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打击报复?(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打击报复?(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温福亮之所以还想替蔡戊生争取一下,就是想到自己曾经与曾经同病相怜,只不过自己运气好,很快从泥潭里走了出来,而蔡戊生,现在都快mí失方向了。

    “温局,你帮我分析一下,现在这种情况,我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命运?”蔡戊生诚恳的说道,他现在与温福亮已经没有了利益冲突,而且温福亮是朱代东的人,现在可以说又是代表着朱代东跟自己谈话。既然自己已经没有了上升的空间,在公安局里,不能干一个正常的常务副局长的工作,与其被人嘲笑,不如主动离开。

    “以你现在的处境,就算调离公安局,我觉得也不可能离公检法系统,当然,也不排除调你去政法委。但可以说明一点的是,不管到哪个单位,都不可能像公安局这样,给你一个常务副职的待遇。而且在公安局,你如果再不振奋的话,恐怕你的分工,很快就会作调动。

    到时让你去分管工会、后勤,你又能怎么样?如果你再不好好工作,让你提前退休,也不是不可能。”温福亮淡淡的说道,对于没有背景和后台的下级,要收拾他,办法实在太高了。

    “看来我是非配合赵金海的工作不可了。”蔡戊生良久才说道,他的眼里闪出异样的sè彩,既有痛苦,也有mí茫,更多的是一种决择。但是很可惜,温福亮却不有注意到。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嘛。”温福亮微笑着说,不管当什么样的领导,如果认不清形势,最后的结局都会很痛苦。

    “温局,谢谢你能点醒我,回去之后,我就找赵局长,深刻检讨我的问题。”蔡戊生既然已经作出了决定,就不再像刚才那样低落…拿起酒瓶,反而劝起温福亮的酒来。

    “我的量快到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争取晚上再到朱市长那里去一趟。”温福亮说道…朱代东晚上依然还住在办公室里,有什么工作如果很紧急的话,晚上可以直接到他的办公室里谈。

    温福亮给朱代东打了电话之后,朱代东果然让他去办公室里当然汇报。温福亮向朱代东汇报,蔡戊生的思想工作终于做通了,同时温福亮也隐晦的提出,想请朱代东不要对蔡戊生的工作作出新的调整。

    对于温福亮的请求…朱代东不置可否,他没有当面见到蔡戊生,也没有听到赵金海有这方面的请求,自然不会轻易应允温福亮。当领导的,讲究的是说一不二,如果朝令夕改,有何威信可言?朱代东向别人作承诺非常谨慎,要么不承诺…一旦承诺了,哪怕事情再难,也必须做到。而更多的时候…他不会轻易给别人以肯定的答复,就像现在,对温福亮的请求,他只说要研究一下,至于研究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就要让温福亮自己去体会了。

    在温福亮向朱代东汇报的同时,蔡戊生也在向领导汇报自己的思想,但他并不是向赵金海工作,而是找到了政法委书记马志旺。公安局的直属上级机关是政法委,而政法委的上面是市委。朱代东作为市委副书记…排名比马志旺要高,但是这并不代表,朱代东对政法机关的影响力,会超过马志旺。

    “马书记,我自从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公安系统工作…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为了木川市的一方平安,没有功劳,总还有苦劳吧?可是赵金海算什么呢,他不过就是朱代东的一条狗,一来木川就搞清洗!

    这次打黑,名义上打击黑社会团伙,但是局里有好几个中层干部,因为与那些社会上的人,有过来往,就被赵金海打击了。有几个甚至还脱掉了警服,公安局长不维护自己警察,这哪像个公安局长嘛。我看他就是为了搞清洗,想立威。谁要是敢不听他的招呼,肯定就会在打黑过程中出事,对于赵金海的行为,全局上下是敢怒不敢言啊。

    马书记,公安局再怎么说,也该听你的吧,但我看,那个赵金海的眼里只有朱代东。”蔡戊生怒冲冲的说道,自从打黑专项行动结束之后,全局上下,都对赵金海生出了畏惧心里,当然,这些人当中,有人是真心,有人是假意,可不管怎么样,赵金海现在公安局说一不二,这是绝对的事实。

    “蔡戊生同志,你不要这么jī动嘛,打黑专项行动是在市委的倡导下,由公安局牵头发起的。这项行动,还是取得了一定成绩的。当然,不管哪项工作,想要做到尽善尽美,这是不可能的。”马志旺微笑着说,mì然他表面上是对蔡冰莹嗔恼,可实际上,他是很乐意听到蔡萱来找自己诉苦的。

    作为政法委书记,他对公安局的掌控,没有朱代东这么大也就算了。可是赵金海到木川之后,眼里只有朱代东没有政法委,这也确实是事实。有好几次公安局的打黑行动,自己都跟赵金海打过招呼,说有几个人是政法委这边发展的特勤,让赵金海把人给放了。可是赵金海却连理都不理。

    而且最让马志旺气愤的是,只要是自己打过招呼的人,最后都受到了最严重的惩罚。比如说,同样两个人打架斗殴,自己给其中一人打了招呼,可是结果打招呼的那个人被判了三年,而没打招呼的那个人反而只判了一年。这样的结果,让他想不愤怒都不行。

    马志旺也给贺大雄打过电话,反正公安局这边抓到人,最终的结果都是要通过法院来宣判的,可是让他恼火的是,贺大雄现在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对自己的招呼,也是阳奉yīn违。这样搞了几次之后,让他很没面子,有些人就算找人说情,也不再找到他头上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马志旺这个人,在木川的政法系统里,没有威信。

    马志旺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的“会一会”赵金海,但是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帮手。原来公安局的那帮人,已经对赵金海彻底信服。就算偶尔有对赵金海有怨言的,不是级别太低,就敢怒而不敢言。

    现在蔡戊生肯主动来向他汇报思想,马志旺正是求之不得,原来温福亮在的时候,温福亮对自己还是很尊重的。有什么事情,只要一个电话打过去,马上就全办妥了。

    现在对于赵金海,不要说打电话,哪怕就是当面跟他说起,赵金海或许当面会勉强答应,可是背后,马上就把自己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我不否认打黑专项行动取得了成绩,可是这个成绩是赵金海一个人取得的吗?如果没有下面几千名警力的全力配合,没有消防、武警官兵的全力支持,赵金海恐怕早被人剁成八块,扔到古江去畏王八了。”蔡戊生说道,打黑专项行动一开始是在温福亮手里开始的,但很快,温福亮打黑就把自己打掉了,好好的一个公安局长竟然没有保住。如果不是现在朱代东看他还有点用,而且朱代东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恐怕温福亮会在家里一直赋闲到朱代东离开木川为止。

    “蔡戊生同志,你是一名警察,不管是对领导的评价,还是对同事的评说,都要以真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有些话,在这里说说就可以了,千万可别到处胡说。”马志旺劝道,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在木川,虽然排名比较靠前,但论手中的权力,或许是全省所有地市政法委书记中最弱的。

    如果政法委书记不能掌握公安局,或者跟公安局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那这个政法委书记的权力至少就被限制了一半。很多地方已经开始由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马志旺甚至也想向市委提议,由自己来担任公安局长。

    “对赵金海的评价,我敢以自己头顶上的国徽来作担保。他在打黑专项行动中,几次利用手中的职权,打击报复局里的中层干部。我们公安局的工作,有其特殊xìng,如果你不能跟一些游走于一些地下势力边缘的人沟通,怎么能掌握木川地下势力的资料嘛。”蔡戊生笃定的说道。

    “如果你把国徽放到法院的证据席上,能当证据用吗?”马志旺冷笑了一声,说道。蔡戊生这个多年的常务副局长,而且还主持过一段时间公安局的工作。按说,他的能力和人脉,也应该很好才对。可是现在赵金海才刚来木川,马上就被对方拿到公安局的实际权力。至于局里的其他人事权,也很快被赵金海拿

    “请马书记放心,真正的证据我一定会掌握。现在我只担心一点,如果我拿到了赵金海的证据,市里和政法委,是不是会严惩赵金海?”蔡戊生问道,共产党的干部,无论是在群众面前,还是在法律面前,都享受着一些特殊的待遇。近的不说,就拿温福亮来说,他被免职之后,工资照样可以拿。他也因为被免职,再加上态度端正,又免掉了刑事责任。如果换成普通老百姓,恐怕早就在监狱里待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