰指示,马上与杨舟察身份证上所在地的局取得联系,请求他们协助。有详细的地址,还有身份证号码,想要查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很快,对方局就给了明确答复,当地确实有一个叫杨舟察的人,地址、身份证号码全部符合。

    “不可能,请对方给我们传真一份杨舟察的资料,最好能有近期照片,如果有可能,请他们帮忙查一下,这个杨舟察目前从事什么职业,在哪里工作。”高杰看到西北这样的答复,一脸的不相信,坚定的说。这个杨舟察一定有问题,而且他敢肯定,那张身份证也有问题。

    事实证明,高杰的推测是正确的,很快对方局就传真了一份杨舟察的资料,看到上面的照片,高杰敢一口咬定,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在芙蓉宾馆看到的那个人。看来这个“杨舟察”还是花了点心思的,准备了一个真的身份证信息,然后换上自己的照片。对一代身份证而言,这样的偷梁换柱很容易,一台电脑加一台打印机,只要有材料,随便哪个打字店都能做到。

    高杰马上指示刑警队,二十四小时跟踪这个叫“杨舟察”的人,无论他去过哪里,做了什么事,都必须要记录。最重要的是,要绝对保证他在视线范围内。如果他去了黄土岭,更是要特别警惕。因为高杰现在怀疑,这个“杨舟察”居心叵测,他去黄土岭大沙村,恐怕为的就是朱的父母。

    什么样的人会对朱的父母感兴趣?显然不是当地的,据高杰所知,朱的父母在大沙村口碑很好,在村民中的威信也高。虽然没有担任村里的干部,但现在,村里有个什么事,都喜欢找他商量。而他们做事公道,从来也不借重朱的名声来做什么事。而且无名公司的集资入股中,他们还带出好几千块钱,借给村里的人,这件事,让很多人都对他们非常感激。

    但现在却出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芙蓉县的人,高杰又给黄土岭派出所专门打了电话,向他们通报了杨舟察这件事,并且把现在这个杨舟察体貌特征告诉了他们。高杰指示,黄土岭派出所要随时与大沙村的治安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分子保持关系,派出所的人,每天都要去大沙村一趟,而且从现在起,所里的民警要做到枪不离身。

    办好这些事后,高杰才给黄彬打了电话:“黄彬,朱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想向他汇报。”

    “朱在芙蓉宾馆招待省里的一个检查组,你下午三点的时候,再跟我联系一下吧。如果事情很急的事,我等会帮你转告。”黄彬说,高杰一般不会向朱汇报工作,而一旦汇报工作,恐怕也不会是什么好事。而朱也吩咐过,对于局的汇报,要尽可能的安排。

    “这件事我还是当面向朱汇报吧。”高杰说。

    随后高杰又给张锁亮打了个电话,作为朱的司机,张锁亮大部分时间都是空闲的,为了方便找到他,张锁亮配备了传呼机。高杰一呼他,很快就给他回了电话。高杰把杨舟察的情况简明的向他也做了通报,并且特意把杨舟察的体貌特征告诉了他,让他一定要特别注意这个人。高杰已经安排人去偷杨舟察的照片,只要这个人离开芙蓉宾馆,马上就能取得他的照片。

    下午三点半,高杰当面向朱代东汇报了他在芙蓉宾馆的调查结果:“朱,据查,这个叫杨舟察的人,系假冒,此人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息,他绝对杀过人,而且杀的人还不少。这个人高度危险,而且他还去过大沙村,我担心他会对你父母不利。”

    “高杰,你这也有点太危言耸听了吧?他去了趟大沙村,就说明对我父母不利?你们警察办案,是不是也得讲究用证据说话?”朱代东皱了皱眉头,说。今天高杰亲自去芙蓉宾馆的时候,他当时也在。甚至高杰跟杨舟察的对话,他也一定不漏,全部听到了。

    今天是省委党史研究室的一位副主任,会同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一行四人来芙蓉县检查指导党史工作,朱代东在芙蓉宾馆向他们汇报了芙蓉县的党史工作。原本这样的汇报,由县委党史办的去是最好的,可是因为来者有省委头衔,他这个县委,就不得不亲自出面。

    “朱,我觉得这不是危言耸听,根据我的直觉,这个人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度危险。但是我们还没有掌握他的真实身份,这个人要么在部队里,执行过特别任务,要么就是一个专门以杀人为职业的人,他的身上,有一股死亡的气息。”高杰说,在芙蓉县,真正的凶杀案并不多,如果死人,一般也是以口角发生纠纷,失手伤人致命。

    职业的杀手,他还没有碰到过。但是这次,他感觉,这个叫“杨舟察”,就是个以杀人为职业的。如果他是好人,可能是国家秘密部队的成员,但芙蓉县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这样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如果他是坏的,只有一种可能:职业杀手。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