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临时借用(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临时借用(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下午在美洲俱乐部的人并不多,朱代东仔细看了一下,一百到。而昨天晚上,他在这里的时候,至少有四百人。看来任何一个休闲场所,晚上才是真正的黄金时间。或许蔡冰莹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特意选择在这样的时间,让他陪着来侦查。

    朱代东的任务其实也很简单,带着蔡冰莹重新走一遍昨天晚上自己“走”过的线路,如果朱代东无法确定昨天晚上徐峻平跟斯托克司谈话的地点,他现在肯定会lù出马脚。但是朱代东的听风辨位,让他能确定的知道,昨天晚上徐峻平站的位置。

    “不要再走第二遍吧?”朱代东拿着一杯酒,跟蔡冰莹慢慢走到会员酒吧的一个角落里,现在正是用餐的时间,整个会员酒吧总共才十来人,他们坐的这个角落,旁边五米之内都没有外人。

    “不用了。”蔡冰莹说道,作为一名职业的优秀特工人员,她的记忆力能力也是非常强的。特别是像这些线路、图形、数字之类的信息,只要她愿意,可以强迫自己记忆一大堆。

    “我的事情,是不是算办完了?”朱代东说,这件事已经跟他没有关系,现在他最多也就是希望蔡冰莹能尽力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让梁恩军的承诺,早点落到实处。

    木川今年的大型项目实在太多,朱代东初步算了一下,如果所有的项目全部动工的话,一百个亿都顶不住。

    “你下午还有事?”蔡冰莹嗔怪的看了朱代东一眼,他们才刚进来不到半个小时,又不是这里的会员,如果现在就离开,恐怕其他人或许不会留心,但是美洲俱乐部的服务员,就能留意。作为情报人员,她最不希望的就是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哪怕就是化了妆,也是如“我下午最重要的事,就是陪好您。”朱代东连忙笑着说得罪女人的代价,他今天中午已经尝到了。

    “那行,下午我反正也没什么事,你请我吃完晚饭再回去。”蔡冰莹看了看周围,轻声说道。

    “蔡姐,我来北京,您应当尽地主之谊才对吧?”朱代东苦笑着说他虽说是有钱人,但因为身份不一样,在关系到钱方面的事情,必须要低调。况且现在时友军就在这里,他倒是知道自己原来赚了钱,可是别人不知道吧。比如段永林,如果他以后把自己在北京的事情传了出去,若是传到木川的话自己就算想解释,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在这里请你吃饭我可请不起。”蔡冰莹笑了笑说,朱代东的身家其他人可能不清吃,但是她作为总参二部情报六局的局长,对朱代东所有的一切,都作了详细的了解。甚至包括朱代东祖宗三代,所有人的资料,都查了出来。现在的朱代东,绝对称得上亿万富豪,不说他几年前一直拿在手里的股票已经翻了好几百倍,就说他上次操作铟,让日本白白损失了一百吨那其中就有近七十吨在朱代东手中。

    七十吨铟当初买进来的时候是多少钱一吨?平均下来,二十万美元不到。可现在呢?至少需要四百五十万美元,才能在国际市场上买到一吨铟。总参二部查到这件事之后,向中央有关方面作了汇报,因为这件事是朱代东出资金,请香港昌隆达投资公司的李广生帮忙操作的所以从理论上来讲,朱代东并没有直接经手这件事。

    而且这件事也没有发生在国内,加上现在朱代东手里拿不是现金,而是六十多吨铟,所以就更加不好下结论。总参的报告递上去已经几个月了,但上面对于这批铟如何处理,一直都没有动静。

    “那行,今天晚上我请蔡姐在这里吃饭,明天晚上,蔡姐安排我的晚饭。我的要求不高,四瓶老年份茅台就可以了。”朱代东笑着说,昨天晚上在蔡冰莹家,他跟田林一起喝了两瓶茅台。说是跟田林一起喝的,可是实际上,百分之八十,进了朱代东的肚子。

    “行,但是你得帮我一个忙。如果徐峻平或者斯托克司今天晚上来了这里,你得靠近他们,看是否有价值的信息。”蔡冰莹说,朱代东不但记忆力好,而且有着超乎一般人的听力。他跟别人隔着一张桌子,可是人家打电话的时候,对方说什么,他竟然能听得清。这样的能力,对于情报人员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能力。如果不是朱代东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可能再来总参工作,她甚至有过想调朱代东来总参二部的冲动。

    “不是说没我什么事了吗?”朱代东诧异的说,他可不是专业干这个的,如果出了差错,打乱了蔡冰莹的全盘布局,这个责任他可提不“这只是临时帮忙,不管成与不成,都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蔡冰莹轻声说。

    “我冒昧的问一个外行的问题,这件事怎么不直接找徐峻平呢?”朱代东压低声音,问。徐峻平也是总参二部的人,想要知道情况,只要问一下他不就清楚了?

    “这个问题很复杂,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你按照我所说的去做就行了。”蔡冰莹淡淡的说,作为徐峻平的同行,她从上次徐峻平的言行中,就嗅出了危险的信息。徐峻平要介绍六局的人给斯托克司认识,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试问蔡冰莹,又怎么可能去惊动徐峻平呢?她这次的内部审查,甚至把徐峻平也列为了一个高度危险的“可是我对他们两个都没有好感,他们对我恐怕也是如此。”朱代东无奈的说,上次他当着安德里亚斯的面,就鲜明的表明态度。如果蔡冰莹不在这里,他只需要安静的坐在旁边,就能听到徐峻平或斯托克司的言论。但现在蔡冰莹就坐在他旁边,如果他说这样就能听到,恐怕明天中国科学院的院士们,就要来找自己谈心了。

    “没关系,徐峻平不是答应要给斯托克司弄两箱原浆保健酒么?据我所知,现在那两箱酒,他还没有到手。”蔡冰莹微笑着说,原本弄两箱原浆保健酒,对徐峻平这样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不管是通过正规渠道,还是通过他的关系,这件事都不会出差错。可现在蔡冰莹插了进来,徐峻平想要再把事情漂亮的办好,就没那么容易了。

    蔡冰莹之所以会让朱代东下午就来美洲俱乐部,除了要借用朱代东的身份之外,还想亲眼验证一下朱代东的能力。原来朱代东帮总参二部的忙,朱代东提供的情况,基本上都是让朱代东自说自话。如果总是不验证,以后如果上面有人查起来,蔡冰莹也没办法交代。

    “只要是他有求于我,那就好办。只是蔡姐,我们市里的原浆保健酒,产量可是相当的低啊,我总不能见人就送两箱吧?”朱代东耸耸肩,苦笑着说。

    “原浆保健酒就是你弄出来的,原酒就是木川的原浆酒,不就是加了点药材么?产量真的提不上去么?”蔡冰莹讥讽的说,这酒的功效之好,就连中央保健局的那些专家也是赞叹不已。但是这酒是如何制出来的,虽然蔡冰莹不清楚详情,可是大概的过程还是知道的。

    “跟你们这样的人交朋友,真的要随时留个心眼才行。”朱代东叹了口气,蔡冰莹虽说不知道原浆保健酒的药材配方,但她肯定知道木川市到底有多少产量。看来自己原来还是小瞧了别人,在中国,除非你把秘密永远的藏在脑子里,否则真的什么事情,都无法做到真正的保密。

    “别说这些废话了,这件事成了之后,也不会让你白忙。”蔡冰莹白了朱代东一眼,嗔恼的说,上次她就跟朱代东说了半句,可是只要事情没有最好确定下来,她就不会跟朱代东说得太明白。

    到傍晚的时候,美洲俱乐部的客人明显增加,徐峻平跟斯托克司,也都在七八点的时候到了这里。虽然美洲俱乐部的美食也很有名,可是他们来这里,最主要的还是交际。

    而且这里的消费,也不适合天天都来用餐。斯托克司还好一些,他拿的是美元工资,在中国的任何一个高消费场所,对于拿美元工资的他来说,都只能算是普通消费。

    “他们来了。”蔡冰莹小心的提醒道,虽然她一直在跟朱代东天南地北的聊着,可是对于走进这个酒吧的人员,她每时每记得都在关注着。徐峻平走进来的时候,她虽然用的是余光,但也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对于这些情报人员来说,哪怕是远处射来的一道目光,都能让他们警觉。

    朱代东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发现徐峻平跟斯托克司的时间,要比蔡冰莹早得多。这两个人还在下面的车上,他就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