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二十四章 鲜有发生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七百二十四章 鲜有发生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七百二十四章鲜有发生

    卢邦楠给朱代东找电话的时候,关于省厅两位同志的人事任命,干部二处已经开会在走程序。

    “卢主任请放心,也请省厅的领导同志放心,干部二处一定会严格按照组织程序办事,本着对考察对象和组织认真负责的原则,我们干部二处一定会公平、公正的考察好这两位同志!”朱代东坚定的说。

    卢邦楠还能说什么呢,朱代东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他原来跟朱代东也不是很熟,既然对方不给面子,他还能吃了朱代东?

    “卢主任,朱代东是怎么说的?”程凤林小心翼翼的问,他没有直接给卢邦楠打电话,而是径直跑到他的办公室里来,说自己无意中得罪了朱代东,会不会因此而对自己的工作产生什么影响?

    “你到底是怎么得罪朱代东的?”卢邦楠把电话挂上,瞪了程凤林一眼,问。对于程凤林的任命,他这个政治部主任其实是没有话事权的,把程凤林调到省厅,那是经过省厅党委研究决定之后,再由政治部向省委组织部推荐。

    一般来说,组织部门都不会推翻省厅的决定,但什么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要是组织部在考察过程中,发现了什么问题,程凤林被退回去也是有可能的。

    “其实也说不上得罪,只是跟他有些误会罢了。”程凤林支支吾吾的说。

    “误会?什么样的误会?”卢邦楠厉声说道,现在程凤林还只是楚都局的副局长,哪怕就算他真当上了交警总队的总队长,他也是可以训斥的。

    “今天他新买的车要上牌,可是因因种种原因,却没有办法,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个事。”程凤林轻声说。

    “公家的车还要他来上牌?”卢邦楠诧异的说,堂堂一个正处级干部,怎么可能来干这样的事?

    “这是他sī人买的,桑塔纳2000,我问过,至少要十九万。”程凤林说,九七年的时候,桑塔纳2000率先发起了一场汽车降价风潮,但是这并没有促进销量的急剧增长,反而让销售量减缓。

    上海大众公司从九一开始研制桑塔纳这个车型,九二年正式生产并投放市场,这几年来,几乎占据着国内商务和公务用车百分之八十的份额。但是这次他们对中国的国情研究得并不透彻,中国人历来喜欢买涨不买跌。只要是在涨价,哪怕就是一跎屎,也会有人盲目跟风购买,如果再有人刻意引导,随时都能影响,甚至是绑架国民经济。

    但是朱代东购车只是为了需要,不管桑塔纳是降了两万还是两千,甚至是涨价,他也是会购买的。以他的状况,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车子的价格,只要是适合自己,就可以购买。

    “sī人购买?还十九万?朱代东是百万富翁的儿了?”卢邦楠惊愕的说,十九万可是一个天文数字,现在一般的家庭,谁能拿得出这么大一笔钱?他马上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xìng,受贿。

    朱代东原来可是担任过芙蓉县的县委,只要他想要钱,不要说十九万,一百九十万也是随便能拿得出来的。只是就算他有这么多钱,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花吗?难道他以为,到了省城,他的钱也随之漂白了?

    “这我倒不知道,你的意思是……?”程凤林惊喜的说,朱代东现在抓到了他的痛脚,如果自己能反客为主,以后自己的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卢邦楠知道程凤林明白了自己的想法,可是这样的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授人以柄的。

    程凤林要调查朱代东的情况是很容易的,朱代东的身份信息,他到车管所一查,马上就能一清二楚。再到朱代东家当地派出所一问,朱代东一家的基本情况就了解得差不多了。朱代东的父母都是农民,在朱代东没参加工作以前,一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但朱代东自从参加工作以后,朱家的情况就得到了迅速改善。

    朱代东的老婆严蕊灵在市委宣传部担任新闻科的科长,这一条出乎程凤林的意料。对于严蕊灵的背景,他并没有打听到,在市委宣传部,也就只有韦鲁郎一个人清楚严蕊灵是严副省长的女儿,她居住的当地派出所,当然也不清楚情况。

    查到这样的资料,让程凤林稍微安心一些,至少自己手里也有了筹码。当然,这个筹码,他不会随便用,具体怎么用,什么时候用,要看朱代东的态度。

    “程局,都搞定了?”章学共一直忐忑不安的在等着程凤林,直到又再一次看到他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这才敢凑上来说话。

    “哪有那么容易,你不是有朱代东的电话吗,我想应该跟他见个面吃个饭,不能因为一点小误会,而搞得大家都不愉快。”程凤林呵呵笑道,朱代东既然一来省城来上班,马上就买了新车,显然也是个享受惯了的人。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

    程凤林对邀请朱代东出来吃饭很有信心,可当他给朱代东打了电话后,却被拒绝了:“对不起程凤林同志,我们干部二处已经正式启动了对你的考察,这个时候我们并不适合见面。当然,如果有必要,我会找你谈话。”

    “朱处长,我只是想请你吃个饭,没有其他意思,组织上要考察我,我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配合就是,但饭总得吃的嘛。”程凤林笑着说。

    “如果程局长确实有诚意的话,等你的考察完了,我请你吃饭如何?”朱代东淡淡的说,他的语气不容置辩,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既然朱处长这么讲原则,那我也没有办法。”程凤林淡淡的说。

    省厅这次的两个人事任命,是朱代东到干部二处以来,亲自插手的第一项工作。务必要做到公平、公正。程凤林在上班时间,公然与下属打牌赌博,如果这样的干部,能够得到升迁的话,只能意味着组织部的工作没有做到位。

    组织部历来就是一个喜欢琢磨人的地方,朱代东想要认真的考察程凤林和侯国田,他甚至都还没有特意在会上强调,就已经得到了彻底的执行。朱代东一开始也不明白缘由,后来听一科的人议论,才知道自己把省厅的人事报告压下来,就已经让人感觉到了。

    既然下面的人明白了自己的意图,朱代东也省得特意去强调,他要做的,就是时不时的催问一下进度。事情的进展,当然也就是按照朱代东的意图在进行。侯国田原先就在省厅,对他的考察很顺利,干部一科的人虽然是严格按照规定,可是无论是户政管理总队的人,还是上级的领导,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但是程凤林在局的人缘显然就要差上那么一些,相比省厅来说,市局算是下属单位,越是接近基层的,自主权就越高,政策的灵活xìng就越大,犯错误的几率也越高,得罪的人当然也就越多。

    最后干部一科的科长何卫东亲自找程凤林谈了话,虽然何卫东只是科级干部,而程凤林却是副处级干部,但是何卫东的身份不一样,他能决定程凤林的前程。

    “你认为自己有什么缺点,或者在哪些方面需要改进的?”何卫东问。

    “我最大的缺点就是工作起来忘记了时间,这一点很多同志都对我提出了批评,我也希望能早日改进。”程凤林谦逊的说。

    “哦,那你认为自己有哪些方面的优点呢?”何卫东又问。

    “我立过功,受过伤,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我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听党的话,坚持原则。”程凤林不知廉耻的说。

    “哦,不知道你立过功具体指的是什么?受过伤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何卫东对程凤林的材料记得很清楚,他都没记得程凤林具体立过什么功,印象好像有个集体三等功,可那是集体的功劳,他能拿出来说事吗?

    “我曾经是全市的劳动模范,在下班的途中出过车祸,受了伤,这都是一些工作上微不足道的成绩,不值一提,不值一提。”程凤林说。

    干部一科对程凤林的考察结束后,干部二处对省厅这次送来的两个人事任命进行了评估,侯国田同志是一位党xìng原则强,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同志,业务能力也很强,很适合担任户政管理总队的总队长一职。

    但是对于程凤林同志,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给出的结论是:程凤林不适合担任省厅交警总队的总队长一职。程凤林同志在单位上的威信不高,自我要求不严,曾经与单位的一些女同志还闹出生活作风问题。

    当朱代东向主管副部长李逸风汇报干部二处的考察结果时,李逸风也深感意外,组织部与用人单位意见不一致的情况,可是鲜有发生,没想到朱代东刚到组织部,竟然就遇到了一起。朱代东可能因为这件事,将要引起人们的广泛注意。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