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胡作非为?(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胡作非为?(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胡作非为?(求月票)

    把伍成科送到车站之后,朱代东暂时也不想回去,就开着车子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他离开楚都也有半年多了,他突然很想知道,这段时间楚都的市民,他们的生活怎么样,对政fǔ部mén有什么意见。甚至朱代东心里还有些自恋的想法,楚都的市民,对于自己的离开,会不会有些舍不得呢?当然,最重要的,他还是想听到最真实的民意,对于他来说,用这样的办法,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

    但让朱代东稍微有些遗憾的是,一路走来,老百姓最关心的,还是家庭琐事,以及物价的变化,还有对楚都房子的关注。楚都在去年的时候,国有企业改革,很多都把企业的地皮折现。今年楚都的房地产开发,将慢慢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随着福利分房的取消,商品房必须成为大众必然的选择。而各种商业中心、区,将慢慢落户楚都。

    木川在这方面,比楚都要慢一拍,倒不是朱代东不想搞城市建设,而是他对于城市的发展和建设,有着自己的理念。在楚都的时候,他看到过很多拆迁时发生的争执,甚至还会发生刑事案件,这让他思考,为什么一定要搞旧城改造呢?城市里的那些旧貌,记载的是城市的文化和沧桑,如果都推倒,重新来过,那城市的底蕴在哪里?

    木川虽然是一座近几十年才发展起来的城市,但是朱代东认为,就以现在的木川城市中心来说,也记载着木川的发展轨迹。如果市政fǔ从中心开huā,对木川整座城市进行重新改造,那木川也就不再是木川了。

    当他开车经过雅塘路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三十三号那套房子里面灯光,他以为是严蕊灵让吴嫂来帮忙,一开始也没有在意。正准备开过去的时候,却不经意的听到房间里的声音,却发现里面的人自己并不认识。这让他很好奇,中午的时候,严蕊灵好像都没有跟自己说起过,会有外人来自己的住所呢。

    “蕊灵,这几天你去过雅塘路三十三号没有?”朱代东放慢车速,问。

    “没有啊,怎么啦?”严蕊灵诧异的说,自从朱代东调到木川之后,她只在雅塘路三十三号住了一个月不到,就搬到了省政fǔ宿舍。原来她还让吴嫂每个星期过去打扫一次,现在基本上每个月才偶尔才让她过去打扫一次。

    自从没用吴嫂之后,严蕊灵又帮她找了另外一份工作,这一个多月以来,雅塘路三十三号那栋房子,她既没有过去住饼,也没有请人打扫过,完全放任自流。

    “没什么,随便问问。”朱代东说,他把车子往自己的房子方向开。

    朱代东的这套房子,他自己并不经常过来住,特别是调到木川之后,就更加少了。原本这套房子,他就是给父母准备的,只是朱代东担任楚都常务副市长之后,觉得让他父母住在省城,并不太好,而且他父母也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后来这套房子,主要就被拿来当作朱代东招待朋友的地方了。

    朱代东把车子停好,信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在这栋房子,离解放路派出所并不远,原来谢吾文在派出所担任副所长,自己这套房子有什么事情,他都会及时向自己通报。后来谢吾文被调到市看守所担任所长,加上他基本上也不怎么住在这里,恐怕对这栋房子的关注就少了。

    “你是什么人?来干什么?”朱代东刚刚推开房mén,就听到有人对他呵斥。

    “你们又是什么人?”朱代东诧异的说,他看到客厅里坐着两个人,而楼上还有一个人,这三个人的年龄都不大,而且呵斥自己的还是个nv的。

    “我们是公安局的,你是什么人?”那位nv警厉声说道。

    “公安局的?我是这栋房子主人,你们就算是公安局的,也不能随意进入sī人的住所吧。”朱代东淡淡的说,他已经认出这位nv警,应该是西城分局刑警大队的一位侦查员夏思徽。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位年轻人,他却没有印象。如果不是外地公司局的,就应该是新进公安局的人员。

    随着楚都公安局的内部整顿,和徐强准备建设警民关系、宣传警察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公安局有大量的人员下岗。原本公安局就一直在向市政fǔ要编制,现在大量的不合格警察下岗,公安局近半年补充了大量的新鲜血液。不要说朱代东认不全公安局的人,就算是徐强和侯勇,也未必能认得全自己的手下。

    “对不起,我们来的时候,这栋房子没人,我们也联系不到你,所以暂时借用你这栋房子。”夏思徽的声音明显低了下来,现在的守则越来越严格,而且局里监督得也越来越到位,如果这栋房子的主人去投诉,自己可能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当然,现在的市民,还没有对公安人员投诉的想法,对于执法人员,普通老百姓总是觉得,离得越远越好。

    “我能看看你们的证件吗?”朱代东有些好奇,警察征用了自己的房子,但自己和严蕊灵都不知道这件事,就透着奇怪了。

    “看我们的证件,你的身份证呢?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呢?”坐在沙发上的那位男警察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不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呢?我看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要在这里请个朋友吃饭,请你们离开。”朱代东皱了皱眉头,楚都公安局现在特别注重警民关系,楚都公安局特意搞了一个警风办公室。他看得出来,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应该是新分来的民警。

    “你这是什么态度?”沙上的民警站起来,怒吼道。

    “你这又是什么态度?年轻人,就算你真是公安局的,也不用这么盛气凌人吧?我记得公安局有一个投诉电话的,麻烦你告诉我好不好,另外我还想知道你的姓名、警号。”朱代东冷冷的说道。

    “这位先生,我替我的同事向你道歉,小何,马上向这位先生道歉。”夏思徽说,如果朱代东真的去投诉,恐怕小何这位刚分来的新警察,马上就要调整岗位,甚至被辞退,都是有可能的。

    “夏队,我很怀疑这个人的身份,要不带回局去问个话?”小何带着威胁的口wěn,说道。

    “你们公安局现在就是这么办事的?”朱代东对着夏思徽,冷冷的说。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小何,你还想不想穿警服了?马上向这位先生道歉!”夏思徽用严厉的目的制止着那个小何,对朱代东诚恳的说。

    “夏队,我根本就没有得罪他,怎么道歉?”小何倔强的说。现在对方确实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光凭一把钥匙,能说明什么问题?如果他真的房东,应该拿出强有力的证据才行。

    “像这样的警察,不听上级指挥,真不知道怎么能当上警察的。”朱代东对着小何说,像他这种新参加工作的人,不管夏思徽是不是他的领导,至少夏思徽比他的经验要丰富吧,而且论警衔,夏思徽肯定也比小何要高。

    “小何,你去把小苏叫下来,既然主人回来了,我们先回局里。”夏思徽说道,她一直在刑警队工作,虽然不知道朱代东的真实身份,但是她看得出来,朱代东不简单。而且刚才她听到了车子的声音,现在能开车的人,非富既贵。哪怕就是个司机,也肯定跟富贵之人有关系。

    “谢谢。”朱代东说道。

    “这位先生,我们现在可以暂时离开,但是我们确实想借用你的这栋房子。据我们所知,这栋房子你并不经常居住,能不能在你使用完之后,再借给我们使用。我们可以向局里申请,可以付一部分的费用。”夏思徽说道,她现在的任务就是监视对面一栋房子里的一个人,从位置上看,这栋房子是最适宜的。而且这栋房子平常没什么人,他们住进来,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如果你们确确实实是办案,我可以考虑。”朱代东缓缓的点了点头,说。

    “谢谢你,还没请教怎么称呼?”夏思徽说。

    “我姓朱。”朱代东淡淡的说。

    “朱先生,你能不能早点考虑好,我们正在办案,如果让犯罪分子跑掉,到时你可能也要负法律责任的。”小何走下来之后,说。

    “真的吗?那我倒要问问侯勇,看看犯罪分子跑掉,我要不要负责。”朱代东冷冷的说道。这个叫小何的警察,用的还是原来公安人员的那一套,而他对这一套,是非常反感的。

    “我说原来怎么这么牛,原来是认识侯局。”小何冷冷的说,他也最是看不得这样的人,凭着一点关系,胡作非为。

    ps:大可今天回来的比较晚,下午那一章的更新时间就错过了。现在正拼命码字,大家是不是给点鼓励和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