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人情(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人情(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朱代东的态度,元骞振还是比较满意的,现在朱代东已经享受正厅级干部待遇,就算他对自己只是平等对待,自己也不会怪他。但现在,朱代东还像原来在楚都担任常务副市长那样,对他敬重有加,在官场这个现实主义太过严重的区域,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殊为难得。

    “你啊,还跟在楚都时一样。听说你在木川的工作干得很不错,有什么好的经验,也要向我们传经嘛。”元骞振既像责怪,又像爱惜的说道,朱代东在他面前依然保持着原来在楚都时的态度,这让他很满意。而且今天朱代东亲自搬着一箱酒到家里来,也让他觉得,朱代东的态度很真诚。试问,作为一市之长的其他人,还像亲自动手,搬着一箱子酒到老领导家去么?

    “我的经验还不是在楚都的时候,向书记学的?在楚都工作的一年多时间,在你身上我学到了很多。可以说,我之所以会有今天这样的成绩,跟书记的教诲是分不开的。而且我在木川,也没干什么事,如果一定要说干了什么事的话,可能就是折腾了这批酒。”朱代东谦逊的说,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不是件丢人的事,只要不在公开卖命承认这件事,就没有关系。

    朱代东向元骞振介绍了原浆保健酒的生产过程,这酒确实是他自己炮制的,但是这个过程很复杂,就算芙蓉县有现成的药材,可是并不是随时都能制的。根据现在这个方子,有几种药只有在一个月的月圆之夜前后几天,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而且因为无名配方的特殊性,也决定了朱代东不可能让别人去炼制药材。

    这一点,在无名康乐生产的时候,就已经得到证实。无名康乐的生产,采用了比较复杂的方式而且无名康乐的所有配方用药,都是严格保密的。朱代东在芙蓉县的时候,制定了非常严格的保密制度,直到现在外地的人,也不能随便进入各个乡镇的中药材种植基地的。

    “代东,都说你喜欢喝酒,这个爱好如果放在其他干部身上,我认为是个缺点。

    酒多伤身,喝酒误事。但是现在你身上有了这个爱好,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是你的优点呢?”元骞振感慨万端的说道,让朱代东去木川,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只是随大流,或者说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跟欧谱班产生激烈的争议的话,那现在他已经很后悔了。

    对比朱代东与欧谱班在木川与楚都的所作所为,欧谱班比朱代东还要先到任一段时间可是现在欧谱班对楚都的各项工作,还停留在调研的阶段。朱代东曾经为楚都市的经济发展,做过一个规划但欧谱班偏偏置之不理,甚至有的时候还要反其道而行之。这种负气式的工作方法,怎么能让楚都市的工作走上正轨呢?

    而朱代东早就已经对木川的工作上手,他已经针对木川的现实情况,做了一个经济发展规划。元骞振听周保宁说起过那个经济发展规划,以国有企业改制为中心,大力发展经济建设,在提高财政收入的同时,突出对民生的建设。在朱代东的计划里,木川市的市民以后的民生福利,要比朱代东原来在雨花县和芙蓉县搞的还要好。

    改革开放是为经济发展,但最终还是为了让人民群众感受到改革开放政策的好处。如何体现这样的好处?朱代东会先从楚川高速开始,从教师工资补贴开始,从地下排水系统开始。这些,朱代东其实曾经都在楚都实现可是现在楚都却缺少一个坚定的执行者。靠欧谱班,元骞振并没有信心。

    “元书记,以前我在楚都的时候,我的工作得到了你的大力支持,但是现在,我希望能继续得到你的支持。”朱代东诚恳的说道。

    “又在打哪个同志的主意?”元骞振笑呵呵的说道,朱代东的用人习惯跟一般的领导干部不一样,只要是他看中的干部,哪怕隔着千山万水,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对方调到自己手下来工作。时友军是如此,赵金海也是如此。他原来在楚都工作过一年多时间,现在他在木川稳定下来了,下一步自然是调整干部。

    “我这可是给楚都的干部一个发挥才能的机会,这次我看上的是市教育局的胡斌。”朱代东说道。

    “胡斌?代东,你看人的眼光跟其他人都不一样哦。”元骞振意味深长的看了朱代东一眼,现在胡斌在市教育局并不很受重视,而朱代东把他调到木鲋后,胡斌还不为朱代东卖死力气?

    “元书记,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朱代东笑吟吟的说,他跟胡斌以前确实没有任何关系,他担任楚都常务副市长的时候,也没有主管文教,跟胡斌,准确的说,只是吃过一次饭。当时好像是吴古文过生日,他请了一中的校长张津广作陪,而张津广又把胡斌给拉了过去,那还是朱代东在楚都担任常务副市长的事。

    离开元骞振家后,朱代东给吴古文打了个传呼,很快吴古文就回了电话。朱代东就把调胡斌到楚川的事告诉了他,朱代东原本的意思,是让胡斌把这件事通知张津广,这是个顺水人情,既不花本钱,又不费时间,就能赢得张津广对他的另眼相待,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可是吴古文的回答,却让朱代东哭笑不得。

    “胡斌调木川,关我什么事?代东,木川教师工资补贴的事是不是真的?要不你顺便把我也调到木川得了。”吴古文说道,昨天同学聚会回来之后,他把木川可能要搞教师工资补贴的事告诉了何香兰,没想到自己逞一时口快,结果却让耳朵受了罪。从昨天开始,一直到刚才,他都在受着何香兰的摧残。

    “你就这么缺钱用?”朱代东笑吟吟的说,这样的话或许吴古文说不出来,但是何香兰恐怕是见不得钱的。

    “还不是何香兰在唠叨?你特意给我打传呼,就是为了告诉我胡斌的事?”吴古文问。

    “我的老同学哦,你怎么连这点政治觉悟都没有呢,这样吧,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何香兰,我相信她会知道如何做的。”朱代东说道,现在他已经无需去亲自告诉胡斌,要把他调到木川的事。不管这件事,有没有提前通知胡斌,最终他都最感激的,必然只会是自己。

    吴古文回到家里,把朱代东的意思一说,何香兰换上鞋子就奔了出去。这件事还没有发生,朱代东就亲自给吴古文打了电话,可见他就是想卖吴古文一个人情。可笑吴古文就是个呆子,竟然连这层意思都无法领悟。

    原本何香兰想直接给胡斌打电话的,但是走到小卖部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一会,最终直奔张津广的家。胡斌如果是升任楚都市的教育局长,那她一定会直接给胡斌打电话道贺。可现在胡斌是调到木川,自己去道贺有什么用?还不如又把这个人情卖给张津广,让张津广认识到吴古文真正的能量。

    “何老师,有事?”张津广看到何香兰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连忙把她让了进来,并且亲自引着她到了书房里。

    对吴古文夫妇,张津广自从得知他们与朱代东的特别关系之后,对他们也就另眼相待。吴古文一心只扑在教学上,而且吴古文的教学能力确实也很强,张津广就积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为他争取斑级教师的待遇。如果吴古文带的这一届学生,在明年的高考中,如果能考出水平,他甚至还准备给吴古文申请国家特级教师的资格。

    而对于何香兰,他觉得这是一个当行政干部的料,何香兰的政治觉悟相比吴古文来说,不知道高了多少级。现在何香兰的上课时间越来越少,下一步就是打算把好调到办公室,慢慢历练。

    “张校长,刚才朱代东给我家老吴打电话,告诉了他一件事,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何香兰问。

    “你还没说是什么事呢,我怎么知道有没有听说呢?”张津广微笑着说,朱代东现在已经是木川的代理市长,享受正厅级干部待遇,以后担任木川市长,只是时间问题。可就算是这样,朱代东竟然还会主动给吴古文打电话,看来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啊。

    “胡斌要调木川,朱代东已经跟市里的领导打了招呼,明天木川常委会上,就要讨论这个问题。”何香兰说道,既然朱代东敢跟吴古文说起这件事,那么胡斌调木川的事,基本上就成了定局。

    “好啊,胡斌调到木川担任什么职务?”张津广喜出望外的说,上次吴古文请吃饭,原本是应该由学校安排的。结果吴古文拿了张朱代东的钻石会员卡,直接到香山俱乐部就把事情办了。搞得他想去结账,结果别人告诉他,钻石会员卡,永远不用付费。

    “还能有什么职务,当然是当教育局长呗。”何香兰说道。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