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二十二章 太客气了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二十二章 太客气了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七百二十二章太客气了

    “你就是程凤林同志?”朱代东望着程凤林,沉声问。

    “小伙子,不要急嘛,你哪怕是徐局的朋友,到了交警大队,也得按规矩来不是?”程凤林愣了一下,轻笑着说,朱代东的沉着、冷静让他很意外,一般的人见到警察,哪里会这么平静的。

    “我会按规矩来的。”朱代东淡淡的说完,就离开了章学共的办公室。

    “程局,别理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不知道怎么做人。”章学共朝着门口冷哼了一句局,程局?”

    程凤林刚才确实失神了,他一直以为朱代东只不过是跟徐强有着某种关系,到了这里才表现得如此沉稳。可是刚才他竟然朝自己脱口而出“程凤林同志”,现在“同志”这个词,已经成为官方指定用词。

    “现在到上班时间了,还是散了吧。”程凤林突然叹了口气,他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四点,这可是下午的工作时间,如果让人看到,终归不好。在办公室打牌,这样的事可大可小,特别是自己的工作正在调动的紧急关头,更应该以安全至上。而且兴致已经被打断,再玩下去也没有兴趣。

    “都是这小子惹的事,程局,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的车子一定上不了牌。”章学共咬着牙说。

    “这是你的事,但我警告你,一切都要严格按照规定来。”程凤林瞥了章学共一眼,郑重的说。不管这个人是什么来头,只要章学共严格依照程序办法,就足能让他感到机关对他的“关怀”。

    “我办事你放心,绝对让他有苦也说不出来。”章学共嘿嘿笑道。

    “章大队,这可是你的强项。”戒指男也在一旁恭维道,对他而言,无论是程凤林还是章学共,都是需要讨好的对象。

    “你先问清楚这个人的背景,不要弄出什么误会。”程凤林又叮嘱了一句。

    “这是必须的。”章学共也不是傻子,有些人可以得罪,有些人则是得罪不得,也得罪不起。他拿起电话,给徐强打了个电话:“徐局,刚才你的朋友来了,可是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你能告诉我他的电话么?”

    “可以的。”徐强报出了朱代东的电话。

    “徐局,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他跟你是什么关系?”章学共问。

    “他是我的朋友,刚调到省城来。”徐强说。

    “在省城工作?哪个单位啊?”章学共随口问道。

    “在省委机关里吧,具体的我也没问。”徐强说。

    “省委机关?”章学共惊讶的说,那里可是藏龙卧虎之地,他的心中也突然感到不妙,刚才那个人的态度,明显对自己等人在上班时间打牌不满,自己又没帮他办成事,省委机关可是能通天的,如果他回去满腹牢sāo,对自己来说,就是一场龙卷风啊。

    “你马上跟他打电话,就说他的车牌马上办,争取最快的速度办下来。”程凤林也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现在他回味过来了,刚才朱代东说“你就是程凤林吧”,明显就是认识自己的,可他并没有表lù出什么特别的神情,显然是对自己这个局的副局长,并不太看在眼中。

    章学共哪敢怠慢,马上就给朱代东打电话,很快朱代东接通了电话,章学共连忙把程凤林的意思一说,可是这次朱代东的反应却更加冷淡:“不必了。”吐完这三个字,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刚才朱代东刚刚离开章学共的办公室,马上就接到了熊博打来的电话,虽然朱代东说他的车牌要自己去办,可是熊博已然上了心。他在省委组织部也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省城不管哪个单位都认识人,他马上就给市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钱锦宏打了电话。听说是给干部二处的处长上车牌,钱锦宏二话没说,马上应承下来。

    省委组织部的人,哪怕只是个普通的办事员,都不可小觑,何况对方还是干部处的处长?他马上翻开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记事本,给熊博报了几个车牌号。能让交警大队的大队长郑重其事的记在本子上的车牌号,不用想也知道会有多特殊。

    熊博马上把这件事向朱代东作了汇报,自己做了事,最担心的就是不能让领导知道。只要领导满意了,不管事情多复杂,多艰难,也不管自己付出了多少,只要能让领导满意,一切就都是值得的。自己身为办公室主任,不就是一直在寻找一个服务朱代东的机会么?现在机会终于来了,而且自己应该也抓住了。

    “熊主任,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好吧,我现在就是交警大队,你说的大队长是叫钱锦宏?是正职还是副职?”朱代东问,如果熊博的电话再晚来三分钟,一旦他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就不会再接受他的好意。

    “是正职,他已经向我提供了好几个车牌号,请你选择。”熊博jī动的说。

    “我的车牌号无需太特殊。”朱代东说道,他只是想快点上好车牌,却不想有个好的车牌号。好的车牌号容易让人记住,自己有个车子,是为了自由,而不是想被束缚。

    “朱处长,这哪行呢,你要是用个普通车牌,人家不会说你讲原则,倒会怪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没办好事,也会让我们干部二处被人笑话嘛。”熊博笑呵呵的说。

    “我的车牌跟二处何干?”朱代东笑道。

    “你是我们的领导,你的脸面就是二处的脸面,朱处长,我坚决不同意你用普通号!”熊博大声说。

    “我先看看号码再说吧,你把钱大队的号码告诉我,不用了,我已经看到他的到了。”朱代东说。

    钱锦宏其实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没多久,本来下午还要去局里开个会,但是接到熊博的电话之后,他就向局里请了假,让其他人代替他去开会。

    “你好,钱大队吧?”朱代东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钱锦宏并没有见过朱代东,虽然见这个走进来的年轻人不太像朱代东,可是今天无论是谁来找他,都必然要客客气气的。

    “我是朱代东。”朱代东微笑着说。

    “你是朱……处长?”钱锦宏诧异的说,如果不是熊博提前跟他打了招呼,说干部二处的处长会来找他,恐怕他根本就不会相信朱代东的身份。

    钱锦宏今年也有三十多岁了,可到现在,还只是正科级干部,朱代东看上去比他年轻得多,要已然是正处级的干部,真是人不人气死人。

    “你好,钱大队,这次要麻烦你了。”朱代东把自己购车相关的材料全部递了过去,微笑着说。

    “朱处长,你太客气了。”钱锦宏连忙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紧紧的握着朱代东的手,说。

    “钱大人,我的车牌什么时候能上起?”朱代东问。

    “一天时间吧,可以吗?”钱锦宏问。

    “要一天?”朱代东皱了皱眉头,问。

    “车牌的制作需要一定的时间,朱处长很急?”钱锦宏问。

    “我这个人是个急xìng子,做什么事都比较急躁。”朱代东笑了笑说。

    “如果朱处长想下午把牌上好的话,恐怕这车牌号就不会令你太满意。”钱锦宏遗憾的说。

    “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别人喜欢好车牌号码,我恰恰相反,千万不要给我太好的号码。有个车不就是想自由些吗?被人一眼就认出来,就失去买车的初衷了。”朱代东笑了笑说。

    “朱处长果然是个实干家,行,我尽快帮你弄好,你看行不行?”钱锦宏说,他下午什么事也不干了,专办朱代东上牌的事。既然朱代东不需要特别的号码,那就好办了,现成的车牌还是能找得到的。同时也提醒了他,以后那些好的车牌,也要先做好,以后只等着随时上牌就行。

    “钱大队,那我就拜托你了。”朱代东笑着说,如果连钱锦宏也不能在一个下午把车牌上好,恐怕整个古南省也不会再有人能办成此事了。

    领导的指示历来执行得很及时,钱锦宏当着朱代东的面,给下面的人明确布置了任务,全力以赴把这件事先办好。至于朱代东的车牌,他作主,先了个“33168”的牌号。这样的牌号放在普通人身上,也算个关系牌了。但用在朱代东身上,只能算是勉强合乎他的身份吧。原本钱锦宏准备给朱代东一个“33333”的车牌,这样的车如果开出去,八百米之外就能认出来。

    但就算是这样,钱锦宏也给下面的三个交警中队长打了招呼,让他们吩咐下去,以后在街上碰到“33168”,一定要特别照顾。

    “钱大队,你真是太客气了。”朱代东被钱锦宏搞得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既然我也是司机,如果违反交通规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嘛。”

    “朱处长,你才是跟我讲客气,我跟熊主任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你是熊主任的领导,也就是我的领导,对待领导,当然不敢马虎。”钱锦宏说,想了一下,他又说,“这件事我还得跟两个副大队长说一下才行。”

    章学共接到钱锦宏的电话之后,整个人都傻了……

    :这个月大可也没怎么求,因为过年期间大可知道自己的更新可能不会很稳定,但忍了好几天,还是想求一下。这几天的码字速度慢了许多,原来一个半小时可以出一章,现在至少要三个小时才能码一章,请大家用刺jī一下大可,能不能恢复到日更四章?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