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承认错误(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承认错误(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原本小何只是认为,朱代东是因为跟侯局认识,才敢在自己面前放肆。可哪里想到,侯勇之所以能调到西城分局担任局长,靠的反而是朱代东。说句不好听的,侯局在朱代东面前都不算什么,何况自己呢?而刚才自己在朱代东面前是什么样的态度?现在想想,他也不寒而栗。此时他坐在沙发上,全身颤抖着,这个时候让他站起来,恐怕是件很难的事。

    “夏队,现在该怎么办?”小何看到夏思徽走下来,哭丧着脸着,说。现在他才知道后悔是啥滋味,刚才夏思徽几次让他给朱代东道歉,可是他硬是放不下架子,现在可好,想再找个这样的机会,已经不可能了。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刚才我三番五次让你向朱市长赔礼道歉,你就是不答应,现在好了,你告诉我怎么办吧。”夏思徽怜悯的看着他,无奈的说,这可是小何自取其咎,怪不得别人。现在她就能预见到,小何这身警服恐怕穿不久了,就算还能穿着,那也会很悲惨。

    “不知道朱市长还会不会来?”小何轻声说道,现在他也只能寄托如此了,如果朱代东再回来,他肯定会诚心诚意的道歉……

    “还是通知侯局吧。”夏思徽叹了口气,她很快冷静了下来。跟朱代东这样的人物沟通,她还没有这个资格。就算是侯勇,如果不是因为跟朱代东以前的关系,恐怕也是靠不上去。事情既然发生的,不管能不能挽回,都要靠局领导,至于她跟小何、小苏,是怎么样的处分,只能听天由命了。

    “夏队,要不再等会吧。”小何有些心虚的说,如果这件事通报给侯局·那事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不行,这件事必须马上向侯局汇报。小何,刚才你也看到了,朱市长其实是个tǐng和蔼的人·如果他要对你有意见,恐怕已经给侯局,甚至是徐局打电话了。”夏思徽安慰他道。

    “既然这样,那就更加不用通知侯局了啊,或许朱市长大人不记小人过,根本就不记得这件事了呢。”小何一脸希冀的说,要是朱代东真的不记得他了·那该多好啊。

    “朱市长不计较,那是朱市长的事,我们怎么能失礼呢?小何,你可不能抱侥幸心理,如果现在不向侯局汇报,到时候让侯局知道了,会对你有什么想法?”夏思徽说,朱代东和蔼可亲·并不代表这件事就能当作没有发生过。

    “侯局,我是三处的夏思徽。”夏思徽还是直接给侯勇打了个电话,此时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或许早点向侯局承认错误,可能还有挽回的余地。

    “什么事?”侯勇正在家里吃饭,听到是一线侦查员打来的电话,他心里一咯噔,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下面的人不会越级给自己打电话。在夏思徽的上面,还有处长、中队长、大队长、主管刑侦的副局长。

    “侯局,我闯祸了。”夏思徽低声说。

    “闯祸?闯什么祸了?”侯勇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案子的事,他就放心了。

    “这次处里安排盯着人·就在解放路这边,我们就在雅塘路三十三号找了栋房子。”夏思徽说。

    “等会,你说雅塘路多少号?”侯勇手里正在夹菜,一下子没夹稳,菜掉到了桌子上。

    “三十三号,就是朱代东同志的那套房子。”夏思徽轻声说。

    “什么?你们怎么到那里去了?跟朱市长打了招呼吗?”侯勇急道。

    “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也找不到屋主,刚才朱市长来过,可是又走了。”夏思徽说道。

    “你们是怎么办事了?!我马上过来。”侯勇连饭也顾不上吃了,这是多大的事?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啦?”叶丽娟急切的问,她听到侯勇说到了朱市长,楚都市现在没有姓朱的市长,而侯勇认识的朱市长,也只有朱代东一个人了。

    “没什么事,局里的人办案,办到代东家里去了。幸好那里他不常住,也没什么事。”侯勇安慰道,这件事或许朱代东不会计较,可是自己却必须拿出一个态度来。

    侯勇马上赶到了雅塘路三十三号,跟他同时去的,还有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三处的处长,全部到齐了。因为夏思徽这一组正在执行任务,侯勇也没让他们开警车着警服,甚至到了雅塘路三十三号之后,也没有上楼,就在一楼的客厅里开了个会。

    “侯局,这件事怪我,没有mō清清楚,就进来了。”夏思徽一脸的懊悔,低声说。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你们怎么也事先调查一下,什么地方都能随便进吗?对了,你们向朱市长说明情况了没有?”侯勇冷冷的一摆手,说。

    “一开始我们都没有认出来,倒是朱市长好像认出我了。”夏思徽不好意思的说,她现在才回想起来,朱代东看她的眼神有些怪,好像认识她似的。但她却想不通,朱代东堂堂一个市长,怎么可能认识她呢?她既不有上过电视,也没有被市领导接见过,而且也没有破过什么轰动xìng的大案子,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小刑警。

    “朱市长什么人?他在蓉县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县里所有干部他全部认识。到了楚都,也是一样,什么样的人都认识。小何跟小苏是新来的,他可能不认识,但是你,他肯定是认识的。你刚才说没认出来他来,怎么又知道是朱市长呢?”侯勇问。

    “小何在楼上的书房看到了一张照片。”夏思徽轻声说。

    “你们办案就办案呗,进书房干什么?”侯勇皱着眉头问。

    “我们也只是想······”夏思徽看了一下侯勇的脸sè,愈发铁青,不敢再说下去了。

    “照片呢?”侯勇冷冷的问。

    小何马上跑到楼上的书房,把那张朱代东在几年前跟总书记的合影拿了下来,这张照片侯勇以前也见过,倒没有觉得什么。可是其他一看,特别是没有看过这张照片的人,一下子惊呆了。照片上的朱代东比现在还要年轻,应该是几年前照的,那个时候,朱代东只有个处级干部,全国有多少处级干部,能跟国家主席合影?

    侯勇走到外面的车上,给朱代东打了个电话,这件如何处理,要看朱代东的态度。虽然朱代东现在已经不现进楚都市的干部,可是认敢不把这当回事?就算侯勇跟朱代东是旧识,他也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打马虎眼的。

    “朱市长,我是侯勇,今天晚上的事我已经知道了,真是不好意思。”侯勇说。

    “没关系,他们是办案,我也有协助你们公安机关办案的义务嘛。”朱代东笑着说,他刚回到家,正准备吃饭。

    “但不管怎么说,他们没有事先征求你的意见,就擅自进入你的房子,总是有错在先。我刚才已经严厉的批评了他们,同时还要对他们进行严厉的处分。”侯勇说道。

    “处分就没有必要了,批评教育一下就行。我记得那个带队的是叫夏思徽吧,她作为一名女xìng,能干刑侦,还是很不错的。”朱代东淡淡的说。

    勇说道,“我已经吩咐他们,马上撤出你的房子,如果你晚上回来住,绝对不会再有什么问题。”朱代东能记得夏思徽的名字,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晚上我不一定过来,如果只是几天的时间,就没有必要再换地方了。”朱代东说,那一片的情况他知道,刚才夏思徽他们监视的对象,朱代东也听到了对方的动静,自己这栋房子确实是最佳的监视对象。只是不知道今天晚上侯勇兴师动众,会不会惊动对方。

    “这怎么行呢。”侯勇一脸的歉意,如果朱代东只是一个县长,他可能不会让侦查员撤走,哪怕朱代东是县委书记,一把手,他都不敢再留人在这里,况且朱代东现在是一市之长,虽说他不是楚都市长,但现在朱代东在楚都的威信,还是很高的。

    “以后大家都知道这栋房子是谁的了吧?就算这栋房子不是朱市长的,我们就能sī自进来吗?我们是公安人员,不是土匪恶霸!今天晚上的事,我希望大家注意保密,朱市长并不希望这个地方搞得尽人皆知。至于夏思徽的问题,局党委以后再研究处分问题,现在你们这一组,包括刑侦大队和三处的有关责任人,都要向局党委作出深刻的检查,坚决杜绝以的类似的事件!”侯勇进去之后,冷声说道。

    “我接受局里的任何处分。”夏思徽赶紧说。

    “朱市长刚才也说了,夏思徽作为一名女xìng,能干刑侦,还是不错的。我希望你们吸取教训,认真思考自己所犯的错误,但也不要有思想包袱。

    只要勇于承认错误、改正错误,还是好同志嘛。”侯勇看到所有人的情绪很低落,又说道。

    夏思徽听到朱代东果然知道她的名字,眼里突然射出一道神奇的光彩,她没想到朱代东真的知道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