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1306章 有些过了吗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1306章 有些过了吗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王怀玉听着朱代东的想法,眼里不时露出欣慰的神情。不管朱代东说的事情,他能否最终做到。但是王怀玉能肯定一点,至少这是一个有想法、想做事、能做事的干部。怪不得王大可对朱代东也很欣赏,这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朱代东同志,你现在木川搞的这些免费民生福利事业,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是你如何保证,在你离开木川之后,这些免费的项目,还能一如继往的保持下去呢?”王怀玉问,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地方政府的很多政策,“寿命”都很短。一朝天子一朝臣,一届政府一个政策的事情,时常发生。

    “要保持政策的连贯性,只能依靠相关的法律法规。”朱代东笃定的说,其实只要这些政策一执行,全市所有的老百姓都受了益,以后就算木川市政府想再反悔,也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这涉及到了全市所有人的利益,就算想改革,除非是为大多数人着想,否则一定会得到最激烈的反对。

    从现在看,或许木川市为了实现全民免费公交和免费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疗,每年将要投入十几个亿的财政开支,但如果木川市政府能从这些政策中受益,恐怕以后的木川市委市政府,也不会再对每年投入的十几个亿耿耿于怀。

    “法律法规当然要制订,但最关键的还是要看执行力度。”王怀玉提醒道,现在中央的政策法则多如牛毛,可是地方政府在执行的时候,却只选择那些有利于他们的政策法规去执行,而那些不利于他们,或许不能让他们受益的政策法规,却选择性的忽视。这个问题,中央已经开始重视,正在研究相关制度。

    “王主任一语中的。”朱代东钦佩的说。

    丁雨洁进来的时候,举着手腕向朱代东示意,她的手腕戴着一只精致的手表,朱代东清楚,十五分钟的时间到了。幸好他该汇报的内容也都汇报完了,临出来的时候,朱代东在丁雨洁的办公室里等着,看到丁雨洁进来,朱代东走过去,诚恳的说道:“丁处,中午有时间吗?能不能赏光一起吃个饭?”

    大机关的领导秘,相比下面的人要自由一些,比如中午的应酬,如果王怀玉需要出去的话,丁雨洁一般也是不随行的。只有晚,或者是王怀玉主动邀请别人,丁雨洁才会留下来帮忙。要不然她这个秘,都是可以按点下班的。至少王怀玉在京期间,她基本能做到这一点。

    “原本早就要请你吃顿饭才行了,记得我们第一次通电话的时候,因为时间匆促,没来得及向你表示感谢。这次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好好向你赔罪。”朱代东诚恳的说。

    “这我可不敢当。”丁雨洁嘴角轻轻向扬了扬,淡淡的说道。

    “这是我的荣幸才对,不知道长安俱乐部,合不合你的口味?”朱代东赶紧说道。

    “长安俱乐部?行,但到时你可别心疼。”丁雨洁调皮的看了朱代东一眼,眼中带着一丝笑容。对女人来说,最过瘾的事就是花钱,特别是看到男人为了付款,而皱着眉头的时候,会更加的过瘾。

    “心疼?”朱代东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但到了长安俱乐部之后,他马就明白了。丁雨洁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组团来的。都是她的同事,有七八个,以女性为主。而且这些人对长安俱乐部也不陌生,一来就径直到了清樽红烛。这里不但是长安俱乐部的顶级中餐厅,也可能是全北京最好的中餐厅了。

    而在点菜的时候,也无需朱代东发言,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连菜单都不用看,随口就报给了服务员。朱代东第一次来长安俱乐部的时候,就听这里的客户经理介绍过俱乐部的清樽红烛,这里面有几样独创的菜,据说是用了全世界最好的材料,和根据最好的食谱做出来的。价格自然也是不菲,朱代东到现在还记得,那几款菜,最便宜的都要八千八百八十万,最贵的近五万元。

    而这几道菜,刚才他都听到了菜名。怪不得丁雨洁让他别心疼,原来是指这个。丁雨洁并不知道朱代东在长安俱乐部里的消费,全部是自掏腰包。但丁雨洁认为,就算是公款消费,这一顿吃下来,没有十万是止不住的。朱代东回到木川之后,也一定会为这个顿饭的花费头疼。

    朱代东现在确实很头疼,但是他的头疼主要是因为“剧情”的需要,女人心海底针,如果不能让丁雨洁看到自己的窘态,恐怕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原本这件事,午应该就能处理好,可是午朱代东表现得太过平静,虽然也让丁雨洁看到了破绽,但那是朱代东真实的反应。而且细微的动作,也不能让丁雨洁完全满意。

    看到朱代东不时的皱着眉头,脸也像苦瓜似的,丁雨洁心里确实很痛快,终于让她报了一箭之仇。

    “朱市长,怎么不动筷子,是不是这里的菜不合口味?我忘记了,你是古南人,应该点几道古南风味的特色菜才行。”丁雨洁笑吟吟的说道。

    “现在已经很好了,不必了,都有一桌子菜了。”朱代东忙不迭的说道。

    看到朱代东忙乱的样子,丁雨洁暗暗好笑,如果现在跟别人说,朱代东是木川的市长,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不就是十几万么,现在的市长、记,对于一顿饭吃十几万,又算得了什么?这可是长安俱乐部,就算是在这里,也不算高消费。原本丁雨洁还想点几瓶万的酒,可是看到朱代东这副愁容,就只点了几支产自法国隆河谷地区的碧娜新教皇城堡红酒。这酒虽然也要三千多一支,但相比那些动辄过万的红酒来说,已经是很便宜了。

    “朱市长,不知道你喝什么酒?”丁雨洁俨然就像女主人,问。

    “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木川的原浆酒。”朱代东说道。

    “呵呵,朱市长,你们木川的干部都只喝自己产的酒么?”丁雨洁微笑着说,现在官场饭局的酒,不是茅台就是五粮液,要不然就是剑南春什么的,像木川的原浆酒,现在还难登大雅之堂。

    “基这样,如果我都不带头,下面的人又怎么会认真执行呢?”朱代东笑了笑说,他知道长安俱乐部里有木川原浆酒的,这酒次因为原浆保健酒,在京城是确实火了一一阵。听说长安俱乐部不但有原浆酒,而且还有原浆保健酒,可见长安俱乐部在北京的关系,还真不一般。

    “这次既然到了北京,就没必要再守着木川的规矩了嘛,你们当领导的,酒量都很好,就喝茅台如何?”丁雨洁说。

    “恭敬不如从命。”朱代东今天的目标只有一个,让丁雨洁满意。

    “各位,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木川的市长朱代东同志。今天承蒙朱市长看得起,在长安俱乐部请我们,等会大家一定要好好敬朱市长几杯才行。”丁雨洁笑着说,她之所以把单位的朋请了七八个过来,是有自己的小心眼的。这些人的到来,最主要的功效就是来消费,除了能多点菜之外,还能灌朱代东的酒。

    “大家能来就是给我面子,也是看得起木川。请大家随意,以后到了木川,我再请大家吃木川有名的几道地方菜。”朱代东微笑着说。

    “朱市长,木川的原浆保健酒现在非常的紧俏,大家既然给了你面子,等会走的时候,不会让我们空着手?”丁雨洁笑眯眯的说,木川的原浆酒,在市场能买得到,并不算高档酒。但是木川的原浆保健酒,却是非常的抢手,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因为这种酒,根本就不可能在市面买得到。

    “这是自然。”朱代东“强笑”着说。

    该说的已经说的,丁雨洁对朱代东的表现很满意,接下来就看朱代东的酒量如何了。丁雨洁跟她的朋,主要喝的都是红酒,而朱代东一个人喝茅台。拿红酒牛饮,原本是一件暴殄天物的事情,但是丁雨洁的目的,不是为了品酒,又另外别论。

    虽然朱代东强自“撑”着,但是当他喝了四瓶茅台之后,舌头也是打着结了,说话也不清楚。而且朱代东喝醉之后,也不说普通话,说的是他芙蓉县的家乡话。芙蓉方言,丁雨洁她们是一句话听不懂。这让丁雨洁很是满意,朱代东今天要是不出个洋相,她心里这口气,恐怕还是不能完全消除。

    “雨洁,是不是太过了?”毛振芳说道,她跟丁雨洁一样,也是计委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只不过丁雨洁主要是为王怀玉服务,而她是秘处的专职副处长。两人原来在一个办公室工作,私交一向不错。朱代东得罪丁雨洁的事,她听丁雨洁提起过。其实在她看来,这只能算是无心之过罢了,今天丁雨洁趁着木川要计委申报项目的机会,借机为难朱代东,好像有些说不过去,至少这不是国家机关干部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