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八十一章 这个杀手不走运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六百八十一章 这个杀手不走运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六百八十一章这个杀手不走运

    有杀手要针对自己,而且可能还要对自己父母不利,听起来匪夷所思,可是高杰说得这么郑重其事,他只能将信将疑。如果只是针对自己,朱代东是不屑一顾的,但关系自己父母的安全,哪怕再不相信,也不敢掉以轻心。

    “好吧,我相信你的判断,可是这个杨舟察在芙蓉县好像没干什么坏事,你就算想逮捕他,也没有合适的理由吧?”朱代东淡淡的说。

    “像他这样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咱们这里,一定是为了杀某个人。朱,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张强派来的?甚至就是张强本人?”高杰突然说道,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见过张强是什么人,也没有张强的任何资料,只知道这个人胆大妄为、心思缜密、诡计多端。

    “我不是让你去弄张强的影像资料么?你什么时候能拿过来?”朱代东说,这件事他在深圳的时候,就交待过高杰,但直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有关于张强的任何方面的资料。

    想要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张强,或者跟张强有什么关系,首先得知道张强地声音。只要朱代东能听一次张强的声音,哪怕他就是站在那里,听着他的呼吸,以后这个人无论怎么变化,也是逃不出朱代东双耳的。

    有的人会易容,也可能会变声,可是就算他们换了声带,但有一点他们不会变:心脏的跳动和肺部的呼吸,甚至是肠胃的蠕动。这些声音,无论再怎么刻意的去改变,也是不可能有变化的。

    “我已经拜托深圳警方了,相信不用多长时间。”高杰尴尬的说,这件事他已经跟深圳警方交涉过,对方也答应会给芙蓉县局寄来张强的资料,但是这个时间,却不是他所能掌握的。

    “对了,深圳香格里拉那个客房部经理雷友水,不是让你打听一下他的资料么?我记得你好像说当天晚上向我汇报,现在有结果了没有?”朱代东又记起一件事,问。

    “当天下午我们不就回来了么?请给我十分钟,马上把他的资料拿过来。”高杰顿时无比汗颜,在深圳的时候,他非常疲劳,枪战之后,又非常振奋,同时也高度紧张。回来的时候,又是高度兴奋,以至把朱交待的这件事给忘了。实际上,也是没有时间,顾得上去处理这件事,当天下午,他们就搬离了香格里拉,收到郭俊立送来的三菱越野车后,当天晚上,朱代东就指示,马上返回芙蓉县。

    回到局里之后,他又忙于处理三菱越野车的事,这件事的处理,他颇费了一番心思,跟许玉萍商量了好几个晚,而且在局党委会议上,也讨论过好几次。

    高杰马上给局里打电话,让他们以局的名义,向深圳香格里拉发出协查请求,务必把客房部经理雷友水的情况迅速传真一份过来。因为局首先传真了一份局的介绍信,香格里拉很快就把雷友水的资料传真了过来。局接到香格里拉发过来的传真之后,马上给朱代东办公室转传了一份。

    “高杰,我知道你的工作很忙,但是做任何工作,都切忌忙错。”朱代东拿到传真之后,淡淡的说。

    “朱批评得对,以后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高杰忙不迭的说道。

    朱代东没再说话,拿起传真认真的看着雷友水的情况。高杰也不敢离开,坐立不安的站在对面。

    雷友水的学历并不高,只有高中毕业,但从事酒店行业已经有十五年,从深圳香格里拉刚开业,他就到了这家深圳最高档的酒店去工作。从门童开始干起,一步一步干到现在客房部经理。酒店的工作,除了总经理和厨师没干过外,其他的工作,基本上全部都做过。

    “什么?已被辞退?!”朱代东看到最后一行字的时候,惊讶的说。像雷友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辞退呢,对酒店来说,软件的服务比硬件的设施还重要,而雷友水却能让人倍感温馨,这样的人,可以说是酒店的一宝,怎么会被辞退呢?

    “这恐怕跟咱们还有点关系。”高杰想了一下,轻声说。雷友水当天可是免了近百人的房费,还有几十人的三餐,导致香格里拉的损失以十万元计。这样的人,有人会当成宝,可有的人,也会当成是祸害。显然,香格里拉这次把雷友水当成了祸害。

    “高杰,你马上跟深圳香格里拉联系一下,一定要问到雷友水的联系方式。”朱代然惊喜的说,芙蓉县大酒店现在虽然八字还没有一撇,可是如果能把雷友水招来,再请他培训一批服务员和酒店管理人员,芙蓉县大酒店就不用担心在酒店的管理和服务这一块了。

    “是,我马上去联系。”高杰敬了个礼,谦恭的说。

    高杰对杨舟察的直觉非常准确,他确实就是张强派来的杀手。当他第一眼见到高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是他长期在生死线上徘徊,形成的直觉。但同时他也知道,芙蓉县的警察,对自己只有怀疑,而没有实质的证据。近十年以来,他不管做什么事,从来都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他的名声在道上流传很广,但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寥寥无几。

    作为一名杀手,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寿终正寝。他唯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自己活得再长一些。因此,他在接到“生意”之后,都会提前踩点,尽量把目标的情况弄得详细再详细。这也是他能够活到现在的秘方,但他没想到,在芙蓉县,自己这个秘方却引来了警方的怀疑。

    其实在黄土岭的时候,他就发现,有当地的村民在跟踪自己。特别是当他到了大沙村之后,引起了当地村民的高度警觉。这让他很惊讶,这些村民的素质,可以跟他当年在部队时的侦察兵媲美了。

    警察检查过后,他就去了无名公司,既然刚才跟那警察说,是来芙蓉县批发无名康乐,当然不能在这样的事上,让人有所怀疑。在芙蓉县城,无名公司设立了销售处,杨舟察在街上随便拦了解辆出租车,一问,就直接把他送到了那里。

    “请问这里可以批发无名康乐么?”杨舟察走进销售处,问。

    “是的,请问你要批哪种?”

    “每种都来一些吧。”杨舟察淡淡的说,他是一名优秀的杀手,却不是个精明的商人。

    “具体来多少呢?我们这里主要有两种无名康乐,一种是精装无名,一种是标装无名。”

    “各来一半吧,我先进一万块钱的货。”杨舟察拿出一沓钞票,说。

    “行,我给你各开五千块钱,可以吗?”

    “随便,朋友,我想问一下,你们芙蓉县是不是不太欢迎外地人?”杨舟察问。

    “这倒不会,只要你不要随便去下面的乡镇,就不会有任何麻烦。”无名公司的业务员微笑着说。他自从到了这个销售处之后,那些新来的客户,几乎都要问到这个问题。

    “这是为什么?”杨舟察诧异的问。

    “这件事其实跟我们无名公司有很大的关系,我们无名公司的无名康乐原材料,都是从各个乡镇的中药材基地来的。这些中药材,可是我们无名公司的机密,政府为了防止泄密,制订了一整套的保密制度,比如我身为无名公司的职工,就不能随意去乡镇,如果要去的话,必须先向公司申请,并且到保密局备案。”业务员自豪的说,虽然这个保密制度让人受到了众多约束,可是相比之下,他觉得更加自豪。全国无论哪个公司,除了军事单位之后,恐怕再也没有哪个公司,能享受无名公司这样的待遇了。

    “原来如此。”杨舟察恍然大悟,这件事张强却没有事先告诉他,以至于自己差点因为这点事露出马脚。

    他当杀手,除了自己处处小心谨慎之处,运气也占了一定的成分。要不然他好几次就差点被警察逮个正着,但是这次来芙蓉县,自己的运气真的是差到了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点。如果一心一意在县城观察朱代东的情况,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虽然花了一万块钱,但是杨舟察一点都没有觉得心疼,反而他觉得这一万块钱,花得太值了。这些药,他让无名公司的销售处给寄到了深圳,那里有他的一个朋友,做的是药品生意,送给他也可以,让他代销也行,反正杨舟察以后不会再把这笔钱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去无名公司进货,恐怕到现在他还被蒙在鼓里,芙蓉县这样的规矩虽然奇怪,但现在他反而放下心来,杨舟察认为,警察对自己的怀疑,也许真的只是例行公事。

    离开无名公司的销售处后,他信心百倍的回到芙蓉宾馆,先给深圳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在芙蓉县,顺便帮他进了一万元的无名康乐。他那朋友并不知道杨舟察的身份,更加不知道他的职业,两人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认识的。那位朋友告诉他,一万元太少,至少要寄十万元的货,下半年可是无名康乐的销售旺季。至于钱,他会马上打过来。

    杨舟察告诉那位朋友,他很乐意帮他这个忙。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