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感动(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感动(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今天中午这个饭局,陈柏延也很重视。像他这样的人在休息日的时候,绝对比工作日还要忙。每天的应酬不断,到了休息日,别人以为他会有更多的时间,可是很多人都错了,越是到了这样的日子,他反而更加没有时间。

    但是昨天晚上,他突然接到了海关总署的林桂乾亲自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林桂乾虽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是他提到了一个名字,却让他牢牢记在了心里。这个名字就是朱代东!没过多久,张天睿又给他打电话,说明天中午想请他吃饭。

    当时陈柏延问张天睿,是不是已经到了楚都。张天睿告诉他,自己还在北京,但会连夜赶到楚都。陈柏延就顺嘴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在电话里交代就行,一定会让你满意。现在的张天睿也是今非昔比,原来他仅仅是一个高干子弟,可是他近段时间,接连在木川干了好几年事,先是帮着木川控制着铟的出口,后来又替木川机车车辆厂出口电力机车。上次他到北京,林桂乾署长跟他聊天的时候,还特意说起了张天睿,说现在周老都很欣赏张天睿。

    张天睿告诉陈柏延,今天请他吃饭,并不是全为了自己的事,木川市的朱代东也会过来。听到朱代东这个名字,陈柏延心里一动,他又问起张天睿,到底是因为什么事。他跟张天睿已经打过几年的交道,当初在他的印象中,张天睿只能算是周朝辉的跟班。可是从今年开始,他已经已经慢慢转变了这个看法。在他心里,已经把张天睿与周朝辉并列了。

    对于朱代东,陈柏延也是久闻大名,这么年轻的正厅级干部,在古南省并不多见。虽然他跟朱代东不在同一个系统里,可是经常在饭局也时常会听人说起朱代东。

    对于高唐县的事,陈柏延已经从张天睿那里听到,中午这顿饭,只是履行一下程序更像是让所有的人都正式认识一下。朱代东虽然年轻,但是给陈柏延留下的印象却很深刻,非常的谦和,而且酒量奇大。

    他在别人向陈柏延敬酒的时候,都主动提出要陪一杯,这让陈柏延很感动。朱代东与自己是平级,而且朱代东是木川市的市长管辖的范围和手里的权力,都要比自己这个海关的关长要大。不管自己这个关长是什么样级别,朱代东能这样做,可以说是给了他最高的礼遇。

    “代东,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样的看法,但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陈柏延拉着坐在旁边的朱代东的手,亲热的说道。别人敬朱代东的酒他是酒到杯中,而他们敬自己的酒,朱代东又陪一杯。可以说朱代东喝了自己两倍的酒。

    “谢谢陈关长对我的看重,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全在这杯酒里了。”朱代东亲自给陈柏延倒了杯酒,举起酒杯说道。

    民间有句俗语:领导干部不喝酒,一个朋友也没有;中层干部不喝酒,一点信息也没有;基层干部不喝酒,一点希望也没有;纪检干部不喝酒,一点线索也没有;平民百姓不喝酒,一点乐趣也没有;兄弟之间不喝酒一点感情也没有;男女之间不喝酒,一点机会都没有!

    话糙理不糙,在中国,很多工作,都是在酒桌上完成的。

    比如今天高唐县的事,虽然在酒桌上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可是以后只要是高唐县的产品需要出口,都会有特别的绿sè通道。而朱代东所在的木川市,自然也会受到特别优待。陈柏延之所以会给高唐县特别的绿sè通道,主要也是看朱代东的面子。

    “我看朱市长跟陈关长,就像我们身上的那根肉棍一样,都是我党的优秀干部。”张天睿也喝得有些高了,笑嘻嘻的说道。

    “张总,你可不能骂人啊。”陈柏延打了个酒嗝,说道。

    “我这可不是骂人,实实在在的在夸你们呢。”张天睿笑嘻嘻的说,如果酒桌上没有女xìng,那就应该多说黄段子来补充,而这样的段子,他的脑子里不知道存了多少。甚至他还专门分了类,哪些是在女xìng在场时说的段子,哪些是不在场时说的段子。

    “张总,你的那些段子就别说了,陈关长是儒雅之人,听不得你那污秽之言。”朱代东眉头一皱,张天睿多喝了点酒,就放dàng不羁了。

    “如果我说得没有道理,你到时再批评我也不迟。至于你说陈关长是儒雅之人,我相信在办公室里,他确实是这样。可是到了外面,特别是到了酒桌上陈关长的段子,那可是一段接一段,有如黄河之水,连续不断。”张天睿笑吟吟的说。他跟陈柏延接触的时间最长,当初陈柏延还只是副关长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当时只要周朝辉一到楚都,马上就会把陈柏延喊出来,陈柏延的底细他可是清楚得很。

    “我倒是想听听张总有何高见。”陈柏延说道。

    “我之所以说它是最优秀的干部,是因为它从不显山漏水炫耀政绩,它善于攻击对方又让对方感到愉悦,它喜欢制造麽擦又让大家感到快乐,胜利后缩小自己。同时有纪律,早上比主人先起áng;有礼貌,见到漂亮女人就立正;尊敬人,见到老婆会鞠躬;没有官架子,很容易同女部下打成一片。大家说,这是不是最优秀的干部?”张天睿说完之后,哈哈大笑着说。

    当时仳′听到这个段子的时候,特意用笔记了下来,后来花了一段时间,记了下来。

    “确实很有见地。”陈柏延说道,如果抛开前面那个起因,这段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而这个时候,他的大脑也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度活跃,按照张天睿的说法,已经是原形毕lù。

    虽然张天睿说的段子让朱代东哭笑不得,可是因为这样的段子,酒桌上的气氛却是热烈了许多。原本张天睿在饭后还安排了活动,但是当陈柏延走出包厢的时候,还要人扶着,下午的活动自然也就提前结束了。

    朱代东坚持要亲自送陈柏延回去,张天睿也只好作陪,等把陈柏延送到家后,张天睿才对朱代东说道:“今天陈柏延喝得这么尽兴,看来我的任务是圆满完成,你还有什么指示没有?”

    “我哪敢对张总下指示,刚才我跟陈树立说过,以后高唐县的浓缩苹果汁报关,也交给你的恒天外贸公司。”朱代东说道,每年几万吨的浓缩苹果汁,对张天睿来说,并不算很大的业务,可是因为陈柏延的关系,现在对张天睿来说,也只需要让公司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行。

    “没有问题,只要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下午我就回北京了。”张天睿说道,其实今天这样的饭局,对他来说,也不是没有益处。比如跟楚都市的许海bō和韦鲁郎,又走得更近了。而与陈柏延,两人的关系又加深了。在饭局上,张天睿就看得出来,陈柏延对朱代东是很看重的,这种看重,并不是因为朱代东是木川市长,而是因为昨天晚上老爷子给林桂乾打了个电话。

    如果老爷子没有给林桂乾打这个电话,恐怕就算是楚都市的欧谱班亲自去约陈柏延,恐怕也不能在昨天晚上就跟陈柏延约好。对于陈柏延这样的人来说,现在他的饭局,至少都排到了两个月之后。欧谱班真的要约他,至少也要排在一个月之后。高唐县的事情,陈树立也是向市里请示过的,许海bō跟卫耿羿也跟海关打过招呼,可是市政府的指示,对海关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打了招呼之后,海关那边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一点变化也没有。

    若不是这样的话,陈树立也不会找朱代东。陈树立自然也清楚,朱代东以现在木川市长的身份,再来为高唐县的事奔bō,是很不合时宜的。但他也实在找不到办法了,陈树立曾经也想过,把县里的浓缩苹果汁报关交给恒天外贸公司,可是张天睿对于这样的业务,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

    张天睿对朱代东的承诺是指哪打哪,可是陈树立的话,他却是当成耳边风。如果他连这点威风都没有话,就枉为京城纨绔子弟了。

    “可以,我这里准备了几件酒,是特意为那几位老同志准备的,请你顺便捎回去。另外一定要替我向张老问好,说我朱代东感jī他。以后到了北京,一定会去看望他的。”朱代东说道,他的这几箱酒,其实也是让木川酒厂特制的。虽然不是什么年份很高的酒,但是朱代东根据无名配方,专门从芙蓉县调来了中草药,在无名配方的基础上,专门为像张华这样的才同志量身定制的。

    “你没搞错吧,我特意从北京跑回来帮你陪酒,现在回去了,你就打发我几箱这样的酒?”张天睿看了看酒的包装,这是木川生产的原浆酒,在市场上还没有太高的知名度,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没有很高品牌的东西,绝对是不屑一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