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一十八章 结交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一十八章 结交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七百一十八章结交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mō清情况,就不要轻易表态,这是朱代东的一贯的原则。孟遗向他请示工作,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朱代东都不会做出正面回应,一句“知道了”,将孟遗的一切试探化解于无形。

    “朱处长,机关的工作还适应么?”许立峰在电话里笑呵呵的说,年前朱代东还在跟他商量,要让他帮忙安排严蕊灵去楚都市委宣传部,可现在朱代东却比严蕊灵更早一点来省城工作。

    “慢慢来嘛,许哥,有事?”朱代东笑着说,他来省委组织部工作的消息,只是跟许立峰打过一个电话,年初的时候,许立峰也是很忙的,除了开会之外,就是随同钱省长去下面视察工作。

    “没事就不能找你?”许立峰调侃的说。

    “许哥说笑了,我随时听候指示。”朱代东忙不迭的说。

    “中午有时间没有?楚都市委宣传部的韦部长约我一起吃饭,我想了一下,严记者不是要去宣传部么,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许立峰说,朱代东原来在芙蓉县当县委,韦鲁郎认不认识他无所谓,可是现在朱代东调到省委组织部,那可就不一样了。而且朱代东在省委组织部担任的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职务,干部二处的处长。虽然还是个正处级干部,可是韦鲁郎如果想要动了动,比如到哪个省委、省政府下属机关担任正厅级干部,还得靠朱代东。

    “一切听许哥安排。”朱代东说,来到省城,多认识一些人总归是没有错的。在这里,他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虽然起点比树木岭要高一些,但xìng质却是一样的。

    虽然才在干部二处工作了一天多时间,但是他发现,组织部的工作看似简单,可是想要做好,就太难了。每一次的干部任命,牵涉面都非常广,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最重要的,你得罪了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得罪的。

    “那好,我替你安排了。”许立峰笑着说。

    “熊主任,麻烦你把孟遗同志和蒋玲芳同志的档案拿给我看一下。”朱代东拿起上的电话,说。全处的人事档案,除了孟遗和蒋玲芳之外,其他人的档案他都能倒背如流。

    “好的。”熊博说,这位新来的处长行事说话不显山不lù水,虽然很年轻,可是一点也不像在下面做过县委的人,没有那股霸气,或者说他的霸气在一进入省委组织部的时候,就完全收敛起来。

    能从县委直接调过来当处长,如果没有点能力,打死他也不相信。组织部干部处,可是部里的重点处室,这个位子,并不是有关系就能坐得上的,要会协调,还要能坚持原则,懂得贯彻落实组织的意图。

    拿到孟遗的档案时,朱代东先习惯xìng的看了看他的履历,跟自己的记忆并没有差别,看到他的个人资料的时候,朱代东却一愣。孟遗的父亲叫何国平,母亲叫孟惜蕊,他竟然是跟着母姓的。但在机关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很多事情,特别是跟工作没有太大关系的事情,只能听和看,是不能问和说的。像孟遗随母xìng,就只能“看”和“听”,至少现在,还不是向人打听的时候。

    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突然,朱代东的目光扫回孟遗的那份个人资料时,眼睛死死的盯着“孟惜蕊”这三个字。只见上面写着,母亲:孟惜蕊,工作单位:古南省政府。但是最重要的担任何职务和岗位,却是语焉不详。

    在省政府,可是有一个很有名的“孟惜蕊”,古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孟惜蕊同志!孟遗会是她的儿子吗?朱代东不敢肯定,中国人口世界第一,同名同姓的人实在太多。保不齐省政府就有两位孟惜蕊呢?朱代东拿起桌上的电话,准备给许立峰打个电话,这件事问组织部的任何人都是不妥的,但一看时间,马上到中午下班了,他又把话筒缓缓的放了回去。

    朱代东再次拿起孟遗的个人资料,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孟遗的父亲何国平,这个名字朱代东也很熟悉。何国平的工作单位是古南省师范大学,那可是朱代东的母校。再看他的职务:中文系教授!朱代东长长的吁了口气,心中感慨万端。

    中午许立峰安排的地方并不是楚都大酒店,那里虽然是楚都最高档的酒店,也是省委、省政府的定点接待单位,但并不是所有的应酬都适合安排在那里。至少今天这次的小型聚会,就不能安排在那里。一个常委副省长秘书,一个市委宣传部部长、一个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在一起,不管哪一个,都不容小觑。

    从外表看,这座酒店外表很破旧,灰méngméng的,可是当朱代东走进去的时候,发现里面的装潢很高档。地上铺着毛毯,墙上挂着名画,服务员个个彬彬有礼。在餐厅里,就餐的人员,也是低声细语,并没有出现其他餐馆的高声喧哗。这家酒店是韦鲁郎定的,朱代东一进酒店,没有发现韦鲁郎,倒是马上就听到了许立峰的声音。

    “代东,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省城市委宣传部的韦鲁郎部长,韦部长,这位就是朱代东处长。”许立峰微笑着说。

    “你好,韦部长,让你们久等了。”朱代东连忙握着韦鲁郎的手,一脸谦意的说。

    “哪里,我们也才刚到。”韦鲁郎笑吟吟的说,朱代东比他想像的还要年轻,不知道这么年轻的县委,在基层怎么开展工作?要知道在下面,有的时候比机关里还要更加讲资历,朱代东这么年轻,能压得住场面吗?

    可是朱代东在下面又做得很好,离开的时候,上千位群众自发前来送行,那本带子,他也看过。这样的待遇,韦鲁郎当了这么多年的宣传部长,十几年前,可能听说过有这样的事。但是近几年,根本就听不到这样的消息。能不欢呼雀跃,像送瘟神一样的放鞭炮就是好的了。

    “都别客气了,韦部长是我的朋友,代东也是我的朋友,你们两位也应该是朋友才对。”许立峰笑着说,他之所以把朱代东叫过来,就是为了介绍给韦鲁郎认识。朱代东初来乍到,也需要认识方方面面的人,而韦鲁郎对朱代东现在的职务也很感兴趣,加上他跟自己的关系又很好,介绍他们两个认识,合情合理。

    “是啊,朱处长,你是立峰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这里是我们宣传部的定点接待单位,这里没有别的好,就是环境还算安静。以后朱处长如果有什么朋友要招待,可以带到这里来。”韦鲁郎说。

    “韦部长,既然你认我这个朋友,就不要再朱处长、朱处长的喊,叫我代东就可以。”朱代东微笑着说。

    “行,我不叫你朱处长,你也不能再喊我韦部长,我比你痴长几岁,如果你不嫌弃,叫我一声郎哥如何?”韦鲁郎微笑着说,别看自己的级别比朱代东还高半级,可组织部的干部见官大三级,正厅级官员的任免,都掌握在朱代东手里呢。像朱代东如果愿意,市委和市长,都愿意跟他搞好关系。

    中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事,因为只要是喝了酒,双方的距离就最容易拉近。朱代东跟韦鲁郎也一样,虽然韦鲁郎也是酒精考验出来的干部,但是跟朱代东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四瓶茅台,朱代东一个人就喝了两瓶多,但韦鲁郎跟许立峰还是有些过量。

    “代…东,以后你再来…这里吃饭,只要…只要报上名字就可以,我已经跟酒店打好招呼,单都不用你鲁郎大着舌头说道。

    “是啊,代东,这里的菜肴虽然不算顶尖的,但是环境跟服务绝对是超一的。省城有家长安俱乐部,那里有些方面还不如这里。”许立峰打了个嗝,缓慢的说。

    “许哥,我问你个事,省政府有几个叫孟惜蕊的?”朱代东借着他们的酒劲还在,就问。

    “代东,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省政府里就只有孟副省长叫孟惜蕊。”韦鲁郎对省政府的人员很有研究,许立峰还没有开口,他就笃定的说道。

    “确实如此,代东,你问这个干什么?”许立峰诧异的问。

    “我今天无意中看到处里孟遗处长的个人资料,发现他不但跟母xìng,而且我也记得孟惜蕊同志应该是省政府的副省长。”朱代东说。

    “我倒是知道孟副省长的儿子在组织部,没想到在你的二处。”韦鲁郎醉眼méngméng的说。

    这顿饭对朱代东而言,最大的收获就是打听到了孟遗的背景,确认了他的身份。知道下属的底细,以后朱代东工作起来,就要方便得多。搞定一个孟遗,也相当于搞定了二处一半的工作。

    而严蕊灵也很快进入楚都市委宣传部工作,由于严蕊灵原来无论是在中国教育报,还是在古南日报,她的表现都很抢眼。经组织研究,对严蕊灵这样的业务骨干,要破格提拔重用,她被任命为宣传部新闻科的科长。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