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颇有渊源(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颇有渊源(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公安局正在查的这个人犯,朱代东并没有插手,外行不能指挥内行,这是朱代东的原因。特别是这些需要专业xìng很强的事件,他是不会随便发表意见的。如果他真的帮了忙,到时恐怕也会惹火烧身。现在公安机关的做法,虽然效率低一些,只是只要贯彻落实到位,效果还是有的。

    朱代东是人而不是神,他也不会像超人一样,不管见到什么事都要插一手。如果那样的话,朱代东既显得不成熟,也不理智。但朱代东在回市政府的时候,赵金海陪着朱代东,让警车在前面开路,一直把朱代东护送到市政府。

    “今天晚上你可能会很忙,就不用送我上去了。”朱代东进了市政府之后,说。原本他的意思,赵金海根本就不用送他来市政府,作为今天晚上行动的总指挥,赵金海需要随时掌握各方面的情况,同时还要跟省厅保持联系,今天晚上如果不能抓获那名犯罪分子,明天他就更加不要想有休息的时间。

    “好的。”赵金海在朱代东面前,也无需太客套,今天晚上他确实会非常忙,如果晚上没有大的进展,明天省厅的领导就会下来,而且江西、湖南那边的同行,在今天晚上就连夜赶了过来,到时要重新部署新的作战方案。但就在他要下车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他觉得有必要告诉朱代东:“代东市长,我下午听说省厅在查市委那边一件泄密案件。”

    “泄密案件?是什么时候开始查的?”朱代东吃惊的说。他倒不是因为这件案子的本身,而是因为这件事涉及到省鲍安厅。

    “应该在今天才开始吧。这次省厅是**办案,没有跟我们市局联系。但是最终的调查。肯定会让市局参加。到时我再向你汇报吧。”赵金海说道。他没想到朱代东对这件泄密案件的重视程度,要远远超过现在的枪击抢劫犯。

    代东缓缓的点了点头,在赵金海下车之后,他却依然还坐在车里。中国的事情,很多人觉得不可理解。比如说一些经济发展方向,可能与经济规律相违背,对此,相当一部分人觉得不可理喻。但是朱代东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把中国的事情跟政治联系起来。讲政治、顾大局,历来就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思路。如果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一点,觉得中国的做法很荒唐也就在所难免。

    泄密的案件,不像抢劫或杀人,省鲍安厅有必要这么重视吗?而且还没有让木川公安局插手,直接派人下来调查。要知道赵金海还兼任木川国安局局长,就算是真的涉及到国家机密,也无需今天来吧。要知道今天是星期天,市委大院里只有值班人员,这样的调查难道不会打草惊蛇么?

    既然省厅一定要在休息日突然下来调查这起案子,那只能说省鲍安厅自然有其考虑。如果不是从具体的事务考虑,那只能是从其他方面的原因了。朱代东之所以会对这件事非常敏感,是因为这件事是泄密案件。要知道严鹏飞的分管工作,就有保密工作这一项。现在自己工作的城市如果出现重大泄密事件,严鹏飞作为主管副省长,是不是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呢?

    如果严鹏飞要承担责任的话,那这件事就不再是普通的泄密案件,而是政治事件了。结合钱飞虎明天就要离开,省里的常委马上就要空出一个位子,而严鹏飞也可以说是竞争者之一。而在这个时候,木川却突然出现了泄密事件,而且省鲍安厅还紧急行动,马上就派了人下来,绕过木川公安局,直接接手调查。恐怕有没有这个泄密案件已经不再重要,让这个消息流传起来,才是重点吧。

    “邱涛同志,我是朱代东,下午省鲍安厅是不是来市里调查一起泄密案件?”朱代东给木川市委秘书长邱涛打了个电话,这件事赵金海不知道,但邱涛肯定是知情的。省鲍安厅再怎么绕,也不过市委办公室的保密委员会。

    “是的,朱市长。”邱涛一愣,他没想到朱代东会亲自过问这件事。朱代东是市委副书记,对于市委的事,也是有权过问的。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机密之事,至于对朱代东来说,这件事不算机密。

    “确切吗?”朱代东追问了一句,他并不需要了解这起案子的详情,只要确定这件事的的真伪就可以了。

    “下午省厅的人才刚下来,还没有正式开展工作,是凌松帆副厅长亲自带队。”邱涛说道,省鲍安厅对这起泄密事件非常重视,由公安厅的副厅长凌松帆亲自带队,省柄安局反间谍侦察处的精干人员和省刑侦总队的人员,一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联合调查小组,亲赴木川来调查这件事。

    “哦,市委办公室要配合好省厅的这次调查。当今,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国际地位不断提高,国际竞争日益jī烈,和平的水面下暗潮涌动,境外各种势力,出于各种目的,想尽千方百计想窃取我党和国家的机密。我们随时保持警惕,千万不可麻痹大意,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敌人有机可乘。特别是作为市委的要害部门,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到位,保密制度一定要严格遵守。”朱代东叮嘱道,当初他在芙蓉县的时候,就特别重视保密工作。甚至把县委办公室下面的保密委员会,专门成立了保密局。

    朱代东跟凌松帆也打过交道,当时朱代东还在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为了省鲍安厅从楚都公安局程凤林调入省鲍安厅交警总队的事,结果身为楚都公安局副局长的程凤林,不但没有调到省厅,而且最后因为被查出在市局副局长期间,玩忽职守,最终被贬到西城分局担任政委。当时西城区的局长是路留时,后来路留时走后,侯勇接任,程凤林这个分局政委一直在西城分局当着二把手。

    因为这个事,朱代东在古南省的公安系统“名声大振”,不管认不认识他的人,都听说过朱代东的名声。如果不是因为朱代东这两年提拔得非常快,恐怕他在工作上,会因为公安方面的原因,而影响到工作。

    “是的,我们一定按照朱市长的要求去做。”邱涛说道,他不知道朱代东跟这件事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既然朱代东过问了,作为市委秘书长,他有义务和责任,把这件事第一时间向朱代东汇报。

    “这件事你们展开内部调查,不要因为省鲍安厅来调查了才重视,要把这项工作长期抓好。”朱代东说道,如果真的出现泄密事件,对木川来说,也是一个沉重打击。

    邱涛哪敢说个不字,这件事既然引起了朱代东的重视,那他自然要及时把调查进度向朱代东汇报的。这也是朱代东亲自给邱涛打电话的目的,虽然市委办在市委大院里,可是作为市委的第一副书记,朱代东如果想插手市委大院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

    “爸,木川有个情况,市委那边好像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泄密事件。”朱代东又给严鹏飞打了个电话,或许严鹏飞已经没有再为进班子而费神,可是其他人不会这么想啊。而且他们既然已经有了动作,就不会因为接替钱飞虎的是上面的人而停止。现在能给严鹏飞脸上抹黑,对有些人来说,总是好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严鹏飞诧异的问,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每年全省都因为一些人的保密意识淡薄,发生几起泄密事件。只不过那些事件,都是无意识的行为,在事后也都采取了补救措施,并没有引起重视。

    “今天下午,省鲍安厅的凌松帆以及反间谍监察处都派了人下来。”朱代东淡淡的说,他清楚,严鹏飞在听说这件事之后,肯定会非常惊讶。

    “我并没有听说这样的事。”严鹏飞缓缓的说,这件事他非常非常惊讶,他负责分管保密工作,当然,这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保密工作主要是由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王利bō负责,但是如果发生泄密事件,他这个分管副省长,也是要负责的。甚至在明天的省委常委会上,可能就有人会针对这件事做文章。

    “有什么事我会及时向你通报的。”朱代东淡淡的说,他知道来严鹏飞肯定会非常关注,而严鹏飞在木川的消息来源,当然只能靠。

    “嗯,其实这次也没什么,有些人还没来,就想给人下马威。”严鹏飞说道。

    “已经定下来了?”朱代东说,下午他到余卓远那里,没有刻意问起这件事,但是余卓远后来给他提了半句,这次派到古南省的,是一位比较年轻的干部。

    “是的,说起来这个人跟你还颇有渊源。是农业部的傅应全同志。”严鹏飞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