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感激(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感激(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朱代东要请陈柏延一起吃饭,也要请个中间人才行,他在饭后给张天睿打了个电话,让明天中午之前赶到楚都,陪自己吃个饭。张天睿听到朱代东的语气,心里郁闷得想吐血,朱代东现在可不是在跟自己商量,而是命令式的语气。

    如果不是他之前说过,只要是朱代东的事,上刀山下火海,眉头也不皱一下。现在绝对是不会去的,而目前朱代东只是让他过去陪吃顿饭,如果这点事他都办不成,恐怕他以后会鄙视自己。

    当天晚上,张天睿就到了楚都,他赶到香山俱乐部的时候,朱代东还跟时友军、陈树立、侯勇、赵金海在一起娱乐,他们四个在玩牌,朱戗东在旁边看书。对于这样的活动,朱代东一般情况下是不参与而他们也知道朱代东的xìng格,知道朱代东并不会在乎这点钱。而在牌桌上的人,也并没有太大的利益关系,这反倒让牌局显得很jī烈。

    朱代东给张天睿打电话的时候,陈树立就在旁边,现在才四五个小时,张天睿就从北京赶了过来,这么大的面子,恐怕整个古南省能有的人都不多。张天睿的为人,陈树立非常清楚,像他这样的人,对下面的普通干部,一般都不会放在眼里。原来张天睿与朱代东之间,曾经有一段时间的mì月期,但上次因为楚都地下排水系统,两个人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

    可是没想到,现在朱代东一个电话,就让张天睿巴巴从北京赶了过来,当时朱代东在电话里,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明天中午要请海关的陈柏延吃个饭,你过来陪一下。就是这句话,而且还是以居高临下之势说出来,却让张天睿连夜从北京赶了过来。

    “各位都在呐·代东,刚才我已经给陈柏延打了电话,明天中午就定在这里吃饭。”张天睿说道,因为把铟的资料交给北京的老头子′让他在那群老爷子心目中,地位大增。这让他在京里的地位,无形中也提高了不少。

    现在就算周朝辉再见到他,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以一副救世主或者施舍的心态跟他说话,周老爷子这次虽然没有见过张天睿,可是他在周朝辉的面前·可是大大的夸了张天睿。而且还郑重其事的对周朝辉说,让他好好向张天睿学习学习。你不管赚多少钱,别人都不会羡慕你,如果你不是周家的人,你在外面能接到工程?能左手进右手出?

    现在张天睿主动配合木川,控制着国家战略物资的出口和管理,同时又协助木川机车车辆厂的电力机车出口,能赚外国人的钱·别人才会信服你。现在张天睿赚的钱,就很让京里那帮老头子的满意。这也是为什么张天睿一接到朱代东的电话,没有等到明天·连夜就赶过来的原因之一。

    当时张天睿正好在老爷子那套四合院里,他接电话的时候,正好让张老爷子听到了,听说是朱代东找张天睿帮忙,张老爷子马上指示,应该早点去。同时张天睿还亲自给海关总署的署长林桂乾打了个电话,虽说张老爷子原来并不是海关总署的领导,可是林桂乾原来却在经贸委工作,是张老爷子曾经的下级。只不过张老爷子从来不因为张天睿的所谓业务,而给林桂乾打招呼。

    但这次却为了朱代东的事·甚至到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事,张老爷子主动给林桂乾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张老爷子告诉林桂乾,古南省木川市的朱代东同志,最近跟海关有些事情需要沟通·请林桂乾帮忙过问一下。张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可是这些居住在京里的老头子,他们的能量谁也不敢小觑。

    也正是因为老爷子这个电话,他才有底气敢直接给陈柏延打电话,而且他的语气,跟朱代东打给他电话时的语气差不多。只不过张天睿直接把林桂乾给搬了出来,他告诉陈柏延,他是奉林署长的指示,过来陪朱代东一起吃饭的。

    原本海关也是属于一个独立的系统,各地的海关,都是归海关总署直接管理,而且海关也有执法权,可以说,海关是比除了铁道部之外的第二个最大的独立王国。只不过海关很少与普通老百姓直接发生关系,一般的人并不能体会到海关的独立xìng而已。

    “怎么晚上就过来了?”朱代东把手中的书放到旁边,淡淡的问。

    “你朱市长是什么人?一接到你的电话,我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就连家时原老爷子,也很关心你。听说你要跟陈柏延吃饭,他当时就给海关总署的林桂乾打了电话,让海关对你的工作予以支持。”张天睿酸溜溜的说道,他做生意这么多年了,可是老爷子从来没有因为他的事,给任何人打过招呼,可是现在朱代东只是请楚都海关的陈柏延吃顿饭,他竟然亲自给海关总署的署长打电话,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承méng张老眷顾,下次去北京,一定要当面感谢他才行。”朱代东淡淡的说道。

    “他才不要你感谢,只要你能把木川的工作搞上去,他就很满意了。现在只要是他相熟的国家领导人有出访活动,就会拜托别人,要跟当地的政府接洽,看需不需要世界上质量最好,价格最便宜的电力机车。”张天睿说道,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他们那一辈担任领导干部的时候,我国的情况非常糟糕,当时电力机车还属于高科技产品,而这样的产品,当时国内只能做一些简单的维修,碰到大问题,都要专门从苏联请专家来。甚至有一段时间,专门有几个苏联专家组,活跃在我国的铁路干线上。

    “天睿,请你回去之后,一定要替我向张老说声谢谢,说木川机车车辆厂四万五千名职工,衷心感谢他。”朱代东动容的说道,怪不得他听谷传祥汇报,现在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主动与木川机车车辆厂联系,要求木川机车车辆厂派人他们国家投标,他一直以为,这是国家对木川的支持,没想到这是张老他们这些已经退了休的老领导,在为木川机车车辆厂的发展,在尽心尽力。

    “好,你的话我一定原封不动的带给他。”张天睿正sè的说道,虽然他没有朱代东的超能力,可是现在也能感觉到,朱代东的话是真正的发自内心。

    张天睿与朱代东聊天的时候,时友军他们的牌局已经停了下来,张天睿虽然不在体制内,但是他的名气,就连侯勇也很清楚。前段时间张天睿亲自提着五百万去银行,准备存到朱代东的卡上,当时就是朱代东交代他去办的。但也正是那样,侯勇对张天睿的能量更加深有体会。朱代东现在之所以会调到木川,也跟张天睿的那件事有很大的关系。

    “友军市长,你可能还不认识张总,他可是位通天的人物。”陈树立走过来,笑吟吟的说道。

    “我与张总也有一面之缘,张总,好久不见了。”时友军说道,当时张天睿为了拿到无名康乐的外贸出口权,来过几次沙常市。而张天睿与王大可的关系,也是当时才让沙常市的干部知道的。也幸好沙常市没有什么对外出口的业务,否则以他跟王大可的关系,基本上都只能由恒天外贸公司来做。

    张天睿一来,再想打牌就不可能了,而且张天睿对时友军他们玩牌的注码是非常的嗤之以鼻。他每次玩牌,都会有上万,甚至是几十万的输赢,而刚才他看了看,时友军他们的牌局,不过几百元的输赢,这样的牌局,他是绝对看不上眼的。

    “去唱Ke吧,到时给朱市长选蚌漂亮的姑娘,好好乐呵一下。”张天睿提议道。

    “我晚上还得回去陪老婆,你们几个一起去玩吧。”朱代东轻笑着说,对于这样的娱乐活动,除非是为了陪领导,他偶尔才会涉足。可是现在以他的级别,还会有什么领导会去这样的娱乐场所呢?

    “这怎么行呢,我特意从北京赶过来,你朱市长就这么招待我?”张天睿大叫道,他最大的乐趣除了异xìng就是赌。

    “要不玩几把牌?”朱代东轻轻一笑,说。上次张天睿为楚都福利院贡献了几百万,这次如果能为木川福利事业再立新功,他浪费自己一点时间,也是乐意的。如果张天睿不是在上飞机之前给他打了个电话,恐怕这个时候朱代东早就回了家。他跟严蕊灵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虽然他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中去,但是他毕竟才三十一岁,对于áng弟之欢,还是有很强需求的。

    今天晚上张天睿连夜赶了过来,确实是很给朱代东面子,朱代东心里也是很感jī。如果不能满意一下张天睿,恐怕一直到明天见到陈柏延,他还会因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