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迫于无奈(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迫于无奈(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迫于无奈(求月票)

    像潘道军这样的情况,整个木川市随处可见,冒名顶替、死而不僵、弄虚作假,各种手段翻新。很多看似在民政局已经正常备案的低保户,可是实际上,要么就像胡衍辉这样的,被人冒名顶替;要么就是一般上了年纪的低保户,明明已经逝世,可是下面的人却不到民政部门报备,继续由他们领取低保金;要么就是干脆搞一套假档案,自说自话。

    可是不管什么样的手段,也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样的花样,如果碰到既认真又负责还不怕麻烦的工作人员,肯定无所遁形。每一个低保都要核实,每一笔低保金,都要确定去向,只要能做到这一点,不管下面的人有什么样的手段,都是无济于事的。

    可是要做到这一点,也不是那么简单,首先的必要条件是,要有一个公正无私的强有力领导,另外还要有一支正直、执行力强的队伍。而且前者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后者。一只羊领着一群狮子,肯定会打败仗。而一只狮子领着一群羊,说不定就能大获全胜。

    审计进行了半个月,被免职开除的公职人员就达到了六百多人,另外还有一百多人被移交检察院。虽然这近八百人,基本上都是一线的工作人员,比如社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的办事员,可是这么多人员被免职,而且全部被开除国家公务员的队伍,使得现在全市的干部人心惶惶,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成为这其中的一员。

    有很多的干部,如今非常怀念刚开始审计的那三天,因为市政府有一个文件,如果在那三天主动向市里的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可以从轻发落。而现在,就算有人再主动反映情况,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核实清楚事情之后,马上停止职务。

    在前一阶段,审计局除了对民政局的低保认定工作和资金的管理和发放工作进行审计之外,他们把工作的重心放在具体的经办人身上。可是随着审计的深入,同时对这些案件越来越熟悉,在一线工作的审计人员,已经慢慢把重心向民政部门转移。先是区民政局开始出事,然后是各民政局的一、二把手,最后是市民政局。

    冯长英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哪里又有工作人员,因为涉及低保违规操作,被免职或者被移交检察机关。每每听到这样的事情,他都会联想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件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而市里的领导,特别是市委书记周保宁现在对最近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关注,每隔两天,周保宁就会听取他的专门汇报,这给他的压力也非常大。特别是当秦小娟在审计开始的当天,就已经亲自向朱市长反映情况的消息,在市局传开之后,更是令他心惊胆战。秦小娟身为救灾救济处的处长,对市里的低保认定工作,了若指掌。特别是对局里的高层,有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

    秦小娟现在已经停止了工作,而在几天之后,救灾救济处的所有人员,全部被监察局的人带去问话。这件事对民政局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包括冯长英在内的所有局领导,每天上班都是人心惶惶,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在现在的职务上,工作多长时间。

    “周书记,这是我的检讨和辞职报告,希望组织上能够批准。”冯长英在仔细斟酌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趁着现在纪委还没有找上门来,先发制人,主动向市委承认错误。

    “长英同志,这可是你第二次向我递辞职报告了吧?”周保宁依然没有看冯长英递上来的材料,所谓的检讨和辞职报告,很多时候,都带有其他的目的,并不能只从表面上理解。

    “是的,周书记,但是这次我是非常认真的,我希望组织上能认真考虑我的请求,并且尽快给予批复。”冯长英坚定的说道,现在他是辞职,并不是受纪律处分,这份辞职报告,在他看来,可以当成是调职申请。民政局的局长,他实在是不想再干下去了,也不敢再干下去了。

    “好吧,你的辞职理由呢?仅仅是因为在低保认定工作和资金的管理和发放的过程中,负了领导错误么?”周保宁沉吟道。

    “是的,周书记,我很惭愧,辜负了你的期望,辜负了组织对我的信任。而且……而且我在低保认定工作和资金的管理和发放的过程中,是犯了错误的。虽然在对民政局审计之前,我已经尽力想挽回损失和影响,可是只要想查,还是能查出来的。”冯长英惭愧的说,他的事情,如果换成别人来调查,只要他能及时将自己的**擦干净,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事了。但是这次主持调查的,实际上就是朱代东,以他对朱代东的了解,自然不会有什么侥幸心理。

    “你啊,让我说什么好。”周保宁叹了口气,他对冯长英真是恨铁不成钢,低保制度关系到木川的千家万户,他们原本就是生活在最低层的一群人,如今现在还有要对他们的低保金虎视眈眈,周保宁每每听到这样的事情,都是义愤填膺。

    周保宁曾经也问过冯长英,他有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可当时冯长英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说自己绝不违规行为,原来他所谓的违规行为,是在擦完**之后。只不过他的**再怎么擦,只要拉了屎,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这一点,或许是出乎冯长英意料之外的,现在他已经被逼得快走投无地之时,除了辞职,恐怕再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周书记,我检讨。但请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在以后的工作岗位中,我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冯长英坚定的说道。

    “以后的事再说吧,你的辞职报告先留在这里,市里研究之后再决定。”周保宁说道,既然冯长英会主动来承认错误,他自然不会认为这是冯长英幡然悔悟,而是因为迫于无奈,才不得不采取这样的措施。

    对于冯长英的辞职报告,周保宁之所以没有立刻作出回复,他主要还是想听听朱代东的意见。虽然冯长英是自己提上去的干部,可是现在冯长英在民政局干的那些事,让周保宁很是愤怒。虽然冯长英已经及时意识到了错误,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朱代东坚定不移的要让审计民政局的工作,冯长英会这么主动承认错误?看看他在审计开始之前做的那些事,就知道冯长英只是为了应付审计。

    如果这次的审计只是走马观花,那冯长英的权宜之计显然就是最恰当的选择。可是冯长英哪里想到,朱代东会这么坚持原则,虽然这次的审计,主要是针对低保认定工作和资金的管理和发放,可是审计出来的问题,触目惊心。

    而且冯长英如果不再担任民政局长,那就会出现两个问题,冯长英辞职之后,去哪里任职。另外就是由谁来担任民政局长,以现在朱代东对民政工作的重视,恐怕谁也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而且对于冯长英,是不是要接受纪律处分的问题,周保宁也想听听朱代东的意见。

    “保宁书记,我这里有一份关于冯长英的材料。”朱代东知道周保宁要跟自己谈关于冯长英的事情之后,很快就到了市委,并且向周保宁出示了一份关于冯长英在低保认定工作和资金的管理和发放过程,所有的违规行为。

    冯长英身为民政局长,原本应该切实履行“上为政府解忧,下为群众解愁”的责任。可现在,冯长英不但没有给政府解忧,反而让政府蒙羞。不但没有给群众解愁,反而让群众增愁。据统计,光是冯长英打招呼,被违规评为低保的人数,就占到了近二百人。二百个低保户,涉及到的可能就是两百个家庭。至少冯长英一个人,就让二百人增了愁。试想,这样的民政局长,就算他不主动提出辞职,朱代东又怎么会让他继续留在这个职位上呢。

    民政局是政府主管社会事务的职能部门,虽然周保宁是一把手,管人事。但是民政局长最终却要受政府调遣,而且冯长英的问题,也是朱代东发现的,他对于冯长英的处理,和新的民政局长人选,自然也有一定的发言权。

    “冯长英的胆子实在太大了!”周保宁翻了翻这份材料,这主要就是一份名单,这些违规得到低保资格的人,有的家庭情况很好,有的甚至还是政府工作人员的家属,还有一些,甚至还办着企业或是个体工商户,这样的人竟然为了每个月一百多块钱,去跟那些真正的低收入家庭竞争,实在是无耻之尤!

    “代东,我看不但冯长英要处分,这些违规拿到低保资格的人,甚至是那些打招呼批条子的人,也要严惩不贷!”周保宁坚定的说道。

    “我已经让监察局、财政局、人事局与审计局配合,争取不放过一个违法乱纪分子,也不能让一个真正的低收入群众领不上低保金!”朱代东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