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一十六章 要向新处长敬酒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一十六章 要向新处长敬酒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七百一十六章要向新处长敬酒

    “蒋姐,晚上的酒宴定好了没有?”孟遗笑嘻嘻的走进蒋玲芳的办公室,也没有敲门,用的是暴力进入式,一推门径直就走了进去。

    “我说孟处长,你到处长办公室也是不敲门就进去的么?”蒋玲芳把手中的材料扔到桌上,愠怒道。

    “咱俩谁跟谁啊,要不是你蒋大美女,别人请我也未必会去他办公室。”孟遗笑眯眯的说,目光在蒋玲芳身上来回“扫dàng”,就当蒋玲芳不存在似的。

    “往哪里看呢?”蒋玲芳嗔怪的瞪了孟遗一眼,如果有外人在,这小子一本正经,好像正人君子似的,可是一旦两人同处一室,sè狼嘴脸一览无遗。

    蒋玲芳其实知道,孟遗并非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只不过是他的一种策略。两人同是副处长,一向都是竞争者的关系,自己相貌美丽,原本是她的一大优势,可是在孟遗这里,优势总是被他化为了劣势。被他调戏过后,你还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在欣赏你的服装,蒋姐的眼光就是没得说,我准备也照猫画虎给我老婆买一套,你可千万别有其他想法,我可是正人君子。”孟遗笑眯眯的说,蒋玲芳号称组织部的一枝花,如果孟遗对她没有想法那是假的。但有想法是有想法,他却不会付诸行动。偶尔调侃一下,是可以滴的,也能让他的荷尔méng多分泌得更旺盛一些,这能让他亢奋,提高工作效率。

    调戏一次蒋玲芳,比喝十杯咖啡还有效。当然,说话的分寸必须严格把握,过一分,会让蒋玲芳恼羞成怒,真要把关系弄僵,就不好了。如果火候没到,又不能起到亢奋的效果。

    “言归正传,晚上的宴会安排在楚都大酒店,我已经让办公室发了通知,晚上缺一不可。你孟处长可不要临时失约,如果朱处长怪罪下来,可没人帮你挡。”蒋玲芳冷冷的说,孟遗在二处算是一个比较怪异的人,很多机关的潜规矩,他都不会遵守,有些独特殊独立行。

    “怪罪就怪罪嘛,蒋姐,晚上的宴会,咱们可得多敬朱处长几杯,让他知道我们干部二处的战斗力,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只能落在你身上了。”孟遗笑吟吟的说,蒋玲芳的美貌在整个组织部都是有名的,但她的酒量也同样有名,她是北方人,不但酒量大,而且很豪爽,有一斤的量,属于干部二处的“秘密武器”。

    “这个任务我可不敢接。”蒋玲芳坚定的摇摇头,说,虽说从下面调来一名新处长,心里有点不舒服,可是既然这件事已经成为事实,何必再起bō澜呢?而且朱代东是余部长亲自调进来的,让朱处长难堪,不就是跟余部长过不去么?

    “就算你接了,我还担心你完不成任务呢。基层的干部,个个都能喝,一二斤白酒,根本不在话下。他原来当过县委,这酒量就更加不用说。”孟遗说道。

    “所以我就不献丑了,孟处长,你还有什么事没有?”蒋玲芳说,枪打出头鸟,不管朱代东能不能喝酒,她都不会去触这个霉头,如果朱代东真的不能喝,到时她恐怕还得给他挡酒才行。

    “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得我们的这位新处长有些奇怪,你应该看过他的履历吧,当了处长了,还是摆脱不了当教师的习惯。”孟遗笑着摇摇头说。

    上午朱代东处里的人见面,就像新的老师跟同学们见面似的,他在上面念名字,下面的人起身相应,干部二处六十多个人,都被他点了次名。这很像某种动物首领上位的一种仪式,跟种群内的成员都接触一下,以后就算是他的部属了。这让孟遗感觉有些不舒服,朱代东原本就比他年轻几岁,参加工作的时间也不如他长,这让他起了好胜之心。

    “每个人的工作方式都不一样嘛,现在他是处长,我们就得迎合他的这种方式。”蒋玲芳淡淡的说。

    “蒋姐,你到底是哪边的人啊。”孟遗气呼呼的说。

    “我是干部二处的人。”蒋玲芳看到孟遗气急败坏,微微一笑说。

    “蒋姐,你可真是一笑倾人城啊。”孟遗看得一呆,笑眯眯的说。

    “你要再不出去,我可就要出去了。”蒋玲芳脸sè一冷,站起身来,说。

    “你别动气,女人生气容易老,我走,我马上消失。”孟遗连忙说道,飞快的走了出去。

    朱代东自从上午跟处里的人见过面后,就一直坐在办公室里,中午的饭,也是办公室主任熊博帮他打来的。他一直在看干部二处这些年的工作日志,同时他让熊博搞到了省委组织部所有人员的档案资料。

    虽然在认真的看着资料,可是处里那些人在低声讨论自己的声音,他是一点也没有漏气。孟遗在李逸风办公室里给他留下了沉稳的印象,但他跟蒋玲芳的一番对话,却让朱代东对他完全改观。

    玩世不恭,这是闪现在朱代东脑海中对孟遗的最恰当的形容词,他这样的xìng格,怎么可能一步一步走进组织部?当然,他跟蒋玲芳的对话,是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一旦走出蒋玲芳的办公室,他又恢复了沉稳、睿智的孟处长。

    如果不是朱代东能够听到孟遗跟蒋玲芳的对话,他完全不知道,孟遗竟然随时带着一副,甚至是几副面具。面对下属的时候,他是英明的领导,面对蒋玲芳的时候,他sè相尽lù。而面对上级领导的时候,他又很沉稳。不知道他在面对亲人、朋友的时候,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具?

    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蒋玲芳又来到朱代东办公室,向他汇报工作。

    “朱处长,晚上的欢迎会安排在了楚都大酒店,你可得准时到。”蒋玲芳说,这完全是办公室干的活,但她还是亲自跑过来说一次。

    她很漂亮,自己也很爱美,可是在机关,反而给她带来了麻烦。她能成为干部二处的副处长,靠的完全就是自己的能力,和对工作的兢兢业业。但每次只要她一升职,就免不了被人风言风语,说些怪话。什么女人要进步,松松kù腰带,每次让她听得心头火起,可又拿他们没有办法。你如果真是计较,别人就越是当真,只要当成耳边风,流言蜚语才会渐渐平息。

    “好,我一定准时到。”朱代东说,现在他调到组织部,虽说级别相比县委,还有些微调,可是在待遇上,可差得太远了。先不说办公室的的简陋,自己的专车和专职秘书也全部取消。正处级及以下干部,不能配秘书,这是早就有了文件精神。在下面执行得并不太好,可是在省委组织部,这一条却得到了彻底执行。至于专车,就更加不要奢望,他倒是有用车的权力,但得让部办公室小车班调度,并不能保证随时都会有车。

    干部二处,包括朱代东的话,有六十六个编制,晚上在楚都大酒店,一个不差的全部到齐。今天是朱代东正式上任第一天,哪怕就是火烧眉毛,都必须要赶来。

    六十六个人正好坐了六桌,今天是给朱代东接风,也就没有请部领导,朱代东自然就坐在首席的首位,孟遗和蒋玲芳一左一右相陪。

    酒菜上桌后,孟遗代表干部二处向朱代东敬酒:“朱处长,我谨代表干部二处所有的同志,敬你一杯。希望你在干部二处工作愉快,带领我们创造优异成绩。”

    “谢谢你,也谢谢同志们。”朱代东跟孟遗轻轻碰了碰杯,很干脆的把酒喝了。

    孟遗敬了酒,蒋玲芳当然不能例外,她跟孟遗的职务是一样的,没理由孟遗跟朱处长碰了杯,自己却不跟上。

    蒋玲芳之后是办公室主任熊博,干部二处的办公室主要是面向全处人员负责,当然,朱代东如果有材料要写,也是可以交给办公室的。但对他负责的,只有熊博一人。在干部二处,熊博可以算他的半个秘书。

    接下来提干部二处干部一科的科长何卫东,干部一科在二处也叫业务一科,在二处最重要的一个科室。熊博刚要说话,朱代东就打断了他:“我说熊博同志,可不能对领导搞车轮战,要不然,我就是个酒桶,今天也非得醉倒不可。”

    “朱处长,但你也要一视同仁吧?”何卫东见敬不进酒,无奈的苦笑道,来之前孟遗跟他打过招呼,所有的科级干部都会安排与朱代东同桌,到时每人很轮流敬三杯再说,不让朱处长喝好,就表示干部二处的同志不团结。

    “是啊,朱处长,这可是同志们的一片心意。”孟遗也在一旁帮腔,他站起来朝着其余几桌的声说道:“今天是朱处长上任,我们二处的同志,要发扬团结合作的精神,今天的任务只有一个,让朱处长喝好。”

    “同志们,今天我是我上任的第一天,大家总不希望我等会被抬着出去吧?这样好不好,我每桌打个通关,如果确实有同志要陪我喝好,那单独再来,如何?”朱代东也站了起来,沉声说道。

    说完朱代东左手拿着一个酒瓶,右手端着酒杯,每一桌都敬了二杯,一杯算是他敬的,第二杯算是他们回敬的。一圈下来就是十杯酒,中间可是连口菜也没有喝,这可是八钱的酒杯,八两酒下肚,干部二处的人心服口服。

    蒋玲芳瞥了孟遗一眼,向他递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但是孟遗却像受到了鼓励似的,他相信朱代东已经到了临界状态,只要自己再跟他喝几杯,就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