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食品安全(求保底月票)

误入官场 第一卷:转变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食品安全(求保底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孔世祥完全没有料到,事情的变化竟然会如此的出人意料午的执法,不但局长狄南军亲自出马,就连原本说不出面的处长华坦然,也去了现场。虽然还是由他带队,但是他已经沦为小兵一个。

    而自己之所以会沦为一个小兵,其中的原因,他也想明白了。只不过这个世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同时他也敏锐的发现,无论是华坦然,还是狄南军,对自己的态度,又发生了一些变化。向他交待工作的时候,没有了上午的那种亲切,显得冷淡了许多。

    但是不管怎么样,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为了保证一网成擒,这次工商局、工商岳松分局、岳松区卫监所、公安局岳松分局都派出出精干力量,一共六十余人。为了不打草惊蛇,甚至连岳和派出所都没有惊动。

    六十个人兵分四路,直奔四个地下黑窝。而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狄南军、华坦然都亲自上阵,带了一队执法人员。原本狄南军想邀请温福亮跟他一队,可是温福亮却拒绝了,他说今天既然是由孔世祥具体指挥,还是跟着总指挥的好。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温福亮是言不由衷,但是并没有一个人提出质疑,温福亮跟朱代东的关系是摆在那里的,而朱代东跟孔世祥,也有着那么一层不远不近的关系,这个时候谁去邀请温福亮,等于是自讨没“温区长,咱们也出发吧。”孔世祥提议道,他对于温福亮原来担任公安局长时的一些传闻也听到过一些,这是一个作风强硬,敢抓敢管的干部。面对他的时候′他心里甚至都有些忐忑然,因为现在温福亮被打压过一次之后,再次重振旗鼓,现在成了朱代东的一位猛将,他在岳松区,现在也像朱代东在市政府一样,话语权越来越重。

    “不急,反正他们成了笼子里的王八…是跑不掉的。”温福亮笑吟吟的说,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辆车子开了过来,从车上跑下来一个人,向他汇报说准备好了,温福亮这才跟孔世祥说…可以出发了。

    温福亮也像狄南军一样,也动了点小心思,这样的汇报,再怎么详细,也没有影像资料这么有说服力。一直到自己定下的那个黑窝点外面,孔世祥才知道…原来温福亮跟狄南军一样,都派了摄影机。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让朱代东能亲眼看到现场的情况,可是昨天晚上,自己却当面拒绝了朱代东,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纠得慌。

    对于目标的位置和环境,孔世祥都已经很熟悉了,当他带着执法人员闯进那个加工作坊时,正在加工的老板傻了眼。他看到冲进来一群穿着制服的人…站起身赶紧将一些印有“化学试剂”字样的编织袋往杂货堆里藏…而整间屋子里也充满了福尔马林等化学试剂的浓烈气味。

    “你那是在搞么子?停下来!”一名正在将勾兑了的福尔马林洒在毛肚上的工人被孔世祥大喝一声,逮了个现行。那工人吓得战战兢兢,坦承用的是福尔马林,为的是使毛肚新鲜变脆。

    在这间不满三十平方米…龌龊不堪的作坊里,地上摆满了各种塑料桶,两个蓝sè大桶里装满了鸭肠,其颜sè白得发出亮光。一名执法人员用手在鸭肠中只搅动了一下,手掌顿时隐隐作痛。几分钟不到,手掌便开始红肿发痒。

    而在另一间屋子里,一执法人员打开冰柜,发现里面装满了金黄sè的卤鸭,一名女工人正在用非肉食品加工着sè剂“日落黄”给卤鸭上颜sè。而另三路人马也从另三个窝点查到了有毒卤制品,经清点,四个地下窝点共查获“着sè”卤鸭、福尔马林鸭肠、氰氧化钠毛肚等卤制品达到了六吨多。

    这样的战果,可以说是很辉煌的,因为这六吨多的卤菜,只是这四个作坊一天的产量,也就是说,每天都有六吨多的有毒卤味流入市场。这不但是岳松区近年来摧毁的最大黑窝点,同时也是木川工商局近年来查获的最大有毒黑窝点。所有查获的卤制品,经检查,大多含有福尔马林等有害成分。

    “温区长,所有的人员都被控制,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孔世祥问,抓到这样的现行,不管是老板还是工人,都是无法抵赖的。现在就看工商部门如何去处理这件事,要打要罚,都在他们的一念之间。

    “我今天只带眼睛和耳朵,嘴巴没带过来,你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温福亮是官场里的老人,又怎么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胡乱发言呢。不管他的发方对错与否,这个时候跟孔世祥讨论这件事,都是不合时宜的。

    这个时候孔世祥就多长了一个心眼,温福亮都带着两台摄像机来了现场,如果他有什么处理意见,到时就会留下足够的证据。按照一般的处理原则,所有的东西都要被拖走,所有的人员,暂时也要扣留。

    在孔世祥处理的时候,温福亮就在作坊里到处走动,而他带来的两台摄像机,也在很仔细的摄像。这些影像,会在第一时间剪辑好,然后送给朱代东观看。而朱代东的要求,主要的目的只有一个,真实。他需要看到的是真实的情况,为了达到这一点,他甚至不惜亲自跟着孔世祥来一线,只不过这个机会,让孔世祥主动放弃了。

    回到临时的指挥部之后,孔世祥马上向狄南军作了详细的汇报,因为温福亮已经带着人走了,他就把温福亮带了两台摄像机的事情也向狄南军作了汇报。这件事,如果不在第一时间向狄南军作汇报,他担心,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果然,狄南军听到孔世祥的汇报,马上就让宣传处的人过来…吩咐他们先回去,马上剪辑影片,他要赶在下班之前,去向朱代东汇报今天的执法行动。至于所有人员的处理,暂时扣押,按照相关规定,对他们进行最严厉的处罚。至于这四个作坊的老板,和他们雇佣的工人′就直接转交给公安局岳松分局,等候下一步的处理。

    这次的执法,直接惊动了朱代东,对这些人的处理,如果只是罚款,那是最轻的,恐怕这四个老板,会面临牢狱之灾。以朱代东对民生的关注…狄南军这样的猜想,是没有道理。

    “病鸡、死鸭、料猪头、下脚料的肠子、肚子,用松香褪毛,卤制过程中使用有毒的亚硝酸钠、氰氧化钠、福尔马林、双氧水、工业用盐、漂白剂、发sè剂、着sè剂、防腐剂、猪肉精膏等添加剂就加工成了熟食卤菜,白得发亮的鸭肠、黄得像金子一样的卤鸭,看上去能让人大快朵颐…可是实际上,都带有剧毒。各类添加剂会大量沉积在卤菜里,就会产生一种有毒物质——硝。而这些有毒的卤菜,在送到各大农贸市场的小卤菜摊之后,又会存在菌落总数超标、大肠菌群、亚硝酸盐、胭脂红甚至是铅汞超标,有的竟然会超出几百倍。氰氧化钠、福尔马林都有毒,五十毫克的氰氧化钠,就能致人死亡!”狄南军赶在下班之前到了市政府,除了向朱代东介绍今天的执法过程外…还向他介绍了这些有毒卤菜的危害!

    “你刚才说今天查获的这四家地下卤菜作坊…每天生产的卤菜在六吨以上?”朱代东心里听得愤然而起,可是想到每天都有六吨以上的有毒卤菜流到市场上,这个数字让他更是愤怒。他不知道,如果让全市的市民知道这个消息…以后还敢不敢吃卤菜。

    “是的,这个数字是非常惊人的,我们做过统计,全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卤菜摊,都是从他们这里进的货。”狄南军笃定的说。

    “啪!”朱代东一拍桌子,怒目圆睁,“这些人自己都不吃自己的卤菜,可是竟然大肆卖到市场上,这样的人,良心何在!!!”

    “现在的人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他们哪管得了这么多?”狄南军叹了口气,说。政府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样的政策,自然会影响到人民群众。现在的人,慢慢开始变得笑贫不笑娼,只要能赚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这几家作坊存在多长时间了?”朱代东沉声问。

    “两年多时间了。”狄南军轻声说道,这样的黑作坊能存在这么长时间,跟他这个工商局长能力不足也是有一定关系的。

    “两年多时间,你们工商局才发现,而且这次好像还是有人举报才知道吧?真不知道你们工商局平常都干了些什么事?难道只知道收费、年检和罚款?!”朱代东震怒道。

    “朱市长,这件事我们工商局有很大的责任,我要向市政府检讨,同时也要请求市里的处分。”狄南军说道。

    “如果出了事故,处分你一个人有什么关系?现在既然发生了这件事,那就要严肃处理。所有的相关责任人,一个也不能放过。特别是那几个黑心作坊老板,一定要做到杀一儆百、以儆效尤的效果!”朱代东沉吟道,这件事的处理,工商局只能是配合,应该让公安局第一时间介入进来。

    “请朱市长放心,我们工商局一定全力以赴,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几件案子处理好。”狄南军说道,现在这件事朱代东还没有定xìng,他回去之后,对那些人也是不太好处理的。

    “这件事你们工商局主要负责行政处分,至于刑事处分,则要由公安机关介入,这样的人,必须要判刑!”朱代东说道。

    “这是局是初步拟的一个处理意见,请朱市长过目。”狄南军原本不想把那份处理意见拿出来的,以今天朱代东的态度,他肯定会痛下杀手,而工商局只是进行罚款和封掉作坊的做法,恐怕不会让朱代东满意。

    果然,朱代东看了看狄南军的处理意见,冷哼了一声,一脸的讥讽:“狄局长,这几个作坊老板是你家亲戚还是朋友?”

    “我跟这些人一个都不认识。”狄南军忙不迭的说道,朱代东这顶帽子,他可不敢戴,也戴不起。

    “既然一个都不认识,那怎么处罚得这么轻?一个作坊罚款一万元?我问你,两年多以来,这四个作坊每一家赚了多少钱?”朱代东冷冷的问。

    “这个我们没有估计过,但按照他们的利润率,四家作坊加起来,不会低于一百万。”狄南军说道,作坊里虽然有账簿,可是那引起死鸡、死鸭、病猪、死牛的收购价格,他们并不清楚。可是这几家作坊,竟然用这么便宜的东西,肯定价格不会很贵。

    “除了行政罚款之外,我建议还要进行惩罚xìng罚款,这笔钱不能低于一百万。至于这多罚的一百万,应该投入到全市的食品安全工作中去。同时,从这四个作坊所有进过货的卤菜摊,都要罚款,每一家不能低于五千元。应该让他们把从黑心作坊里赚到的钱,全部吐出来。我们不能让人民群众有这样的侥幸,食品安全是一条红线,如果谁跨过了这条红线,不但要罚得他倾家dàng产,而且还要他把牢底坐穿,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杀头!”朱代东杀气腾腾的说道,他在树木岭的时候,就搞过食品行业,当时是侯家塘豆腐厂。

    当时朱代东给侯家塘豆腐厂制订的第一条原则就是,豆腐厂生产的豆腐,一定要保证质量。这既是豆腐厂的生存之本,也是为了让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不受影响。后来侯家塘豆腐厂虽然也生产熟食,可是对于质量一向抓得很严。宁愿加大投资,增加成本,也不能给食品里加添加剂。

    “还有这些作坊的供货商,这些人可以说也是帮凶。”狄南军说道,这几家作坊,每天需要的病鸡、死鸭、烂脑头量很大,肯定会有专门的供应商。

    这些人丧心病狂把这些已经不能停用的家畜送到这些作坊,也有很大的责任。

    “狄南军同志,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如果工商局的人手不够,可以让公安局配合。而且除了卤菜之外,我希望工商局能搞一次规模浩大的联合检查,我不希望木川的市长,每天都吃着有毒的食品。”朱代东说道,这虽然可能是一个奢望,可是他会尽力去做好,只要工商局能长久的坚持下去,只要自己能一直关注这钵事,他相信木川的食品安全会越来越好。

    PS:今天万字更新了,只为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