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运游戏手机版注册 - 都市言情小说 - 误入官场最新章节 -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暗渡陈仓(求月票)

误入官场 第二卷:成长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暗渡陈仓(求月票)

作者:可大可小书名:误入官场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暗渡陈仓(求月票)

    赵金海确实没有想到苏山同敢给自己打电话,这是公然的挑衅,让他怒火中烧。可是现在,他必须控制自己的情绪,好好跟苏山同“沟通”。

    “你真是苏山同?”赵金海压抑着内心的诧异,淡淡的说。

    “当然,货真价实、如假包换。”苏山同听得出赵金海的惊诧,兴奋的说道。现在他跟赵金海通话,不异于当初一天偷几十个钱包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你到木川了?”赵金海问,他清楚,苏山同跟自己的谈话,有真有假,总的来说,可能一些关键的信息,假的多真的少。他之所以打电话给自己,除了炫耀之外,恐怕还是想在同行或者徒弟面前建立自己的威信,恐怕这个时候,他身边就有几个徒弟或许下属。

    “暂时还没有,但你放心,我会来的。听说现在木川就在到处查宾馆、酒店、招待所、租住户?赵局,你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啊。”苏山同淡淡的说,他现在身边确实有几个人,都是他的得意弟子。

    “客人来了有了自然要好酒招待,可是你们来了嘛,除了让看守所腾出房间之外,就是准备手铐了。”赵金海淡淡的说。

    “赵局,这次来木川,目的只有一个,给手下这帮兄弟们搞点生活费,再过两个月就过年了,总不能让兄弟们白忙活一年吧?”苏山同得意的笑着说。

    “你还真敢口出狂言,你们要去的地方我已经准备好了,市看守所,你觉得怎么样?另外我还要郑重的告诉你,只要你们胆敢在木川作案,就一定会被擒拿。”赵金海郑重其事的说。

    “是吗?想要抓我们,就得拿出真本事。赵局,我们的要求其实也不高,只要在木川搞一百万就可以了。”苏山同轻描淡写的说道,好像一百万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一回事似的。

    “一百万?”赵金海怒鸿运游戏大厅手机版而笑,一个贼王敢跟着他的面,大言不惭的说要在木川偷一百万,这让木川警方的面子何存?

    “这也就是十天八天的事,如果赵局肯高抬贵手,我保证绝对不多拿一分钱。”赵金海信誓旦旦的说。

    “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赵金海沉声说道。

    苏山同一挂电话,他马上把录音调了出来,一听,效果还不错,至少声音很清楚。他马上找来技术人员,调出自己的这份记录,并且去追踪苏山同的电话。办完这件事之后,赵金海又向朱代东汇报了这件事,既然朱代东很关注这件事,也必须随时向他汇报案子的进展。

    “录到了苏山同的声音?”朱代东心里一喜,他也看过苏山同的资料,像苏山同这样的人,近十年没有了入狱记录,要么是他已经改头换面,以另外的身份生活着。要么就是他愈发老奸巨滑,如果是这样的话,想要在十天半个月之内,完全打掉他这个团伙,显然很困难。

    可是如果有了苏山同的声音,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的,以朱代东的耳朵,只要苏山同在木川,哪怕他藏到地底下,他也能把苏山同找出来。以朱代东的能力,搜遍木川,不过二三个小时的事。

    “是的,等转制到录音带之后,我马上派人送一份到楚都。”赵金海说道。

    “没必要再送到楚都了,明天我就会回来。”朱代东说道,其实楚都跟木川,不过六七十公里,他每天晚上都可以回木川睡觉。只不过严蕊灵在楚都,他才没有返回来。

    但就在当天晚上,却出事了。不是在公交车上出事,而是岳松批发市场,每天晚上,这里人声鼎沸,有外地赶来进货的小老板,也有木川一些本地人,就算是去岳松批发市场零售,价格也比外面商场或服装城要便宜得多。

    可是就在今天晚上,岳松批发市场有上百名群众被偷,岳和派出所里接待室里,现在人都快挤满了。据初步统计,被盗的现金就有十万元以上。这上百名受害人,百分之八十是本地的普通老百姓,他们警惕性低。而余下的百分之二十,基本上就是岳松批发市场里的商户和外地来进货的小老板。

    外地来进货的小老板,也算是走南闯北之人,可是这次也有几十人被盗,可见那些扒手的技术还是不错的。幸好损失最大的受害人,也只不过被偷了五千多元,那些大商户和大客户,对待金钱还是很谨慎的。

    可就算是这样,晚上的事一出,搞得岳松批发市场人心惶惶,一个晚上一百多起被盗案子,肯定不是个人能做得出来的。必须是团伙作案,而且可以肯定,这个团伙就是以苏山同为首的扒窃团伙。

    赵金海得知消息已经是凌晨,他马上就赶到了岳松批发市场。这个时候原本是岳松批发市场最热闹的时候,但现在,人流量已经大大减少,所有的人都是紧捂着口袋,一脸的惊恐,生怕自己的财物也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

    赵金海再到岳和派出所,看到报案室里挤满了人,很多人在痛骂小偷的同时,还指桑骂槐,说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以后来岳松批发市场,必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才是。

    岳和派出所的所长史耀清看到赵金海铁青着脸站在报案室的外面,他连忙跑了出来,现在已经是深秋的天气,晚上还是很凉的。

    “赵局,到办公室坐吧,外面太凉了。”史耀清轻声说道,晚上所里虽然也派人在批发市场执勤,可是毕竟批发市场毕竟太大,派出所总共才十几个人,加上联防队员,也不过三十多人,就算全部派到批发市场,也是无法防止这种事情发生的。而且反扒不比一般的治安或者刑事案件,一般的民警很难发现作案者,必须要有专门的反扒人员才行。

    “嗯。”赵金海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件事也怪不到史耀清头上,苏山同明明已经跟自己打了电话,可是自己却把注意力放到了公交车上,想着现在全民免费公交还没有正式实施,局里应该还有几天的时间,可是哪想到这件事在今天晚上就发生了。严格说起来,还是自己的警惕性不够,没能及时发现苏山同的阴谋。

    表面上苏山同今天跟赵金海通电话,是叫板,直接下战书,可是这未必就是他的一步棋。用自己的行动激怒赵金海,然后晚上突然在岳松批发市场大干一场,这简直就是打赵金海的脸。同时也是打木川公安局、甚至是木川市政府的脸。

    “局长,董局长也来了。”史耀清接到下面的人汇报,连忙对赵金海说道。

    “哦,让他进来吧。”赵金海淡淡的说,这次木川公安局对苏山同这个扒窃团伙不可谓不重视,负责刑侦的副局长董何翔亲自挂帅担任专案组的组长,为了一个扒窃团伙,惊动了市长、公安局长,恐怕这在全国都很罕见。

    “赵局,看来苏山同来了一个暗渡陈仓。”董何翔接到消息之后,也马上赶了过来。但他先去岳松批发市场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刚才又听取岳和派出所的办案民警作了汇报,得知赵金海已经到了之后,这才上来汇报。

    “是啊,何翔同志,昨天我还在向朱市长保证,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破获此案,可没想到就被苏山同当头一棒。”赵金海自嘲的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嘛,我们在明他们在暗,首先要对方出了招之后,我们才能接招。如果对方总不出招,我们也无从下手嘛。其实从今天晚上的案件来看,还是有一定线索的。”董何翔说道,他搞了一辈子刑侦,这次让他负责一个扒窃团伙,说实话,他还真有点不情愿。如果不是这次朱代东高度重视这件案子,他可能只会挂个名,让刑侦大队的老反扒刑警去干这件事就行了。

    虽然苏山同的扒窃团伙可能涉及上百人,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案子,让他一个堂堂副局长亲自出马,他还是觉得有些杀鸡焉用牛刀。可是今天晚上刚一出案子,赵金海就亲自赶了过来,又让他觉得,或许这件案子的背后,还有另外的玄机。

    “哦,那行,我这个局长就不妨碍你办案了,总之一句话,这次专案组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赵金海大手一挥,说。虽然他也干了十来年的警察,可是毕竟是半路出家,跟董何翔这样干了一辈子警察,而且还是刑警的老警察,是无法相比的。

    “有局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董何翔说道,他办案子也最怕别人指手画脚,如果赵金海能全力支持他,又能给专案组最大的权限,要破这样的案子,还是有办法的。

    ps:这两天大可的更新其实还是很给力的,但是月票并不多,大可想一直坚持下去,坚持这一个月,请求月票大力支持。